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卑职失礼
    黄公公见卓然答应了,欣喜地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当然是现在去,昨晚折腾了一晚上,如果不是关了宫门不让开,官家会连夜派人来找你去的。今天早上官家还两次把咱家叫去,叮嘱务必尽快叫你来查清此案,将奸夫淫妇绳之以法呢。”

    卓然当即答应,马上到里屋去跟婵娟石榴花她们交代了,自己要进宫去,让她们没事不要外出。随后卓然便坐着官轿,跟着黄公公,径直前往皇城去了。

    路上,卓然对黄公公说,让他派人去通知御药院,自己要奉旨查案。黄公公赶紧派人去办,并叫了两三个大内侍卫协助卓然进行调查,听从卓然指挥。

    黄公公带着卓然到了皇城说道:“大人,没有官家的圣旨你不能进内宫,最好就在皇城里调查一下就行了,宫城里面就不要去了。当然,如果卓大人觉得要进宫城调查才更像那么回事的话,那也未尝不可,但是需要咱家先跟皇后娘娘禀报,由娘娘决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召见卓大人,到时候您再去就是了。这件事是娘娘安排下来的,所以娘娘会配合你演好这出戏的。”

    卓然赶紧躬身道:“多谢娘娘。”

    随后黄公公留下一个小太监随时听候卓然传送消息,然后便进宫复命去了。

    卓然坐着轿子来到了皇城的御药院,因为宫城属于皇帝真正的家,里面有嫔妃、小王爷、公主,原则上只能有官家一个男人,其他男人没有官家的许可是不能进入宫城的。

    皇帝处理政务其实是在宫城外面的皇城里进行的,重要衙门部门包括太医院、御药院、尚药局等都在皇城里头。

    卓然来到皇城御药院,这之前黄公公已经派人来招呼了,说开封府判官卓然要来查案,至于查什么案子没有说明。但是这些人都知道,在皇宫里面,那是绝对不能随意打听的,不该知道的事不能乱问,因此一个个毕恭毕敬把卓然请了进来。

    因为他们心中都不知道卓然是来查什么案子,为什么要到御药院来,于是乎一个个诚惶诚恐,毕竟皇宫里因病死的人不少。而这些病死的娘娘、小王爷、公主等的病案,基本上都多少跟用药有关系,药的质量、药的保管等都是有可能会成为追责的缘由。因此人人心中忐忑,陪着笑,站在大厅两侧,恭候着卓然传话。

    卓然坐在大厅之上,左右瞧了瞧两排白花花胡须的老太医们,笑了笑,招手说道:“不要拘谨,大家都坐下,坐下说话,我今天来虽然是来查案的,但是也是来瞧瞧大家的。我只是问大家一些问题,相互之间不许交谈,也不许相互通气,不管事前事后,这是需要提醒大家的,因为这涉及到皇宫的秘密,希望大家都能理解。”

    这几个负责御药院药物管理调配的太医们赶紧一个个躬身答应。

    卓然找了一间厢房作为谈话室,挨个叫几个太医进来。

    当先一个是个花白山羊胡的老太亿。这位太医神情颇为紧张,拱手陪着笑,站在卓然身边,卓然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天师炼出来的丹药是谁来保管的?怎么保管的?都有谁接触过?”

    那太医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又瞧了瞧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的,屋里很闷热,他说道:“这些全部都是张奉御他在保管,他说了,这是官家的至宝,他给谁都不放心,所以他亲自保管,锁在他的单独的一个箱子里头,钥匙只有他有。”

    卓然哦了一声说道:“别人打的开吗?”

    太医摇头说道:“张奉御担心别人将箱子打开,把仙丹偷了,所以在箱子外面还加了密封条,上面是他亲笔提名加盖的印章,只要封条破了,他就知道东西被偷了。每一次取东西他都要亲自贴封条,撕封条,所以除了他,没人动得了的。”

    卓然又问道:“那你们御药房有没有外人能够进来?”

    他也摇摇头说:“御药房没有官家的手谕或者娘娘的懿旨,其他任何人都进不来,包括其他的嫔妃。因为这里保管的都是最为珍贵的药材,主要是给官家用的,要绝对确保安全。”

    卓然点头,又问道:“对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们张奉御对保管的药材管得怎么样,有没有一些不符合规矩的事情?——你放心,你说的话,我左耳进右耳出,不会告诉任何人。”

    那太医连连点头,低下头沉吟片刻,终于咬咬牙,把头凑到卓然耳边低声说道:“张奉御经常拿官家的宝贝来收买人心,我就见过他好几次把东西给皇后娘娘送去,还给宋宰相、文宰相、庞太师等等权贵送去。其中有一些是有官家手谕的,或者说官家的谕旨的,还有一些并没有,他是捎带着给他全都记在了官家谕旨给的人的头上。比如官家让他拿人参去给贵妃,他可能会拿两份人参,一份给贵妃,一份给皇后,而两份都记在贵妃的头上。”

    卓然心头一动,问道:“你知不知道他给了宋宰相多少东西?”

    “这个怎么可能知道?因为这些东西做账也都是他在做,虽然入账他管不上,要对账的,但是他只要把错的帐进行调整,别人谁会知道,又没有人会到官家那去核实。官家说了给谁不给谁,还不是他自己说了算,这些事情我以前也偷偷跟黄公公说过,希望他能跟官家说,黄公公却说这纯粹是空穴来风,张奉御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的。”

    卓然点点头,沉吟片刻,才随口问道:“那张奉御经常讨好皇后娘娘吗?他经常到娘娘那去吗?”

    说到这个问题,这太医的嘴角笑意更浓了,并且带着些许抑制不住的妒忌和愤恨,提声道:“有许多事情别人是不知道的,却逃不过老朽的眼睛,既然大人问了,我这就告诉大人。”

    那太医鬼鬼祟祟的跟卓然说道:“有几次张奉御在皇后娘娘的寝宫,到深夜才回来,回来的时候笑容满面的,好像得了什么天大的宝贝似的,我总觉得不对劲。”

    卓然斜了他一眼,说道:“你的意思是,他对皇后有僭越之事?”

    那太医愣了一下,随即赔笑道:“这个倒没有,他是个太监,怎么可能做那个事呢?”

    卓然点点头,说:“既然你知道他是太监,又说他深更半夜呆在皇后娘娘寝宫,半夜才回来,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太医神情有些尴尬,说道:“老朽的意思是说,他在娘娘的寝宫讨好娘娘,目的不言而喻。”

    “你这人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到底有什么目的?你直截了当说。”

    太医一阵尴尬,不敢再卖关子,赶紧说道:“是这样的,大人可能有所不知,这张奉御的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他想给他父亲弄个封号。因为他是做不了官的,但是他们家想过过官瘾,有那么个封号,光宗耀祖呗。每年祭奉什么的,那也是很有面子的,所以一直在活动着。他想跟皇后娘娘说,因为他知道,直接跟官家说,官家肯定不会答应。他又无功德,干嘛要追封他父亲呢?如果娘娘同意的话,娘娘倒是可以让官家追封的,因为官家很敬重娘娘。”

    卓然点头说:“他要追封他爹,让他去活动就是了,娘娘答应,那是娘娘的事,我们没必要把他作为一个多大的事在后面嘀嘀咕咕的。”

    “是是,卑职失礼了。”

    卓然冷眼瞧着他说:“那你还有别的要说的吗?”

    “没有了。”

    “那你出去,另外叫一个进来。”卓然冷冷道。

    太医赶紧答应,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想了想,又站住了。他心想,自己肯定刚才没有给卓大人什么好的印象,必须将功补过才好,可是有什么东西能让大人感兴趣呢?

    对了,太医想到,刚才卓大人不是问过,张奉御是否给宋宰相送过东西吗,难道他对宋宰相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吗?这宋宰相曾经因为儿子犯罪被包拯弹劾罢免了宰相,一直郁郁不得志,不知道后面搞什么鬼,得罪了这位新锐卓大人,准备弄他了。

    这太医也是个人精,人前人后的揣摩别人还是很准的,当他发现这个之后,立刻想到了一件事,或许可以让卓然感兴趣,马上回身,快步走到卓然身边,拱着手陪着笑,低声说道:“还有件事,是关于宋宰相的。”

    卓然眉毛一扬,瞧着他没有说话。

    不过就卓然眉毛这么一扬的瞬间,太医便已经感觉到卓然对这件事是很有兴趣的,立刻满脸堆笑道:“是这样的,我曾经见到宰相和他儿子到御药院来过,是找张奉御的,三人躲在屋子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宋宰相带着他儿子这才离开的。我怀疑这张奉御是不是又拿官家的东西来讨好宰相宋痒吧。”

    卓然不动神色的问:“宋庠带他儿子来,大概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