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哭什么哭
    一家人闲聊的时候,卓然却很少说话,坐在那儿听着,婵娟坐在他身边乖巧的做着女红,多半都是老太爷在说。

    卓然没有披露婵娟的身份,只说自己收的一个通房丫鬟,他父母非常喜欢婵娟,见到她跟自己儿子住一屋,便私下里问儿子,是不是将来想把这丫鬟收了房做小妾,卓然却只微笑不语。不过父母都看出了卓然对这姑娘的好,因此一家人也都把婵娟当成半个媳妇看待。

    夜已经深了,一家人都还没有睡意,在听老爷子聊他年轻时的往事,一个个听得津津有味的。

    忽然,门房急急忙忙跑进来,禀报卓然说,衙门的捕头南宫鼎来说发生了命案,要卓然赶去现场,说是捕头云燕已经赶去了。

    卓然一家人都吃了一惊,不过对这种事他们也渐渐习以为常了,婵娟赶紧给卓然去取官袍替他换上。老太爷和母亲父亲叮嘱卓然:“夜里出去,当心更深露重,要注意着点,别受凉了,这已经入秋,白天天气还比较热,夜里可就有些凉。”

    卓然都答应了,收拾好之后,带着小厮郭帅快步来到了大门外。这里停了一辆马车,这马车是衙门配给他的坐骑,包括车夫都是。他现在虽然只是判官,官品并不太高,但是有皇上授予的尚方宝剑,奉旨查案,有直接作出最终判决的特权,自然是与寻常判官不同。所以,兼任开封府府尹的欧阳修为他配备了马车还有几匹马,作为他的外出时的交通工具。

    现在卓然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去雇车了,他坐着自家的马车,带着骑着马的小厮郭帅来到了衙门口。在这里,副捕头侯小鹰已经带着一队衙役等在那了。而云燕和捕头南宫鼎已经先走一步,赶去保护现场去了。

    卓然问候小英:“出了什么事?命案是怎么发现的?”

    “有一个姓乔的绸缎铺掌柜带着他们家人到城外老槐寺前面的草地上放风筝,结果风筝掉到山上,去找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尸骨,就在那棵老槐树下。肖老爷的女儿当场吓昏过去了,因为她是第一个先跑去找的,他们家人还以为她出事了。发现尸体之后,她们立刻坐车回京城到衙门来报官。云捕头让我在这儿等老爷,他们先赶过去了。”

    卓然点了点头,他对云燕对案子快速反应很是满意,有了云燕和南宫鼎这两个已经对自己的侦破思路和套路很熟悉的助手,卓然便觉得放松得多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把南宫鼎和侯小鹰都从武德县调到开封府来当自己的捕头的原因,还是自己的人用的顺手,不用重新培训。

    卓然他们立刻坐着马车出城,前往老槐寺。

    老槐寺之所以得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后山有一棵老槐树,已经有年头了,而发现的尸骨就在这棵老槐树下。马车上不了山,停在了山脚,只能步行上山。卓然他们赶到这里时,发现老槐树那里有无数的灯笼,先赶到的云燕和南宫鼎已经拉出了警戒绳锁,将现场围了起来,避免其他人进入。

    卓然他们来到了那警戒线外,云燕和南宫鼎上前施礼,云燕说道:“初步推测是一具女尸,主要是从骨头架子来观测的,骨盆比较大,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辨认男女尸骨从骨盆是最方便的。同时在尸骨旁边还发现了一套衣裙,明显有撕扯的痕迹,而且很陈旧,也不知道被扔在那有多久了。”

    “女式衣裙,尸体没穿衣裙,——难道这女子是被人强暴的吗?”

    云燕点点头:“很有可能,但是已经几乎全部白骨化了,无法寻找进一步证据。”

    卓然说道:“你马上带人到四周搜索,看看有什么可疑的发现,特别是要注意枯叶下面。”

    云燕答应了,云燕和南宫鼎分别带人在现场进行搜查。卓然则小心地把现场的树叶都清理到了一边,然后对现场附近进行了搜索,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痕迹,他这才来到了那具白骨面前。

    白骨在老槐树下,脖子上缠着一根腰带,打了死结,由于尸体已经白骨化,所以打了死结的套子松松垮垮的系在脖子上,由此初步可以判断死者很可能死于窒息,但是需要弄清楚是生前勒的还是死后勒的。

    卓然根据自己的尸体农场观测到的尸体现象推断,死亡时间至少在三个月左右,很难准确的判断出具体死亡时间。

    卓然对尸体再次进行了检验,发现在尸体的白骨上没有发现其他的伤害痕迹,这主要是因为尸体的软组织都液化消失了,包括内脏都已经被各种食腐的蛆虫啃食干净,所有的痕迹都被破坏掉了。从尸体牙齿的磨损程度和耻骨联合情况来看,卓然判断这具尸体应该是一个十**岁的少女。

    卓然又检查了尸体旁边的衣裙,从衣裙来看,是很薄的罗衫,由此推断死亡时间是在夏天。结合两者判断,卓然初步断定凶案发生时间应该是在三四个月左右,也就是七月左右的酷夏。

    检查衣裙时,令人惊喜的是,他在衣裙袖子内袋里发现了一张折好的纸,抽出来看竟然是一份遗书。写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不同床,死亦同穴。落款名紫箩,时间七月十五。

    既然有遗书,应该是自杀,难道是这女子用自己的腰带打了死结来勒死自己吗?旁边就是一棵大树,她干嘛不省心一点,直接挂在树上吊死,何必还要费劲自己去勒自己的脖子呢?

    卓然心头多少有些疑虑,因为,用自己勒死自己的办法自杀实在太罕见了。更何况,死者作为一个女子,自杀前还脱光了全部衣裙,这就不太正常了。但既然找到了遗书,又没有发现谋杀的征象,只能暂时按自杀结案。

    卓然检查完毕,吩咐仵作填写尸格,将白骨放在一口薄木棺材内运回京城殓房存放。

    云燕他们搜索了附近,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痕迹或者物品。

    虽然这一处是老槐寺的后山,但是这是一个荒坡,平时很少有人到这来,因为地处偏僻,寺庙的和尚也都不到这来。这才使得这具尸体在这儿三个多月却一直没有被人发现,直到找寻风筝的肖家大姑娘来了才发现。

    他们返回京城后,卓然让刑房写下寻人启事,四处张贴寻找死者紫箩的亲属。

    第二天下午。

    卓然正在签押房看公文,一个捕快急匆匆进来说道:“老爷,有人来认尸,说他们有个女儿名字就叫做紫箩,三个月前失踪了,一直不知道下落,赶来相认。”

    卓然将公文放在桌上道:“叫南宫鼎带他们去认尸,如果是,就把尸体领回去吧。”

    捕快答应了,正要往外走,卓然想了想又把他叫住了,站起身说:“算了,还是我自己去看一下吧。”

    因为心存疑虑,所以卓然想去看看是否会有什么端倪。

    他来到了前院,便看见一对中年夫妻哭哭啼啼的,旁边一个年轻人不停地跟老人说着什么。这三人都是锦衣玉袍,旁边还跟着几个同样衣着华丽的丫鬟奴仆。一看就是有钱的大财主。

    卓然走近了,听到他说的是:“这种不孝的女儿养她做什么,她都忍心把你们二老抛下,自己一个人去死,还没有想想你们的感受。哭什么哭,照我说,运回去找个破席子卷了,挖个坑埋了就行了。”

    南宫鼎见到卓然过来,赶紧上前躬身施礼,并给双方做了介绍。听到介绍卓然才知道,刚才一直愤愤不平的这个年轻人是死者的哥哥。

    卓然开始觉得他有些不近人情,可是细细琢磨一下他的话,又觉得有几分道理。那些自杀的人也许是一时感情冲动不想活了,就此走上绝路,但是却没想过生他养他的父母知道他自杀会有多么难过。把这认为一种不孝倒也是可以理解的,于是卓然上前拱手道:“走吧,咱们去认尸。”

    听到认尸两个字,紫箩娘哭的更是伤心,几乎要昏厥过去了。两人赶紧搀扶着她,一边默默流泪,一边跟在卓然身后,一直到了衙门的殓房。

    一口薄木棺材,盖子盖着,但没有上钉子。仵作上前将盖子抬下来立着放在了墙上。

    卓然说道:“尸体已经白骨化了,所以你们从尸骨本身是认不出来是不是你们的孩子的,不过我们在尸体旁边发现了一些衣裙,你们辨认一下是不是她的。另外,在衣裙的口袋里我们发现了一封遗书,你们也认下,是不是她的笔迹。”

    紫箩爹对她母亲道:“我们去看看孩子的衣服吧。”

    紫箩娘却摇头:“不,我要先看看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