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隔壁王大叔
    朱小吏这话说的很明确,似乎他已经有了卓然这个靠山,提醒他们注意,别忘了。

    果然,这句话管用,几个捕快犹豫了一下,低声议论了几句,一个捕快说:“那好吧,我们去请判官老爷,你在这呆着,哪都不能去,其他人也都退出去,不要破坏现场了。判官老爷上次就要求过,一定不能够让什么人都进来,把屋子弄得乱七八糟的。”

    刘老太和王大婶等人这才退出了屋外,朱小吏蹲在院子里,觉得有说不出的憋屈,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倒霉的事都让自己碰到了。

    过了好一会儿,卓然带着云燕和几个开封府的捕快来到了他的家里,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看热闹。

    朱小吏家连续出事,已经让人们觉得他们家当真是邪门儿,一件接着一件。现在居然还在家里发现了用袋子装着一颗头颅,还有一些躯干,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一连几条街之外的人都跑来凑热闹。

    卓然进来之后,捕快简单跟他汇报了事情经过,卓然让人把刘老太和她儿子都叫了过来,让他们亲口说了发现尸首的经过。卓然又检查了一下刘老太她儿子发现尸袋的地方,没有什么可疑痕迹。地上虽然有脚印,但是之前进来的人太多了,地上的痕迹整个已经被破坏。

    他的目光便落在了那个尸袋上。

    这是一个普通的蓝布袋子,口子被扯开,松垮垮地耷拉着,里面能看见一颗死人的头颅,头发干枯,还有几段高度**的手脚。

    卓然蹲下身,往后招了招手,郭帅立刻会意,马上从箱子中取出了一副鹿皮手套递了过去。这种手套是专门卓然专门定做的,非常柔软,而且很薄,戴在手上用来解剖和检验现场。

    卓然带好手套,将里面的头颅和尸骨搬了出来,放在一张油布纸上。他检查了尸体的头颅和骨骸,又把包翻过来,查看了包的内侧情况。

    云燕在旁边很细心的看着,卓然问她:“对这袋子中的尸骨你有什么看法”

    云燕瞧了瞧,说道:“我觉得这不像是他杀人碎尸。”

    “哦,何以见得”

    “这头颅已经差不多**完了,露出了里面的颅骨,根据你以前跟我说的,结合现在是冬季,这头颅需要**成这个样子的话,没有一两个月是不行的。而那个时候,朱小吏还在衙门的大牢里关着呢,如何能去杀人呢。”

    卓然笑了,说道:“有道理,不过单纯从这一点来看,还不能完全得出这样的肯定性结论,因为尸体就算在寒冬腊月,要想快速**,还是有别的办法的。”

    “比如在高温的室内,或者用某种药物”云燕道。

    卓然赞许的点头,说道:“有道理,所以你还需要进一步找到证据来证明你的观点才有说服力,光凭尸体自然**的现象来判断死亡时间,虽然是主流做法,但还需要有其他证据佐证。”

    “我明白了。”云燕想了想,接着说,“尸体既然已经高度**,如果一直是放在袋子里的,**成这

    个样子一定会有大量的尸水,所以袋子的接触面和地面都应该被尸水污染,但实际上没有,说明这个头颅和骨骸应该是已经**的差不多了才装进袋子里来的,而不是杀了之后就装的…”说到这,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皱眉道:“这就不对了!”

    “有什么不对”卓然微笑问道。

    “昨晚一整晚朱小吏都在跟他岳父两人喝酒,后来房子又失火了,他哪有时间去杀人分尸再说,他如果真是他杀的,那尸体的其他部位呢,怎么只剩下头颅和手脚”

    卓然点头说道:“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些的确不符合常理,尤其是袋子和尸体之间的关系。这袋子显然是才用来装尸体的,基本上还没有受到什么污染。——其他还有什么想法”

    云燕环顾四周,说道:“装尸骨的袋子是在院子的一角,这就更不符合常理了。如果是他杀人分尸之后准备抛弃,不可能放在院子中,院子里人来人往的,被发现了怎么办”

    卓然点头道:“说对了,还有吗”

    云燕讪讪地摇了摇头:“我能想到的就这么多。”

    卓然道:“主要的你都已经说到了,现在我们需要做一些实验,确定这东西究竟怎么跑到这儿的。”回头对朱小吏说道:“我问你,你早上离开的时候这里有没有袋子”

    朱小吏摇摇头说:“我没注意。昨晚有人要杀死我,我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就赶紧离开了,锁上院门走的。”

    卓然说道:“如果放这袋尸骨想栽赃给你的这个人,就是拴住了你的门想害死你的那个人,那这一袋东西就肯定是在你走开之后才放进来的,也就是至少是在一个时辰之内。——这个人一直在监视你的行踪。”

    卓然抬头看看天,又扫了一眼四周,才接着说:“可那时候天已经亮了,外面就是街道,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翻墙进来,把东西放下再走,说实话,传说中的武功高手实际上现实生活中是很难见到的,特别是能够飞檐走壁高手则少之又少。我们破案不能够用概率很小的原因来解释犯罪,除非所有可能都被排除之后,或者有直接证据证明…”

    卓然说到这笑了笑:“扯远了,回到这个案子。——如前所述,罪犯是飞檐走壁的人非常少见,绝大多数的罪犯都只是普通人,只有普通人的作案能力。这人能在你离开之后马上翻墙进来把这一袋尸骨放在这儿陷害你,说明这人肯定能随时观察到你是否离开。除了飞檐走壁的江湖英雄之外,普通人谁有这种机会呢答案已经很明白了。”

    卓然扭头望向了隔壁,对捕快说道:“去把隔壁王大叔和王大婶叫过来,我有话要问。”

    很快捕快就过去了,过了片刻便把王大叔带过来了,王大婶却没来。王大叔有些紧张,说道:“老婆子先前出去买菜去了,等一会儿就会回来。不知大人召唤我们有什么要吩咐的。”

    卓然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说道:“把你的手伸出来,两只手。”

    王大叔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便把两只手抬了起来。

    卓然拿起他的右手放在鼻尖,只是闻了闻,点点头说道:“你手上的尸体的味道是哪来的” 王大叔大吃一惊,惶恐的说道:“我,我不大明白您的意思。”

    卓然招手让云燕过来,云燕一闻,眼睛顿时亮了,说道:“他手上果然有尸臭的味道,这种味道很古怪的。”

    卓然说道:“没错,尸臭的味道一旦沾上就很难洗掉,即便是你再用力洗,一段时间之内也洗不掉的,它会深深的进入到你的毛孔之中。只有等过了一段时间,在不断排汗冲刷和摩擦等共同作用下才会渐渐消失。可惜你还是缺乏经验,不然像我一样戴一个手套,就能很大程度上避免捡尸骨时沾上尸臭。”

    卓然对王大叔说道:“好了,你现在说你为什么要栽赃陷害朱小吏”

    “你就凭我手上的味道就说是我”王大叔面如死灰,死死的盯着卓然。

    卓然道:“当然还有更准确的证据——那个头颅已经毁坏的差不多了,你用手抓头骨的时候似乎并不忌讳直接抓取,所以在颅骨已经暴露的额头部分和后脑都留下了比较清晰的手印,肉眼都能看得出来。因为整个尸骨已经大部分液化了,就像印泥一样,一旦触摸,会很容易留下触摸者的手印的。如果需要,我可以要你的手印进行鉴定,我相信会是你的。”

    这下王大叔傻眼了,沉吟片刻说道:“好吧,我承认是我扔进来的,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开个玩笑。尸骨是我在城外乱坟岗挖出来的,可能是无家可归的那些人死了之后被埋在那儿吧,是新坟。”

    “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就是开个玩笑啊,我看他整天愁眉苦脸的,想吓吓他,没别的意思。我错了,我愿意受罚。”

    说到这,又对朱小吏拱手说道:“朱兄弟,对不住了,开个玩笑而已,你别见外。”

    卓然说道:“开玩笑吗你开玩笑就要把他放火烧死吗”

    王大叔顿时更是脸上变色,说道:“我没有,不是我放的火!——他就在我家隔壁,我要放火烧他,那会把整条街都烧掉,会把我的房子也烧掉的,我没那么傻吧”

    “是不是你,你心里最清楚,我现在要寻找进一步的证据。——你随意挖掘尸体,将尸体抛到邻居家企图陷害于他,这是诬告陷害和侮辱尸体,两项都是触犯了王法。你现在已经是阶下囚了,我要对你家进行搜查。”

    说罢一招手,吩咐开封捕快将王大叔用铁链锁了,再把王大叔带到隔壁他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