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哭笑不得
    卓然伸手过去抓起地上的瓦片又要去割她的腰带,他才发现自己两只手都抽出来之后,那绳套已经变得比较松,不再紧紧的勒着她的脖子了,因为打了死结,这种情况下,是勒不死人的。而肖巧儿伸出来的舌头也慢慢缩了回去,眼睛也不再瞪圆,脸上的青紫正在快速消消褪,呼吸虽然依旧急促,却不像先前那样根本吸不进空气了。

    卓然索性就懒得割了,反正割断了反而会让她觉得自己使坏的,就这么让它套着,等一会让她自己看看。

    卓然便抓起了她手拉着的腰带,用力的用破碎的瓦片将它割断。

    跟上次一样,当这腰带再次被割断之后,肖巧儿再次双手一软,倒在了草地上,自己的那堆衣服旁。

    卓然将那堆衣服扔到了她身上盖着,不敢再给她随便穿衣服,免得她反而多心。过了片刻,就像先前那样,肖巧儿一下子坐了起来,立刻发现身上光光的,马上拿胸前的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又羞又急又是不解的望着卓然,说道:“你,你为什么又脱我衣服”

    卓然摇摇头,说道:“真不是我,是你自己,你被鬼上身了,我想可能这个解释应该比较符合你的逻辑。但不管是哪一种,你还是赶紧先把衣服穿上吧。对了,你的腰带在你脖子上,是你刚才自己把它系上的,你差点把自己勒死,我不想成为你的救命恩人,不过的确是我救了你,否则你已经被勒死了。”

    肖巧儿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腰带,听到卓然的话,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她赶紧慌乱的把衣服穿好,然后开始切脖子上的腰带,可是,那死结打得太紧了,她废了好半天劲也没能把腰带的死结解开。

    卓然说道:“让我来吧。”

    卓然心想,你刚才的劲道大的如牛,可现在却力气小的猫。卓然还是费了半天劲才把腰带解开了,重新给系好递给她。

    肖巧儿系上腰带之后,惊恐的四下望着,对卓然说道:“我,我真的被鬼上身了你别吓我。”

    卓然耸了耸肩,说:“你爱信不信,当然,你要觉得好受一点的话,你就不用相信,也可以。好了,这里太诡异了,咱们回去吧。”

    肖巧儿却摆了摆手,说道:“不对,我为什么连续两次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到底是什么原因”

    卓然听到这话,不惊愣了一下,对呀,为什么呢他立刻扭头,望向了那块岩石,说道:“你刚才就是回到岩石之后就好像中了邪似的,难道那岩石有鬼吗”

    肖巧儿本来是自诩异常胆大的,听到这鬼字吓得哧溜一下躲在了卓然的身后,抓着他的衣服紧张的说道:“你,你别吓我。”

    卓然说道:“我不想吓你,但实际上是这样,你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

    “不,我要跟着你。”

    她说着站起身,跟着卓然往前走,一直来到了那个巨大的岩石处。

    卓然用手摸着岩石,仔细摸着,绕着岩石走,可是他把岩石整个搜了一遍,也没有任何发现。

    而就在这时,一直跟在他身后的肖巧儿却忽然惊声叫道:“看那里!”

    卓然顺着她的手指望了过去,指向的却是岩石下面的一个缝隙。卓然瞧了一眼,不禁又惊又喜,原来缝隙下面居然有一块亮晶晶的东西,是多边形的,跟小孩拳头一般大小,就藏在岩石下面的缝隙处。

    卓然伸手想去掏,可是够不着。就在他正费力的想办法时,忽然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

    他立刻回头望去,就见到肖巧儿又跟前两次一样,呆滞的往树下走去了。

    卓然知道,自己阻拦没有任何意义,拦不住。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将这东西掏出来。

    卓然焦急的使劲伸手,还是够不着,他站起身把旁边一个树枝掰断,蹲下身,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肖巧儿已经到了老槐树下,开始脱衣裳。

    卓然立刻将树枝伸进去,小心的将那黑东西往外刨,刨了几下,终于刨到了自己面前,他伸手一把抓住,拿了出来,果然是悬浮石,入手十分的温润,就像他先前接触的所有悬浮石那样。而在这个悬浮石入手的瞬间,体内的悬浮石迅速的产生了波动。

    卓然把他攥在手心用力捏,他想把他挤变形,这样悬浮石就会失去魔力了,可是他做不到。而这时,肖巧儿已经几乎又脱光了,再下来就该是勒脖颈了。卓然情急之下想起了先前的事,直接将这悬浮石塞进嘴里,用力啃咬起来。

    牙齿的力量当然比手的力量要强大得多,就听咔的一声,那悬浮石被咬扁了,又是咔咔几下。卓然跟嚼泡泡糖似的,将那悬浮石变成了一颗鹌鹑蛋大小,随后他咕咚一声吞到了肚子中。

    而这时,肖巧儿已经开始在打结了,随着卓然这一下吞进肚子,悬浮石的魔力瞬间消失。肖巧儿一下停住了,随即扑通一下软在了地上。而这一次,她很快就恢复了知觉,一下子又站了起来,才发现自己上身没穿衣服,吓得啊的叫了一声,赶紧用手护住胸前,一把抓起地上的衣衫,慌乱的穿了起来。

    而这时,她回过头来,发现卓然却在十数步之外的岩石处瞧着她。那难道脱衣裳的真的不是他,而是自己吗自己这是怎么了

    肖巧儿涨红着脸,匆匆把腰带系上,走了回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有鬼吗”

    卓然心里暗道,当然不是,只是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你觉得诡异,但是我知道,而这个原因却不能告诉你。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我也不清楚,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这世间有很多事情是目前我们的知识无法理解的,或许今天我们就遇到了,是不是鬼谁也说不清楚。”

    “那,那我们是回去还是接着待在这儿”

    卓然说道:“现在回去是回不去了,城门已经关了,除非在城外头待一晚上,那还不如待在这儿。”

    “可是,可是这里我害怕,我要是再……”

    卓然在她香肩上拍了一下说:“放心吧,我保护你,没事,不会在出现这种情况了。”

    卓然笑的有些淫邪,他脑袋里想起了先前看到的景色。

    肖巧儿似乎悟到了什么,嗔怪道:“你,你使坏,你就希望我再出现,你好占便宜。”

    “冤枉冤枉,真是冤枉,我好心没好报。好吧,我不笑了,咱们去喝酒好吧你放心,如果是我想占你便宜,刚才你就逃不掉。”

    肖巧儿羞得俏脸通红,飞快地瞥了他一眼,说:“那我们在哪喝呢”

    “老槐树下呀,我们说好了要在那儿喝的,这岩石**的,不呆也罢,还是在树下草地舒服。”

    说罢他便走回了树下,肖巧儿跟在他身后来到树下,盘腿坐下。肖巧儿瞧了一眼周围,想起刚才自己让人羞涩不已的举动,只觉得脸上飞烫,低声说道:“你,你可不许到外面去说今天发生的事。”

    卓然笑了,说:“我干嘛要去说呢你以为你刚才那动作好看吗”

    卓然想起刚才肖巧儿那恐怖的一幕,而眼前这柔美娇俏的模样跟刚才已经判若两人了。

    卓然说道:“好啦,好啦,我们喝酒,咱们说些轻松快乐的事,在别说鬼怪了,就是刚才说鬼怪才出了这么吓人的事。”

    这话立刻得到了肖巧儿的响应,她还真是有些被自己吓着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卓然说道:“说说你们几个吧,还干了些什么让人瞪眼睛的事。”

    肖巧儿却是低头不语,卓然便跟她吹起自己知道的一些有趣的故事,当然无非是穿越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些带一点颜色的荤笑话。喝了酒,说这种故事更有意思,虽然对方是个女孩子,尤其是在经历了刚才那香艳而诡异的一幕之后,两人却似乎更亲近了一些,就算是说一些这样的故事,也能够接受。

    不过卓然很快发现,他说的这些从网上看来的荤段子肖巧儿几乎听不懂,每次卓然都是希望能看见她羞涩的笑,或者嗔怪的样子,然而看见的却只是巧儿瞪大眼望着他,似乎茫然不解的样子。

    卓然这才想到,原来这些荤段子的基础是有过这方面经历的人才能听出,至少是有这方面知识的人听了之后才知道再说什么意思。而对于天真无邪的宋朝女孩子,她们所得到的唯一的关于这方面的启蒙就来自于新婚之夜,母亲给的陶瓷盒子里同房的陶瓷玩偶,打开之后,从那上面才会知道如何行房。在这之前简直跟白痴似的,那跟她们说这样的故事,当然多半是听不懂的。

    卓然觉得自己虽然很是淫邪,但没得结果,真是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于是卓然便跟她划拳行令,这下把肖巧儿的兴趣逗起来了。虽然她自己则三次中邪,却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醒来发现自己衣服被脱了而已,并没有看到惊恐的一幕,所以她实际上也不怎么害怕,又喝了酒,便跟卓然坐在树下猜拳行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