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在天有灵
    第371章在天有灵

    卓然点点头,插话道:“结果肯定是像所有的鬼故事一样,后面什么都没有,对吧”

    没想到肖巧儿却摇了摇头说:“这次你没猜对,或者说没猜全对,灌木后面的确没有尸体,但是那根绳子还在,就躺在那儿,弯弯曲曲的,大概有三尺长,是一根麻绳。曹树拿起那根绳索瞧了一下,又把它扔到地上了,因为他发现那根绳子不知道有多少年了,都已经腐烂了。这样的绳子是根本没办法吊人的,只要轻轻一扯都会扯断。”

    卓然点点头,说:“如果你说的这个故事不是编的鬼故事来说着玩儿的话,倒还真是有些让人出乎意外。”

    “接着他们什么都没发现,便笑了我一顿,又回老槐树下去了,等到我醒悟过来时,他们都走光了,我就往回走。我想起了我先前方便的时候在树丛中看见的那个黑黝黝的东西,我想叫他们回来帮我一起看看。可是他们都到老槐树下去了,我就懒得叫,想再看看是什么。”

    “于是我就到那灌木丛下,可是我发现什么都没有,灌木丛下面是一块平整的草地,根本就没有我刚才说的那东西,而先前他们根本没有过去那个地方,所以不可能是他们拿走了。我以为我记错地方了,又仔细搜了一下,但是真的没有。我觉得很奇怪,就回老槐树了,然后一直到我们都喝的差不多醉了,天也已快亮了,我们这才回老槐寺睡觉,睡到第二天就回去了。”

    卓然说道:“你确信那灌木丛里头那东西真的不在了吗就是黝黑发亮的那个。”

    “真的不在了,怎么那东西你见过吗是什么”

    卓然心头想到了悬浮石,他现在开始相信肖巧儿说的话了,肖巧儿没有骗人,她当时应该是悬浮石让她产生了幻觉。

    卓然想起了这之前云燕告诉他的,在武德县的殓房里头,曾经遇到的奇怪的事,那一次云燕就是产生了幻觉,在殓房中怎么都走不到头,从一个窗户翻下去,却好像进了走不完的迷宫一样,最终从房顶又回到了屋里。

    开始的时候卓然自己不怎么相信她说的话,以为她只是做了个噩梦,可是后来在发现了那个殓房里头那疯女人的牙齿缝里头夹着的一枚悬浮石之后,卓然开始相信是因为悬浮石的原因,导致了云燕产生了幻觉。当然也是因为悬浮石的原因,使得原本正常的东门看守地宫并盗走一枚悬浮石的女护卫陷入了癫狂,成了疯女人。

    而现在肖巧儿也是在方便的时候看见了这个悬浮石,还用手摸了一下,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她产生了幻觉,结果看见了那可怕的一幕。后来幻觉就消失了,而悬浮石为什么也会消失悬浮石到了哪里卓然觉得心头一下燃起了一种渴望,他要去看看。

    现在他已经得到了三个门派的悬浮石,而其他门派的悬浮石他要想得到非常困难,因为天池宗的宗主采取了非常严厉的控制措施,再想接近几乎不可能。

    而偏偏这时候,他竟然在京城城外十里的后山发现了一枚疑似悬浮式的东西,这东西究竟是不是天池宗的又怎么会到了这里卓然很想知道,于是卓然说道:“要不现在就去吧,我想看看你说的那神奇的地方,体会下那种神奇的感觉。”

    肖巧儿说道:“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让你去体会的,而是想告诉你,绿萝在那个树下,说不定就是被鬼吊死了。因为我真的没有做梦,也没有喝醉看错,我是真切的经历过这样的事。”

    卓然说道:“我明白,我也正是有这个想法,也想去看看,希望能遇到像你一样的奇遇。还等什么。”

    “行,那现在就去!”

    “要不要跟你爹他们说一下”

    “不用了,我爹知道我跟你在一起的。”肖巧儿脸红红的说。

    “令尊知道你来找我,可他未必知道你要跟我出去,到城外老槐寺去呀。”

    “他知道,我跟他说了。”

    卓然更是惊讶,看来这位肖巧儿的父亲对她还真是放心,实际上卓然并不知道,肖巧儿的父亲正是希望她能找到一个官宦之家的子弟,更何况能找到当官的,那是做梦都要笑醒的事。因此女儿提出这个打算的时候,肖老爷虽然有些担忧女儿,可是跟判官老爷在一起,怎么着都不会有问题的,当下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

    卓然出来之后,买了两大坛酒,也不要菜,雇了一辆马车,带着肖巧儿直奔城外去了。现在天色已晚,但是却还没关城门,他们赶在城门关闭之前便出了城,直奔老槐寺。

    到了老槐寺,卓然瞧了一眼肖巧儿说道:“咱们就不进寺庙打扰和尚他们修行了,毕竟孤男寡女的到寺庙里头也不合适。”

    肖巧儿点头答应,于是两人便绕过了寺庙,从半山上到了小山坡,来到了老槐树下,这山坡本来就不高,虽然卓然抱着两坛酒,却也不费什么劲。而他们到老槐树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不过天空还比较明亮,虽没有见到月亮,但有少许的星星偶尔从浓云密布中冒出头来。

    卓然来到老槐树下,瞧了瞧说:“我们坐在什么地方”

    肖巧儿指了指树下的一小块平地说道:“就坐在这吧,这里是绿萝死去的地方,希望她能保佑我们找到她去世的秘密,看看究竟是不是被人害的。”

    卓然在之前完全相信自己先前审案子没有任何问题,凶手就是学霸孟宏愿,所以两人坐下之后,卓然也伸手在地上拍了拍,说道:“绿萝姑娘,我们来看你了,来陪你一起喝酒,如果你在天有灵,就跟我们一起喝一杯吧。”

    说罢,卓然拍开了坛子,将酒倒进了两个大碗中,端起碗说道:“酒壮怂人胆,先喝一杯,然后你带我去瞧瞧那个闪闪发亮的黑东西。”

    两人一饮而尽,放下碗,肖巧儿说道:“你跟我来,希望它还在,不,应该说是希望它去而复返,因为上次我检查过,它真的不在了。”

    两人来到了那灌木丛后面,肖巧儿蹲下身仔细查看,摇摇头说:“真的不在,你看。”

    卓然仔细看了看,还当真不在。他又朝着那灌木丛各处仔细搜索了一遍,还用手把草都拨开,也没发现任何东西。于是他叹了口气说:“看来这东西跟我没缘分。”

    他们俩回到了老槐树下,卓然有些沮丧,他相信肖巧儿没有骗他,可是那东西在哪去了呢他决定扩大范围找一下,于是倒了两杯酒,跟肖巧儿两个喝了,接着说道:“咱们接着去找,说不定就能找到,那东西那么神奇,真希望看看是什么。”

    肖巧儿当然听从卓然的,答应了,跟着卓然四处搜寻,把周围都找了一遍,也没找到任何踪迹。直到他们找到了十多步远的一处岩石,卓然站在石头上拍了拍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肖巧儿有些奇怪,问:“什么就是这里”

    肖巧儿并不知道孟宏愿已经如实供述杀人的经过了,他当时交代的他杀死绿萝的地方就是这个岩石。于是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他爬了上去,在岩石上盘膝坐下。

    这岩石倒还平整,磨盘大小,肖巧儿也爬上去,在他身边坐下,看着远处的那棵老槐树说:“那树可真像一把巨大的伞。”

    卓然笑了笑说:“这里又没有下雨,却有人在树林里打着伞,你不觉得这场景有些诡异吗”

    “你吓我!——有什么目的说吧。”肖巧儿扭头过来瞧着他,脸上尽是顽皮之色。

    卓然道:“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吓到你的,你们这几个连义庄都待了那么长时间,哪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吓得着你们呢我就这么说说罢了,你也可以把它想象成……”

    他刚说了这些,忽然发现肖巧儿一直瞧着他,那眼神是有些呆滞的,脸上的笑却一直僵着没有消失,也没有变化,就好像已经被冻结在了脸上似的。

    卓然有些奇怪,说道:“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肖巧儿没有说话,忽然站了起来,转身下了石台,直直的朝着那老槐树过去了。卓然愣了一下,大叫道:“你干嘛呢神神鬼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