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凑热闹
    卓然走到了门外,对脸色苍白的望着他的管知县说:“死者死因是外伤导致的皮下脂肪组织形成液化游离,脂肪大量进入血液循环堵塞了肺脏,引起心衰死亡,所以导致死亡的直接原因是他的后背、臀部、大腿等处的大面积钝器外伤。从伤痕面积来看,杖责和双截棍的伤害程度都差不多。所以两者责任相当,各承担一半。”

    卓然说完,旁边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人,拱手道:“卑职乃是本县监察御史,刚才卓大人检验尸体的整个过程卑职看到了,检验结果卑职也听明白了,卓大人能够如此详细准确的找出死亡结果,并确定两种伤害的责任,在下发自内心的感到佩服。”

    卓然拱了拱手说道:“份内之事,不必客气。具体如何处理,由你们御史台确定吧。”

    监察御史沉吟片刻,道:“卓大人已经说了,死者身上的伤有两种,其中只有一半是杖责造成,也就是说对轿夫的死亡只承担一半的罪责。而知县大人按照刑律是可以对人犯实施杖刑逼供的,依律每日可以行杖刑一百。他总共杖刑一百六十。因为只承担一半的罪责,所以只能算八十。单日杖责八十,并没有超过刑律的限定。所以,知县的行为不属于失职。卑职决定对此事不予上报弹劾。”

    卓然一听,很有些吃惊,还有这样的算法?不过这宋朝的律法自己还真是搞不懂,既然监察御史当众这么说了,应该就是这样算的,不然他不可能当众说出来,被人抓把柄吧。

    管知县原以为已经山穷水复,却突然间柳暗花明,出现了生机一片。欣喜不已,躬身对监察御史道:“多谢!多谢大人!”

    监察御史却摆手道:“谈不上谢,理应如此。不过,尽管不算失职,但年终这政绩上还是要记载一笔的。多少会有些影响。”

    “那是应当的。”管知县嘿嘿笑着,只影响政绩,不至于丢官罢职甚至入罪,这已经是天大的转折了,他兴奋地笑着,又转身,冲着卓然一躬到地,“多谢卓大人,若不是卓大人分清罪责,证明卑职只用承担一半罪责,如何会有这等结果。大人恩德,卑职铭刻在心!”

    卓然有些尴尬,摆手道:“我也是就事论事。这个……,如果没有其他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那我就赶回去了。那边公务繁忙,耽搁不得。”

    管知县坚决要求卓然留下一晚,吃了饭再回去,毕竟检验尸体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管知县眼见卓然沉吟不语,犹豫不决,赶紧朝旁边跟着的朱小吏使眼色,让他帮忙说说。在管知县看来,朱小吏跟卓然肯定是有某种关系,由他来出面劝说,或许能够达到目的。

    朱小吏只好硬着头皮,陪着笑躬身拱手道:“判官老爷,要不你就再留一天吧,我们封丘人杰地灵,有不少风景名胜,有很多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倒不如趁这半天,小的陪你去游玩逛逛,晚上知县老爷要聊表谢意,吃了酒,明日一早再回去。”

    卓然听他这么说,用手指点了点他,说道:“若不是你说的那些话,我其实是不想来的,你现在又拿这些话来哄我。那好,那你说说看,你们封丘都有什么好地方值得我去啊?”

    卓然这话说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听在管知县他们的耳中,俨然就成了朱小吏与他还真有些什么关系了,以至于卓然看在朱小吏的话的份上才到这来的。他却不知道卓然指的是别的事情,所以管知县一个劲朝朱小吏点头,示意他继续鼓动。

    朱小吏只好硬着头皮,又接着说道:“我们封丘名胜古迹很多,当然,最值得去的就是陈桥了。太祖皇上在陈桥驿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开创我大宋万代基业,便是在此。所以到这里来的官员基本上都要去那凭吊一番,听说去哪儿之后,回去官运亨通,有太祖皇帝庇护呢。”

    卓然听了哈哈大笑,众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其实当地并没有这个说法,只是朱小吏随口编的。不过编的倒是像模像样,而且很有诱惑力,连管知县也都信了,毕竟他刚来不久,对这县还不是很了解。当下连连点头,说道:“是呀,是呀,卓大人若是到陈桥去转上一转,看看当年高祖皇帝起兵的地方,将来一定会飞黄腾达的。”

    说这话不能说得太过,因为人家宋太祖是黄袍加身,做了皇上,其他官员自然没有那个命。

    卓然接着说道:“官运亨通不亨通的我倒没什么兴趣,还有没有其他的有意思的地方?”

    朱小吏愣了一下,如果连当官都没兴趣的话,那还有什么能让对方感兴趣呢?好在脑袋转的快,先前自己之所以能说动卓然回来到封丘来,主要是用了神秘诡异这四个字,当时觉得自己家出现的死了六天的女人是一件诡异的事,可是在卓然慧眼金睛之下,一下就识别不是什么鬼,的确就是他死去的妻子,只是因为服了毒药,而提前出现了**巨人观而已,仵作时间推断错误了,才导致这么多诡异的结果。那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诡异的事呢?

    朱小吏从小在封丘长大,对封丘的各种传说故事都了如指掌。脑袋里这么一搜索,立刻想到的确有这么一个传说,赶紧说道:“判官老爷,还有一件事很是蹊跷,就在我们县城东北的青堆村,那里有一片地方从来没人敢进去,因为经常有人在夜半看见那里有人影出没,但是仔细看又不见了。那些人都是披头散发,穿着兽皮,拿着石头石斧。”

    “曾经有人在那儿挖地,准备种庄稼,结果挖出了很多骨头,还有各种很古旧的陶器陶罐,用绳子绑着的石片等等,只怕就是那些人用的东西。——那些神秘的人也不知道是野人还是鬼魂,村里的人过那儿都要绕着走,都不敢进去呢,你老人家要不去瞧瞧?”

    卓然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说道:“果真如此?”

    那地方当然没有朱小吏说的那么悬,但是的确曾经有人看见穿着兽皮的人出没,倒不是有很多人目击,只有那么几个而已。而且很多都是喝醉的情况下路过那儿,所以大家都认为是醉鬼的话,并没有多少人去在意,也没有太多人知道有这么回事。特别是新来的管知县,当然更不可能知道,还以为当真有这么一个诡异神奇的地方。

    管知县见到卓然对这消息如此感兴趣,顿时来了精神,也不管是不是真的,一副神秘的样子说道:“的确如此,卑职刚到就听说了,只是卑职胆子小,从来没敢去那里看过。卓大人白日里去瞧瞧倒也可以,只是夜晚还是不要去了,安全为上。”

    他知道,越是自己这么说,越能够勾起卓然的兴趣,卓然这种年轻人,最喜欢的就是刺激。果然,卓然摆摆手说:“这地方,越是晚上那才越有意思,不过白天先去看看,摸清了情况,夜里再去探个究竟。”

    “但卑职已在夜里备下了酒水,要与卓大人把酒言欢呢。”

    “咱们把酒宴摆到黄堆村那片古怪的地里去,在月夜下喝酒岂不爽快?哈哈哈。”

    卓然这话让管知县顿时脸上变色,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卓然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说道:“开个玩笑,哪能让你们陪我去发疯,放心吧,酒宴照常喝,喝完之后,我若还有兴趣,在去哪逛逛,没兴趣就回去睡觉。这种山野传说听听也就罢了,不用当真的,不过去瞧瞧倒也不错。既然这样,我就明儿上午再走,叨扰各位了。”

    监察御史也着实想跟卓然结实,听卓然这么说,第一个叫好。管知县更是以卓然马首是瞻。

    于是卓然先回驿站稍洗漱,换身衣裳。

    他把这事告诉云燕之后,云燕当然要凑热闹的,于是云燕带着几个捕快,在朱小吏的陪同下前往陈桥驿,去看看当年宋太祖骑兵黄袍加身的地方。

    卓然的兴趣其实不在这儿,这种地方到此一游也就可以了,没有什么可以赏玩的,所以转了一圈便催着要去黄堆村,那里才是他真正有兴趣的地方。他们策马来到黄堆村,远远的看见一片荒丘,高低起伏,挖了一个个的坑,但是都不深,有些残垣断壁和破碎的瓦片。

    管知县已经把这村子的村正叫来了。

    这村正倒是自小在这黄堆村长大的,对环境很是熟悉。村正知道来的是开封府的判官,手持尚方宝剑的主,当然刻意巴结,陪着笑脸,眉飞色舞地说起了他们村的历史。不过说来说去,无非就是一些哪朝哪代出了哪个当官的,以及出了几个鸿儒,几个进士举人,出了什么样的贞洁烈妇之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