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遇鬼
    第402章遇鬼

    朱小吏这才踉踉跄跄跑过去,把门栓打开了,外面的人都冲了进来,拿着水桶,拿着扫帚,提着一桶桶水冲到窗户边往里泼,有人冲到门前叫道:“你的门怎么栓上了快打开,我们冲进去救火,要是把房顶烧穿就完了。”

    听声音,这是邻居王大叔,朱小吏赶紧冲上去,王大叔却已经将锁着的门扯开了,一脚踢开了门,提着水桶冲了进去。其他人也跟着鱼贯而入,冲进了屋里,各自将手里水桶里的水朝着火焰泼去。

    当真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古代城池房舍大都是一户挨着一户,差不多都是木房,一旦失火,一烧便是一大片,因此一旦发现有人家失火了,左邻右舍的人绝对都会自发的冲来救火的。不仅仅是仗义,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救他们自己,否则火势蔓延开去,他们的家同样难逃劫难。

    好在这场大火被发现的及时,参加救火的人又很多,齐心协力之下,很快便将火给泼灭了。王大叔等人才舒了口气,王大婶指着朱小吏埋怨道:“你这是咋回事怎么就把火给点了要是烧起来,大家可都得完蛋。这马上就要过年了,要是被烧了个干净,这年就别指望过了。”

    左邻右舍都纷纷说着,有的抱怨,有的庆幸,只有朱小吏呆呆的坐在那儿,傻傻的望着屋子,似乎已经被差点被烧死的可怕给吓着了,一直没有回过神来。

    左邻右舍见他傻呆呆的样子,似乎被吓傻了,也就不忍心再说什么抱怨的话,各自离开回去了。王大叔也在屋里四处查看了一下,没有在发现明火,叮嘱了两句,跟着王大婶回家去了。

    朱小吏感到头皮和左肩膀火辣辣的痛,头发已经烧去了一小半,头皮也烧伤了,肩膀也受伤了。但是他没有去医馆,而是将院门拉上,上了锁,踉跄着往前走去,他去的方向却是卓然所在的驿站。

    这么一折腾,已经是后半夜了,但是附近很多人都被这场火给惊醒了,沿途不少家都亮着灯。还有人见到他,关切地问到底怎么回事,有没有受伤什么的,朱小吏却一言不发,一直往前走。

    到了驿站,驿站已经关了门,那里距离朱小吏住的小巷比较远,所以失火的消息并没有传到这来。

    朱小吏对门房道:“麻烦你让我进去,我要见卓大人,我是朱小吏,有非常紧急的情况要跟他禀报。”

    门房一听是他,赶紧拉开了门,因为门房已经都传开了,说是朱小吏跟开封府的判官卓然关系不浅,得到了卓大人的关照。听说朱小吏来找卓大人,门房哪敢不让进,赶紧笑眯眯把房门打开,招呼他进去,又亲自跑上去敲门,禀报这件事。

    很快房门打开了,郭帅揉着眼睛,睡眼朦胧的瞧着他说:“干什么深更半夜的”

    “是衙门的朱小吏,他求见判官老爷。”

    郭帅让他等等,自己转身,撩开门帘进去。片刻便出来了,有些紧张的说道:“不好了,卓大人不见了。”

    说着他又跑到隔壁云燕的屋子,咚咚的敲门,可是房门敲得山响,却没有人搭理,一直关着。郭帅感觉到不好,马上叫来了驿站的驿臣,说了这事后,驿臣赶紧叫了个厨娘来,把房门砸开,让郭帅进去查看。片刻出来说屋里没人,窗户是虚掩着的,众人这才进去,果然发现没人。又检查了卓然的屋子,卓然的后

    窗也是虚掩着的,看样子他们两个半夜里竟然悄悄出去了,却不知去了哪里。

    判官大人深夜出行,万一遇到什么事那可不得了,所以这件事赶紧报到了知县老爷那里。管知县一听就着急了,急急忙忙的爬起来跑来查看,问到底怎么回事,众人却也说不清楚。

    …………

    卓然已经带着云燕出城了。

    他们此前已经约好,吃完酒宴返回驿站,等众人睡下后便从后窗出去,要夜探黄堆村。

    虽然封丘县城门已经关了,但是对于卓然他们两个来说,要想越城而出并不难。特别是现在太平盛世,守城的就没几个人,更没有巡逻的,他们可以从容的翻越城墙出去。

    出城之后,来到一片小树林,这里已经等了一个驴车的车夫,牵着两头毛驴。云燕在这之前已经交了定金,让城外赶驴的车把式把两头驴牵到这,他们晚上要用的。当下谢过之后,二人骑着毛驴往黄堆村走去。

    云燕瞧了瞧天上昏暗的月亮,对卓然说道:“哥,你干嘛非要去那里探个究竟呢”

    本来卓然不想把晚上要探访黄堆村的事情告诉云燕的,但是他想有个接应的人,而且去了那里会怎么样也说不清,没必要孤身犯险,云燕还是挺机灵的。现在云燕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卓然说道:“你不觉得白天看见的那个打水的妇人很奇怪吗我想再去瞧瞧,看看到底有什么名堂。”

    云燕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道:“会不会是什么鬼怪呀要不要多叫些人,去村子把村正叫上,再叫一些村民陪着去,打着灯笼火把。”

    卓然笑了:“你那不是去探险,而是去吓鬼,鬼都被你吓跑了,那还能看什么”

    说到这件事,他又忽然想起肖巧儿,肖巧儿一听说要去探这种鬼怪之类的便会兴趣盎然,从她的眼神里都能感觉得到,她是真心要寻找刺激的那种小女孩子。只可惜她在京城,要不然卓然倒觉得叫上她比叫上云燕更适合。

    云燕听到卓然这话之后,尴尬的笑了笑,没在说什么,接着前往黄堆村。

    黄堆村只距离主城十多里路,骑着毛驴没有多久便到了村外的那片废墟。到了这儿,卓然先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影。地上有积雪反射出浅淡的光,生长出来的茅草将原本雪白的一片给弄乱了,雪原变得有些斑驳。

    卓然翻身下了毛驴,将毛驴系在一棵树上,下了小山岗往前走,来到了那口住古井前。探头往下一看,忽然他感觉到水井下有人影晃动,顿时吃了一惊,赶紧往后退。云燕原本想把头探过去的,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也同时往后退,急声问道:“怎么了”

    “下面好像有个人,看样子好像是白天的那个女的。”

    云燕手腕一翻,手心里已经多了一柄短刃,说道:“那正好,白天她跑到芦苇丛里头去了,找不到她,到了夜里,她躲在水井里头,这下我看她往哪里跑。我不相信她是什么鬼,如果真的是鬼的话,大白天怎么可能出来”

    卓然点头说:“有道理。”于是蹲在水井边,也不探头出去,提高声音说道:“水井里的那位妇人,我是开封府判官卓然,我有话想问你,你能不能爬上来”

    白天的时候卓然曾经查看这口水井,知道洞壁是由一块块的岩石砌起来的,而岩石的边缘并不整齐,有不少缝隙,用手脚抓着倒是可以上来。可能也是故意这样做的,方便掏井的时候留下通道用的。

    下面并没有声音,卓然皱了皱眉,又说了一遍,还是没有反应。云燕便也高声说道:“我是开封府的捕头云燕,我是女的,你放心,你出来没人会伤害你。”

    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云燕说道:“我下去看看。”

    卓然说道:“还是我下去吧。”

    云燕瞪眼说道:“你又能破案又能抓贼,那还要我这捕头干什么,这时候是靠武力的,当然该由我上。放心吧,白天我注意留心过她,她虽然身手看着倒也敏捷,但是应该武功不高,我能对付。”

    卓然便指了指旁边放着的挂着水桶的绳索,说道:“要不然我用这玩意儿把你吊下去,这样安全一些,有什么问题我会马上把你拉上来。”

    云燕答应了,卓然便将先前的妇人用来提水的那个绳索的一头递过来让云燕抓着,以她的功力,单手抓着便足以自如的移动了。

    她一手抓着,另一只手点燃了火镰,先探头往里瞧了瞧,可是却看不见那女人的影子。因为这水井下面比较大,上面口比较小,她若是躲在某个角落的话是看不到的。云燕手拿着火镰,抓着绳索,卓然便开始慢慢把她往下放。

    云燕用脚在水井的墙壁上踩着,慢慢往下,同时侧着身,将手中的火莲伸出去探查下面的情况,这样能看得更清楚些。

    往下移动了一会儿之后便到了水井的中部了,就在这时,云燕突然感觉到有东西朝自己飞了过来。她目光如电,迅速判断出那是块石头,云燕立刻飞起一脚,将那石头踢飞了,同时判断了一下下面水井的高度,接着她左手一松,身子落了下去,轻巧的踩在了枯井下的乱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