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头皮发麻
    太医想了想说:“好像是仙丹刚刚练出来送过来了的时候,对对,就是那两天,张天师炼出了仙丹,不少人来这儿探头探脑的,想看看有没有机会瞧一眼仙丹是什么样子。仙丹是由张奉御亲自保管的,就守在他屋子里的,好像就是那两天来的,或许也是来看仙丹的吧,我也没好问,具体也不大清楚。”

    卓然心头一紧,低声道:“你觉得宋宰相能看到仙丹?这东西是至宝,张奉御不可能这么轻易把仙丹拿给他们看吧。”

    那太医神秘兮兮的一笑说:“大人您在他身边跟他待闲久了就知道了,他是个胆大妄为之徒,没有什么东西是他觉得不敢做的。你想想,他又不是皇后娘娘寝宫里的伺候的太监,却呆在娘娘的宫中深更半夜方才离开,这种事,便是他是个太监也是不合适的。他却根本不在乎,私底下已经有人议论了,连官家都很不高兴,可是他却浑然没事,好像完全不在乎别人想什么。”

    卓然一直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太医也很高兴,以为卓然已经把他的话听进去了,立刻添油加醋的越说越来劲。实际上卓然在琢磨的是宋庠带着他儿子在仙丹出来的时候,跑到御药院来做什么,这件事情到底预示着什么事情。

    卓然一直想不明白,见到太监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张奉御如何行为不检,不顾他人议论,我行我素,于是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好了,你说的我都清楚了,你先出去吧。”

    太医见这次卓然和颜悦色的,似乎对自己提供的消息很满意,顿时眉开眼笑,说道:“大人,以后有什么用得着小人的地方,尽管知会一声,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卓然嗯了一声,给了他一个笑脸,把那太医喜得乐不可支,这才告辞走了。

    随后的几个太医进来之后,也得恭恭敬敬的,他们没有给卓然更多的消息。不过有一点他们也证实了,在张天师炼出仙丹之后,放在御药院由张奉御保管这期间,前宰相宋庠带着儿子曾经来过御药院,具体做什么不清楚,是在张奉御的屋子里。

    卓然把所有的太医全部都问了一遍之后,张奉御却一直没有到来,去传唤的太监回来禀报卓然说,皇后娘娘把张奉御叫去了,不知道去做什么,一直没有回来。

    卓然左等右等,眼看时辰不早了,于是便留下话,让张奉御回来之后立刻到自己开封府衙门来,有事要跟他商议。

    随后卓然便乘轿返回了衙门,他来到衙门自己的签押房,在签押房内,衙役禀报卓然说,前宰相宋庠带着儿子宋大虎到衙门来找过他,等了一会儿,没见着他回来,就告辞离开了,说下午再来。

    卓然问他们来找自己有什么事?衙役说宋宰相没有说明,只是说见面之后再聊。卓然想不通他要干嘛,摇了摇头,先不去管他。

    他进了自己的签押房,关上房门,来到自己的桌子前,在交椅上坐下,忽然,他的整个身子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从椅子的扶手上慢慢爬过来一条金灿灿的小蛇,这条蛇五彩斑斓,头是三角形的,吐着红红的信子,眼睛则是白色的,放射出可怕的寒光。它的尾巴几乎看不见,因为从他的粗壮的身子突然一下就变小了,身上诡异的花纹让人头皮发麻。

    那条蛇顺着卓然的胳膊慢慢地爬了过来,一直爬到他手腕处停下,半抬着头,盯着卓然,嘴里呲呲的发出可怕的声响。

    房门已经被卓然紧闭,他在工作的时候,不会有人打扰他的,而且这时候卓然希望谁也不要进来,因为一旦惊动这条毒蛇,带来的致命伤害。

    卓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开始冒虚汗,这条蛇肯定是之前躲在了自己的座椅坐垫缝隙处,自己坐下之后他才爬上来的。卓然脑袋里飞速旋转着,想着该如何应对。

    他现在一动也不敢动,虽然怀里揣着火药手枪,但是这条蛇也就拇指大小,火药枪未必能够结果它,最好是用刀子。可是卓然身边并没有刀,他如果去取刀的话,只要身子一动,难保这蛇不会朝自己攻击。

    卓然脑袋里迅速盘算着,自己还有什么样的法宝能救命,怀里的夺目珠倒是可以用,可是要伸手到怀里去取,难保不会惊动这条小小的毒蛇。这蛇虽然小,但卓然半点不敢轻视,它身上五彩斑斓的花纹就已经提示了,它绝对不是一条普通的蛇,它的毒汁怕是绝对致命的。

    卓然想不到任何办法来对付它,他只能希望这条蛇会慢慢的从他身上爬开,可是他错了,这条蛇一直趴在他的右手的小臂上,仰着头瞧着他。

    卓然想到了最后一招,——现在只有这一招看能不能救自己了,他没有把握,但是他必须尝试一下,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他将原本侧着的右手慢慢的翻转向上。就这个极其细微的动作,已经引起了那条毒蛇的注意。

    它立刻回头盯着卓然摊开的手掌,脑袋微微晃来晃去,吐着的蛇信是夺目的猩红色,它的嘴微微张开,露出了两颗尖尖的毒牙。

    卓然紧张得似乎心都要停顿了,他尝试着慢慢的勾动自己的中指,非常缓慢。这样的动作不会刺激到毒蛇,但可能会引起它的好奇。

    果然,那毒蛇发现他的中指在缓缓的勾动,于是想去看个究竟,便又爬了过去。

    就在毒蛇进入了卓然的手心范围的时候,卓然身体里的云纹功瞬间爆发了出来,手心马上产生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这种吸力已经强大到足以让他将树干的一块木头抽出来了,要吸住这条蛇那是轻而易举的。

    果然,这条蛇探进手心的脑袋立刻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牢牢地按在了卓然的手心,这蛇立刻发现不对劲,身体猛的扭动,想张嘴去撕咬,将致命的毒液注入卓然的手掌,可是他的嘴张不开,它牢牢的被吸在了卓然的手心。

    在卓然手心强大吸力下,小蛇三角形的脑袋变得越来越扁,发出了轻微的骨头碎裂的声音,有鲜血从蛇的嘴里缓缓流了出来,接着咔嚓一声,整个蛇头都被击碎了,就好像落在地上的一颗花生,被狠狠一脚踩扁。

    五彩斑斓的金蛇顿时停止了扭动,瘫软在了卓然的手上。

    卓然这才松了口气,功法一松,那条蛇从他手心滑落,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软软的身子还在缓缓的蠕动着。

    卓然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站起身,把交椅向后推了推,蹲下身瞧着那条毒蛇,毒蛇已经停止了蠕动死了。

    卓然小心的用手拈着它细细的尾巴,将它倒提了起来,拿了一张白纸,铺在桌上,将这条小蛇放在了上面。随后他拿来自己的法医勘验箱,取出自制的针筒针管,将这条蛇的毒腺里的毒液抽了出来。

    随后他对毒液进行了分析。

    这种分析是简单的,但却找到了跟包拯血液里的毒素相同成分的物质存在,而且跟三娘的丈夫也有相当大程度的相似。毕竟她的丈夫在地下已经埋了一年多,高度**了,但是卓然还是找到了若干成分相同,高度怀疑两者的同一。

    卓然现在清楚了,害死包拯的,同时也是害死三娘丈夫的毒药不是来自于张天师的仙丹,而是来自于这条小小的诡异可怕的毒蛇。

    这条毒蛇究竟属于谁,是谁把它放在凳子上准备谋害自己,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卓然立刻下令,让捕头调集所有的能调动的开封府的捕快,准备赶到宰相宋庠家抓人。

    正在调集人马的时候,御药院的奉御张茂则来到了衙门,正满脸的惶恐,眼见院子里捕快们来来往往,正在准备出发,而且都是全副武装,顿时吓了一跳。

    见到卓然,卓然说道:“你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你核实一件事,你给我进来。”

    随后,卓然把张奉御叫到了自己的签押房,关上房门,卓然也不坐,背着手瞧着他说道:“奉御大人,你是否知道,官家已经下旨,让我查办你对皇后娘娘大不敬之案?”

    张奉御一听,顿时头皮发麻,紧张的望着卓然。

    因为这之前,黄公公告诉张奉御的是,官家认为他跟皇后私通,下旨把他们两个处死。但是黄公公拦住了,因为张奉御是太监,根本不可能跟皇后私通的,所以大家都认为官家这是犯病了,说的胡话。而在之前,他曾经在宴请大辽使臣的时候就发了病,不知所云,差点闹出大笑话,幸亏宰相文彦博从中掩饰。

    因此,张奉御心头很镇定。可是现在,卓然却把案子定性为他对皇后大不敬,这就不是私通那样单纯,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大不敬这个罪名就太大了。私通固然可以认为是大不敬,但对娘娘言语甚至行为上的非礼等也可以归为大不敬。眼见卓然如此声色俱厉的样子,他就知道事情要糟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