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中毒
    此地地处偏僻,同时死者衣服被脱光可能被强暴这一点来看,当然还可能是见色起意的奸杀,要是这样,侦破重点只怕又重新锁定在寺庙上了。

    实施这个行为的当然不可能是那光膀子和尚,但并不排除寺庙中的其他僧人有可能会实施犯罪。另外,寺庙周围的村庄或者过往的路人也完全有这种可能,现在恐怕得把重点重新放回到老槐寺,在老槐寺在进行调查了。

    他正想着,忽听得他的轿子顶部传来了噼噼啪啪的雨点坠落的声音,下雨了。

    现在已经是深秋,天气渐渐冷起来了,特别是一场雨后更是如此。

    卓然掀开了轿帘往外观瞧,雨不大,在秋雨中景色朦朦胧胧的,有一种深闺怨妇的感觉。卓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是因为死者在阴间对自己迟迟未能破案感到心伤了?

    卓然来到衙门,现在只剩下去调查金先生的云燕还没有把消息反馈回来,不过卓然并不想一直就这么等着,他准备还是要把工作做到前头。云燕那边没有什么新发现,自己就先进行其他调查工作,免得到时候时间耽搁了。于是卓然让南宫鼎带着一队衙役,自己骑上马,径直前往城外老槐寺行去。

    他们正往老槐寺走的路上,看见庙祝和一个和尚两人着急忙慌的朝这边来了,看见一队捕快朝他们这边过来,惊喜之下,赶紧招呼。见到却是卓然等人,于是欣喜的上前拱手道:“判官老爷,真是太好了,我们正要到衙门去告官呢,可巧你们就来了。”

    卓然心头一沉,说道:“出什么事了?”

    “光通和尚死了,被人用板砖一砖把脑袋敲破了,死在了寺庙外面。”

    “凶手是谁有没有发现?”

    庙祝摇摇头说:“不知道是谁,今天一大早我们起来之后,我拿着扫帚要去扫地,昨夜下了一夜的雨,又掉了很多树叶,我扫到后院的时候,发现后面的房门是开着的,有些奇怪,因为以前都是我来开门的。我就推着门出去,就看见不远处一棵树下光通和尚倒在那,面朝下趴着。我赶紧过去查看,见他后脑勺被打破了,坍陷了一块,鲜血脑浆都流出来了,人已经没气了。我吓得扔掉扫帚跑回去禀报主持,主持等人过来看了,就吩咐我们赶紧到衙门去报官,没想在路上就碰到大人你们了。”

    卓然说道:“尸体呢?有没有挪动过?”

    “尸体已经抬回来,放在后院的空屋子里了,主持说了,不能让光通暴尸野外。”

    南宫鼎怒道:“糊涂,发生命案,最忌讳的就是随意挪动现场,这样的话现场被破坏,大人还怎么找线索破案呢?”

    庙祝一脸惶恐的说道:“对不起,我们,我们不知道,实在抱歉。”

    卓然摆摆手说道:“一般的人都不会有这样的意识的,但愿现场没有破坏的太厉害,我们先去看看。”

    说话间,卓然已经纵马往前奔去,其他人也都小跑着跟在后面。

    卓然吩咐南宫鼎带几个人跟着庙祝去把现场保护起来,同时自己在另外一个和尚的带领下来到了停放尸体的禅房。

    老住持已经得到了消息赶过来,神情很是惶恐,卓然指着放在床上的那具尸体问道:“这尸体你们发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老住持赶紧说道:“就是现在这个样,我们搬进来的时候尸体已经僵硬了,也是这么搬过来的,依旧面朝下趴着,没有动过。”

    卓然点点头说:“我记得你说过,光通和尚是睡在你的院子旁边的厢房里的对吧?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老住持想了想说:“是昨晚上大概二更天的时候,一般都是这个时候入睡,本寺的规矩很严,到了入睡时间必须人人熄灯,不许熬夜,更不许随意外出,否则寺规处置。我在睡前还特意去看了光通,因为他脑袋有些问题,有时候不听招呼,会偷偷跑出去闲逛。我去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睡觉,所以老衲就回禅房去了。”

    卓然问道:“大师回屋之后是不是马上就入睡了?”

    “那到没有,因为老衲年纪大了,瞌睡少,所以一般都要到差不多四更天才能入睡。”

    卓然问道:“如果这之前他出去你会知道吗?”

    老住持摇摇头说:“他只要动静不大,悄悄出去老衲是听不到的,因为老衲住处跟他的禅房还有十多步远的距离,关上房门,动静小的话听不到。再说,老衲又在念经,他这之前也曾经晚上出去过,老衲都不知道。”

    卓然说道:“行了,我要了解的暂时就这么多,你们在外面等着,相互之间不要交谈,等一会儿我们要挨个询问。”

    老和尚赶紧答应了,出去招呼众人各自分散开,不许相互串通。

    卓然先检查了尸首的体表,在尸体的后脑勺发现了一块头皮挫裂创,在挫裂创中有少许的红砖碎末,创口四周有皮下血肿,在头顶部另外有一处头皮挫裂创,这一处创口深达骨膜,创腔内同样看到了红砖的碎末。

    左侧脸部有泥浆,似乎是扑倒时脸上粘上的。在左侧耳轮的中部同样还有一处挫裂伤,创周有软骨挫碎。右手半握拳呈肘部支撑悬空位。

    见到死者的右手这个姿势,卓然不由的愣了一下,小心地掰开了手心,在手心中发现了一颗煮熟了的蚕豆。

    进一步检验后,发现死者背面的衣服裤子等处有少量的灰尘沾附,双手的手掌和双脚的脚底面糊了不少泥浆,可是鞋边却没有。

    检测完毕之后,卓然便来到了后山,那棵树下发现尸体的地方,庙祝已经等在那了。

    卓然问他当时尸体的位置和姿势,庙祝指手画脚的比划着,卓然点点头,蹲下身,仔细查看了现场,没有其他可疑痕迹,接着卓然便返回了禅房开始进行尸体解剖。

    卓然拿出了解剖用的解剖刀开始对尸体进行解剖。

    解剖发现,死者左颞部、头顶部和后枕部有广泛性帽状腱膜下出血,左颞骨有粉碎性凹陷性骨折,一直延伸到颅底。全脑弥漫性蛛网膜下腔广泛性出血,左颞叶脑挫裂伤。看来死者死于头部重击导致的脑挫裂伤。

    卓然需要重点检验的是死者的胃部食物,这是判断死亡时间的一个重要依据。经过解剖发现,胃部已经基本排空了,只剩下少许残渣,而残渣却非常的新鲜,似乎还没有经过胃液的消化。——这说明死者死亡时距离最后一餐结束五个小时以上,但临死前有少量进食。

    残渣经过辨认,疑是他手里的这种蚕豆。

    卓然又提取了死者的一些肠内容物进行了动物测试。动物是南宫鼎之前带来的,他知道卓然每次进行尸体解剖要对尸体的胃肠内容物进行生化检测,主要手段就是将胃内或肠内容物进行过滤之后给鸭子灌下,以此来检验是否中毒。

    这种检验对于经过消化道中毒的达到致死量的毒物是有效果的。但如果是被蛇或者其他毒虫咬伤的神经毒或者血液毒,那就没作用了。只是古代下毒,一般都是砒霜或者有毒中药,吞服中毒,很少用有毒生物来下毒的。

    经过检验,没有发现食源性中毒的迹象。

    卓然检查完毕,接着他在寺庙里将每个和尚所住的禅房都进行了检查,连床下面都进行了仔细观察。

    卓然将寺庙里管做饭的两个火头僧叫到一边问:“昨天晚上你们吃的是什么菜?”

    一个火头僧说:“是白菜豆腐。”

    “有没有吃过蚕豆?”

    两个火头僧都肯定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们这段时间都没有吃过蚕豆。”

    卓然又再次对所有禅房进行了一次检查,接着他对老住持道:“已经真相大白,你可以召集大家来,我来宣布谁是凶手了。”

    老住持赶紧吩咐召集全寺僧众到大雄宝殿前广场。

    所有人来到之后,卓然站在月台上,扫了一眼众人,道:“你们寺庙里面的光通和尚昨晚上被人杀了,经过检验,他是后脑被砖头重击导致死亡的,死在了寺庙外面后山的一棵树下。本官进行了尸体解剖和现场勘查,现在已经锁定了嫌疑人,嫌疑人就在你们中间,是本寺的人。”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一个个紧张的望着卓然。老住持手持佛珠,瞪着眼挨个脸上瞧去。却看不出到底谁更像凶手,也望向了卓然。

    卓然等了片刻说道:“行了,既然你不愿意主动坦白,那我就只有把你揪出来了。”

    卓然的目光投向了庙祝,冷声说道:“光通和尚是你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