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扑克
    院子里一个年长的庙祝拿着一把长条笤帚走了过来,说道:“姑娘,您的风筝没掉到寺庙里来,我在外面扫地,要是掉下来了,我会看见的。或许落到后山去了,你从这穿过大雄宝殿,后面有一个后门可以出去,到那边去找找。”

    肖巧儿感激地冲着庙祝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提着裙裾,扭着腰肢往后院跑去。

    和尚立刻站起来,贪婪的望着她跑远的背影,眼珠转了几转,啪的一声,手掌在胳膊上打了一巴掌,拍死了一只蚊子,然后咕咚咽了一口口水,跟着追去了。

    庙祝不满地提着笤帚叫了一声:“你干嘛去?”

    那和尚却不理睬,径直往后山跑去了。

    庙祝愤愤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拿着扫帚接着哗哗的扫着院子的落叶。

    事实上,他并不觉得有必要把落叶都扫成一堆,他觉得这些落叶洒在院子中其实也是挺好的,可是寺庙主持让他一天要扫三次,确保寺庙干净。庙祝很不乐意,他觉得寺庙里这么多树,一阵风过就会掉下不少,前面刚扫出一片干净的地方,紧接着又会落满树叶,这不是自己没事找事吗。可是主持却非要他这么做,无奈之下只能听从。

    他正费力的扫着,从外面冲进来两个小丫鬟,四处张望。庙祝觉得今天很有意思,平素里很少有香客来,特别是年轻的女香客,可是这么一会儿就来了三个美貌的女子,幸亏色眯眯的师兄已经往后院去了,不然见到这两个美貌的姑娘又该掉口水了。

    那两个丫鬟问庙祝道:“请问这位师父,可有见到我们家小姐?刚刚我们看见她跑进寺庙里来了。”

    庙祝这才明白,这两位原来是刚才跑进来找风筝的姑娘家的丫鬟,便指了指后院说道:“她来找风筝,风筝没掉到寺庙里来,我跟她说可能掉到后山去了,她已经跑去那边找去了。”

    两个丫鬟赶紧谢过,穿过庙宇往后山而去。

    庙祝继续扫落叶,终于将院子里所有的树叶全都扫成了一堆,堆在了院子一角的那棵大树下,准备一把火烧了。

    便在这时,从外面又进来一对中年夫妇,累得气喘吁吁的,却正是肖老爷和肖夫人,二人进来后也是东张西望,说道:“这位大师,请问有没有见到三个姑娘进来?”

    庙祝赶紧双手合十道:“她们到后山找风筝去了,莫非是您的千金吗?长得可真俊俏。”

    肖老爷有些不安的点点头,赶紧带着夫人穿过寺庙,往后山寻找。

    先前他们的马车被堵在路边,他们俩只好跳下来,步行过了小桥追上来,可是养尊处优时间久了,肖老爷肥头大耳的跑不动,肖夫人更是平素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更加跑不动,肖老爷还得照顾妻子,累得气喘吁吁。等他们爬上小山岗时,早就已经没有了女儿和丫鬟的影子。

    肖老爷得知女儿和丫鬟到后山去了,不禁苦笑,难道还要爬山吗?

    这寺庙是在山岗的山腰处,再往上爬的话,会要了老命的,特别是他的夫人,跑到这里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了。

    肖老爷站着喘了会子气,这才拉着夫人穿过寺庙往后门走。寺庙里有几个和尚,见他们都驻足观瞧。肖老爷一边走一边不停的点头招呼,他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见到佛陀当然要礼敬,可是心中牵挂女儿,所以只是点头而已,一路跑到了后山。

    后山上树木很茂密,秋风中哗哗的响着,金黄色的树叶铺了一地,满山遍野都是。树林太茂密,他们看不到女儿和丫鬟的身影,不由焦急起来。

    肖老爷提高声音大声的叫着女儿,一边叫一边拉着夫人的手往小山上走,因为没有目标,他们只能乱走。夫人喘匀了呼吸之后,也跟着丈夫一起呼叫,可是没有听到女儿的回应。

    一直快叫到了山顶,才从树林中传来了两个丫鬟的声音:“老爷,夫人,我们在这儿。”

    紧接着两个丫鬟从树林中窜了出来,身上都被荆棘挂花了,脸色有些苍白,肖老爷赶紧问道:“小姐呢?”

    两个丫鬟畏畏缩缩地摇了摇头,说:“我们把小山都找完了,也没见她在哪。”

    肖老爷顿时紧张起来,斥道:“再找啊,还呆着干嘛?”

    两个小丫鬟答应了,分头去找,加上肖老爷和夫人,呼叫声在小山上此起彼伏。找了大半日,还是没见到,碰头之后,夫人都快哭了,一个丫鬟说:“会不会不在这,已经到山下去了?”

    肖老爷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快到小山下去找去。”

    于是几个人又一边叫着,一边往小山下搜寻,他们把小山下的一大片林子也都找了个遍,依旧没有见到肖巧儿的身影。

    夫人终于哭了出来,捂着脸,可怜巴巴的对肖老爷说:“老爷,这下怎么办?”

    肖老爷说:“去,去请寺庙里的师父们,还有附近的百姓帮忙找,找到的赏一百两,不,五百两,快去。”

    刚说到这,忽听得山岗上有人用颤抖的声音叫着:“爹,娘,你们在哪……?”

    一听正是女儿的声音,肖老爷和夫人都激动得全身发抖,破了嗓子一般答应着,顺着声音的来处奔去。路上摔了好几跤,终于跑到了女儿身边,见她扶着一棵树,手里抓着那个风筝,脸色惨白,脸上身上都挂着枯黄的树叶,顿时吓了一跳。

    先跑到的丫鬟上前搀扶住小姐,问她去哪了,她却不说话。肖老爷急声道:“怎么了?你到哪去了?怎么回事?”

    肖巧儿嘴唇蠕动了半天,却说不出其他的话。肖夫人也终于气喘吁吁跑上来了,赶紧跑过去,扶着女儿的手,上下打量着,用颤抖的声音问:“我的儿,你,你这是怎么了?你刚才到哪去了?”

    肖巧儿惊恐地回头望了望不远处的树林,终于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把话说出来了:“那边,那边有一具白骨,好吓人,我,我被吓晕了。”

    肖老爷和夫人顿时松了口气,刚才见女儿身上满是落叶,又是神情惊恐说不出话,还以为女儿被什么人非礼了,却原来是吓晕过去了,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当然,更多的是惊讶,肖老爷忙说道:“你别害怕,在哪个地方?我去瞧瞧。”

    “就在那颗大树下面,我跑上来的时候,看见我的风筝挂在树枝上,我就一直抬头看着风筝,没注意脚下。等到了那里,我取下风筝才感觉到脚下好像踩着什么。我低头一瞧,下面都是树叶,又看不见树叶下面是什么,但我感觉好像不大像是树枝,不知道是什么。我有些好奇,便将枯叶扫开,就看到下面有一具白骨。我那一脚正踩在白骨的胳膊上,我吓得当时就晕倒了,醒来的时候一个人都看不见,天又快黑了,我很害怕,才大声叫你们。”

    肖老爷明白了,原来女儿吓昏过去了,倒在落满树叶的枯叶的地上,陷到了枯叶中。而他们只是叫喊着寻找,并没有刻意留意地上,这一片他们曾经找过,但是谁承想女儿会倒在枯叶之中。所以这才没看见。

    他让夫人和丫鬟照顾好女儿,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到了女儿说的那棵树下,探头探脑的张望。果然在大树下的枯叶之中,他看见了一具白骨,身上没有衣衫,还有不少的白色蠕动的蛆和各种昆虫爬进爬出,吓得肖老爷自己都差点昏死过去。

    ……………………

    卓然的太师府邸。

    卓然在屋里跟父母亲说话,在得到庞太师借给他的这处宅院之后,他回了趟老家,把老太爷、父母和哥嫂、侄儿等一大家子人从武德县迁到了京城,住进了庞太师的宅院。

    这宅院占地极宽,甚至比他们老宅还要大。老太爷听说这宅院原先是堂堂庞太师的宅院,顿时间又惊又喜,想不到自己的孙儿这么有出息,连庞太师都给他面子,把这么好的宅子送给他,当即喜不自胜。

    卓然原先的小厮郭帅也跟到京城来了,继续跟在卓然身边,卓然在武德县用惯了南宫鼎和副捕头侯小鹰,所以卓然也把他们也从武德县调整到了开封当捕头。两人可以说是平步青云,从一个小县到了京城当捕头,所以对卓然可谓感激涕零,暗自下决心一定要跟着卓然好好干,回报卓然的赏识。

    这天,卓然散衙回到家,吃过晚饭,正在屋里闲聊。

    卓然一直不大习惯古代的夜生活,很枯燥,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空白,大把的时间不知道拿来干什么,又不能玩游戏,也不想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所以卓然只能跟家人一起聊天。

    他曾经做了一副扑克,想教家人打扑克牌,可是他发现家人对扑克牌这种游戏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一家人出于对卓然的尊重认真的学了,但是打的太没水平,感觉兴趣索然的样子,卓然只好放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