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种菜媳妇
    第377章种菜媳妇

    卓然摇摇头说:“我刚才已经顺着脚印找了过去,就在另一条街的巷口边有一滩血迹。有车辙碾过的痕迹,但是街道上车子太多,又没有什么特异性,很难从车碾上发现出有指向性的线索。”

    云燕道:“这么说来,应该是凶手将他们杀了之后,用马车运到了这里,把他们扔下,然后驾着马车走了。”

    卓然点点头,说:“这个推理符合逻辑,因为他们身上伤比较重,特别是死去的那个乞丐。血迹滴落在雪地上,是从这儿开始的,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

    云燕道:“我带人再在附近做一下调查走访,看看有没有目击者,看到是谁把他们扔在路边,如果有人目击就能找到线索。”

    卓然赞许的点点头,说:“很好,找到抛下他们的马车或者牛车,不管是什么。就能顺藤摸瓜。”他四下望了望,叹了口气,又说道:“不过现在天色已晚,能见度并不高,又下着雪。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我估计很难找到什么线索,不过,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去争取。”

    云燕点点头,便带着一队人开始对小巷口附近住家商铺进行查访,特别是这附近的人家。

    卓然回到衙门,马上对三角钉进行检验,他希望能够从上面找到指纹,那将会是破案的最关键的线索。

    可惜,让他失望的是,虽然发现了指纹,但这些指纹是花的,而且残缺不全,根本不具备鉴定的条件,看来使用三角钉的人在射出三角钉的时候,手指有滑动,没能够留下清晰的指纹可供鉴定。

    云燕的调查结果让他很沮丧,因为天色昏暗,外面又下着雪,街上几乎没有人,两边的街道都已经关门了。调查结果果然如卓然所料,没有任何人看见有人从马车或者什么车辆上把两个乞丐扔在这里。

    云燕很沮丧,她把注意力放在受伤的乞丐身上。对那少年乞丐软硬兼施,想让他说出事情真相,可是少年却也始终一言不发。

    因为卓然已经告诉云燕这少年不可能是凶手,因此云燕也没打算对他采取逼供。于是只好耐心的对少年说,让他住在衙门的监牢中,主要是为了保护他,暂时他还不能离开。

    少年乞丐当然没有反对,因为在衙门大牢中有的住有的吃,还不用干活,又不是罪犯,也不用戴脚镣手铐,何其舒坦。

    案子侦破陷入了僵局。

    …………

    这天散衙,卓然坐着官轿回到了他的庞太师府邸。

    刚下轿子,正往里走,便看见院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挑着空的撮箕的年轻菜农,望见卓然赶紧把撮箕放在月台上,躬身施礼道:“判官老爷,您回来了。”

    卓然认出他是经常到自己家来卖菜的菜农。因为他的菜园子不太远,而且种类多又很新鲜,所以负责厨房的大嫂就跟他说了,让他有菜就跳到家里来卖,直接包圆了,所以这菜农对卓然一家非常感激。

    卓然点点头,说道:“这天寒地冻的还出来卖菜啊”

    菜农憨厚地咧嘴笑了笑,道:“可不是嘛。这菜还得赶紧卖,不然被霜雪一冻都坏到地里就可惜了,我还指望多卖些菜,过年能给媳妇儿做套新衣裳。再买个小猪仔让媳妇儿养猪呢。”

    卓然笑了,道:“这倒是好主意。开了春养一头猪,到年底,百来斤,刚好杀了过年,平时家里吃剩的剩菜,还有你们菜地里烂的菜叶子,都是很好的饲料。”

    菜农见卓然这么大一个官儿,居然和自己站在这冰天雪地里拉家常,和颜悦色的,脸上带着笑容,连忙道:“看不出来,判官老爷您还懂得养猪啊,我还以为读书人饱读诗书,懂的都是一些圣贤道理呢,没有想到我们老百姓讨生活的门道你也很熟。”

    卓然哈哈大笑:“民以食为天嘛!你快回去吧,免得你媳妇儿担心你了,想必她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你,这天寒地冻的,坐在暖炕头上喝杯媳妇烫的酒,这日子那才惬意呢。”

    菜农红着脸,笑着说道:“我媳妇儿去帮有钱人家浆洗衣裳,这会可能还没回家呢,他每天都要天擦黑了才能回到家,多半还是我去做饭,等她回来吃。”

    “那也没问题,男人下厨房没有什么丢人的,夫妻两个谁伺候谁呀都在外面辛苦。”卓然赞许一笑。

    “说的是,老爷,您赶紧进去吧,这鬼天气下着雪的,别冻着您了。”

    卓然挥挥手,说道:“你也赶紧走吧,天黑了。”说罢迈步,进了大门。

    菜农目送卓然进了大门,这才挑起筐子下了台阶,快步往家走去。

    风雪越来越大了,好在菜农每天都要出来送菜,这天寒地冻的天气,对他而言,并不是最恶劣的,只要可以赚钱,这点苦还是算不了什么。

    他一路缩着脖子低着头,快步回到了家里。到了家之后,他赶紧怀里掏出钥匙,要去开锁,忽然他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不仅吃了一惊,赶紧推开房门,跨步走了进去,抬头正要四下张望,却被一个人抓住他衣领猛地扯了进去,随即房门咣当一声被关上了。只剩下门外那对空的撮箕孤零零的靠在门前。

    …………

    天黑了,菜农媳妇正往家走。

    她一双手冻得通红,不停地双手相互搓着,间或在已经冻得麻木的脸上也不停地搓。

    她给人家洗衣服,一天能赚二十文钱,包吃中午一顿饭,晚上得赶紧回家做饭。她很心疼丈夫,丈夫每天种地种菜,家里后面的菜园子种的菜其实勉强够他们糊口的,只是他们想着将来还准备要孩子,多攒点钱,因此她去街上浆洗铺帮着洗衣服赚些钱贴补家用,天都要快黑了才能回家。

    她走得很快,几乎是小跑,地上冰雪很滑,几次都差点摔倒了,眼看就要到自家门了。一个汉子满脸潮红,一身的酒气,迎面过来,瞧见是她,嘻嘻地笑着,猥琐地说道:“哎呀,种菜家媳妇儿,你可是越发的水灵了。这么好的一朵鲜花却插在菜园子牛粪上。倒不如离开他跟我过吧,我保你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 种菜媳妇啐了一口,说:“没正经,回去抱你婆姨去,跟老娘在这儿磨什么牙”

    那醉汉哈哈大笑。望着她走过去苗条而结实的腰身,不禁咕咚咽了一声口水,然后缩着脖子走了。

    菜农媳妇回到自家屋前见房门没有锁,便知道丈夫回来了,她推了推房门,吱呀一下开了,没有上拴。赶紧迈步走了进去。

    刚跨进门,她就呆住了,只见院子里的地上满是血痕,十分的凌乱。丈夫面朝下趴在自家大门前的雪地里,一动也不动。

    “郎君,你这是怎么了”

    菜农媳妇噗通一声,哀嚎着跪在丈夫身边,抓着他肩膀,将他用力扶了过来,发现菜农嘴巴里被塞了一块布,用一个布条牢牢的捆在脖子后面。看样子,是不让它发出声音,那布条已经被鲜血都浸泡透了,溢出的血顺着嘴角流到了脖子。

    而脖子鲜血处,赫然一枚三角钉。

    …………

    卓然带着云燕和南宫鼎等人来到现场,发现死者竟然就是半个时辰前,还跟自己打招呼的卖菜的菜农,再看看一旁已经让邻居扶着坐在凳子上的一个正在浑身颤抖,不停低头抽泣的年轻妇人。

    卓然心里一沉,这种感觉和平日里出现场不一样,仿佛眼前地上躺着的那个人像是自己的亲人,刚才还和自己说笑的人,此刻已经冰冷地躺在地上,气息全无,就这么死了。

    “大人,是邻居发现了菜农媳妇的叫喊声,这才过来,郎中和仵作也已经来过了。”云燕见卓然一脸的阴沉,知道此时他的心情一定不好,便小心翼翼地说道。

    尸体已经被转移到了屋里死者的床上。这是邻居帮忙抬进去的,当时并不确定人已经死了。先来的捕快简单向卓然汇报接报之后赶来看到的情况,当时尸体已经搬进屋里,地上很凌乱,他们这才把屋里的人都撵了出去,只剩下这条街的里正和死者的妻子。以及最早赶过来的两个邻居,此时正等候在厢房里等候询问。

    卓然扫了一眼现场,已经差不多被破坏光了,到处都是杂乱的脚印,地上的血迹都被踩得很乱。卓然小心地避开了。来到了里屋。他并不着急马上询问死者家属相关情况,因为捕快说的,他媳妇回来的时候,菜农已经死了,也就是说,他媳妇并没有目睹整个事情经过。

    卓然先让南宫鼎派人对左邻右舍进行调查,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卓然进了屋子,这里只有两个负责看守的捕快。卓然让他们出去从郭帅那里取了自己的东西,让他们多准备几盏灯,把屋顶亮一些,并且去找两张四方桌子了。

    很快准备好了一切,两个捕快把尸体抬到了放桌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