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鬼故事
    卓然说道:“这才是真正的酒徒喜欢做的事情,看来你们几个还真会玩。”

    肖巧儿脸色有些苍白,摇摇头说道:“我宁可不那么玩,那次之后我就再没去过那个地方,太可怕了,我甚至都不愿意靠近。”

    卓然笑了说:“你这话有些自相矛盾,你发现绿萝的骨骸的时候不就是因为你在老槐寺前放风筝,风筝掉到后山,你不是就在那个老槐树下找到的吗”

    “那是没办法,那风筝是我最喜欢的,我宁可冒险,也不让它丢了。更何况大白天的,我觉得应该没事,不像那天晚上。——我是说像那天晚上那样,深夜再跑去老槐寺后山,打死我都不会去了。”

    “你这话又矛盾了,你先前才说了,要我答应你陪你去老槐寺待一晚上,还是在老槐树下,怎么这会儿又说不愿意去了你到底哪句话是真的”

    “两句都是真的,我这一次要你去那里是因为我想证明给你看我的话是对的,绿萝或许真的是被鬼害死的。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只能克服我的恐惧陪你去。”

    卓然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这么说,还真的引起了我的好奇。”

    “那是一次很可怕的经历。”肖巧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我们去之前都只是兴奋,虽然也有害怕,可是这么多人相互鼓励,其实也没那么害怕。更何况这之前我们还在义庄待过好几晚上,什么事都没有,都说义庄有很多鬼,可是我们一个鬼都没见到,都是自己吓自己的。”

    卓然说道:“实际上我觉得人世间有很多事情是难以解释清楚的,至少我们在找到符合逻辑的解释之前,我们只能把它归于鬼怪,这就是鬼怪的来历。但是我这么说并不排斥人世间有很多事,其实解释到最后就是一个鬼怪,或许这个鬼怪跟我们描述的不一样,但是至少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让人感到恐惧的神秘的存在。”

    肖巧儿点头说:“我觉得也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天黑之后到了那里,带了酒坐在树下,围成一圈,开始像往常那样说鬼故事,谁要说的不好谁就被罚酒。就这样一直到深夜,先是曹树,他要去方便,我们都说小心点,当心树林中有野鬼把他拖走。可是他却有些醉了,醉醺醺的说,如果来的一个男鬼,他就跟他交朋友,如果是个女鬼,他就把他带去做媳妇。我们都笑。”

    “结果他去了好久都没回来,我们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就让孟宏愿去找找看。孟宏原就朝着他去的方向去了,结果孟宏愿也去了好半天,也没回来,我们几个都觉得更不对劲,于是便一起去找他们。我们走到他们去的茅草后面,就看见他们两个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两眼泛白,已经没气了,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

    卓然却扑哧一声笑了,说道:“他们肯定是假装死了,然后吓你们的,这种老套的故事听着也没什么新鲜的。”

    肖巧儿很是惊讶的瞧着卓然说:“你竟然一下就猜出来了,你真厉害。可是那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所以我们就扑上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是这时,他们俩几乎同时哇的大叫一声坐了起来,把我们吓得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特别是欧阳奕,他私下说他当时都吓尿了,裤裆都湿了。”

    说到这儿,肖巧儿红着脸,吃吃地笑起来。

    卓然说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们玩这种游戏,后来呢”

    “后来我们都又打又踢,他们俩笑着跑回去了,于是我们又回到了还是老槐树下接着喝酒,非要罚他们各喝三杯,他们便都喝了,然后接着讲鬼故事。只是过了多久没多久,绿萝说她想方便,我说我陪你一起去,我也想去,于是我们两个就到了另外一边,我在一处高高的荆棘后面,那里可以挡住视线。而她在后面一点的另外一处灌木丛的后面。”

    “我蹲下之后,忽然发现那灌木丛中有一个黑幽幽的东西,大概小孩拳头大小,在黑暗中放射出幽暗的光芒。我觉得很奇怪,于是就伸手去试探着摸了一下。感觉既不像石头又不像木头也不像泥土,不知道是什么,但表面很光滑,而且有棱角,好像是谁打磨的东西放在那儿的。”

    卓然听到这,不由心头一动,追问道:“他发出的是什么样的光亮”

    “黑亮黑亮的,那种感觉不像是灯光,也不像是月光什么的照着上面的反射,是本身自带的一种幽幽的亮光。那种亮光说真的让人觉得有些害怕,所以我就赶紧把手缩回来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我想等一会儿在叫他们过来一起看看。我方便完了,就问绿萝好了没有,可是没听到她说话,我觉得有些奇怪,便走过去问,还是没有听到回话。”

    “我就说行了,你别吓人了,你的那些把戏我都知道。可是还是没有人回话,我眼珠转了转,就决定从另外一边突然跳过去吓她一跳,我估计她肯定蹲在后面,准备等我靠近之后扑出来吓我的。可是我到了另外一侧之后,往前探头一看,并没有看见她,而且什么人都没有。虽然那天晚上没有月亮,但天空还是比较亮的,所以树影斑驳,基本上能看清楚近处的大致动向。”

    “结果在周围没见到任何活物的影子,我就觉得奇怪,刚才我明明听到她到这儿小树后面,还说着话,后来就不说了。她如果要离开这一片灌木丛的话,一定会有响动的,我应该能听到,可是没有。我正想大声叫她,忽然哗啦一下,从我面前掉下一个人来,就这么悬在空中,把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惊恐地抬头看去,却是绿萝,她脖子上吊了一根绳子,挂在空中,她的脚离地面至少还有一尺,两只手垂着,舌头都伸出来了。我笑着骂:你奶奶的,竟然敢装吊死鬼吓我,看我不让你好看!我爬起来跑过去抱住了她的腿说,你不是想吊着吗连我一起吊。”

    “于是我抱着她,两腿离地悬空,把她往下扯,这样不管是用什么东西吊到上面,都会真正的勒的难受的。可是我发现我悬空停在半空,可是抱着的人却没有任何动静,而且是硬邦邦的,就像一个木头。我听说人死了几个时辰之后就会变成硬邦邦的,我这才感觉不对。”

    “我赶紧放下脚,可是慌乱间又喝得有点多了,脚下没站稳,往后倒退了好几步,摔倒了,而我的手还紧紧抱着她的腿的,竟然连着她一起往后倒。她扑倒在了我身上,像一根直直的木头,我就火大的说:你装的倒挺像,然后用力推开了她。”

    “可是推她的时候我依旧感觉她的身体非常僵直,根本不像人的身体,硬邦邦的,而且很冰冷。我一下坐了起来,我想叫其他人过来看看怎么回事,因为觉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而这时我看到了她悬空的地方,我才发现那地方上空根本就没有任何树木,是一片空旷的天空。不知道她的身子究竟是挂在什么地方的,竟然能够悬在空中那么吊着。”

    “先前看着,是有一根绳子从她脖子上挂着,挂在空中的,我扭头一看,那根绳子赫然还在她脖子上,而另一头却直直的,并没有打结或者什么的。我吓坏了,真的感到吓得肝胆欲裂,我爬起来就跑,真的可以说是连滚带爬。我跑回了老槐树下,惊恐万状的说着绿萝吊死了,可是她吊的地方却没有树。”

    “我刚说到这我就停住了,张大了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因为我看见这群人中,绿萝就在我的面前盘膝坐着,还扭头过来望着我,脸上满是笑意。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她,孟宏愿站起来说道,你又想吓人,这套不管用,想点新鲜的吧,比如我们刚才想出那种招数,才是真正吓人的。”

    “我盯着绿萝,又回头看看刚才远处的那一从灌木,指着那里结结巴巴的说,我刚才,刚才看见绿萝死在那儿,硬邦邦的,脖子上还吊根绳子。但是曹树哈哈大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还挺会演戏的,你刚才的吓坏了的样子连我都差点相信了。”

    “可惜你编的故事不靠谱,因为绿萝刚才就回来了。你要换成看见一个白衣女鬼吊在那儿,或许我们还真有点相信,就冲你刚才吓成那个样,装的那么像,可偏偏说了一个本来就在我们面前的人,嘿嘿。”

    “听到他这么说,我就试探着抓着绿萝的胳膊问她真的先回来了,绿萝眨了眨眼说是呀,还说她叫我我不答应,她过来看到我蹲在那儿一言不发的。还说她问我是不是要大的,说是我没说话,以为她猜对了,她就先走了。我听她这么说,我又感觉到寒毛都立起来了,我就问她说她过来叫过我,我怎么没看到,也没听到她说话。”

    “绿萝愣了一下,她说她真的跟我说了,声音很大的,他们应该也都听到。其他几个人也都点头,而且孟宏愿还说会不会把臭气飘到他们这来呢我当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就让他们跟我过去看看,那里是不是真的有个人,或许我看错了,不是绿萝而是别人。于是他们几个便站起来,跟着我来到了那一处灌木丛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