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夺目珠
    他飞起一脚将床踢的飞了出去,但感觉踢出去的床上面的重量似乎没有人,显然袭击他们的人躲了起来。这人到底用的什么武器,怎么如此犀利,根本看不见了。

    原先进来的时候还能借着外面的月光看清楚里面的大致情况,现在双眼就算睁的再大也是白花花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而且眼睛刺痛流泪,只能用手捂着。

    其他几个人也都惊慌的叫着,说看不见。

    老者急声道:“千万小心,大家背靠背,小心这小子。”

    几个人摸索着想靠在一起,可是屋里乱七八糟的,踢翻的床挡住了他们,在徒然间看不见之后,心吓得慌了,加上他们一时辨别不了方向,倒无法靠在一起。就在这时,响起了砰的一声闷响,好像有什么硬东西砸在脑袋上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黑衣人突然闷哼一声摔倒在地,其他人惊慌的用刀乱砍,这一砍之下,一个黑人的刀砍到了另一个黑人的肩膀上,那人惨叫:“你砍到我了。”

    “对,对不起,我看不见啊。”

    老头急声道:“不要慌,大家不要慌。”

    没等他说完,另一个人的脑袋上又狠狠挨了一闷棍,随即扑通一声摔倒地上,而且还又踹倒了两个人。三人连惨叫声都没有,不知道是昏死过去,还是直接都被打死了。

    老者立刻往后退了几步,将手中的刀子刷刷得舞得跟车轮似的,同时试探着往门外退,他大致还能辨别出门的方向,但他已经找不到门的方向了。他挥舞着刀往前移动,刀砍在了墙壁之上,当即飞起一脚,将本来就不结实的墙壁踢的飞了出去,露出一道缝隙,又是两脚将剩下两块也踢飞了。

    随后他用刀护住周身,强行从缝隙钻了出去。可是他的身子刚蹿出去,脑袋上就狠狠的挨了一下,打得他整个人往屋里摔了回来,躺在地上,顿时昏死了过去。

    剩下的一个黑衣人听着身边接二连三的同伴倒下的声音,而且每次倒下都会传来脑袋被重击的闷响,便知道他们遇到了高手,已经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根本没法招架。现在眼睛又看不见,惊恐万状之下先求保命,便将手中钢刀扔在地上,扑通一声跪倒,双手高高举起,说道:“壮士饶命,别打死我,我投降。”

    一个声音好像是从屋顶传来的:“把你的裤带取下来,把你的双脚先牢牢捆住,然后把你的脖子捆在柱子上,打死结。记住,我看得很清楚,你敢搞鬼,脑袋就先吃我一棍。”

    说这话的当然是卓然。

    卓然先他们一步到了茅草房。他径直闯了进去,把三娘吓得尖叫。卓然告诉她们,说有敌人要来暗杀她们,叫她们赶紧跟着卓然走。三娘慌忙搀扶着婆婆跟着卓然爬到后山躲了起来,卓然叮嘱她们不要乱动,然后自己则回到了茅草房,等着那几个人。

    果然那几人在路边停下冲了上来,于是卓然便躲在被子里,他真正的武功不行,没办法跟对方真枪真刀的干,只能采用偷袭,利用自己所长攻克最方所短。

    他躲在了被子中,手里拿出了天仙儿给他的夺目珠。他知道这些人在没有确定对方是要杀的目标之前不会动刀的,所以他躲在被子中,他需要对方所有的视线都看向自己的时候,在释放夺目珠。

    果然,对方掀开被子后都往里瞧,卓然立刻用云纹功催动,夺目珠便释放出了极其耀眼的光芒,四个人顿时眼睛暂时失明,什么都看不见。卓然随后立刻使用壁虎功爬到房梁上去了,所以对方砍床当然砍不到他,而他在房梁上已经放了一柄厚背柴刀,这是从厨房找到的,柴刀的刀柄很长,可以反转过来当铁棍用,朝着脑袋一敲一个准。

    他连续敲了三个,因为他是在房梁上,那些人根本想不到袭击是来自顶部,所以只注意下面的情况,忽视了上面的防守,被卓然撂倒了三个,最后一个跪下投降。

    在卓然的命令下,那人解下自己的腰带,牢牢的把双脚捆了个结实。又从旁边的一个黑人的腰上也抽了腰带,把自己的脖子牢牢的绑在了房屋里的柱子上,这样虽然他的双手是空着的,但是他想要快速解开绳索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卓然并没有下来,以防万一,他还是留在了横梁上,在横梁上坐着,用立柱作掩护,问道:“你们是谁派来的?说实话,因为等一会儿我会把他们三个都弄醒来核对,如果发现你说的是假话你就死定了。”

    黑人赶紧说道:“我说实话,我们是宋宰相家的看家护院,跟着我们当家的来杀一个女的还有一个老太婆,听当家的指示,别的我们不知道。我们跟这女的和老太婆无缘无仇,我们都是受人指使的,英雄求你饶命。”

    “宋宰相?哪个宋宰相?”

    “就是宋庠宋宰相呀,我们是他们家的看家护院,下午的时候我们的当家的说让我们跟他走,去杀人,我们就来了,具体什么原因不清楚,也不知道是谁交代的。”

    卓然点点头,那老头是关键,于是他从立柱下到了地面,检查了一下那老头,见他脑袋上有一道血槽,鲜血已经形成了一个小血泊,看来刚才那一下着实不轻,正中他的后脑勺,不知道死了没有。不过摸了摸脉搏,还有微弱的跳动,应该没事。

    卓然还是不放心这种看家护院的高手,如果不是暗中偷袭的话,是难以控制的,必须要采取切实可靠的手段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卓然先将他牢牢捆住之后,拿起菜刀,在他的左右膝盖分别狠狠猛击了两下,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见。剧烈的疼痛将这老头都痛醒过来了,惨叫着恐怖的四处张望,但是他什么都看不见,双手又被反绑在身后动弹不得,尤其是双脚,剧烈疼痛,已经不听使唤,看来双脚已经被废了,他惊慌的问道:“阁下是谁?偷偷摸摸暗算人,算什么好汉?”

    卓然已经上到了房梁上,他还是要与对方保持距离为好,说道:“你跟老子说偷袭,你们刚才不是偷袭吗?还准备来杀人家孤家寡人的。好啦,废话少说,现在是我问你,你老实回答,有半句瞎话,我就把你脑袋用菜刀砍下来,先前你也知道我的厉害了。”

    老汉眼睛看不见,心中充满了恐惧,不过他还算硬朗,哼了一声,并没有求饶。

    卓然说道:“你们是不是宰相宋庠宅院里的看家护院?你最好说实话,因为这是可以核实的。”

    老者哼了一声,说道:“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卓然说道:“是谁叫你们来杀人的,是不是宋大虎?”

    老者又哼了一声,说:“你不要指望我能告诉你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卓然点点头,说:“你看来很硬啊,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因为刚才你们要杀我,所以我就不客气了,我对要杀我的人从来不会客气。”

    “你要干嘛?”

    这老者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废话,当然是拷问啊,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嘴硬,熬得住。”

    卓然对投降的壮汉道“现在是你戴罪立功的时候,你把脖子上的绳索解了,拿刀子在这老家伙手腕上割一刀,——你能摸索到的。让他的血慢慢流,让他慢慢死去,看他还能撑到多久。”

    那黑衣人只想保住自己性命,哪敢反抗,忙不迭的答应,把脖子上的绳索解了,腿上的却不敢,然后摸索着来到了黑衣老者的身边,找到了地上的一柄单刀,抓住了他的手腕,黑衣老者紧张的吼道:“你不许动我,你听到没有,不然回去后老夫会让你万劫不复。”

    如果老者不这么说,这黑衣人心下还不会特别发狠,听到他狠话,这黑衣人便怒的抓着他的手腕,用刀的在他手腕上狠狠切了一刀,顿时鲜血哗哗的流了出来。

    卓然在房梁上看的真切,说道:“我告诉你,你的血这样的流法活不过一顿饭功夫,你最好早点答复,我还可以给你治伤,否则你就等死吧。”

    那老者想不到卓然这么狠,感觉着手腕上的血正在缓缓流出来,又是背对着他,看不出血到底流了多少,但是他能感觉到身体力量正在随着血流一点点消失。他再没有先前那般凶悍,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是干脆点,把我一刀杀了吧。”

    卓然说:“我才没那么好心,我告诉你,宋大虎这个人卑鄙无耻,手段残忍,他曾经杀过人蹲过大狱,他父亲是宰相也帮不了他,因为这是有王法的时代,他父亲还为了他丢官罢职。你还指望谁来救你?而且我告诉你,就算你不说,我把你放回去,他也不会让你活着,同样会杀你灭口的。你只不过是他一条走狗,你以为你忠贞不二他就会厚厚赏赐于你吗,你错了,他这种人只为他自己,不会考虑别人。他是一个极要面子又及其自私的人,你想清楚,为他这种人丢一条老命,值不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