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露出马脚
    听到这里,卓然明白了,三角钉检出黑衣人的指纹,但伤人的是小霸王,原来是黑衣人把三角钉给了他。而小霸王打出暗器,手指滑动,便没有能留下指纹在上面,只有黑衣人的指纹。

    一旁的云燕道:“你撒谎,你明明打得他深受重伤,心脏、肝脏、脾脏都碎裂了。你却还在这狡辩。”

    小霸王却摇头说道:“当真不是我杀的,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承认。——我都承认杀死乞丐了,又何必不承认杀死菜农呢?反正杀一个人杀两个人都是要偿命的,这个道理我也是知道。”

    卓然和云燕都感觉小霸王说的有道理,他没有理由承认另外一件杀人,而否定这件杀人。而且他已经承认这之前对菜农实施了暴力伤害。

    卓然再次审讯跟随小霸王一起去菜农家里的那个打手家丁。让他详细交代殴打菜农的经过。

    家丁道:“当时天快黑了。我们到了之后,我翻墙进去开的院门,然后少爷他们进来。我们就在院子里等着。那菜农进来之后我把他扯进来,按在地上。并用一块布塞进了他的嘴,用布带捆好,他就无法叫喊了,然后我把他双手反绑,让少爷痛打他,打了一会儿,少爷打累了,让我打。”

    “少爷还说让我用棍子打,但是不要打要害,免得打死了,我就用棍子打他的背、臀部等处。他突然发疯一般使劲挣扎,并试图叫喊,少爷就跟他师父要了一枚三角钉,射出钉在了他的喉咙。但是比较偏上,没在咽喉处。他就捂着喉咙咔咔连声躺在了雪地上。少爷就上去说他要敢报官。叫他死得很难看,还要把他媳妇卖到青楼去。然后我们松开他的绑缚,就走了。”

    卓然问道:“你好好回忆一下,这个问题很关键,——你们有没有打他的心口和上腹部?用棍头或者拳头。”

    家丁摇头说:“绝对没有,小腹倒是打了几拳,不过没有打他的上腹部,更没有打胸口。因为少爷说了,打这些位置很容易打出人命来。主要打的是他的背部、臀部腿部。主要是看给他个教训而已,不是真的想杀人,要是真的想杀他的话,就不是这样打的了。”

    卓然说道:“你的那根短棍呢?在什么地方?”

    “在小的住处。就是普通的一根木棍。”

    卓然便吩咐南宫鼎带几个捕快押着这家丁去取那根打人的凶器回来。

    凶器拿来之后,卓然仔细观察,这根短棍的确只是一个普通的木棍,棍上还有些血迹。棍的直径比较小,而在他印象中,菜农尸体的胸部、腹部是大面积瘀伤,伤痕比较大。如果是用棍棒头直接戳的话,棍头至少应该有鹅蛋那么粗大。比手中的这根棍明显大得多。凶器应该是类似于现代棒球棍那样的一头大一头小的棍子。

    卓然又审讯了黑衣人,交代跟家丁和小霸王一样。

    这就奇怪了,如果不是他们殴打导致的,那造成心脏、肝脏、脾脏破裂的致命伤又是谁造成的呢?

    卓然怎么也想不明白,吩咐将小霸王、黑衣人和家丁等带回衙门关入大牢。

    随后,他对云燕道:“你陪我再去菜农家看看现场。或许到了现场会有一些新的思路。”

    两人便朝着菜农家走。

    路上谁都不说话,卓然一边走着,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案子的事情,云燕也不会去打扰他。

    他们穿的便装,街上行人很少,不过还是不时有人认出了他们,恭恭敬敬打招呼。

    卓然作为开封府判官,连续侦破大案,在京城百姓中,已经很有些威望,而且有不少在衙门中的消息灵通的人,已经把皇帝赐予卓然尚方宝剑的事传了出来。能得到皇上青眼有加,这样的人绝对不同寻常,百姓是特别愿意崇拜英雄的,所以见到卓然,凡是认出他的都恭恭敬敬的施礼。

    每到这时候,卓然就会微笑点头,还之以礼。

    来到了菜农家,云燕上前敲门。

    好半天房门才打开。菜农媳妇探头出来,看见是他们。有些慌乱,赶紧福礼,说道:“妾身不知大老爷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卓然摆摆手说:“不用客气,我们也就随便看看,这案子有些眉目,但还需要到现场来再来看看。——不打算让我们进门吗?”见菜农媳妇还堵在门口没让开的意思,卓然皱眉问道。

    菜农媳妇赶紧让开身子,有些慌乱地笑了笑,说:“妾身一个人在家,这个……”

    “我们来查案,而且云燕捕头是女的,不会有人说闲话吧?”卓然跨进了门,四下看了看,“你在忙什么呢?”

    “没……没做什么,在做女红呢。”

    卓然瞧了她一眼:“你精神不太好,有黑眼圈。头发是乱的,刚起来吗?不过看你这样子却好象是一夜没睡似的,失眠了吗?”

    “是啊,呃,拙夫亡故,心中悲伤,所以夜不能寐。”

    “你丈夫下葬了吗?”

    “是呀,是呀,前几天下葬的,我苦命的夫君……”菜农媳妇跟在他们身后哽咽道,说话间,眼圈又红了,掏出手绢轻轻拭泪。

    卓然走到正屋门口,回头望着她,道:“我能进去瞧瞧吗?”

    “房间里实在是乱的很,妾身心里难受,也没有收拾,就不进去了吧。”

    卓然道:“没事,我不到你睡房去,我到厨房随便转转。”

    卓然又瞧了她一眼,走了进去。

    这屋子就几间房,主卧房门紧闭着。卓然走到了厨房,扫了一眼。突然,他的眼睛落在了灶台放着的一个捣蒜的擂钵上,擂钵里面有一根鹅蛋粗细的杵石。

    他走过去,取了下来,拿到手里垫了垫。又在鼻子前闻了闻,忽然转头,望向菜农媳妇,道:“这东西,是你用来打死你丈夫的凶器吧?”

    女子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苍白。

    卓然没等她否定,接着说道:“你卧室门紧闭着,里面是不是藏着你的奸夫?”

    女人面如土色,浑身颤抖,瘫在地上。一旁的云燕则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地看着卓然和地上的菜农媳妇。

    卓然提高了声音,对紧闭着的卧室门叫道:“屋里的人出来吧,我是开封府判官。你要不出来,我可进去把你揪出来了。”

    话音刚落,房门便开了,出来一个年轻的男子,神色慌张,上来之后跪倒在地,说:“老爷饶命,不关我的事,我没有杀她丈夫,是她自己打的。她跟我说,她丈夫被人打伤了,但是没有死。她就借机用这杵石狠砸他丈夫的心口和肚子,把人给打死了。以后能跟我做长久夫妻了。”

    菜农媳妇顿时崩溃,哭诉着说:“老爷饶命,妾身知罪。”

    菜农媳妇供述之下,跟那奸夫所说一致。

    云燕很是惊讶,想不到以为充满悬疑的案中案,却被卓然如此轻松破了。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他杀死了丈夫?”

    卓然笑了笑说道:“说实话是凑巧了,来的时候我都没想到是她。可进来之后发现她言辞闪烁,头发有些凌乱,脸上明显的倦意,似乎通宵没睡似的。而且,直接拒绝我们到她卧室查看,又看见她的睡房紧关着门。”

    “奸夫淫妇杀亲夫的事其实并不罕见。而我在她厨房又看见了这杵石,这东西大小跟死者胸口上的瘀伤完全吻合。所以我猜测她肯定是回来的时候发现丈夫重伤躺地,但是没有死,真是天赐良机,于是,借机给她丈夫多打几下,她丈夫因为喉咙受伤,根本无法呼救,就此被她打死了。”

    云燕有些好奇,问那女子:“你为什么不用石头砸他的脑袋呢?那不是更加干脆吗?干嘛只要打他的心口和肚子?”

    那女子哭丧着脸道:“我发现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头上的伤却不重,我怕打他的头,伤势明显,将来会露出马脚,而身上的伤很多,可以把我下手的伤掩饰过去,能蒙混过关,没想到,还是被老爷你们给发现了。”

    云燕冷笑:“看不出来,你居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只可惜你遇到了卓大人。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东京汴梁,大雪纷飞。

    卓然坐在签押房里,望着窗外的飞雪,想到了辽朝,不知辽朝此刻是什么样的景致。

    在大宋朝这么南边的地方,这雪都已经下了这么厚,在辽朝,那连续多年的雪灾是不是更厉害了呢?因为相隔太远,通讯又极不发达,能够得到的消息都是好久前的,而不可能得到最新的消息。婵娟其实也很惦记,可是她回不去,因为辽朝以为她死了,如果知道她还活着,必将掀起轩然大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