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巡街
    第375章巡街

    卓然笑了笑说:“放心吧,他挟持不了我。”

    说罢,拍了拍孟宏愿的肩膀,说:“你跟我走。”

    接着迈步走向了那几家商铺,路上卓然甚至没有回头看跟在后面的孟宏愿。孟宏愿很是感动,追上几步,低声说道:“大老爷,多谢你的信任,孟宏愿今生无以为报,来世……”

    “少说那些没用的,安心的去指证,别给我添麻烦就好。”

    孟宏愿赶紧闭嘴,跟着卓然到了那几家商铺前,卓然问道:“是哪一家”

    孟宏愿指着第二家道:“就是这家。”

    卓然迈步走了进去,商铺里的是一个老汉,看见他进来,赶紧起来招呼,说道:“客官来了,您买点什么我这里什么都有,风筝、纸鸢、绳索、香纸、贡品,文房四宝,还有吃的用的……”

    他刚说到这,突然呆住了,怔怔的望着卓然身后跟进来的孟宏愿,忽的尖叫了一声:“我的儿,快来,快来呀,那家伙又来啦!”

    说话间,从后屋冲进来一个壮汉,一眼看见卓然身边的孟宏愿,顿时吓得一哆嗦,却还是下意识地拦在了那老汉面前,顺手抄起了地上的一根长条板凳横在胸前,恶狠狠的盯着孟宏愿说道:“你这恶人又要干什么我跟你拼了。”

    孟宏愿张口结舌,说道:“两位是不是认错人了为何对我如此”

    卓然瞧了瞧,对老汉和年轻人说道:“到底怎么回事能否跟我说说”

    那老汉瞧着卓然问道:“你是谁”

    卓然说道:“我是他朋友,如果他有什么地方做错了,给你们造成损失,我来赔偿,只要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就行。”

    听到这话,老汉顿时放下心来,义愤填膺的指着孟宏愿说道:“这人看着文质彬彬的,却是个疯子,中元节那天,他直愣愣的进到我店里,二话不说,拿了纸笔就走。我赶紧追上去说,客官你还没给钱呢,他却冷着脸朝我撞了过来,一下把我撞翻在地,我儿子也出来了,看见之后,立刻冲上去给了他一拳,却好像打在石头上一样。我儿子就跑到前面去想拦着他,却被他一脚踢在脚上,脚都快断了,我儿子抱着脚坐在地上大声叫着。我急了,拿了石头就想过去,我老伴冲出来说不要冲动,就一支笔和纸,犯不着把人打死。我这才把石头扔了,然后他就拿着笔和纸上小山里面去了,我也没去追,我儿子被他踢的那一腿,过了大半个月才能下床。”

    卓然瞧向孟宏愿,孟宏愿涨红着脸说道:“哪有此事,我怎么不记得我明明买了笔和纸然后走了,哪有跟你们打架,更不可能把你踢伤。你儿子身强力壮,比我高出半个头,我能打得过他吗我书生一介,怎么可能一脚把他踢得在床上疼半个月,你们说谎也不编个好的理由。”

    那壮汉将手里的板凳举了起来,说道:“谁说谎了你踢的我躺床上半个月,我还正想找你拼命呢。”

    他嘴里说着拼命,可是却不敢往上冲,显然那一次给他造成的恐惧太严重,至今让他心有余悸。

    卓然说道:“你腿上的瘀伤还在吗能不能让我瞧瞧”

    那年轻人立刻把凳子放下,把裤管卷了起来,指着小腿处,果然有一道瘀紫色,已经很淡了,但是却清晰可见,可见这一腿当时力道有多大,只怕骨头都受到了一定的损害,幸亏没骨折。

    卓然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

    从怀里取出钱袋,摸出一小锭银子放在桌上说:“这是我替我朋友赔给你们的。”

    说罢转身对孟宏愿说:“走吧。”

    接着迈步走了出去,孟宏愿在和身后叫着:“我没有跟他打架,也没有抢他的东西,他诬陷我,大老爷,他真的诬陷我。”

    他一直追了出来,卓然走到驿道之后才站住,回头望着他说道:“绿萝不是你杀的,是她自己把自己勒死的,因此你自由了,回家去吧。继续用功,好好苦读,争取金榜题名。”

    孟宏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地望着他:“大老爷,你,你跟我开玩笑吧”

    卓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挥挥手,转身径直走向马车。

    孟宏愿追上几步,说道:“不对啊,明明是我掐死了她,我记得很清楚的。”

    听这话,卓然站住了。他觉得如果不解释清楚这个问题,那孟宏愿一直会背着这个思想包袱的,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于是他转身走到他面前,道:“你和紫箩、肖巧儿、曹树、欧阳奕、金先生你们几个,是不是曾经去过老槐寺的老槐树下,在那儿过了一个晚上”

    “对呀,老爷,您怎么知道”

    “肖巧儿告诉我的,她还说那天晚上她看见了绿萝被吊在空中,用一根绳索吊着。可是绿萝根本就在跟你们在一起,你们觉得她在编鬼话骗人,实际上她说的是真的,她真的见到了鬼。”

    “啊,真有鬼吗那跟我杀人有关系吗”

    “有关系,因为昨晚上我跟肖巧儿又去老槐寺了,也在老槐树下坐了一晚上,她差点把她自己勒死。也是用腰带勒着他脖子,就像你刚才描述的场景是一样的。同时,刚才这家人已经证明,你进来的时候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而且力大无穷,这一点跟昨晚上肖巧儿是一样的。所以我断定,那天晚上你产生幻觉,你以为是你杀了她,事实上是她自己把自己勒死了。其实就算是你在幻觉支配下把她勒死的你也不必承担责任,因为那不是你主动的,而是一种精神错乱状态下的行为,不需要承担责任,所以我才将你无罪释放。现在你明白了吗”

    卓然转身上马,对南宫鼎等人说道:“走了,回去吧,他没有罪,我把他放了,不用管他。”

    说罢,纵马往前走去,南宫鼎等对卓然的决定当然不会有任何异议,也都翻身上马,招呼衙役赶着空空的马车返程而去。

    尘土飞扬中,孟宏愿扑通一声跪在了驿道上,捂着脸,放声大哭。

    ……………………

    初冬,东京汴梁。

    天已经很冷了,然而缺燃料的这事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或者可以说是基本上没有解决,因此,大多数京城百姓,还都只能钻到被子里度过寒冷的冬天,没有取暖的煤炭或者木炭,能够保证冬天有柴火做饭就已经不错了,而对于那些在街上流离失所的人,冬天是最难熬的。

    云燕带着两个捕头巡街,这段时间没有什么重大命案,而他也有时间出来巡街。自古以来都非常强调捕快的巡街的任务,云燕作为捕头,当然要以身作则。

    傍晚天色昏暗,天上飘着小雪,地上已经铺满了白雪。家家户户关门闭户,街上几乎已经看不见什么行人。不过云燕依旧带着几个捕快在巡街。

    “云捕头,我们回去吧,这么冷的天,怕是只有我们几个活人还在街上晃悠了。”一个捕快哆嗦着说道。

    云燕也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双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热气,跺着双脚说道:“这个时候我们还真就不能回去了,因为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巡街。才能让那些以为可以利用这种天气非作歹的人灭掉他们的非分之想。”

    寒风吹着她秀发有些纷乱。其实鬓角的头发都挡住了他的视线,索性把头发全都放在自己的帽子里头,随后她整了整衣衫,手按刀柄,继续往前。

    而就在这时,从旁边的小巷一下子冲出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全身都是鲜血,差一点撞在云燕身上。

    幸亏云燕身手敏捷,一个闪身躲开了。她眼见那少年踉跄着要摔倒,他便一探手,抓住了少年的胳膊,将他拉住,少年也站稳了。

    云燕仔细看了看这少年,全身上下到处都是鲜血,脸上、脖子上,裸露的手臂,双脚到处都是血痕,鲜血都把地上的白雪染红,衣服原本就打满了补丁,破破烂烂的,此刻更是支离破碎,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云燕急忙道:“怎么回事有人伤你吗”只见那少年也没有说话,只是无力地抬了抬手,指了指自己刚才冲出来的巷子。

    云燕扭头望向小巷里,只见不远处的地上,趴着一个和这个少年衣着差不多的乞丐,旁边的雪地上也都是鲜血。

    云燕甚是吃惊,吃了一惊,一把揪住那少年的胳膊,道:“你们打架了吗他是你的什么人”

    捕快也冲着那年轻少年乞丐叫道:“捕头多头问你话呢,快说。”

    云燕指了指小巷里趴着的乞丐,对一个捕快说:“快去看看,人死了没有”

    那捕快答应着,然后飞快地朝着小巷里跑去。

    少年却一脸惊恐,望着云燕,不停摇头。

    云燕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不用害怕,说实话。”

    那乞丐却只是摇头,没有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