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请鬼喝酒
    一个如此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在肖巧儿的嘴中却举重若轻地说了出来,非常的自然,可是卓然却感觉到头皮有些发麻。按理这是不应该的,毕竟卓然接触了无数的死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呢。

    眼看卓然有些怔怔的发愣,肖巧儿奇怪的瞧了他一眼,说:“怎么了?你不想去吗?”

    卓然这才恍然醒悟,说道:“好啊,你推荐的地方总是有你推荐的理由,那我们就去那儿吧。”

    两人迈步往前走,义庄离衙门不是很远,走路便可以到。

    义庄旁边有一个很小的寺庙,这个寺庙有一个很怪的名字,或者说很阴森的名字,叫鬼脚寺。相传这以前是个很大的寺庙,若干年前香火鼎盛,里面的善男信女有上百人之多,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寺。

    那时宋朝还没有成立,正是兵荒马乱之际,四周灾乱迭生,百姓流离失所,死的人很多。也有不少失去家园的百姓逃到了这里,寺庙也尽其所能接济这些受苦受难的百姓。可是有一天,寺庙忽然发生了大火,这火势来的十分快,是从寺庙外面燃起来的,很快就把寺庙整个全都卷入火海。

    寺庙里的这些无数的无家可归的百姓无处可逃,就在寺庙里四处奔跑,可是不管他们跑到哪里都是熊熊的烈火,把他们逼回来,最终所有的人都被烧死了,没有一个能够幸免,而寺庙也成了一片废墟。在那战乱年间,这样残垣断壁的地方比比皆是,没有人去管。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谁在那个地方修了一个寺庙,这寺庙很小,小得可以从这头一直望到那头。这个不知名的人把原先这座寺庙所有的地方全都圈了起来,修建了一个义庄,里面搭了一座座的简易的凉棚,用来停放那些暂时还不能够入土为安的棺椁。

    而从那以后,这小小的寺庙总是有怪事发生,里面的修行的和尚经常会听到有人在里头奔跑,光着脚丫子啪啪的踩在青石板上的声音。于是有人惊讶的顺着声音去找,便会在地上发现一个个赤红的脚印,而那些脚印到了天亮之后便消失完了。

    这种事情也不是每时每刻都会发生,不过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发生,总之它发生了,所以在这个寺庙修行的和尚都吓坏了,大多数都逃了。只剩下一个小和尚。

    这和尚脑袋有些不正常,经常有人听到他在大殿中自言自语,好像跟谁争吵,或者笑骂,旁人却什么都看不见。

    也正是因为这个怪异的故事,这个寺庙原本的名字已经被人忘了,甚至于他寺庙门上桃木做的牌匾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偷走了,没有人知道他本来叫什么名字,都叫它鬼脚寺。

    现在在寺庙里头坐着的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小和尚,只不过这时候他已经变成了须发皆白的老和尚了。没人知道他有多大,在他身边没有弟子,就他一个人守着这寺庙。当然,有一些大胆的,路过此处的挂单的和尚想进里面歇歇脚,又或者有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无处可去,会大着胆子到这来,当然还包括一些并不知道这背景的人。

    而传说中的鬼脚寺的鬼脚印却已经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正因为很长时间没有再发生诡异的事情,很多人也就善于遗忘这些恐怖的往事,到这里来的人渐渐的多了。不过出家修行的人似乎记忆力特别强,始终没有谁愿意在这儿长久的修炼,陪伴这个经常在空旷的义庄里自言自语的老和尚。

    这个故事卓然到了京城不久就听说了,他只当是一个普通的恐怖故事去听,从来没有把它当成一回事,直到现在肖巧儿让他去附近的一家酒楼吃饭,他才想起了这个传说。

    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感觉到后脊梁发冷,这种感觉让他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卓然跟着肖巧儿来到了义庄旁边的小酒楼,酒楼就开在紧挨着义庄的街上,这酒楼总共两层,下面是大厅,上面是雅座,当然在雅座消费价钱是比较贵的,所以到上面的人比较少。

    卓然要请人家女孩子吃饭,当然不好意思太简陋了,于是便带着她径直到了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雅座坐下。

    因为天已经凉了下来,吹的风已经有些刺骨了,靠窗的窗户是关上的。卓然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些闷热,便伸手推开了一扇窗,看见的是一头高高的围墙,这围墙比其他的要高出将近一倍,达到了两丈,差不多跟他们的窗户一样高了。窗外只能看到这高高的青砖围墙,看不见墙里的景色。

    伙计站在旁边,陪着笑道:“两位客官想吃什么?”

    卓然指那青砖围墙道:“那后面是什么?干嘛修那么高的围墙啊?”

    伙计有些不自然,他当然没有认出眼前是判官老爷,有些犹豫。旁边坐着的肖巧儿说道:“修高一点好啊。”

    “好什么好?把风景都挡住了。”

    伙计讪讪的说道:“那里面的风景其实不看也罢。”

    卓然顿时明白了,围墙里面应该就是义庄,义庄是停放棺椁的地方,这地方那是必须要挡起来的,免得酒楼的客人都不敢到这来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虽然旁边隔了一堵墙就是义庄,停放了无数的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可是酒楼的生意却格外的好。虽然现在还没到吃饭的点,但是二楼差不多都已经坐满了,这让卓然很是惊讶,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鬼怪的照应,反而旺了他的财源。

    卓然随意点了几个精致的菜肴,要了一壶酒,问肖巧儿道:“你喝酒吗?”

    肖巧儿莞尔一笑说:“用什么喝?酒杯还是酒碗?”

    卓然哈哈大笑,他就喜欢这样爽快的女子,于是说:“我们还是用酒杯吧,文雅一点,没必要两个人斗酒。——来一坛上好的花雕。”

    酒很快送上来了两个人,推杯换盏慢慢喝了起来,卓然喝了几杯之后才说道:“好啦,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拦住我要说的事情了。”

    肖巧儿想了想,说道:“这件事实际上我一直在犹豫,但是我又不忍心看你那么费劲,所以我想了还是说吧。”

    大眼睛扑闪着望着卓然,卓然没有说话,等着她的下文,肖巧儿拿起酒杯自己抿了一口,这才压低声音,缓缓道:“我怀疑,紫箩不是被人杀的,也不是上吊,而是被鬼掐死的!”

    卓然不动声色,可是不知怎么的后脊梁却好像有人用冰凉的手指从他的尾椎骨一直到他的后脖颈划了一下,凉飕飕的感觉从后脊梁扩散到了整个身体。

    这种感觉很真实,如果不是现在太阳没有落山,天还没黑的缘故,卓然甚至怀疑是不是义庄里的鬼跑出来了。

    卓然笑了笑道:“你把我叫到这来吃饭,想跟我说鬼故事?”

    肖巧儿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跟你说鬼故事,我说的是真的,你别不信,你听我说完你就会信的。”

    “那好你说吧,我听着。”

    肖巧儿指了指旁边的义庄,说道:“你知道紫箩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哪吗?就是这。我们几个私塾要好的同窗,经常夜里到义庄里去喝酒呢!”

    卓然想起来了,曹树他们曾说过这件事。紫箩他们几个要好的人,就在义庄喝酒玩。原来里面还有肖巧儿。

    肖巧儿接着说:“义庄没人管,鬼脚寺老和尚也从来不管的,随便人进出,可是当然不会有人跑到义庄里面去玩,除了我们几个。而这个主意,就是紫箩提出来的。而且还拿话激我们。——我跟你说,她脑子有问题,真的,她最喜欢刺激的东西。”

    “到义庄去玩儿?玩什么呀?跟鬼一起喝酒吗?”

    “你说对了,她最喜欢的就是跟鬼喝酒。——你知道怎么喝吗?”

    卓然耸了耸肩。

    “在没有月亮的晚上,连星星也没有,漆黑一团,来上一坛子酒,带上酒杯,什么菜都不带,几个人走进去。进去之前先说好一个数字,然后大家按照一定的规律开始数,数到哪一口棺材就在那口棺材前坐下,跟棺材里面的人喝酒,要把一杯酒放在棺材前,浇上一杯,然后开始喝酒,同时还要讲鬼故事。一直到把一坛子酒都喝完这才离开,她说这叫做请鬼喝酒。”

    卓然皱了皱眉说道:“虽然有些恶心,可是也不怎么害怕嘛,你不会想用这个故事来吓我吧,把我吓得往你怀里钻吧?”

    肖巧儿羞红着脸白了他一眼,道:“我跟你说实话,你却来笑话我,那我不说了。”

    “别介,我开玩笑而已,你接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