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枯井
    他继续讷讷地说道:“我当真是万念俱焚,也不想活了,因为我觉得我太愧对娘子,说不定她就是被我害死的,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我害死了她,就让我替她赔命吧,因此我就全都承认了。后来直到卓大人开棺验尸,说了那不可能是殴打导致的裂痕,而是尸体原本就有的,跟外伤有本质的区别,我才相信她其实不是被我打死的,我是无辜的。虽然我抛下她是我的错,可是这几个月我也想明白了,这几个月的苦就算我赎罪吧。”

    丁大叔呆呆的坐在那里,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过了良久他才吸了吸鼻子,用手掌擦了擦浑浊的眼泪,说道:“我相信你的话。”

    “那你可以告诉我,我娘子到底留下了什么话吗”

    丁老汉又吸了吸鼻子才痛苦的说道:“她告诉我说,如果有一天她死了,都是为了她的夫君。”

    “她是为了我而死的这话什么意思”

    丁老汉痛苦的摇着头说:“那天她回娘家吃饭,还要跟我喝酒,她酒量不好,很快就喝醉了。睡觉之前她跟我说了这句话,当时我觉得奇怪,就问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她却一个劲的反胃,蹲在院子里呕吐去了。我忙着照顾她,把这件事给忘了。”

    “后来虽然想起来了,但以为她是喝醉酒了随口说的,直到两天后,我得知她的死讯才想起这件事来。当时你说我女儿是病死的,我不相信,因为她的身体一直很好,从来没有什么病。而且她跟我说了这句话,我觉得她的话可以做两个解释,一个,她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死的,另一个,她是被你害死的。”

    “当时我心里就很有疑虑,但是我不敢肯定。可是没想到,我女儿才死了一个月你就娶了你后面这娘子,我马上就联想到了女儿的这句话,立刻认定她说的是第二种意思,就是被你害的,你杀了她就是为了娶后面的新媳妇,所以我才执着的到处告状。但是我在知道卓大人开棺验尸,女儿头上的伤并不是被人打的,而是天生如此之后,最开始我是怀疑卓然判官的判断的。”

    “可是我后来了解到卓判官是个正直的人,连包拯包青天都很赞赏他,说他判案不会错,所以我相信卓大人的判断是公正的了。于是我就重新审视了女儿的这句话,逐渐我开始觉得,她会不会是说另一种解释,也就是说,她是为了保护你才死的,会不会有这种可能”

    “我一定要找到杀死我女儿的凶手,我坚信她不是病死的,肯定有人害她。前面那种可能性排除之后,就只剩后面这种可能性了,可是我找不到凶手。我听说这两天县太爷一直让你陪着卓大人,你在他身边,有跟他说话的机会,你把这件事告诉他,看看他能不能帮忙查清楚我女儿的真正死因。她毕竟也是你娘子,你难道就不想为她报仇”

    朱小吏愣了,慢慢将拳头攥紧,说道:“岳父,我觉得你说的很有可能,可是到底是谁要害我们呢,她所说的为了我才去死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明白,所以今天来找你,就是让你好好回忆一下,到底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她去死来保全你们的安全的”

    朱小吏皱着眉,低头思索,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头绪,苦笑道:“岳父你是知道的,我在衙门里是个老实人,从来没有得罪过谁,也没跟谁结过仇,我真的想不到会是谁要对我们如此仇恨。”

    “你跟我一样也不擅长破案,这种事情不是你想就能想明白的,不过你心里要有这样事。慢慢想,想到什么就跟卓大人说,凭他的本事,应该能找到真凶的。”

    朱小吏点点头,说道:“多谢岳丈,虽然娘子她已经不在了,可是你永远是我的岳父大人。你要是不嫌弃,以后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对你,给你养老送终。”

    丁老汉笑了笑,摆摆手说:“我不是图这个,我也不缺这个,你迟早还会另外娶一房媳妇的,这都没关系,该娶还要娶。男人嘛,续弦很正常,等你有了新的岳丈,把我抛到脑后就行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为你的娘子,我的闺女报仇雪恨,如果这件事达不到,我就算死也不会闭上眼的。”

    朱小吏郑重点头说:“我一定好好求卓大人,把这件事告诉他,让他务必找到真凶,替娘子报仇。”

    “好,正事说完了,剩下咱们翁婿两人便好好喝一顿。以前我闺女在的时候,我们还能够有机会经常在一起饮酒,之后就再没喝过,今日咱们不醉不归。”

    两人推杯换盏喝了起来,都尽量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只说一些高兴的。喝着酒,渐渐的便把那些伤心往事抛到一边,越喝越高兴,喝到深夜时,那一大坛酒竟然被他们两个都喝光了。两人都喝醉了,丁老汉站起身,摇摇晃晃往外走,说道:“行了,我回去了,你也睡吧,明日还要上衙,记着把先前说的事告诉卓大人。”

    朱小吏醉醺醺的一直把丁老汉送到了院子外,目送他远去之后,这才关门回去睡觉。

    他把地铺打好,衣服都没有脱便一头倒在铺盖上呼呼大睡起来。

    半夜。

    他被呛醒过来了,喘不过气来,睁开眼,发现屋里满都是浓烟,通往里屋的门帘和窗户纸都已经燃起熊熊烈火。他吓坏了,一骨碌爬起来,虽然之前喝得很醉,有些站不稳,但是在死神威胁面前,一时间还是有了求生的**。

    朱小吏立刻冲向门口,想要拉开房门,他这时才发现房门被人从外面拴上,根本拉不开。火焰已经烧了起来,连窗棂都被烧着了。他本来想从窗户翻出去的,可是火势逼人,根本没办法靠近。

    他情急之下将铺盖裹在头上,将头包住,将方桌推到了窗户下,跳到方桌上,用脚猛踢窗户。炽热的火焰炙烤着他,被子已经散了,他感觉到火焰在烧灼着他的脑袋和后背。朱小吏顾不得其他了,要是被困在屋里就死定了。

    窗户很结实,他用力踢了几脚却没能踢开,被子已经被烧穿,后背剧烈的疼痛让他再也无法坚持。于是转身从方桌上跳了下来,扔掉了披在头上的被子,他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燃起来了,火焰更大,他踉跄着后退,一下摔在了地上。

    就听咣当一声,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上,听到声音,他这才想起是那个空酒坛子。顿时心头一喜,他现在已经根本睁不开眼,只能闭上眼,弯腰抓住了空坛子,在浓烟中摸索着来到门后的水缸,这里还有半缸水。他先把脑袋伸进去,贴近水面,这里烟要少一些,他还能喘上几口气。 朱小吏深吸了几口气,屏住呼吸,舀了半坛子的凉水,朝着火焰最炽热的方向泼了过去。就听哗的一声,似乎火小了些,他又泼了几下,一坛子水泼完了,但他睁不开眼,看不见火的方向。他又舀了一坛水过来,再接着泼,这下却没破到火上。

    火焰在浓烟之后透出的炽热烘烤着他,他不知道房顶是不是已经烧穿了。这坛水很快就泼完了,他又去打水,这才发现水缸里的水几乎已经见底了,只舀了半坛子的水出来,这已经是最后的水了。他提着水桶不知道该往哪里泼,只好强行睁开了眼。

    睁着火辣辣的眼睛,他隐隐约约看见了前面的窗户,不由心头一动,立刻将酒坛子抡了起来,举在头顶,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窗户狠狠砸了过去。

    酒坛原本就很沉重,再加上里面半坛子水,撞击力远远大于他的脚力。他先前用脚踢过的窗户,现在再被这酒坛一砸,就听咔嚓一声,终于被砸碎了,出现了一个窟窿。

    而刚才他泼出去的水把窗户边的火给泼熄了,但是门框和房梁上的火却越来越大,窗户处相对要小一些了。他立刻爬上了方桌,从那破碎的窟窿钻了出去,一下摔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外头有人高声叫:“朱小吏,你们家失火了”

    他听声音听出是王大叔的,紧接着又传来了另外一边邻居刘老太儿子的尖叫:“走水了,走水了,快来救火呀。”

    乱七八糟的叫喊声在街巷里响了起来,朱小吏趴在地上往前爬,爬出来老大一截,这才喘着气回头看。只见房子冒着烟,但是还没被烧穿,因为房顶上都是白雪,堆得很厚,在火焰的烧灼之下,那些雪自然融化成水,便把烧上来的火给浇熄了,这才确保没有那么快烧穿房子。但那也是迟早的事,因为火势持续,房子浓烟滚滚,不时有暗红色的火焰从窗户冒出来。

    这时,院门口传来了砸门的声音,外面有人高叫着:“快开门呀,我们来救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