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陷入僵局
    卓然来到他家拜访,欧阳修非常高兴,说道:“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刑部忙,后来又到外地公干,前两天才回来。听说你回来了,而且出任开封府的判官,我很高兴啊,这正是我的愿望。官家终于做出这个抉择,而且还给了你尚方宝剑和径直作出生效判决的特权,我也觉得应该如此。”

    “我们朝中不乏写出锦绣文章的文人墨客,但是能够像你这样断案如神的实在不多,而偏偏有些人又自以为是全才,或者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难保会把你原本公正的决断给更改了。官家这样做真的是对你极大的信任啊。”

    卓然拱手道:“是呀,每每想起这些,我心里头就非常的激动,也感到肩上责任重大。如果不能够伸张正义,将罪犯绳之以法,使无辜的人免受追究,我就愧对皇恩浩荡了啊。”

    “你也不必太过有压力,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疑难,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尽力帮你解决。”

    “多谢欧阳大人,今日我来,就是有事想麻烦您的。”

    “哦?什么事?”

    “是这样的,在城外的老槐寺后山发现了一具女子的白骨,衣裙都被脱光了,脖颈上用腰带打了死结,怀疑这女子被人强暴并勒死。经过辨认,这尸首是周善人开的善人私塾里的一个女学生,名叫紫箩。我们调查中得知,令郎欧阳奕与这位姑娘也有些交情,为了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我想找令郎谈谈,多了解一些事物。”

    欧阳修的浓眉皱在一起,低声说道:“你是不是怀疑犬子与这件案子有关?”

    “大人您误会了,我只是纯粹是了解相关情况,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令郎与凶杀有关,大人不必多虑,纯粹是了解情况的。所以今日我一个人来拜访,顺便做个了解,我现在都没有带刑房书吏来做笔录啊。”

    欧阳修这才释然,点头说道:“那就好,如果发现犬子的确做出什么违反王法的事,不用客气,更不用看在老夫的面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老夫不会说二话。”

    卓然赶紧拱手说道:“多谢欧阳大人,令郎在您的教导之下知书达理,严守纲常伦理和律法,绝对不可能作出禽兽之事的。”

    欧阳修笑了笑说:“是呀,这一点老朽也相信,不过还是那句话,不要把他当成老朽的儿子,该怎么办你就怎么办。”

    卓然谢过欧阳修,欧阳修便派人将欧阳奕叫了来,对他说道:“卓大人有事要问你,你务必如此回答,如果为父知道你故意隐瞒作假证,绝不轻饶!”

    欧阳奕没见过父亲如此严厉的跟自己说话,因为他自小一直非常用功,也是父亲最引以为豪的孩子,现在竟然声色俱厉的教训自己,又涉及到开封府衙门的案子,不禁有些惶恐,赶紧躬身施礼说道:“儿子绝不敢欺瞒,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欧阳修站起身对卓然道:“那你就问他吧,我回避到书房去处理事务,我会让人不得靠近的。”

    欧阳修出门走了。

    卓然对欧阳奕说道:“公子不必担心,我只是有个案子想向公子作一下了解。”

    “是不是紫箩姑娘的案子?我听人说了,她的尸首发现在老槐寺的老槐树下,死得很惨。我真希望大人能尽早查出真相,若是被人所害,务必要将真凶绳之以法严惩不贷啊。”

    说到后面,他又觉得自己好像这话说的有些不太客气,赶紧又说道:“这只是学生心中的愤慨,言语唐突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没事的,你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看紫箩姑娘的?她跟你交情如何?”

    “紫箩姑娘是个好姑娘,人长得美,又勤奋好学。虽然只读了一年书,却已经认得了很多字,能背很多诗词,很是难得。她如果自幼启蒙的话,才学肯定不可限量。”

    说到这儿,他又叹息了一声,摇摇头说道:“可惜天妒英才,这么好的姑娘竟然惨死在老槐树下。唉,扯远了,回答刚才大人的问题吧,我跟紫箩姑娘认识是通过金先生,也就是善人私塾的金先生,我们是好友,经常在一起吟诗作赋谈论文章。”

    “有一次他把紫箩姑娘带到诗社来与众人相见,我们都惊为天人,觉得这紫箩姑娘真是美貌无比,偏偏又落落大方,一点都不像其他女子那般娇柔做作。还能喝酒,而且还善饮,寻常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她。她看着很是乖巧,不懂的一定要刨根问底问个明白,而诗会中的人也大多以博学著称,当然愿意指点于她。如此勤奋好学的美貌女子,没有哪个不喜欢的,包括在下。”

    欧阳奕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心里的事,他神情黯然,接着说道:“我也不必讳言,的确心中也暗恋这位紫箩姑娘,所以也曾经试探着向她表露心迹,但是不知道是紫箩姑娘没有听懂我的话中意思,还是她原本对我就没有那种情怀。她对我的情谊并没有做半点回复,反倒是看得出来,那位金先生跟她关系颇深,两人亲亲密密的,我这才明白,她原来是心有所属。”

    “我心中感慨,不过也很赞叹她能够从一而终,不会因为我是宰相的儿子,而金先生只是一介白丁,她就跟我相好,这样的女子才越发的让人敬重。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向她表露过心意,只是把她作为好友对待,平时她向我求教文章诗词,我也悉心指点,在诗会上依旧把酒言欢。”

    卓然点点头说道:“那你知道诗会里面还有谁喜欢她来着?”

    “大家实际上都对她有好感,但真的有男女之情的,恐怕就我一个了。因为其他人要么已经有了妻子,要么觉得她是商家女子,并不是他们理想的良配,所以只是喜欢她的人品,而并没有想娶她为妻的愿望。除了我之外,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金先生了,金先生表露过这种情怀,当然他没有直说。”

    卓然又问他:“还有一个问题,希望你不要见怪,这只是例行公事。——中元节,也就是七月十四和十五两天你在什么地方?”

    欧阳奕愣了一下,说道:“我随家父去给祖坟上坟去了,不在京城。”

    卓然问道:“我们现在怀疑紫箩是被人谋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杀害了她?”

    “这个我可不敢乱说,但是我自己觉得,紫箩这么好的姑娘,应该不会有人想害她的吧,大家呵护她都还来不及呢。若是真的有人杀了她,那这个人一定是个疯子。”

    “那你认识的这些人中,有可能谁是疯子呢?因为我们觉得,这个案子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欧阳奕思索了半天,说道:“曹树。”

    卓然哦一声问道:“为什么会是他?”

    “曹树这个人占有欲非常强,他想得到的东西从来都是不择手段,这我是从金先生那里知道。金先生说他经常在学堂中因为很小的事就殴打欺负其他的同窗,他也曾调戏过其他的同窗女子。如果非要说一个可能的人,我觉得是他,因为他也很喜欢紫箩,我听金先生说的,献殷勤最厉害的就是他了。”

    卓然问:“那你有没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点呢?”

    “这个还真没有,我只是这么猜测,我要有证据的话,早就告官了,我不可能看着紫箩白死,而凶手却逍遥法外的。”

    卓然站起身说道:“好了,就问这么多,对了,顺便问一句,你跟金先生关系很好吗?他经常带紫箩来参加你们的诗会吗?”

    “是呀,我们两个关系很不错的,他家道贫寒,我经常接济他,他这个人也不太客气,有时候陪女子出去玩,还要把我的马车借上充面子。他这个人就是死要面子,他这次中元节回去探亲,也是借了我的马骑回去的,想给家里人炫耀一下他有我这个朋友,毕竟我爹在大宋朝可谓没有人不知道的。他学问不错,但是运气差了点,不过我相信他不会一直这么差,总有能够金榜题名的时候的,那时必定会一飞冲天。”

    卓然从屋里出来后,又跟欧阳修夫妻进行了核实,果然所说的跟欧阳奕的完全吻合,那几天一直在家中祭祖。像欧阳修这样的官宦人家,祭祀是非常讲究的,有时要准备好几天才能够完成。而欧阳奕又是欧阳修最看重的儿子,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不可能置身事外。

    卓然感觉这个案子已经陷入了僵局,他推测这个案子是情杀,涉及到男女情感。可是目前为止,所有与死者有感情纠葛的人,经过排查之后,都断定没有杀人的时间,而且都有人证,难道是自己这之前判断有误吗?

    卓然在回去的路上坐在官轿中,一直在思索着这个案子应该以什么方向突破,如果说自己锁定的情杀这个侦破方向是错误的话,那就只有确定其他方向来寻找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