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夫妻之实
    卓然吩咐云燕将那本书稿和紫箩的衣衫作为物证带回衙门,并把书房给重新锁上,当然换了一把没有钥匙打不开的锁,接着将金先生带回了衙门。

    到衙门之后,卓然吩咐把金先生带到了自己的签押房,继续问道:“你跟紫箩到底是什么关系?到了哪一步?你如实说来。”

    “我先前已经说了,我们相好了,有了夫妻之实。”

    卓然单刀直入:“紫箩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我没有杀她。”金先生面色平静地说道。

    卓然说道:“那我问你,七月十四与十五两天,你说你回了老家过中元节,是这样的吗?”

    金先生明显有了片刻犹豫,还是点点头,说道:“是的。”

    “你撒谎,你七月十五日早辰就骑着你的好友欧阳奕的宝马从你的家乡赶回了京城。而且我从你们书院门房那了解到你是十五日快关城门的时候回来的。所以你七月十五日便已经离开了你的家,你却没有说实话。”

    金先生说:“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我的确回老家了。你没问我是回来的时间,所以我没想到要回答这么准确。”

    卓然说:“好,那么现在你准确的回答我,七月十五日那天你具体做了什么?你离开老家之后去了哪里?先后干了什么?一件事情都不要落下。记住我会核实的。”

    金先生低着头,说道:“没有别的,我离开了家之后就径直返回了京城,中途没有去什么地方。”

    卓然道:“根据我们捕头到你们家调查回来的情况,从你们家到京城,快马加鞭只用大半天就能到,也就是说你早出来的话,过了午后就能到京城,不需要黄昏才到。从午后到黄昏有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你去了哪里?”

    “我没有快马加鞭,是正常的骑马走的,所以速度比较慢。借的朋友的马,我不可能骑太快的,伤了马力对朋友不好交代。”

    卓然点点头说:“你倒是说得言之凿凿,不过你在说谎。——你去了老槐寺,在老槐寺后面的老槐树下见到了等在那儿的紫箩姑娘。”

    金先生有些慌乱的抬头,望向卓然说:“我不知道老爷您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老槐寺有个和尚法名光通,中元节的时候,他听到了有人在老槐树那儿吟诵‘先生先死,先是先生’。我听你们私塾的门房说,这是你跟紫箩开玩笑对的对联。没错吧?”

    金先生呆了,低头不语。

    卓然拍了拍桌上的那册书道:“遗书里头有两句话却出现在你的书里头,同时又有人说出死者跟你之间做的对子,先生先死先死先生,证明你当时就在那,因为听到的是男女两个人在说话。另外你有作案时间,从你们老家一早出来,到京城快马加鞭中间可以多出一个多时辰,你完全有充分的时间在老槐寺后山与她相见,并杀掉她。光通和尚还在老槐树找到了一把折扇,题款是你的名字。——我告诉你,现在的证据已经具备,你要不如实供述,我往下继续挖,还可以挖到更多的证据。而你让我费事,我就会让你吃更多的苦。你现在可以选择说还是不说。”

    金先生终于点头道:“好,我说,没错,紫箩是跟我相好,但是她这个人好的时候特别好,发起脾气来真的让人受不了。刚开始我并不知道,直到我们两个有了夫妻之实之后我才逐渐发现的,有了夫妻之实的事情,也是她趁我睡午觉的时候进来,关上门上了我的床的,我虽然感觉到了她的热情,可是也感觉到了她有点轻浮,怎么能就这样随便呢?但因为我对她的感情很深,这些都被我的感情所掩盖了。”

    “直到后来我发现她也喜欢学堂里的书呆子孟宏愿,而且其他几个学生对她行为暧昧,她似乎也并不怎么拒绝,我心里就很不高兴,我的妻子一定要端庄贤惠恪守妇道的,怎么能如此轻浮呢。于是我就跟她说,可是她就跟我吵,说她天性就是这样,她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说你这样已经是对不起我了,难道非要上床才是对不起我吗?结果她又哭又闹的,还说这样的话,大不了就不要娶她了。我一气之下就说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娶她,因为我的父母说了,不同意这门婚事。”

    “实际上这是我自己编的,因为我发觉她根本不会改变,所以她并不是一个适合的妻子,我不想要这样的妻子。我跟她说了这话之后,她就像发疯一样,又哭又闹,还说死也不会放过我。我就索性不理睬她,我想她总会慢慢的消停下来的,她原本就是那样的女人,应该不会对感情较真的。”

    “她见我果真不理他了,几次纠缠我我都不理,最后她就把她抄的诗集给我,就是桌上这一本。她在诗的扉页写了那几句话。执子之手与手偕老,是我们相爱的时候我跟她说的。而后面两句‘生不同床,死亦同穴’,我不知道她从哪学来的。但是听着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让我更加下决心离开她,我不想跟这样一个太偏执疯狂的女人在一起过一辈子。”

    “但是我发现已经没有办法脱身了,她一直纠缠我不断,吵吵闹闹的,包括门房都来劝过两次。我看不是办法,就利用中元节的时间想回老家去躲些日子。我准备回去之后借故生病什么的,写封信再请一个月的假,这样我想分开之后,她冷静一段时间,或许就能相通,也就渐渐的断了这感情。可是我走的时候,她却跟我说,七月十五她在城外老槐寺后山的老槐树下等我,到天黑如果我不来的话,她就是死给我看。”

    卓然问了一句:“她为什么要选这个地方?这里有什么原因吗?”

    “她说过,她第一眼见到我就是在老槐寺前面的草地,她在放风筝,我刚好跟一帮诗友去踏青,在那游玩,她见到我了。实际上我却没有注意她,虽然她很美貌,可是我饱读圣贤书,也不会去盯着人家大姑娘看的。她这么说了我才知道。我们曾一起在老槐树下玩耍,第一次有肌肤之亲也是在那里。她说要在那儿做个了断。”

    “我觉得她是在威胁我,并不会来真的,所以我没有理睬。可是我回到老家之后,在七月十四的晚上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她吊死在老槐树下,我被吓醒了。我觉得这是个不好的兆头,所以第二天便跟我父母说我还要回去有重要的事,便快马加鞭的赶回来了。”

    “中午过一点我就到了那棵老槐树下,但是我没有见到她,刚才老爷您说的先生先死,先死先生这个对子,的确是我跟她对的,但是那天却不是我说的,我不知道是她跟谁说的,又或者那个光通和尚是从哪听来的。”

    卓然不动声色的说道:“你继续讲。”

    “后来我在老槐树下一直等,等到天都快黑了,我再不走就会被关到城外,因为她说的她会一直等我到天黑,现在已经快天黑了她都没有来,说明她纯粹是开玩笑的,因此我就走了。中元节结束之后,也没见她来上学,我也没理睬,心想她可能闹够了,不想见我就不来了,我也没去问。”

    “因为我的学生流动性比较大,大多是些穷苦人家的孩子,忙起来就没时间来上学的。哎,那些富贵人家的孩子大多都是父母逼着来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情况多得很,我也就没去管。直到我得到消息,说她已经死在那棵树下。”

    “我为此一夜通宵未眠,我想我错了,也许我前脚走她后脚就到了,她以为我没有去,最后还是自杀了。我当时应该留下一封信,或者一个记号什么的,告诉她我去过。可惜我没有,因此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是我害死了她。”

    卓然说道:“这么说,你觉得她是属于自杀了?”

    “这个我不清楚,如果她真是自杀的话,我想应该是因为我。”

    卓然说道:“今天先说这么多,本来我应该把你扣在衙门蹲大狱等待调查结果的,因为你是重点嫌疑人,但是你还要教孩子,我不想让那些穷苦的孩子丧失了一个宝贵的老师,所以在我确定拿到确凿证据证明你杀死了紫箩之前,我暂时允许你继续在学堂教书。但是你除了学堂哪里都不能去,我会叫两个捕快便装在学堂守着你,同时我警告你,你如果逃走的话,就证明你就是罪犯,我会采取一切手段把你缉拿归案,那时你可就要受罪了。”

    金先生点点头:“多谢老爷顾全我的名声。”

    “我不是顾全你的名声,我是可怜这帮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