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夜潜
    云燕在一旁当助手,卓然先检查了死者体表的情况,脸部有勒痕,结合捕快调查到的情况,当时死者的妻子看到的情况,死者嘴里被塞了一团破布,并用一条布条死死勒住他脖子,因此这条勒痕应该是勒住嘴的布条留下的。

    接着,卓然发现死者头部有多处钝器伤,但是初步检查,没有出现颅骨骨折。看来头部的伤很可能不是致命伤。

    随后他用剪刀把死者的衣服裤子全都剪开,身体裸露出来,一看之下两人都惊呆了,因为死者整个身体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条形伤痕,看来是乱棍齐下导致的。

    卓然目光落在了死者的咽喉处那里赫然有一个圆锥形的血窟窿。

    卓然一下子想起了先前那个乞丐的案子,脖子上的血窟窿伤痕,跟菜农的这个伤口很相像。

    卓然立刻对云燕说:“你赶快出去查问一下,问一下他媳妇,当时发现尸体的时候,脖子上是否有三角钉,或者其他凶器。”

    云燕很快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用帕子包的带着血的三角钉,递到卓然的手上:“他媳妇说有这样一枚,钉在喉咙上,当时她不敢拔下来。是邻居一个老汉来了拔下来的,扔到墙角去了,我刚才到墙角把他找回来了。他媳妇和邻居老汉都辨认,就是死者脖子上的那一枚。”

    卓然拿着那带着血痕的三角钉试探着插进死者喉喉咙处的三棱形的伤口,完全吻合。

    云燕兴奋地说道:“看来乞丐的那案子跟这个案子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卓然点点头说道:“只能说有可能,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因为使用这种三角钉的人。未必只有凶手一个人,除非能证明这是他的独门暗器。”

    云燕道:“据我所知,三角钉作为暗器在江湖上的确罕见,但还谈不上哪一家的独门暗器。”

    卓然说道:“你去问一下,把刚才接触这三角钉的邻居老汉的指纹提取下来,我要进行指纹鉴定。”云燕答应出去了。

    卓然顾不得进行尸体解剖,先从工具箱中取出指纹刷,刷去了那三角钉上的指纹,这一次让他惊奇的是惊喜的是,在三角钉上提取到了一枚比较完整的指纹,具有鉴定条件。

    很快,邻居老汉的指纹提取回来了,卓然马上进行了对比,令他异常兴奋的是,接触到这三角钉的邻居老汉指纹被排出了。询问得知,当时老汉是用手指头抓住钉头尖头扔出去的,所以不可能在三角钉上留下指纹。

    那就是说这个指纹很可能是凶手留下的,有了这样一个重要线索,卓然一下精神大振。

    卓然开始进行尸体解剖,发现死者的胸腔有大量的暗红色的血液淤积。总量达到将近两千毫升。卓然初步断定,这应该是致命伤。

    卓然想,这么大的出血量,最大的可能就是心脏破裂导致的,检查了心脏之后,发现心脏果然有撕裂伤。在心脏对应的胸壁处,发现明显的多处软组织挫伤,胸骨骨折。

    看来死者胸口被人用拳头或者其他类似钝器连续猛击,导致心脏碎裂,内出血死亡。继续检查又发现了死者的肋骨多处

    骨折,脾脏和肝脏,都有撕裂伤,腹腔也有大量积血。

    卓然又检查了死者的头颅,倒没有发现有颅内出血,但是头部有多处淤青,喉咙处的三棱形创口刺穿了喉管,但没有伤到大血管,也没伤到脊椎,所以不是致命伤。

    卓然将死者的妻子叫到一间屋子,进行询问。

    菜农媳妇已经哭成了泪人,嗓子都哑了,进来之后还在抽噎着。

    卓然宽慰了几句,道:“你丈夫是否别人结仇你好好想一想。有谁有可能对你丈夫下毒手,不管是什么原因。”

    菜农媳妇抽噎着,用手绢不停擦着眼泪,低着头,片刻,她抬头起来摇头说:“真的想不起来,我家男人老实巴交。平时就算别人少给钱,他也不跟别人争执。最是善良不过,平素里街坊邻里都夸他是个老实人。我们从乡下到城里来住在这种菜。养活自己,从来没得罪任何人。我实在想不出有谁会对我丈夫下这么毒手,若是知道是谁做的。我非要一口口咬下他的肉,为我丈夫报仇。”

    卓然自然了解菜农媳妇的心情,宽慰了几句。

    南宫鼎等人在附近询问也没有问出什么。邻居说虽然他们一直都在家,但因为天黑了,大家都在屋里头烤火做饭,房门关着,外面又是北风呼啸,只要声音不是很大的话,还真听不到。

    南宫鼎等人在邻居屋中听了听,果然,隔壁说话声都听不见。

    卓然把云燕叫过来,道:“现在唯一的破案线索就是三角钉。这两个案子都发现了这种三角钉。凶手连续作案,凶手应该就在京城里头,你派眼线去摸摸一下情况。看看是否有人见过谁使用这种三角钉。既然他用了,就不可能没有人看到过。这种暗器使用的人数量不会太多,我们挨个排查,总会有收获的。”

    云燕点头答应,立刻去安排布置去了。

    随后几天,都没有什么消息。云燕每天都把结果告诉卓然,但结果都是一样,还没有找到使用三角钉的人,虽然有人在江湖上见过有人使用这种三角钉,但是那些人却都不在京城。没有见过京城有谁用过。

    又过了两天。终于有一个江湖上飞贼告诉了云燕一条消息。他潜入小霸王家偷东西时,在他家后花园曾经看到人形靶子,上头有这种锥形的口子,而且集中在喉部。但是究竟是不是三角钉导致的不敢肯定。不过,那口子跟一般的袖剑、飞刀形成的口子明显不一样,是三角形的,所以印象比较深。

    小霸王是京城街头混混,因为整天跟人在街头打烂架,也没少进班房。云燕是知道这个人的,可没听说他曾经用过这种奇特的三角钉暗器。不过既然有了这种消息,当然要进行核查。云燕向卓然禀报之后,卓然立刻让他想办法取到这小霸王的指纹。

    这对于云燕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因为这小霸王是衙门的常客。在衙门留下不少口供,口供都盖有他们掌纹。上面能提取到指纹。

    指纹很快送到了卓然的案头,卓然立刻进行了比对,结果发现却与三角钉上的指纹不一致,不是小霸王的。

    云燕道:“我晚上到他家去探查看看。” 卓然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太冒险了。”

    云燕抿嘴一笑,说道:“你把我也想得太差了。虽然我的武功算不得顶尖。但是混进一个小地痞家中探查,应该问题不大。”

    卓然想了想,终究还是不太放心,便说道:“要不这么着吧,我跟你一起去。”

    云燕很惊讶,笑道:“你跟我去干嘛若真的是遇到了对手,我还得护着你,岂不是给我添麻烦添乱。”

    卓然说:“放心吧,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我只是想确保你的安全。”

    云燕想到当年在地宫,她就曾见识过卓然的本事,虽然具体不知道什么本事。但是每次自己问起来,卓然都只是冲着自己十分神秘地笑一笑,没有回答。使得这件事在云燕的心里一直很神秘。现在卓然提出要跟自己去。云燕觉得这说不一定是一个解开心里谜团的绝好机会,于是就答应了。

    当天晚上,两人换了一身夜行衣,罩一件袍子,戴着斗笠,压得很低。这种打扮在风雪的京城是很普遍的,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们来到了这小霸王家,这家的院子不算大。他们径直来到了后院,因为飞贼说是在后院看见的那块靶子。

    到了围墙边,云燕有些傻眼,因为她发现这家院子的围墙很高。

    云燕道:“这墙太高了,而且墙上很光滑,显然这墙是为了防止别人爬墙而设置的,看来这家主人对江湖门道很是在行。我们找一找,看看有没有靠着墙的树,从树上爬上去。”

    卓然说道:“那好,咱们分头行动,你走这边,我走这边,找到之后再回来碰头,找不到,绕一圈也能碰头。”

    云燕觉得卓然说的有道理,道:“可是,你一个人可以吗”

    卓然看出云燕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自己,便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放心吧,就这么大块儿地方,到时间你发现我没有按时回来你再来找我也不迟,去吧,别担心,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时时让一个小姑娘罩着,那多没有面子。”

    云燕见卓然的表情不像是安慰自己,便点点头,两人分开,从两个方向找了上去。

    卓然等云燕转过围墙拐角。左右看看黑夜中没有其他人,便施展出壁虎功,灵巧的爬了上去。

    顺着围墙往前走了一段路蹲下来,静等着云燕过来。

    过了一会儿,云燕果然找到了他的墙下。卓然学了两声青蛙叫,声音很轻,云燕却注意到了,抬头一看。见卓然骑在墙上,不由又惊又喜,卓然比划了一下,让他把绳索扔上来,自己把他拉上来

    云燕扔出了飞索,卓然抓住,将云燕拉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