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小金蛇
    先前黄公公说是做场秀,告诉官家没有这件事,现在若是卓然拿着鸡毛当令箭,真的要查办他张奉御的话,他是经不起查的,因为他的屁股也不干净。如果以这个为由头一查到底,拔起萝卜带出泥,这件事肯定不可能查出跟皇后私通的事,但是一定会查出其他事情来。

    所以他额头顿时冒出了细细的冷汗,瞧着卓然,声音都在有些发抖:“卓大人,您说的下官也听说了,但是那都是冤枉的,求大人明察。”

    说罢,竟然撩衣袍就要跪倒。

    卓然一把拉住他,提声道:“你的案子我先放到一边,现在没空,我要问你另外一件事,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张奉御立刻明白了,卓然先说对皇后大不敬这件案子,随后再说另外一件事,现在是用那件事来逼迫自己说实话,如果自己不说实话,那件事他就要当真的办了。

    张奉御也是人精,如何听不出他的话中之话,赶紧赔笑说:“大人尽管问,我一定如实回答。”

    卓然说道:“前宰相宋庠和他儿子宋大虎在仙丹炼成之后,是否来找过你?是否接触过仙丹?”

    张奉御顿时吓得一哆嗦,他脑袋里迅速盘算着,这两件哪一个更重。他很快确定,自己对皇后大不敬的那件案子肯定更重,那是直接涉及到自己脑袋的,卓然若真的把它当事来办,又有官家的圣旨,直接砍了脑袋,那都是一句话的事。而后面这个大不了是一种失职,至少脑袋能保住。

    他面如死灰两腿发软,就要往地上跪,又被卓然扯住了,说道:“你说实话才有的余地,否则没得情面讲。”

    “好好,卑职说实话。就在仙丹练好后,官家得知包拯包大人身体有恙,准备将这仙丹送给包大人。宋宰相得知之后,便带着他儿子来到药房见了我,说他儿子想在仙丹被吃掉之前看看这仙丹。只是看一眼,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神奇的丹药,能够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想长长见识。”

    “我也出于炫耀,就把他们带到屋里关上门,取出了仙丹给他们看。他儿子在看的时候,宋庠在跟我说话,说另外的一件事情。不过我见他儿子只是拿出丹药来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又放了回去,他们走之后,我又详细的检查了丹药,见并没有任何问题,就是这样的。”

    卓然说道:“你确信这是在官家准备将这颗丹药送给包拯包大人之后发生的事吗?”

    “是的,因为官家说这话时是在上朝的时候,很多人都听到了。官家得到了仙丹很高兴,在早朝的时候跟文武大臣说了这件事,随后又说包大人生病了,御医治不好,所以他就要把这丹药拿给包大人。因为包大人最近有非常重要的事务要处置,官家希望他能够尽快好转。还没等我送去给包大人,他们就来找我了,就是这样的。”

    卓然心头暗喜,这样一来整件案子就全串在一起了,他立刻对张奉御说道:“行了,你也知道你这个行为属于失职,不过比起你对皇后大不敬来的案子也不算什么,等我忙过来之后再处理你的事。你先回去安心做你的事吧,不用想别的,我这还忙着呢。”

    “不知道大人这是要去忙什么呢?”张奉御抹了一把冷汗,陪着笑,结结巴巴问了一句。

    卓然冷哼一声,说道:“去抓人,就是你刚才说的宋宰相的儿子宋大虎。”

    张奉御目瞪口呆间,卓然带着人已经大踏步出了衙门。

    卓然带着一众捕快和衙役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宰相宋庠家,将宋庠的宅院包围了起来,并且控制了各个院子和屋子,不许任何人随意走动。

    但是卓然查看后才发现,只有宰相宋庠在家,他儿子宋大虎已经出了门,不知道去了哪里。

    卓然让宋庠先等待一下,自己要做一些外围调查。接着把宋大虎身边的贴身侍女叫到了屋中,先进行问询。

    那侍女非常紧张,低着头,双手垂在身侧,不敢看卓然。

    卓然和颜悦色的说道:“你把头抬起来吧,不用紧张,今天来,我也还是跟上次一样,随便转转。不过我这人喜欢大张旗鼓的,没有吓着你们吧?”

    那侍女果真慢慢抬起了头望向卓然,忽然,她惊讶的盯着卓然的手腕,在卓然的左手的袖笼里伸出了大半条五彩斑斓的散发出可怕光泽的小金蛇,正盘在卓然的手臂上。

    卓然见她瞧过来,立刻用衣袖覆过来,把那条小蛇盖住了,然后瞧着侍女说道:“你认识这条小蛇?”

    “我们少爷也有这样一条,是他最爱的宝贝,这条蛇听说来自于南洋,是有毒的,少爷从来不让我们碰。这条小蛇从小就在少爷身边,只听他的话,谁的话都不听,而且这种蛇在大宋根本就没有。对了老爷,难道你也从南洋得到了一条吗?还是我们少爷把那一条送给你了?”

    卓然道:“你们少爷有一条这样的蛇?你看清楚了,果真跟我的蛇是一样的吗?”

    说罢,马上将袖袍撩开,露出了手臂上趴着的那条五彩斑斓的小蛇。

    丫鬟上前一步探头仔细看了看,还想再看时,卓然已经用衣袖挡住了,他生怕对方看出这条蛇已经死了。

    不过就这一会子,这丫鬟已经完全肯定,说道:“没错,跟我们少爷的一模一样,我们少爷的蛇是花重金从南洋商人那儿买来的,那时候蛇还很小,刚刚生下来不久。南洋商人说,这时如果主人耐心地养它的话,它就会只听主人的话,别人不能碰的,而且尽量不要让外人看见。这条蛇很怕生,他一旦遇到生人就容易发动攻击,伤害到别人。所以少爷从来不让我们碰,喂这条蛇也都是他自己才喂,外面的人也没人知道。这个是少爷的宝贝,若是少爷送给老爷您的,那少爷可当真是对老爷您好呢。”

    “那你知道这条蛇的习性吗?”

    “我听少爷说过,那南洋商人说,这种蛇要论毒性其实不是很大,麻烦的是无药可救,随着毒性越来越深,又得不到救治,最终人还是会死,活不了十天半个月的。并且这种蛇的毒,在毒死人之后,毒药会在对方体内慢慢消失,如果不及时查验根本查不出来。就算用一般的银针也查不出来,因为银针不会变黑。”

    卓然心头一动,他开始明白为什么三娘丈夫死后一段时间,连包拯都查不出体内有中毒迹象。因为毒药会自动消失。自己之所以能从包拯体内查出这种毒,是因为包拯刚死,自己就进行了尸体解剖。而对三娘的丈夫进行开棺验尸,因为时间太久而只能找到微量毒素,甚至都达不到致死致伤量了。

    旁边的书吏已经飞快的将丫鬟所说的全都记了下来,卓然让丫鬟签字画押。丫鬟签字画押的时候心头很是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只是关心蛇的事情。只不过她没办法把这个疑惑告诉其他人,因为她马上就被禁锢在了一个单独的厢房里头了。

    卓然随后又叫来了其他的宋大虎身边的丫鬟随从,也都证实宋大虎的确有一条这样的小蛇,是从南洋商人处采购来的,但从来不给外人出示。

    取得了外围证据之后,卓然这才将前宰相宋庠请到了屋子。

    卓然对宋庠道:“宰相大人,今天上午你带着令郎到衙门来找我,是吧?”

    宋庠点点头,说:“那天是我言语有些唐突,你也是办案,并不是有意的。我冷静下来之后觉得我太冒失了,责问了我儿,虽然他始终不承认做过什么枉法的事,但是我还是决定带他到衙门来找你说个清楚。可惜你不在,等了一会儿你没回来,我们就走了。没想到卓大人却带着大队人马再一次闯入我家,这次比上一次还要过分,控制了所有的人,已经完全是要抄家的样子了。这一次恐怕大人你真得给我一个交代了,否则我只有告到官家那里,让官家来评评这个理了。我知道你是奉旨查案,但是也得讲道理吧。”

    卓然点点头说:“我就是来找宰相大人您讲道理的,您先看看这个,就明白我为什么带着人冲到你家里来了。”

    卓然取出了那条死了的小蛇放在桌上,瞧着宋庠,宋庠吃了一惊,说道:“这是我儿子的小金蛇,怎么在大人手中,而且还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