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续弦
    卓然转头望向王大叔:“你说他强暴你孙女被当场抓到,是你看到的,还是你儿子告诉你的”

    王大叔愣了一下,道:“他都写了认罪书,那还不是被当场抓到的吗常言说得好,捉奸捉双,如果不是当场抓到,他怎么可能写认罪书”

    卓然点点头说:“这就对了,这么说,不是你儿子告诉你当场抓到的,也不是你看到的,而是你想象的。——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我相信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若真的是他跟你孙女两情相悦,去求亲却被你儿子强迫他承认强暴,那还真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你们不仅粗暴干涉晚辈婚姻,还涉嫌敲诈勒索,这样子查到底,你儿子脱不了干系。”

    王大叔一下傻了,说道:“这个我不知道,我儿子只是说他自愿赔的,没说逼他。”

    朱小吏猛地一下扯开了衣襟,指着胸口上的一个十字伤疤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儿子当时用刀子在我胸口刻下的,说我不给他钱,不离开他女儿,下一次,他的刀子就不是画两刀,而会直接捅进去。你儿子是村里面有名的恶霸,谁不知道,我惹得起他吗”

    王大叔不吭气了,低下头。

    卓然边吩咐将王大叔带回衙门关押并录口供。并派人前往朱小吏和王大叔他们老家去调查当时的案子。

    王大叔被带走之后,王大婶拎着一箩筐的菜回来了,到了门口,就被好事的刘老太抓着,眉飞色舞的把她丈夫犯案被抓到衙门的事告诉了她。还没听完,王大婶手里的一筐菜便掉在了地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朱小吏先跟随着去了衙门做了笔录。他几年前写下那份认罪书,但是说是被强迫的,此案究竟是不是存在强暴行为需要进一步核实,卓然在没有拿到证据之前,没有把他收监,但是告诉他不能离开,随时要等候传唤。

    朱小吏从衙门出来,舒了口气,这案子终于尘埃落定,想起前妻对自己的情分,忍不住落泪。

    前妻甘愿牺牲清白乃至生命来维护自己安危,这份情谊绝对不能辜负了。所以他马上买了一刀肉和一壶酒,正准备去找丁老汉,要跟老岳父共同好好喝一顿。他还想告诉老岳父,以后不用担心,他仍旧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父母一样看待,为他们养老送终。

    他拎着那刀肉,提着一壶酒到了丁老汉家门口,丁老汉听他说明来意之后,很是感动,却摇头说:“不用了,孩子,你的一番孝心我心领了。我已经跟我老伴商量了,凶手已经查清楚,并且已经被卓老爷抓起来了,将会被判死刑,我的心愿也就了了。我跟老伴要返回老家去,我们老家还有族人,家里也有几亩薄田。族人们会给我养老送终的,就不劳烦你了。”

    朱小吏却还要说时,忽然从身后传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朱大官人,你果真在这儿,我给你带相看的媳妇来了。这是谢家闺女谢幺娘,今年十七,看看看,长得跟朵花似的,合你的心意吧人也很勤快呢,后面的是她爹和她娘,也要来看看你呢。我们到你家等了半天都不见你回来,问了街上的人,说见你拿着酒和肉朝这边来了,估摸着是去你原来老丈人那去了,所以我们就追过来了,果真就在这见到你了。”

    那谢幺娘的爹娘看见朱小吏居然是到前妻家的父母这边来,还拎着酒肉,当然就有些不高兴,阴着个脸,也没上来招呼。丁老汉勉强笑了笑,对朱小吏说:“行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路人,你忙你的去,我们明儿个就回去了。”

    说着咣当一下便将房门给关上了,还上了栓。

    朱小吏很是有些尴尬,便回头招呼媒婆说:“你咋动作这么快,还接到这来了”

    媒婆笑嘻嘻说:“那是当然,你不是说要娶一个人给你打扫屋子吗,这不,就给你赶紧把人送来,可以给你收拾屋子呀。”

    朱小吏眼见现在只能这样了,于是跺了跺脚说道:“那好吧,那咱们回去,把屋子收拾出来,刚好买了酒肉,一起吃个饭。”

    说着这话,他的眼睛却盯着那羞答答的女子,见到女子手大脚大,看样子就是习惯做活儿的人,而且屁股又圆又翘,一定能生养。模样虽然没有媒婆说的那么俊俏,却也还看得过去了。

    他这会儿只想早点找个媳妇好好过日子,也不好再去挑三拣四的,有了就不错。再说这个女的,目前为止都还比较顺心,于是便才这么说了。

    一家人便往回走,到了住处,那谢幺娘看见屋里到处都结着冰,窗户也坏了,二话不说便开始收拾起来。她爹和娘也都上来帮忙,轮着铲子和搞头把冰敲碎,都扔到院角堆起来,把院子原先的土露了出来。

    媒婆也没闲着,还帮着朱小吏叫来了木匠,帮他修窗户。把该换的门窗都换了,那些被火烧焦了的地方也都重修了。

    朱小吏口袋里揣着一锭黄金,所以媒婆心里很踏实,简直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般招呼。

    一直忙到了下午,才把屋子重新收拾出来,然后谢幺娘便开始淘米做饭,手脚倒也麻利。一旁的朱小吏看着频频点头,心想这妹子还真是不错。

    媒婆一直注意着他的表情,看见他这样,便觉得这件事有门儿,便私自把他拉到一边,低声的对他说道:“行不行行的话赶快下聘,咱们就马上选日子成亲。早点接过来,你不就有人给你暖被子收拾家了吗,你也可以安安心心在衙门做你的事呀。”

    朱小吏摸着下巴点点头说:“行啊,那就这么定了吧。”

    “得勒,我来办,来之前我就看了日子,明天正好是良辰吉日,最适合娶媳妇了。你赶紧把生辰八字给我,我给你们合一下,马上就能有结果。”

    朱小吏当即说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女方家的生辰八字她已经拿到了,只见她掐着指头算了片刻,便喜滋滋地一拍巴掌,说道:“成了,天造地设的一对,绝对没错。你娶了这个媳妇,保管你财源滚滚,青云直上,她可是旺夫益子相。”

    当下媒婆便跟谢幺娘的父母说了之后,那一家对朱小吏也很满意,当下拍板。这媒婆办事也麻利,甚至连婚书都带的有,马上取出,字迹歪歪妞妞的填写了婚书,朱小吏到钱庄去把五两黄金换成了银子。

    交了三十两银子的聘礼,算正式下聘,并商定次日中午就在他家举行拜天地。具体拜天地的所有仪式都由媒婆负责操办,整个费用三两银子。 当下都办妥了,饭菜也做好了,那谢幺娘听说朱小吏答应了娶她,十分高兴,吃饭时还喝了两杯酒,喝得小脸红扑扑的,看着更是可爱。

    朱小吏原来想把人家留下来的,可是媒婆却故意吊他胃口,吃完饭便让谢幺娘跟着父母回去了,第二天过门才能留下来。

    邻居听说朱小吏第二个媳妇刚刚死,马上就娶第三个媳妇,都啧啧称奇。心想,这朱小吏该身边真是缺不了女人了,一个接着一个往家娶,前一个媳妇的丧事都还没办好呢,又娶了一个。

    朱小吏却不管别人怎么议论,他只觉得他过得好就行了,虽然对第一个妻子心里很是愧疚,也很是感激,可是一码归一码,他不想让自己饱受痛苦的折磨。不过朱小吏想着,前妻刚死,当然不宜大操大办。

    第二天成亲。仪式由媒婆带人操办。

    朱小吏是孤儿,也没什么亲戚,衙门的人来给他捧场的也有不少,算着还是比较热闹。他也请了邻居王大婶,可是王大婶却只是送了一份礼,人并没有过来,想必是丈夫被抓到监狱,她没有这个心情吃喝吧。

    天地拜完之后,宾客吃完饭便都各自散了,也不适合闹什么洞房,毕竟这是续弦,也不是第一回娶媳妇,一切从简。

    送走所有宾客后,新媳妇儿倒在了床上,四仰八叉的,盖着的红头巾已经被扯了扔到了一边。喝得微微有些醉了的朱小吏回到屋里,原想着去挑红盖头,却看见媳妇已经把红盖头取下来了,正躺着呢,不觉有些诧异,说道:“你咋不盖着红盖头等我来掀呀”

    谢幺娘嗤的一声冷笑说:“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还掀什么盖头,做那些假的做什么——给我打水,我要洗脚。”

    朱小吏愣了一下,心想,好像应该反过来吧,我娶你过来是要你来伺候我的,怎么成了我伺候你了。

    很显然,朱小吏的脸上的表情被谢幺娘看出来了,她冷哼一声,拔掉了鞋子,盘膝坐在床上说道:“你不打洗脚水也行,今晚你睡外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