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射杀
    卓然猛地转身,只见在操场另一侧,站着一个黑衣人,背着手,阴冷地瞧着自己。卓然没有吭声,他飞快地用眼睛余光观察了一下假山上的猎豹,大概是听见了有人说话,此时猎豹已经站起身,扭头朝这边看过来了。卓然立刻朝前飞奔而去。只要跑到墙头,他就能轻松翻过墙去。

    可是瞬间,他感觉到一股黑影从头顶跃了过去,落在了自己的前方,正是那黑衣人,转头过来依旧冷冷的盯着自己,说道:“既然来了,还想走吗?乖乖跪下。说出你到底是谁?为何两次夜探我们宅院?”

    卓然已经知道,这人的武功比自己高出了一大截。卓然发现,远处的猎豹跳下了假山朝这边快步奔了过来。

    卓然毫不犹豫朝前猛扑了过去,一拳朝对方当胸打去,他只是想把对方逼开,夺路而逃,但是对方冷笑。待对方在卓然的拳头即将打到身体时,突然一侧身,一记旋风腿,把卓然踢的横飞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幸亏这一腿是踢在他的后背,卓然感觉到身体遭到了强悍的重击,但是却还是能忍受,因为身上的软甲卸掉了大部分力道。

    卓然站住了,此时,猎豹冲到了距离卓然不远的地方停住,似乎在等着主人的号令。

    就在这时,四下里想起了铜锣声,无数人提着灯笼朝这边冲过来。

    卓然朝对方猛扑过去,他想抓住对方,并用强大的壁虎功把对方手脚弄骨折,就能脱身了,可是对方根本没有给他近身的机会。双手伸出的瞬间,飞起一脚,正中卓然的小腹,将他踢的凌空翻了几个跟斗,重重的摔在了一片沙地上。

    卓然被这一腿踢的一阵的反胃,心中骇然,如果自己不是有宝甲护身,这一腿只怕会骨断,当场重伤倒地。

    黑衣人眼见卓然再次从地上爬起来,不禁有些惊骇,沉声道:“有两下子,挨了我两记重击,居然还能爬起来,果然有点本事,说吧,你到底是谁?你师父是谁?你来干什么?否则,别怪我,不留情。”

    卓然再也不顾别的,他立刻伸手,从怀里掏出了夺目珠。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粗重的声音吼道:“闪电,上!”

    随着这声令下。那猎豹立刻腾身而起,冲到卓然面前,他却没有张嘴去咬卓然,而是伸出一双利爪,朝着卓然刷刷地抓了过去

    卓然大惊,转身想跑,可是猎豹动作更快,追上他,刷刷两下,狠狠的在他后背抓了两爪,卓然能听到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卓然猛地往前一扑,就地打了一个滚,转过身来,便看见猎豹正俯身往前,要扑出来,他再也顾不得别的,伸出右手,摊开,手心里赫然便是那枚夺目珠。

    内力催动之处,夺目珠放射出极其耀眼的光芒,比天空劈下来的闪电还要亮上无数倍。

    四周传来一连串惊叫声和惨叫。包括冲过来的猎豹,犹如挨了当头狠狠一棍,顿时摔在卓然面前。两只前爪不停的在额头上抓挠着,满地打滚。

    挡在墙边的黑衣人和后面冲过来下令黑豹袭击的锦袍男子都惨叫着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其他的家丁也都惨叫着蹲在地上。

    卓然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转过身瞧着那猎豹。一脚将身边的一个手持铜棍的家丁踢翻在地,将他掉在地上的熟铜棍捡了起来。快步来到那在地上翻滚的猎豹跟前,抡圆了照着它的脑袋狠狠一棍砸了下去。

    卓然已经用足了全身的力气,而豹子又根本不知道躲闪,这根熟铜棍十分沉重,棍子本身都有二三十斤,这一棍砸在这猎豹的脖子上,就听咔嚓一声,脖子顿时断了。

    猎豹立刻便停止了挣扎,瘫在了地上,卓然还不解气,抡起又是几棍,直把这猎豹打得脑浆崩裂这才罢手,愤愤地啐了一口。心中暗道:武松武二郎景阳冈打虎,卓然卓判官后花园打豹子,差不多嘛。看来老子也不比武松差哪去,哈哈。

    卓然走到距离那蹲在围墙边低着头的黑衣人十数步外,他没有上前进攻,他知道,那家伙太强。贸然上前,只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卓然后退几步,把手中的熟铜棍拿起来,朝着黑衣人狠狠砸了过去。没想到那熟铜棍飞到黑衣人身上,砰的一下,竟然凌空被那人抓在了手。随即凌空跃起,准确地落在了卓然所在位置,狠狠一棍扫了过来。

    这一棍却扫了个空。随即,他手中棍子舞得跟风车一般,左打右打,转瞬间便将周围打了个遍。却没打到卓然。反倒有几下狠狠砸在死去的豹子身上,将那猎豹砸得骨断筋折。

    幸亏那锦袍男子和其他家丁离得还比较远,没有伤到那些人,这黑衣人立刻收了手,警惕的竖着耳朵,倾听着卓然的方向

    锦袍男子捂着眼睛厉声:“你这厮使得什么妖法?老子把你抓到,一定要碎尸万段!”

    卓然在掷出那棍子的同时,就已经经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不远处假山后面。所以黑衣人才打不到他。

    卓然这次不再客气,从怀里抽出了火药枪,蹑手蹑脚往前走出数步。在距离那黑衣人还有数步远处,慢慢的蹲下身,半跪在地上,稳稳地托着枪瞄准了对方的大腿,扣动了扳机。

    砰——!

    沉闷的枪声,子弹准确的击中了黑衣人右侧大腿,直接将他腿骨打断。

    几乎与此同时,黑衣人一抖手,一道暗器嗖地一声从卓然头顶飞了过去,几乎贴着他的头皮,铛地一声打身后的假山上,竟然卡在假山石头中。

    卓然吓得是一脑门冷汗。对方原来手握暗器,幸亏自己刚才下意识的蹲下身,半跪在地上开的枪,而对方是朝着自己的胸部飞出暗器,这才打空了,不然只怕自己已经横尸当场。

    卓然一动也不敢动,他知道只要自己移动身体,对方肯定会跟着声音再会发出暗器,只要自己不动,对方就以为自己打中了,他判断失误,才不会再袭击。

    果然卓然的判断是准确的,黑衣人手里攥着另外一枚暗器,侧耳听着却听不到对方身在何处。

    他的右腿鲜血淋漓。怪异的弯曲着。被卓然射出的子弹,直接命中了大腿腿骨,一条腿已经骨折了。

    黑衣人没有逃走,因为他的一条腿已经断了。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伤到自己的。刚才那一声沉闷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刚才下令猎豹伏击卓然的那锦袍男子蹲在地上大声惨叫:“来人,快来人,快扶老子走!”

    可是他不知道,他周围的人跟他一样,也都蹲在地上,捂着刺痛的眼睛,根本找不到路,哪里有谁能来帮他?

    而卓然一直蹲在地上,保持着射击的姿势,甚至都不敢把枪放下来。也不敢装填弹药,生怕露出一点点声音,让对方知道,因为对方就在自己几步远之外。

    他看着对方的大腿鲜血在源源不断流淌出来,心中只有希望对方流血过多,昏死过去。

    他有些后悔,刚才太大意,他下意识的感觉,这是一个重要的人证,一条重要的线索,如果射杀了他,只怕在破案上不利。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而他的选择差点要了他的命。

    黑衣人一直保持着蜷缩在地上的姿势,也不管受伤的右腿。他在继续搜寻着卓然的行踪。

    双方正僵持着,忽然前面传来喧哗喧闹之声。似乎有不少人跟院子里的家丁发生了冲突。双方打了起来。

    紧接着传来喊杀之声,还有人高叫:“衙门查案,抗拒者,格杀勿论!”

    黑衣人咬咬牙,挣扎着站起来,拖着一条断了腿,摸索着往围墙边单腿跳着过去。

    卓然这才松了口气,眼看对方并没有摸准围墙的方向,而是斜着去的,看来他也没弄准围墙具体在哪个位置,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不过,路上并没有其他障碍,他这样单腿跳,还是能跳到围墙边的。

    卓然立刻抓起一块石头,从后面狠狠一石头砸了过去,随即躲在岩石后。果然对方立刻回身飞出了那一道暗器,当然是打了个空。

    卓然躲在假山后面,马上开始装填弹药。对方打出两道暗器却没有听到动静,又接着往前行。

    卓然又抓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随即马上闪身到旁边,对方再次以奇快的速度掷出了暗器,打在了他刚才打出石头的地方。看来对方根据声音辨别方位的能力超强,卓然便更加警惕了。

    他飞快地装填着弹药。因为装填弹药的速度直接影响到他射击的速度,这有时候甚至是他保命的本事,在经过反复练习之后,他现在几乎能在一分钟之内就将弹药重新装好。

    黑衣人凭着记忆,朝着围墙所在的方向一路跳了过去,终于来到了围墙边,身后的喊杀声更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