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紫箩
    说到这,孟宏愿陷入了沉默,又似乎当时自己的疯狂现在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良久,他才又接着说道:“后来我把她的尸首放在了老槐树下,但是我却把那把折扇给忘了,放在了岩石上。”

    卓然听到这儿明白了,原来那光通和尚没有到老槐树下,不然他会发现尸骨的,他是在岩石上发现了把扇子,就拿走了。

    孟宏愿接着说道:“我把尸体转移到了树下之后,把她衣裙都放在了一旁,我想伪造一封遗书,这样别人就以为她是自杀的了,而且落款写七月十四,那一天我整天都在家,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怀疑到我身上。而且,她之前已经跟金先生说了,如果金先生不去的话她就会自杀,这样就刚好吻合上了。所以我就跑下山,在驿道路边一家铺子买了笔墨和纸。”

    “上来之后我想学她的字写封遗书,可是我忘了她的字是什么样子,只记得歪歪斜斜的,所以就凭记忆写了。我把先前她一直念叨的那几句写上去了。写好遗书后就放在她衣服中,然后我就走了,那之后一直没有她的消息,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尸首被野兽叼走吃掉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更方便。我曾经想过回去看看,可是我没有胆子再去那里。”

    卓然吩咐把孟宏愿带下去,云燕兴奋地对卓然说道:“太好了,这个案子终于破了,你真厉害。对了,你是怎么想到他是七月十六杀的人呢?遗书上明明写的是七月十四啊。”

    卓然苦笑说:“你跟我一样犯了同样的错误,这个错误说起来其实很可笑,就在先前我才刚刚想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认为她是七月十四死的,其原因是因为在她身上发现了一封遗书,上面落款是七月十四,她父母证明她是那天离开的。遗书虽然是伪造的,但伪造者肯定会把杀死她的时间写正确,以符合她的所谓自杀。这是我们的推理。所以我们当时都局限在了时间这个问题上,如果错开这个时间想清楚,一切也就明了了。”

    云燕点头说道:“是呀,我们当时都局限在这一方面了,一直围绕在这个时间点上查,却原来她是七月十六才死的。可惜当时她已经尸体白骨化了,要不然凭借你的能力,怎么都能查出她究竟哪天死的,就不会犯这个错误了。”

    卓然说道:“尽管如此,但是这个案子还有一个很大的疑虑,我一直没有能够解决。”

    “什么疑虑?”

    “七月十四中元节。”

    卓然缓缓把目光望向远方:“中元节那天紫箩究竟在干什么?她七月十四下午就离开了,而七月十六中午她才跟孟宏愿相会,最后被杀。这期间两天两夜的时间她在哪里?又在干什么?”

    云燕微笑摆手说道:“这你可真是多心了,不管她在干什么,总之一点,当时她还活着,这之前她在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孟宏愿已经承认他杀了紫箩,案子已经了结,这不就行了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些秘密很多情况下连她自己都未必能记得起来,我们又何必去探究呢?”

    卓然半晌才缓缓道:“如果是一般时间发生的这件事,或许我就不去管了,就像你所说的她爱去哪去哪。关键的是她被杀的时间和谁杀了她,我们查清楚就完成任务了,可是这次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因为那两天是中元节。”

    云燕没来由的感觉到了后脊梁一阵发冷,禁不住四下看了看,周围都是捕快和篱笆墙。她又抬头看了看天,忽然发现天上阴云密布,黑压压的,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雪。在黑压压的云层翻滚之间形成的图案,似乎是一张可怕的怪异的脸,正在阴冷的看着她,更让她打了个哆嗦,道:“你想多了吧,中元节怎么了?难道中元节真的有什么鬼怪吗?”

    “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中元节是鬼节,鬼节总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会发生。紫箩七月十四出来,一直到七月十六,这期间她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没有提到见过她?那她一个弱女子在鬼节这两天会去了哪里?你不觉得这故事本身就有些诡异吗?”

    “照你这么说,我还真觉得背脊有点冷飕飕的。”

    卓然摇摇头说:“算了,不要去想那么多,回去吧。”

    孟宏愿被收入监牢,卓然看看天色,已经快到了散衙的时间,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去。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像在武德县时一样要自己步行回家了,可是这一天他想走一走,他觉得心头堵得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随意走一走能够散散心。

    卓然便跟郭帅说不用跟着自己了,让他先回去告诉老太爷他们不用等自己,自己这里有事,会慢慢回去的。卓然一个人从衙门的后院离开,没有人看见他,他穿了一袭月白色的长袍,在秋风中走在偏僻的安静的街道上。

    秋风吹动的树叶,很是潇洒,就在他不远处,卷起一股旋风,到了天空又散开,树叶哗哗的落下来。卓然并没有因为这些小小的龙卷风而停住步伐,他依旧往前走,可是就在龙卷风的树叶落下来的时候,他看见了树叶的后面出现了一个女子,身穿紫色的罗裙,背着手,俏生生的站在小巷的路口上,正望着他。

    卓然一瞬间有些恍惚,他觉得这个紫色的女子似乎他应该认识,不知怎么的,脑海中竟然突然的冒出了紫箩这个名字。虽然他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对这女子进行过颅骨复原,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会突然的冒出这个名字来。

    他下意识的站住了,感觉到四周空气都有些凉飕飕的,接着他才看清楚,站在面前的竟然是肖巧儿。

    卓然勉强笑了笑:“你怎么在这儿?你不会是刻意在这等我吧?”

    “为什么我不能在这等你呢?”

    肖巧儿冲着他莞尔笑着,笑容很甜,就好像甘醇的美酒。

    卓然说道:“你找我有事吗?”

    肖巧儿道:“当然,若是没事的话我就不会在这等你了。”

    “有什么事说吧,天快黑了,你要不早点回家,你父母会担心的。”

    肖巧儿说:“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但是我总觉得说出来或许对你破案有帮助,你兴许就能抓到害死紫箩的人了。我总觉得我该尽我所能帮帮她,帮她报仇雪恨,如果她真的是被人害死的话。”

    案子已经侦破的消息还没有扩散开,真凶已经被抓到的事情肖巧儿并不知道,所以她的心里想的还是怎么帮着卓然抓到真凶。卓然想告诉她案子已经破了,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变成了:“什么事?你说吧。”

    肖巧儿犹豫了一下,四周看了看,说道:“你该不会让我在路边,这样站着跟你说话吧?这可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卓然歉意地笑了笑:“你若是不嫌弃,咱们找个地方,我请你吃饭,正好到了吃饭的点。”

    “好啊,前面义庄旁边有一家酒楼,味道可好了,我经常去吃的,要不我们去那儿?”

    义庄在古代是用来存放尸体和灵柩的地方。古代交通不方便,很多客死他乡的人想把尸首运回故土安葬,但是由于盘缠等问题未能成行,而尸首又不能长期停在客栈,所以就有了这样一个临时的停放尸首的地方。相当于现在的太平间,一般是某个寺庙搭建的,用来做善事,适当收费。

    这些暂时还不能入土为安的棺材就会被送到这儿临时停放,由寺庙照管,等到亲属有了资金,再雇人把棺椁运回故土安葬。当然这是一种理想的结果,但实际上很多情况下这些棺椁一直不能够被运走,或许是亲人一直没有能筹措到可以把棺椁运回去的资金,当然也有原因是子孙的不孝,亲人冷漠,或者根本就没有愿意照管这些灵柩的亲人,以至于这些灵柩一直存放在义庄,不知道多少年。

    若干年之后,义庄的灵柩便一排排的摆放在那里,看着着实有些吓人,可是却没办法。

    当地官府也不会出资安葬他们的,因为谁知道将来有一天会不会有他们的后人来要求把棺椁运走,而那时棺椁不存在了,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反正义庄是在寺庙旁,偌大的空地上修的简易大棚,也不需要人去照顾,也没有人愿意到那儿去,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就这么听之任之。

    由此一来二去,义庄也就成了鬼故事最多的地方,毕竟那里比坟场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坟场的棺椁毕竟已经在地下了,可是义庄的一口口的棺材就这么摆放在大厅里的,即便是酷夏,进去之后也会感觉到凉飕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