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蛇蝎心肠
    卓然从签押房取出了一个白布包着的东西放在桌上打开,里面是一把折扇,他小心地避开了可能留下指纹的地方,缓缓将折扇打开说道:“这是刚才老槐寺的主持交给我的,是光通和尚前不久从老槐树下找到的。可惜他当时没有注意到埋在枯叶中的白骨,但是发现了这把扇子,这扇子是你吗?”

    金先生抬头瞧了瞧,说道:“没错,是我的,但是在中元节之前就丢了,因为我的房子从来不关门,谁都可以进去。我有好几把折扇,但是这把是我最喜欢的,上面是我自己的题词,丢了之后,我还问了学生,没有谁承认拿走了。我开始还以为是哪个暗恋我的女学生拿走的,所以也就没再管,没想到却跑到那里。”

    卓然说道:“你这个故事编得很有意思,不过在我看来,它可以作为证据,证明你带着这把折扇到了老槐树下,所以我现在要提取你的指纹做一个鉴定。如果真是有人偷走了,我相信折扇上很可能会留下指纹的,这样就可以证明你说的话是不是谎话。”

    金先生黯然道:“不管怎么样,对紫箩的死我很心痛,只要能够帮助查清这件案子,不管大人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全力配合。以尽快找到真凶还我清白,也为紫箩报仇。”

    卓然接着把南宫鼎叫进来,让他安排两个人捕快便衣在学堂蹲守,监督金先生,让他不能随意离开学院。

    金先生离开之后,卓然关上房门,这时候他才有时间来提取这把折扇上的指纹。

    他用指纹刷小心地刷取了折扇上可能留下指纹的任何地方,果然,从折扇的扇骨上分别提取到了几枚指纹。卓然马上与金先生和老住持、光通和尚三个人的指纹进行了对比,排除之后,发现还有两枚陌生的指纹,不知道是谁的。

    当然有一种可能,他的折扇因为是放在房间里的,房间门又是开着门,可能有学生进来用过他的折扇,留下了指纹。

    卓然之所以没有把金先生关进大牢,而是把他放回去,除了考虑到孩子们需要他去教书之外,更多的是因为这个案子还有两个重要的疑点没能解开,而这两个疑点都指向凶手可能另有其人。如果是那样的话,金先生仍旧是无辜的,在案子还存疑的情况下,卓然不愿拘留对方,特别是一个正在教书育人的教书先生。

    案子的两个疑点除了在扇子上发现了另外一个人的指纹之外,另外一个非常大的疑点就是,遗书显然是人伪造的,而伪造的人不大可能是金先生。

    另外,金先生七月十五日来到老槐树下,等他到天黑,也没有见到紫箩来,这就是说,七月十五日傍晚之前,紫箩应该还没有死。至少尸体没有出现在老槐树下。而她前一天就离开家了,当晚她又呆在什么地方呢?在山上孤零零的坐一晚上吗?

    卓然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一直在屋子里乱转。

    忽然,他站住了,他发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很简单却很可笑的错误。当他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感到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卓然马上把云燕叫了进来,吩咐她去把曹树,孟宏愿和欧阳奕他们几个的指纹包括掌纹全都提取来。

    这些学生都住在城里,所以指纹很快便取到了,送到了卓然的面前。

    卓然进行了比对,顿时,他的眼睛亮了。

    他马上吩咐云燕和南宫鼎带着捕快径直前往学堂。可是到半路上就碰到了学堂下学的学生,知道到了放学的时候,于是卓然吩咐立刻赶赴孟宏愿的家。

    他家离得不远,很快就到了。

    来到他家院子外,这院子很简陋,是个篱笆墙,从外面完全可以看到里面。只见孟宏愿正坐在院子中的一根凳子上捧着书大声的朗读,他的母亲在里面忙碌着做饭。当大队的捕快出现在他家门口时,孟宏愿的读书声停了,他平静地把书本放在桌上。

    卓然走了进去,并没有跟他说话,而是径直到了里屋。

    孟宏愿的母亲正在灶台那忙碌,她看见捕快赶来也惊呆了,赶紧伸手在蓝布围腰上擦了擦,陪着笑对卓然福了一礼说道:“请问老爷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一个问题,非常关键,你必须如实回答,因为我可以进行核实的。如果你故意做隐瞒,没有说出实情的话,我将以包庇罪把你抓起来,你可听清楚了?”

    卓然冷冰冰的声音让这妇人呆住了,忙不迭的点头说:“我一定说实话,老爷您请问。”

    卓然扭头看了看院子坐的笔直,也没有回头的孟宏愿,声音提高了问道:“七月十六日,就是中元节的第三天,你的儿子孟宏愿有没有出去过?我是说时间比较长的那种,比如出去半天甚至一天的,你想好了再回答我。”

    孟宏愿的母亲不知道为什么官老爷要问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这个问题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想了想马上说道:“那天一大早他就出去了,他说要出去背书,到下午才回来的。回来的时候显得很疲惫,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跟朋友去玩去了,所以有点累。怎么了老爷,我们家宏愿做错了什么事吗?要是做错了你告诉我,我狠狠责罚他。”

    “不仅仅是责罚的问题。”卓然转身走出了屋子,来到孟宏愿面前,“你站起来,本官有话问你。”

    孟宏愿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望着卓然。

    卓然说道:“刚才我问你母亲的话你应该已经听到了。”

    孟宏愿点了点头。

    卓然道:“那你告诉我,七月十六的那天早上你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事?”

    孟宏愿没有回答,目光呆滞,但是卓然感觉到他的身子在发抖。

    卓然说道:“我给你提个醒,你偷了金先生的折扇,把它放在了老槐寺后山的老槐树下紫箩的身边。而这把折扇却偏巧被老槐寺一个有些痴呆的和尚捡到了,交给了老住持,住持转交给了我。我在这把折扇上发现了你的指纹,证明你拿过这把折扇,而且当时去过现场。——所以,紫箩是你杀死的!”

    孟宏愿身子的颤抖渐渐停了下来,他的目光慢慢移到了卓然脸上,缓缓点头,道:“是,我杀了她。”

    “为什么?”

    “她不让我实现宏愿,我只有杀了她。”

    “把经过说一遍。”

    “紫箩一直喜欢我,她跟我说过好几次,但是我跟她说了,我已经发了宏愿,不取得功名我绝不会娶亲,希望她不要烦我,但是她不听。不过实际上我对她还是有些好感的,毕竟她十五岁才开始识字读书,而且都很用功,我很佩服用功的人,特别是一个女人,更何况长得那么美貌,她如果不妨碍我的话,我们兴许会成为好朋友。”

    “中元节的前一天晚上,她把我叫到了一个僻静处,突然抱住我亲我。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女人,糊里糊涂的就跟她有了肌肤之亲,之后她跟我说让我帮她一个忙,去把金先生的扇子偷出来。我问她为什么不自己去,因为她可以自由进出金先生的房间。她说金先生跟她闹翻了,现在金先生很讨厌她,所以让我去帮忙。我问她为什么要拿他的扇子,她只是让我别多问,只管去拿就好,而且拿到之后,让我十六日直接拿到城外的老槐寺后面的老槐树下去。”

    “偷到了金先生的折扇之后,七月十六日上午我出城去了,中午的时候走到哪儿。因为路有点远,我家穷坐不起车,我只能走路。到了那棵槐树那里,我看见她盘膝坐在距离老槐树不远的一块平整的岩石上。我问她呆在那干什么,她说不用管,让我上去,于是我就爬上去了,那个岩石很平整,然后我们就……”

    说到这,孟宏愿发现旁边有云燕等人,觉得有些难为情,低下了头,片刻才又接着说道:“我们在同房的时候,她一直在喊着‘持子之手,与子偕老,生不同床,死亦同穴’。还有什么‘先生先死,先死先生’”

    卓然明白了,光通和尚当时喊着这两句话,并作出咻嘿的样子,是看见了他们两个在岩石这咻嘿,所以模仿的,同时听到了紫箩喊这两句话。

    孟宏愿接着说:“我问她这什么意思,她开始不理我,后来被我问烦了,她才说其实她约了金先生昨晚,也就是七月十五日的傍晚来见面,但是金先生没有来。她已经发了毒誓,金先生不来她就去死,金先生都完全不顾她的性命,所以她要狠狠的报复他,她要他死。”

    “她说要拿着金先生的折扇到衙门去报官,说金先生强暴她,折扇就是证据,并让我作证人。我生气了,我说这样太狠毒了,而且还利用我,我成什么人了。她就威胁我说,我如果不帮她,她就到衙门去告我强暴她,让我身败名裂,别指望能实现什么宏愿。我气疯了,骂她是个蛇蝎心肠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就打了我一耳光,我盛怒之下就用手掐她,把她掐死了,但我还不解气,又怕她活过来,就用她的腰带勒住了她的脖子,打了死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