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瞠目结舌
    肖巧儿说道:“如果光是在漆黑的晚上在棺材前喝酒,那还不值得特别让人害怕,但最关键的是一点,她让每个人说一个鬼故事,如果谁的故事说得不好,谁就留在棺材前独自陪她喝酒。而且还要用根绳子吊在脖子上,栓在凉棚的横梁上,相当于上吊一样,当然不是真的吊,其他的人则离开。这个人必须要把剩下的酒全都喝完才能离开的,否则要受处罚。”

    卓然有些瞠目结舌,如果是好几个人大家在一起坐在棺材前喝酒,相互壮胆,又有酒,这个倒还不是有多大问题。但是如果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他一个独自坐在棺材前,面对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四周又都是无数的孤魂野鬼,还要把自己的脖子吊在横梁上,用绳索拴了吊在横梁上,这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卓然还真有些瞠目结舌,心想这紫箩到底是不是脑袋真的出了问题,怎么想出这么怪的主意来。于是卓然问道:“你们就这么陪她疯”

    “当然,很好玩的,——想不想玩下次咱两单独去!”肖巧儿兴奋地望着他。

    “呃……,以后再说吧。——你觉得好玩陪她去,其他人呢他们也喜欢这种刺激”

    “不喜欢,怕得要死。”

    “那为什么还去”

    肖巧儿瞪眼瞧着,好像他问出这个问题很傻似的:“你不知道紫箩的爹爹是很有钱的财主吗虽然嘴巴上老说他们穷,生怕人家跟他借钱似的。但是她爹对紫箩非常好,她要求从来都是有求必应。所以她经常大把的花钱。肖老爷对这个女儿又特别宠爱,当真是有求必应,所以这紫箩身边从来不缺钱,而周大善人开的私塾里头基本上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有谁不是缺钱的人才到这来呢,又有谁能抵得住金钱的诱惑。她哪怕只出一两银子都会有很多人愿意陪她去义庄里胡闹的。因为这些穷苦人家一两银子恐怕要两个月才能挣得到的,可是对她来说,也许一顿饭都花了不止一两银子。”

    卓然叹了口气说:“是呀,有钱能使鬼推磨,让人陪着鬼喝酒也未尝不可能。”

    卓然说到这,又瞧着肖巧儿说道:“这个跟你说的她可能是被鬼掐死的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肖巧儿不仅仅喜欢到这义庄来玩,她还有一个地方最喜欢去,那就是老槐寺,你知道老槐树有什么故事吗”

    “不是又有什么鬼怪发生吧。”

    “猜对了,老槐寺也是容易闹鬼的地方,包括这义庄,这义庄的寺庙叫鬼脚寺,里面的传说你应该都听说了。而老槐寺后山的老槐树就经常有人看见那吊着死人,可是再去看就没有了,我说的不是现在,是以前,现在不知道有没有,但是我听说以前是有的。这也是为什么老槐寺的后山几乎没有人去光顾的原因,因为那里闹鬼,而紫箩就是叫金先生陪她到那儿去看看吊死鬼的。”

    卓然更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说道:“紫箩说她跟金先生相约在老槐寺的老槐树下,是因为他们之前在老槐寺前面放风筝的时候偶然邂逅,她被金先生的才华所吸引,才开始相恋。怎么成了陪她去那看吊死鬼呢到底怎么回事”

    肖巧儿莞尔一笑说:“你连喝三杯我就告诉你这个故事。”

    卓然笑了,毫不客气的端着酒杯连喝了三杯,肖巧儿拊掌大笑,说道:“可惜紫箩死了,不然她一定很喜欢跟你喝酒,因为她最喜欢喝酒爽快的男人。金先生、孟宏愿、曹树和欧阳奕,这些人喝酒都是婆婆妈妈的,没人爽快。每次说起这个紫箩就特别的郁闷,她就想着什么时候能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爽快的男人,可惜了。”

    卓然笑了笑说:“那没关系啊,请她到我梦里来,咱们梦中饮酒。”

    肖巧儿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在这里可千万别说轻易许诺的话,鬼会听见的。紫箩说不定真的会到你身边来,你要小心。”

    卓然又感觉到凉飕飕的,这一次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吹气,他甚至忍不住想扭头去瞧一下,可是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身边并没有人,而是一堵墙。

    卓然说道:“你还是说一说老槐寺那边的事情吧,她来不来没关系的。”

    肖巧儿笑了,说道:“我偏不告诉你,你除非答应我一件事。”

    卓然皱了皱眉说:“你还真有些婆婆妈妈的,我喝了酒,你又让我答应你什么事,说吧。”

    “明天晚上你陪我去老槐寺住一晚上,我们到老槐树下去喝酒。”

    卓然笑了说:“你这个要求可真有些特别,一般来说说这种话的人都是男人,他是希望女人到了那种地方很害怕,往他怀里钻。可是咱们俩好像调过来了,你偏要让我陪着你去那种地方,难倒你真的希望我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肖巧儿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去!为什么不去,你都敢去,我有什么不敢的。我还告诉你,这天底下我什么都怕,就不怕鬼。”

    “那可说好了,咱们拉钩。”

    说罢伸出柔荑,将小巧的手指弯了起来,呈小勾状。

    卓然瞧了一下她的手,白里透红,手指纤纤细细的,真是美到极处。但凡美人,卓然觉得无处不美,哪怕是一个小指头都可以把你的魂勾走。

    卓然便也大方地伸手过去,勾住了她的小指头,他感觉到肖巧儿的滑腻腻的,却又是冰冰的。

    肖巧儿拉着他的手拉了两下,说道:“好了,拉了勾可就不许反悔,不然月亮会割你的耳朵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卓然点头说:“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行。”

    “那好,那我告诉你,义庄紫箩玩腻了,她想玩点新鲜的,所以她提议到老槐寺去住一晚上,晚上就在老槐树下喝酒,看看是不是真的出现了吊死鬼,如果是真的,那就请她喝酒。”

    卓然皱了皱眉说道:“她是有钱烧的吧,专找刺激的地方玩吗”

    “可不是吗我们都是这样觉得的,越是刺激的地方她就越想去,这老槐寺虽然闹鬼的传说已经很多年了,但是近年来却并没有人见到过那地方闹鬼。我们也曾经问过寺庙里的和尚,却谁也不承认那地方闹鬼,都只说那是山野村夫愚昧的说法而已。但是我们看得出来,他们都是闪烁其词,好像在掩饰什么。”

    “这么大把的钱砸出去,哪有人不愿意跟着她,虽然有很多人愿意跟她去,但是她挑来挑去还是挑了我们要好的几个人。这几个人里,欧阳奕当然不缺钱了,他爹是宰相。曹树虽然家里不至于很清贫,但也并不富裕,特别是他手里没什么零花钱,而有他又特别喜欢紫箩,总想着给紫箩一些惊喜,让她改变对他的看法。”

    “孟宏愿是最缺钱的,虽然不很愿意,也最冷酷,但是他也不能脱俗。读了那么多圣贤书,视金钱如粪土,可是白花花的银锭放在面前,他却还是要屈服的,因此我们几个便去了这老槐寺。”

    卓然问道:“你们去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去年的七月十四中元节。”

    卓然皱了皱眉,怎么又是这样的日子不过对于这些想寻找刺激的年轻人来说,也许只有这样的日子才会更加的刺激吧。

    肖巧儿接着说:“我们七月十四的下午,各自跟家里人说了,然后出城前往老槐寺,因为是金先生带队,家里的人都放心,有先生管着嘛,再加上有宰相的儿子,谁敢不给他面子呢我们到了老槐寺,住在寺庙里。开始那住持不愿意留我们,但是欧阳奕捐了一大笔钱,又说晚上他们实际上是去后山玩,并不会真正住在寺庙中,老和尚才答应了。”

    卓然有些好奇,说:“怎么是欧阳奕给的钱呢”

    肖巧儿笑了笑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实际上欧阳奕很喜欢紫箩,欧阳奕的爹毕竟是宰相,虽然他爹很清廉,但是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钱他家里是不缺的。实际上我告诉你吧,紫箩花的钱,有相当一部分是欧阳奕私下里送给她的。”

    卓然愣了,说道:“这应该是欧阳奕在苦追紫箩的时候吧。”

    “当然是啦,去年欧阳奕喜欢紫箩喜欢的不得了,想尽办法追她,可是紫箩压根没有对他加以颜色,但是却不冷不热的吊着他,让他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呢,包括这一次到老槐寺,也是她花的钱。”

    “那你接着说。”

    “我们坐下之后,到了晚上,太阳还没有下山,我们便各自带了一壶酒,还有酒杯,到了老槐树下面。我们有规矩,这种聚会是不许带菜肴的,只能带酒,大家就这么喝。你不知道,这样喝起来那才刺激呢,有菜反而没有那么好玩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