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挖坟
    防御使道:“是这样的,就在上个月,我们院子里一个长工在干活的时候看见两个半大的孩子在打架,他出于好意就去劝架。结果劝架的时候两人打得很凶,他使劲把两边拉开,在拉架的过程中,忽然一下就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过不了多久就没气了。赶紧把他抬到郎中那里去,那时候人已经没气了。”

    “因为死了人,所以我就报了官。那时候管知县刚上任,马上派了县尉大人过来查,对尸体进行了检验,两个仵作检验完了之后,说是尸体很正常,并没有任何明显的损伤。那两个打架的也被找到了,但是他们两个都不承认打了我家劝架的长工,而且他身上也没有明显的伤痕,可是他为什么会死,仵作和郎中也都说不清。”

    “那两个孩子倒是承认当时我家长工是为他们俩打架在拉架,是出于好意。所以衙门的县尉大人商议之后,就提出让那两家各出了些烧埋银把长工埋了,赔他家人一些钱,也算是尽人意吧。但是那两家提到银子就不干了,说他们的孩子又没打长工,是他自己无故死了,谁知道他怎么死的,怎么都不愿意掏银子把长工埋了。”

    “我给了他家一笔安葬费,这才把这件事了了,可是我心里觉得有些迷惑,同时又有些憋屈,我家长工好端端的劝架,却招来这样的祸事,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不仅得不到好处,还要自己贴钱办丧事,真是有好心没好报。”

    “不过我几次跟知县老爷和县尉说起这事,他们也很是同情,但是说真没办法,因为从尸检来看,死者身上的确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而那两个孩子又始终不承认打了他,只是他们俩在厮打而已。这样一来,这案子非要判他们赔偿的话,王法上也说不通,我也就只好认了。”

    “我听说卓大人你破案如神,这个事情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我想弄清楚我的这个长工他到底是怎么死的,究竟是他自己突然得病死了,还是被那两个孩子误伤到了。当然,我不大相信两个孩子会直接针对他进行伤害的,毕竟那两只是半大的孩子,真要打起来,他们两个也未必打得过我家长工。我就有些不明白,一个壮劳力,怎么一下平白无故就倒下死了。”

    卓然点点头说:“我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不过调查清楚这件事必须要进行尸体解剖,尸体解剖之后或许就能找到原因。不过我可能要先提醒你,人其实是很复杂的生物,人的机体有很多东西目前我们没办法弄明白。人的死亡有某些原因我们不了解,而且有一小部分的异常死亡查不出什么原因。主要是我们的认知是有限的。所以,我想说的是,有可能解剖完了之后也查不出你家长工到底是怎么死的。”

    防御使愣了愣,说道:“以卓大人如此的能耐,难道也查不出缘由来吗?”

    卓然摇头:“每个人都有能力所不能及的地方,我也不是万能的,有些死亡原因即便是我也查不出来。”

    防御使点头说道:“我明白了,这样的概率不大吧?”

    “当然不大,到目前为止,我遇到的案子还没有说我不能解释死亡原因的。”

    听到这话,防御使顿时精神一振,连声说道:“我说嘛,大家都说你的本是很高强的,在破案方面无人能及,即便是包青天包大人也颇有不如啊,那就请你帮忙查一下吧。”

    卓然说道:“他具体什么时候埋的?离现在有多久了?埋在什么位置?”

    “没多久,就埋在城外的山岗上,我还是花钱给他找了个好地儿。我总想着,他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才去劝架的,没想到却遇到了这种事情,找块好坟地,也算是给他一个安慰。”

    卓然说道:“你最好把当时负责验尸的仵作以及县尉大人都请来,我们一起重验,因为这个涉及到案子的定性问题,可能解剖完之后,找到了什么原因,县尉大人原先的想法就能够得到实现了。”

    防御使赶紧点头说:“这个没问题,我已经想到了,也跟县尉老爷说过了,他说只要需要,直接去找他就行了。”

    当下防御使便派管家去请县尉老爷和当时验尸的仵作,也就是上午检验丁老汉女儿尸首的那个年轻仵作。同时,防御使先陪着卓然带着一些家丁来到了城外,埋葬那长工的地方。

    几个仵作开始挖坟。挖得差不多的时候,县尉和勘验的仵作都到了。那仵作一见到卓然就打了个哆嗦,生怕这次再出什么岔子,诚惶诚恐的陪着笑脸。

    卓然说道:“这次应该与你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这次我需要进行解剖,而衙门没有给尸体进行解剖的硬性要求。既然没有进行过解剖,没有能够发现死亡的真正原因那也怪不到你,因为有相当多的案子如果不进行解剖的话,是根本查不清楚真正的死亡原因的。”

    年轻仵作这才放下心来县尉已经大致知道防御使要请卓然做什么了,陪着笑脸道:“这个案子很是有些蹊跷,我也是无能为力,看来只有卓大人您才能找到原因了。这长工竟然会无缘无故倒地而死,身上又没有伤痕,两个半大的孩子也不可能把他打死,他怎么死的总是费解。”

    卓然没有过多解释,点点头说:“等会开棺验尸再看看吧。”

    防御使已经按照卓然的要求,搬来了两张四方桌作为临时解剖台放在旁边,并铺上了一张席子来放尸体用。

    棺材起出来之后打开,卓然先上前查看,发现棺材里的尸体已经开始**,但是并不严重,这在他意料之中,因为他先前问过防役使,尸体是前不久才安葬的,安装前并没有停留多久,也就两三天就下葬了。

    安放在密封的地下的尸首**速度要比暴露在空气中要缓慢得多,再加上现在是寒冬腊月,当然也就进一步减缓了尸体的**速度。只要尸体没有高度**,甚至液化,很多死亡原因是能查清楚的。

    卓然让仵作小心地把尸首抬出来,放在桌子上,用剪刀剪开了衣服,大致检查了尸体的体表,果然没有发现明显的伤痕。死者面部青紫肿胀,这个一定程度是由于**导致的,当然也不排除窒息死亡导致的尸体面部出现肿胀变化。

    卓然用手术刀剖开了死者的胸腹,一股臭气散发出来,两边的仵作都捏着鼻子往后退,那年轻的仵作也想退,可是他不敢,因为身后县尉正恶狠狠地盯着他,如果这件事他不表现好,上午的事县尉还要找他算账的。那可是错案,主要原因就是他把正常死亡认定成了谋杀。这次必须要表现的好一些,才能缓解县尉对他的恼怒,不然他可没好日子过。

    所以他强忍着往后退的冲动,趴在桌边瞧着。

    卓然点点头,一个仵作,必须要有这样的精神,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好的仵作。

    卓然先检查了死者的心和肺,这是他要重点检查的,因为死者的面部有青紫肿胀,排除死者**的原因之外,有可能是窒息。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并没有人掐他的脖子或者捂他的嘴巴之类的,那就有可能是内窒息,——也就是体内呼吸系统出现障碍,导致他无法呼吸,而出现窒息死亡,这种情况必须检查他的肺部等内脏。

    检查发现,内脏基本还没有明显**,在心和肺浆膜下有出血斑点。而心血暗沉紫红色,两肺淤血水肿。

    看到这些,卓然已经断定死者是某种原因导致的呼吸道闭塞,内窒息死亡的了。而导致他呼吸道闭塞的肯定是在气管和气道支气管。卓然解剖开了死者的支气管和小支气管。

    气管打开之后,卓然点点头,果然跟判断一样,——气管中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沫和食糜状物。正是这些东西堵塞了气管,使得呼吸没办法进行,从而引起了窒息。

    不过卓然并没有着急着作出判断,他要完成整个解剖。只有全面的解剖才可能确定最终的死因,而不至于以偏概全。

    经过进一步解剖,死者的心、肝、脾、胰、肾、肾上腺和胃肠都没有发现明显损伤和病理性改变。他便把县尉和仵作都叫了过来。

    几个人捏着鼻子,强忍着反胃,因为卓然要跟他们解释到底是怎么死的,同时也让他们逐渐习惯解剖这种正常的法医检验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