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新的证据
    黑衣老者半晌不说话,卓然说道:“没关系,你慢慢熬,一直熬到你想说却没力气说的时候,那样,你想救你自己都没有力气了,因为你的血已经流干了,死人一个。”

    终于,黑衣老者被慢慢但坚定朝他逼近的死神屈服了,他惶恐道:“好,我说,没错,是宋大虎叫我们来杀这妇人和她婆婆的,什么原因我不清楚。我说的是真话,我们只听命于他,他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他不会告诉我们理由的。”

    卓然心想这就够了,只要坐实这宋大虎指使看家护院杀人,用这件事扳倒他就没问题,而且现在有三个证人了。

    卓然点头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吩咐那黑衣人把其他两个黑衣人的手臂都都敲断了,把他们疼的醒了过来,接着逼供。

    他们的答复都跟黑衣老者的说法相同。这三个黑衣人也都是看家护院,听命于这老者,而老者是听命于宋大虎,但宋大虎没有说为什么要杀这女子和她婆婆。

    卓然吩咐那个手脚能动的黑衣人把其他三个人都用腰带牢牢的绑住双臂和双脚,并且用裤带相互串在了一起。随后他点亮了蜡烛,高声将后坡上的三娘和她的婆婆叫了下来。

    三娘和婆婆看见屋里的四个凶神恶煞的黑人,还有地上的鲜血和刀子,知道卓然所说的不是瞎话,都惊得目瞪口呆。

    当她眼睛落在那黑衣老者的脸上时,眼睛立刻瞪圆了,咬牙切齿道:“是你,就是你,我认出来了,那天就是你跟我说的,到底谁不得好死。”

    卓然又惊又喜,想不到竟然找到了三娘一直寻找的那个家伙。卓然立刻拿起一柄单刀,用刀刃在黑衣老者的脸颊上拍了两下,说道:“这家男人是不是你杀的?老实说,不然对你这种人,我才会让你不得好死。”

    黑衣老者的两条腿都被打断了,手臂反绑,手腕又被割了一刀,流了很多血,早就已经气息奄奄。听到这话强撑着睁开眼,这时他已经能够模糊的看见一些情况了,于是看了看卓然,又看了看旁边的三娘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卓然抓过他背在身后的手,用刀子切住他的一只手指头,说道:“我对敌人从来不会手软,你现在不是衙门的犯人,而是我的敌人,因为刚才你要杀我。”

    黑衣老者闭目不语,卓然冷冷一笑,刀子径直切了下去,咔嚓一声,半截手指头被切了下来,痛得那老者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卓然又把刀放在了他另外一根手指的指节上,说道:“现在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把你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全都削了。”

    老头咬咬牙说道:“好好,我说,是我杀的。”

    “你怎么杀的?”

    “我在他吃的饭菜里下了毒,他们当时在院子里吃饭,我装着路过,讨水喝,趁他把碗放在桌上,进去舀水给我的时候,我就在他碗里下了毒。”

    卓然心头一喜,他能说出死者死于中毒,这就对了相当大一部分,因为死者的死亡原因卓然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只有他化验才得知的。而且就连包青天包大人都没有能够弄清楚死因,所以除非是真正的凶手,否则根本不可能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于是卓然按耐住激动,低声问道:“你用的是什么毒?”

    黑衣老者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你撒谎,你下的毒,你竟然会不知道?信不信我再削你的一根手指头。”

    黑衣老者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因为那毒药是别人给我的,我不知道是什么毒药,只是知道这种毒药非常厉害。”

    “是谁给你的?”

    “是,是我从别人的手里买的,那个人我不知道,是一个江湖客。”

    卓然听他吞吞吐吐,立刻说道:“你在撒谎,你明明知道,却编出来这样一个人。那我问你,给你毒药的这个人具体叫什么,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我说了,他是江湖上行走的,找不到他的。”

    卓然狠狠一刀,又把他一根手指头切了下来,痛得他昏死了过去。卓然毫不客气的从厨房拎来一桶水,直接泼到他身上,把他浇醒了。三娘虽然知道受刑的是她们的仇人,但是却也不忍心看这么残酷的逼供,便退到了门外,扶着自己的婆婆等着。

    卓然再次逼供,又削了他两根手指,这黑衣老者却是一口咬定,是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江湖人卖给他的。

    卓然说道:“既然是这样,我问你,他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他?”

    黑衣老者说道:“因为他辱骂了我们少爷,我非常气愤,所以杀了。”

    “你们少爷是不是宋大虎?”

    黑衣老者点了点头。

    卓然又说道:“是不是他让你来杀人的?你老实说,免得皮肉受苦。你若真心指控了,我甚至可以不杀你,只要你在公堂上指证他。”

    黑衣老者痛苦的摇着头,喘息着说:“真的不是他,是我自己的主意,我不能乱攀过。”

    卓然眼见他一口咬定,不肯松口,暂时逼不出来,而对方失血太多,再这样下去弄不好就死了。于是卓然直接将他们几个全都打昏过去,一个个扛着出到门外,对三娘他们说道:“你们跟我走,到我京城家中暂避,他们显然是要杀人灭口。”

    三娘和婆婆被眼前这些凶恶的带刀黑衣人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赶紧跟着卓然下了小坡,来到路边。他自己的马已经跑得没踪影了。

    他问三娘会不会骑马,三娘说会一点,于是卓然便让她跟婆婆两个人骑一匹马,跟在自己身后。在后面则是被反绑着双手双脚,且被打昏过去的四个黑衣人,分别放在了两匹马上捆好,使他们不至于路上掉下来,然后牵着马往回走。

    到了前面集镇,卓然找到了自己雇佣的马车,把四个黑衣人都捆好了塞进车厢。然后带着三娘和她婆婆,驱车前往京城。

    卓然他们到第二天早上这才回到了京城。因为太平盛世,守城的兵士是不进行盘查的,自由进出,他们也都远远的坐在墙根底下喝茶聊天,根本不过来管进进出出的人,所以卓然他们很顺利的便进了城,径直来到了他的太师府。

    到了这里卓然才舒了口气,他有些担心路上宋大虎会派人来接应,自己又要护卫三娘和老妇人又要对敌的话,只怕就麻烦了,幸亏一路太平无事。

    卓然先把黑衣老者等四个人送到了衙门,然后把捕头叫来,吩咐他带人到三娘家去勘察现场,并对其他人进行审讯,录取口供,固定证据。

    他对宋大虎给他的那一盒钢蛋用指纹刷刷取,提到了宋大虎的指纹。

    第二天.

    卓然派出去的捕快们终于回来了,已经将现场勘察清楚,做了笔录。而负责在大牢中审讯那四个人的,也都把先前他们供认的事实做了笔录画押,固定了证据。因为卓然严厉要求保密,禁止消息外露,所以一直风平浪静,没有什么事情。

    当所有证据都送到了卓然这里后,卓然心头便有了底。

    他径直带着大队人马来到了宋庠的府邸,他准备进行第二次火力试探。他相信宋大虎是个沉不住气的人,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如果自己再逼他的话,他会露出更多的马脚,从而能够将这个无头案创造出新的证据来。

    卓然带着一众捕头捕快闯入了宰相宋庠家,径直来到了会客厅,并让门房去叫宋大虎出来。

    宋大虎这次出来的时候竟然是跟着一个老头,这老头身着官袍,阴沉着脸。正是十年前被包拯弹劾,罢免了宰相之职的宋庠,现在被宋仁宗册封为莒国公。

    宋大虎盯着卓然,冷声道:“卓大人带着这么多衙役冲到我家,威风的很啊。家父很是好奇,不知道卓大人为何如此凶悍,因此出来问问,若是得不到合适的答复,家父将会向官家禀报,想看看为何卓大人擅闯民宅。”

    卓然站起身,躬身施礼,对宋庠说道:“宰相大人,今日来得唐突,还请恕罪。”

    宋庠阴沉着脸,摆了摆手说道:“卓大人,我们俩以前没见过面,就像犬子所说,不知道为何突然带兵闯入我家?”

    卓然说道:“得罪之处,实在抱歉。是这样的,有一个叫三娘的女子到衙门来报案,说她一年前在街上被令郎调戏,她的丈夫责骂了令郎,于是令郎便杀了他丈夫,不知道这件事宰相大人是否知道。”

    宋庠依旧阴沉着脸,说道:“这件事包拯曾经跟我说过,我说既然你负责这案子,你要怎么查就怎么查吧,我无所谓。后来包大人也详详细细的查了这个案子,结果没有查到什么罪证,还向我口头上致歉。怎么卓大人又来折腾这件事呢?难道当真认为我宋家好欺负吗?”

    这话就说得有些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