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以死谢罪
    他对自己的这老岳父不冷不热的,也难怪,就是因为老岳父到处告他,说是他杀死了自己女儿,这才把他投进大牢关了好几个月。

    丁老汉叹了口气,说道:“你好歹跟我女儿夫妻一场,你是我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我来找你,为了我女儿的事情,我从中午就等着,这天寒地冻的,到现在连饭都没吃。你难道就不能让老汉喝口热汤,找个地方坐下再慢慢问吗”

    朱小吏淡淡道:“我又没有拦着不让你吃东西,你自己饿了冷了却怪我照顾不周你自己要等在这街边风口上,为什么不到对面的小吃铺去吃东西,烤火取暖,你不会连这点钱都没有吧”

    卓然皱了皱眉对朱小吏说道:“不要这样说话,他好歹曾经是你的岳丈。虽说你的前妻从目前证据显示不是你杀的,但是她毕竟是你的妻子。他既然有话跟你说,你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吃个饭慢慢聊。今天的酒席你就不要参加了,好好陪陪老人家吧,也怪可怜的,他女儿不清不楚的就这么死了,换成谁,谁也想不通的。”

    听到卓然这话,丁老汉昏花的老眼噙满了泪水,干瘪的嘴唇哆嗦着,拱着手,却说不出话来。

    卓然知道,实际上很多告状,其实是因为没有得到耐心的解释,人性化的关怀,揣着一口气才到处去告状的。只要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耐心倾听,耐心解释,其实很多的告状都是能够得到和平化解的。

    卓然以上官的身份,只不过这么人性化的几句宽慰的话,就已经让丁老汉感动不已。也难怪,在宋朝,官就是天,老百姓无论如何也不敢对抗天,除非官逼民反。

    管知县送卓然先到驿站的,听了这话,连连点头赞叹,对朱小吏和颜悦色的说道:“卓大人说的没错,你该好好宽慰一下老人家,他也不容易,听听他有什么想法,回头跟卓大人禀报,能帮的我们一定全力帮老人家。”

    朱小吏赶紧躬身一礼说道:“是,是,小人知道了。”随后对丁老汉拱拱手说道:“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吃饭,我请你喝酒。”

    “不在外面吃。”丁老汉摇头道,“就打两个菜,沽一壶酒,到你家去吃去。那是我女儿跟你生活的地方,到了那里,我才能感觉到她在我身边,也才吃得香,这话也才说的出口。”

    不知怎么的,朱小吏听了这话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晃了晃脑袋,想把这种感觉赶跑,点头道:“这样也好,那咱们走吧,就在咱家小巷口,那有个饭馆,里面的菜不错。有时娘子累了不想做饭,我们便是去那儿打回家去吃的。”

    当下丁老汉对卓然和管知县都躬身施了一礼,跟着朱小吏迈步往他家走去。

    两人到了巷口那饭馆前,里面人可不少,这时候正是吃饭的点。掌柜的跟朱小吏倒是熟客。见到他便招呼道:“是你呀,你放出来之后可还没到我这儿吃过饭呢,怎么,今天带着人一起来吃饭啊”

    朱小吏陪着笑说道:“打个菜回去家里吃,这太冷了,而且你这人客太多,吵吵闹闹的说话也听不清楚。”

    随后点了两个菜,一荤一素,再加一碟毛豆下酒的,又直接在他的饭馆拎了一坛子的酒。菜肴很快做好了,用个竹篮子装着,付了钱,一边一个提着,招呼蹲在门口等着的丁老汉往家走。

    回到自家院子,进了屋,丁老汉便闻到一种淡淡的尸臭味。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整个床单被褥也全都换了,原先的都烧掉了,却还是没办法把这味道完全消散,这是让朱小吏很恼火的地方。

    他甚至想,怀里已经揣了五两黄金,用这钱倒是可以买个新的宅院,即使不大,够一家三口住就可以了,再把这处宅院卖掉。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再说了,这钱拿来买房子,可就没钱娶媳妇了,相比之下,他更倾向于后者,有了媳妇才有家的感觉。

    朱小吏白天打的地铺还来不及卷起来,他一个人在家,又不是个勤快人,所以起床之后扔在地上没管。回来才发现这尴尬,赶紧将饭菜放了,过去要卷地铺。

    没想到丁老汉却说道:“你把饭菜摆上,我来帮你卷。”

    朱小吏不尽愣了一下,丁老汉却已经开始卷起铺盖来了,他只好赶紧拿来碗筷,把饭菜拿出来摆好。这时丁老汉已经把地铺卷好,抱着正要往屋里走,朱小吏却忙说道:“别放进去,就放到屋脚就行了,大晚上还要睡呢。”

    丁老汉点点头,走回来,把铺盖卷放在地上,又回头望了一眼那屋子,走到小桌旁坐下说道:“我听说你新娶的媳妇死了,是跟人私通,为了打掉孩子,吃药给毒死了的。她的奸夫也因为受刑不过,被打死了”

    朱小吏瓮声瓮气的说道:“你老人家不会是来看我笑话的吧,觉得我是罪有应得”

    丁老汉自己抱着酒坛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说道:“你觉得我丁老汉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吗虽然我恨你,因为我始终觉得是你杀了我女儿,可是我是讲道理的人,如果我女儿真不是你杀的,那我没有必要去害你。”

    朱小吏很生气:“可是判官老爷都说了,你女儿真不是我杀的,连卓判官的话都不相信吗他可是包青天包大人向皇上保健的人,又是皇上赐了尚方宝剑,奉旨查案的。”

    丁老汉摇摇头说:“我不管他是谁,我只相信我的感觉,到现在我也觉得是你杀了我女儿。”

    朱小吏一下站了起来,说道:“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你该不会来找我吵架,甚至要杀我给你女儿报仇的吧你女儿真不是我杀的!”

    “可是你自己承认了的啊!官老爷都没有动刑你就承认了,为什么”

    朱小吏哑口无言,闷了半晌,一屁股坐下,嘟哝道:“我有我的原因。没必要告诉你。反正你女儿不是我杀的。”

    “我可以相信你,但你需要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承认杀了我的女儿这个结解不开,我始终觉得就是你杀了我女儿。”

    “你爱咋想就咋想。”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

    过了片刻,丁老汉叹了口气,道:“其实,今天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做笔交易,——你如果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承认杀了我女儿,我就告诉你我女儿死之前头一天跟我说的一句话。因为我心里这个结解不开,虽然我也知道卓然判官断案如神,如果真的有证据证明是你杀了人,他不会放纵你的,我也不相信判官老爷会徇私情私放死囚。可是我就是迈不过这个坎,因为是你自己承认你杀了我女儿的,我想知道原因。”

    朱小吏楞一下,说道:“我娘子死之前一天跟你说过话她说了什么”

    “你先告诉我原因,我就告诉你她说的这句话。因为只有你把我心里这个疙瘩解开了,我告诉你这句话才有意义,不然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朱小吏犹豫片刻,终于点点头,道:“那好,那我告诉你。其实,我承认我杀了她,是因为我想以死谢罪…”

    “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娘子是因为我才死的。——我说的是她因为我而死,而不是我杀了他…”

    丁老汉着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个明白啊!”

    朱小吏长叹一声,悲切道:“她死的那天晚上,大概也是这个时辰,我回到家,她在床上躺着,说她肚子痛。”

    “那天白天,刚好刑房的司房没事找事把我骂了一顿,我窝了一肚子火,回到家看到她居然没做饭,虽然她说肚子痛,可是我根本没在意。我就狠狠骂了她一顿,说到最后,我还说她是个废物,嫁给我这么久,连个蛋都生不出来,存心想让我朱家绝后。”

    “我记得当时我骂的很恶毒,她一直在床上哭,我越骂心头越气,直接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狠狠扯下了床,她的头就这样撞在了地上,我听到咚的一声。我想肯定撞得很厉害,她就蜷缩在地上,用手捂着头,接着呼呼地哭。”

    “但那时候我根本已经被气疯了,便出去了,我跑去找了几个狐朋狗友喝了一晚上花酒,第二天快天亮我才回来。进家门才发现她已经死了。我去叫郎中来,郎中看过说她早就已经死了,身体都僵硬了。我当时就觉得,就是因为她生病了,我没有送她去找郎中,反而抛下她,以至于她病死了,这是我的罪过。”

    “更有可能是,我抓她头发扯下床,让她的头撞在地上那一下撞出毛病了,仵作不是查验过她脑袋有一道裂纹吗,我就联想到了这一点。所以知县把我抓起来之后,我就承认了,开始的时候我说的是实话,说我扯她头发摔在床下撞到脑袋死的。可是知县不相信,说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撞死肯定是我用棍棒之类的猛击她头部才将她打死的,因为裂纹在头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