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驴的主人
    董氏气的将手里的蓝布包裹狠狠砸在了他身上,说道:“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给我买的,全部还给你,他回家要是发现了可解释不了,咱们只能抵死不认,他也奈何不得。”

    “那孩子怎么办?”

    “我去找稳婆,我听说她有个药能把孩子打下来,想办法今晚上就做掉,没有了孩子就没有了罪证,他又能怎么样?”

    轿夫一下就坐了起来,说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主意好,快快,你快去找稳婆,多塞些钱给她,让她想办法,一定要用猛药,今晚上就把肚子里的东西打下来。反正判官老爷今晚上还要呆在这,在防御使老爷那喝酒,明日一早才回开封去。就把人放了,他只怕也得明天晚上才能回来,如果还需要办些什么手续之类的,就更要耽搁两三天,这样就缓过劲来了。”

    董氏点头道:“只能这样了,再不济我回娘家一趟,因为打掉孩子肯定身子都垮了,他只怕会看出端倪。我回娘家住几天,等身子养好了我再回来,装着不知道的样子。”

    轿夫现在只想赶紧从这麻烦事中脱身,明哲保身,最好是让董氏走的远远的,再别回来为好,听她这么说,赶紧道:“好好,你快回娘家去,呆他个一年半载的,就说跟他过不下去,怕被他杀了,让你爹娘去找他,让他休妻,以后咱们不就还可以在一起吗?”

    董氏狠狠啐了他一口,说道:“你就嘴巴上那点功夫,真要到事头,什么时候见你有个主意。我现在才算看清楚,我当初怎么瞎了眼,非要找你这么个窝囊废,我守着我男人吃香的喝辣的,指不定他还能做官呢,跟着你一辈子只能受穷,现在他回来了,你也再别来找我!”

    说罢,董氏转身朝着巷子口跑去了。

    轿夫站起身,抓着那个蓝布包,望着董氏跑出了小巷,他目光收回,望在怀里的蓝布包上,只觉得心里憋屈。将那蓝布包狠狠一下砸在了墙角的一块石头上,蓝布被扯碎了,里面廉价的簪子手镯洒了出来,落在了被踩的满是泥泞的雪地上。

    ……………………

    朱小吏放出来了。

    他站在开封府衙门的台阶上,抬头看了看天,阴沉沉的,一阵寒风吹来,扬起了地上的碎雪在空中飞舞,迷住了他的眼睛。他抬头抬手揉了揉,总觉得恍若隔世,原以为这条命已经死定了,却不料竟然又活了过来,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真是让他欣喜若狂。

    刚才判官老爷告诉他,他杀人罪证据不足,无罪释放。他还没从那一刻那种全身都要炸开一般的狂喜中清醒过来,他甚至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在轻轻的发颤。

    他抬起手,手上有一纸公文,是证明他的案子证据不足,他获无罪释放的证明,这文书能证明他不是逃出来的。他一直将那张证明紧紧的攥在手心里,甚至都不敢将它揣到怀里,好像担心揣到怀里之后,再伸手进去就找不到了,又要被关入大牢似的。

    他在大牢中已经蹲了好几个月了,这几个月里,他每天都做噩梦,梦见自己被刽子手一刀将脑袋砍下来,脑袋在地上滚,感觉到天地也在滚。停下来,面却朝地,什么都看不见,也呼吸不过来。

    他还梦见自己被吊在绞刑架上,可是绳索勒着脖子,一直勒着,却怎么都勒不死,那种窒息的可怕让他在梦萦中都能惊出一身的冷汗,而现在再也不用担心上刑场了,他已经是无罪之人了。

    他回头望了一眼衙门,此刻已经黄昏,他看见了衙门的门房用冷漠的眼睛在瞧着他,他赶紧赔了个笑脸,小心地踩着结了冰的青石板阶梯,走下了衙门的台阶,到了街上。

    到了这里,他才赶紧将手里的那张释放证明折好了,贴身放着,用手拍了拍。

    他就算找到车,要赶回封丘县还有半天的路呢,而现在,去封丘的车只怕已经没有了,除非自己雇一辆车,但是他手里没钱。他住进大牢之后就没有人来看他,包括他的新婚妻子,也不过是在最初两天来看过,以后就再没见过她。他带到大牢里的钱早就花光了。

    在衙门大牢里,如果自己不掏钱,衙门的饭菜那是连猪狗都不愿意吃的,没办法入口,而且还要干很重的活。就他这小身板,根本经受不了的。好在他是个孤儿,上无父母供养,下无弟妹抚育,自己挣钱自己花,所以挣了一些银子,才娶了这么个水灵的媳妇,还剩下些钱。

    他入狱的时候,曾经跟牢头说了,让他们去找自己媳妇要些银子,他也亲笔写了信。这种信衙门的牢头是很愿意去送的,因为多少会有好处。而且帮犯人要回钱,犯人总是要交给他们保管的,要买什么也是由他们去买,中间还可以吞没一些。

    然而牢头回来满脸怒容,将那信砸在了他的脸上,告诉他说,他媳妇说了,人都要死了,干嘛还要浪费钱?那些钱已经赔给了他前妻的家人,家里连一文钱都找不出来了,连他媳妇都还是娘家给钱才能够活下来呢,哪还有钱供他在大牢里头花。

    这番话把朱小吏气的要吐血,但他却无可奈何,那以后,他只能跟那些没有钱的犯人一样,整天做活,吃着猪狗不如的食物,勉强吊着命,幸亏他能写些字,文笔不错,给那些犯人们写写书信,勉强换几文钱,还能稍稍过得好一点。

    想起在牢里的日子,简直不堪回首。

    以往在衙门,他是书吏,大牢也没少去,也见过那些可怜的囚犯遭受的罪,却不曾想有朝一日,自己也来受这份罪了,好在都过去了,他现在只想早点回去。他要去瞧瞧他的长得跟狐狸一样狐媚的媳妇。——这几个月在大牢里,他一旦有了空闲,想的就是媳妇。

    虽然媳妇对他可谓恩断意决,不肯给他钱,他开始的时候很是气恼,可是后来时间久了,他也就平静下来,反而主动为媳妇去着想,或许媳妇说的是真的,家里的钱都赔给了原来的岳父。他知道岳父那个老头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不拿出大把的钱,他只怕不会就这么罢休的。

    正因为如此,又加上新婚,所以这几个月过去之后,他发现他已经不恨他的媳妇了,反而格外想念她,想早点回去见到她,重新抱着她温暖的身子温存,过小日子。

    想着媳妇的温柔,朱小吏一下来了精神,他一定要回去钻进媳妇那温暖的被子里,在这寒冬腊月,那才是人过的日子。不管怎么样,哪怕乘坐牛车到封丘县,在衙门找个朋友借点钱,先把路费给付了。

    他相信这没问题,他既然已经无罪释放,那就是说衙门的那份差事仍然是他的,只要能回到衙门,有了薪水,一切又都会好起来的。

    朱小吏快步来到了距离衙门不远的一处客栈,这地方是这一带租赁牛车驴车最主要的聚集地,朱小吏以前也在这里坐过车。

    到了客栈,果然院子里停着一匹匹的驴和牛车。——牛车要比驴慢,而且还比较贵,牛车其实主要是用来运货的,而驴车才是人主要的骑行工具。

    他很快谈妥了租一头驴,驴的主人是个年轻小伙子,必须是这样的人脚底下才有劲,才能牵着驴跑还不耽搁功夫。

    跟驴的主人说了,到了封丘县再付钱,还说了自己的身份,那人见他穿着布袍,样子倒是斯文,也不怕他跑,于是也想做成这笔生意,因为朱小吏着急着回家,所以他给的钱还比较高的,牵驴的也就答应了。

    骑上毛驴赶紧出城,在城门关闭之前他们赶出了城,一直往封丘而去。

    牵驴的大汉脚程倒快,几乎是小跑着往前走。朱小吏坐在驴上,被寒风吹得缩头缩脑的,可是没办法,他没钱雇马车,更没钱雇轿子,只能挨冻坐着驴了。

    牵驴的不时跟他说话,好像不说话就会打瞌睡似的,朱小吏倒还是有些兴趣,因为对方问的大多是衙门的一些事,往往只有衙门的人才答得上来,这让朱小吏着实有些成就感。

    说到家人,牵驴的问他怎么那么晚往回赶?朱小吏没说自己被关到大牢呆了好几个月才放出来,而是随口编着谎话,说自己出公差好几个月,想念媳妇,赶紧回去看看,所以连夜往回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