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共进晚餐
    新年到了。

    这是卓然一家在开封度过的第一个新年。俗话说得好,叫花子也有三十夜。只是这个年对于卓然而言可能更有意义。

    如今的卓然早已不是当初小县城被逼差点自杀的小小县尉,现在的他可是手持尚方宝剑,有生杀予夺的特权的开封府判官。

    他的薪水很高,他二哥制造眼镜,开始在京城有了市场。而且坚持不招学徒免得技术外泄,由于技术垄断,使得他们家的生意一直是门庭若市。二哥老实本分,不愿漫天要价,来订货的不管是谁,都有先后顺序,按着顺序来定做。时间一长自然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因为真正能付得起高价配眼镜的人自然也是非富即贵,卓然二哥不偏不倚,也就不会得罪谁。

    新年一家人过得很开心。婵娟虽然是作为卓然的贴身侍女。但是却被一家人当做儿媳妇一样看待。婵娟已经很满足了。

    元宵节前一天。

    这天早上,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很是寒冷,哈一口气感觉都会结成冰。吃完了早饭,卓然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说着话吃着零嘴,这时门房疾步禀报,很是紧张地说:“禀报老太爷、太爷、少爷和各位夫人、奶奶、小姐,宫里来人了。

    “大过年的,是谁啊”卓然微笑着将手里正在磕着的一把婵娟亲手炒的南瓜子递给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婵娟,嘴里的香味还在唇齿间回味。

    “老爷,是宫里的黄公公。”

    卓然听罢,这才明白为啥门房这么紧张。黄公公是宋仁宗的贴身太监,一般派他来就是大事。回头看了看一屋子同样紧张起来的家人,笑道:“没事,我去去就来,回头让厨房做点儿五仁包子,我突然很想吃这个,最近天天吃好的,把胃都给吃刁了。”

    “那还不简单,一会儿我去做便是,等你回来就可以吃了。”婵娟说。

    卓然已经出了门,听了头也不回道:“那也好,不过现在外头雪太大,等晚些时候,我回来和你一起做,还是你做的好吃。”说完这话,卓然已经没了身影,留给婵娟一个甜甜的微笑和深情的眼神。

    宫里传旨太监黄公公给了卓然一份宋仁宗的手谕,让卓然在元宵节当天,进宫陪同圣上和诸位嫔妃娘娘赏花灯。

    一盏茶的功夫,卓然回到了后院。

    父亲见卓然进了门,赶紧起身:“什么事情,是谁找你啊”

    “皇上!”卓然这话才一说出口,全家的人深吸了一口气,兴奋得眼睛都亮了,就连婵娟都忍不住低低地叫了一声。

    其实卓然接到圣旨的时候自己整个人都傻了,他可没有家里人看着这么兴奋,甚至有些忐忑不安。

    “能够跟皇上共进晚餐。并一起赏花灯,那是何等的荣耀。”不知道是房间里放着的火盆太热,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卓然看见父亲的脸上泛着红光,眼睛大大的瞪着他,就像是发现了一枚稀世珍宝一般。

    细心的母亲发现卓然淡淡地,便有些奇怪的问他:“你这是怎么啦,怎么愁眉苦脸的这不是好事吗你不是常常说,朝廷里能够看见皇上的人至少要四品以上的吗如今皇上让你过去和他一起过年,说不一定又要给你升官了呢。”

    卓然苦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谁都知道元宵节是老百姓全家团圆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有什么特别事的话,皇上也不会请我一个六品小官到宫里去和他赏花灯。”

    卓然心里想,御花园天寒地冻的,不在家里好好地烤火,居然还有雅兴赏什么花灯。

    卓母听儿子这么说,便走上前去轻轻地拍了拍比自己高出很多的卓然的胳膊,道:“话不能这么说,你虽然官职级别比较低。但是你有皇上御赐的尚方宝剑,那可不是寻常人能够得到的,所以,皇上请你去,也没有什么让人惊讶的地方呀。”

    卓然当然不会因为母亲一句安慰便打消了抑郁的心情,摇摇头说:“你们不知道什么人能在元宵节陪着皇上一起过,那都是有规矩的,我就算得到皇上的器重,那也只是在破案这一方面。这一点在金銮殿上我就已经有感触了,当时我连皇上的面都没见到,远远的只是晃了一眼。皇上都没有直接跟我说一句话。因此在我看来,皇上之所以给我如此恩宠,甚至授予我生杀予夺的大权,那都是给包拯包青天的面子而已,不忍心让他临死抱憾,谁叫他是天字第一号仁慈的皇帝呢。”

    卓然在自己自己位置上坐下,众人也都各自落座。

    婵娟递给卓然一杯茶,卓然接过杯子的那一瞬间,发现婵娟的手微微有些发凉,两个人看了彼此一眼,卓然到底还是不忍心,便对着婵娟轻轻笑了笑。

    喝了一口茶,卓然继续说道:“包大人是皇上最仰仗的大臣,他临死之前的要求,皇上不忍心推辞,他虽然答应了包大人这个要求,可是他内心并没有把我当成一回事。所以才会赐我尚方宝剑时仅仅在大臣面前表示一下就行了,而并没有刻意召见我,单独对我进行叮嘱。所以只是为了安慰病危的包青天而已。那之后,他从来没有单独召见过我。而这一次他叫我去,我相信这次的破格召见,只是因为有事情要交办给我,而且很着急的事情。”

    “可是…”父亲还想说什么,被坐在一旁的妻子给制止了。

    “所以,这一次我相信是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或者是他上次交办我的那案子我没有给他满意的答复,他督促我尽快办结。但是这件事又不适合通过口谕来进行督促,因为他自己也觉得,他说的那件事实际上是很荒唐的。”

    这番话把卓然的母亲说的云里雾里的,搞得不大明白,倒是老太爷听懂了一个大概,连连点头说:“不管怎么样,你这都是咱们家的最大的荣耀,你还是赶紧收拾收拾,打点好精神,到时候到皇宫去,一定要不遗余力的把事情办好。像你这么年轻就能直接得到皇帝如此赏识的,天底下也没有几个了。”

    卓然想起方才婵娟微凉的手,也不敢把自己的那一点儿担心和小情绪带给全家的人,毕竟是过年,刚才还说好了要和婵娟一起包五仁馅儿的包子吃,总不至于因为黄公公的一道手谕,一个大男人就把全家都扯带着一同紧张,连年也不能好好过了。想到这里,赶紧点点头说:“没错没错,爷爷教训的是,我一定尽心竭力,给皇上排忧解难就是了。”

    卓然猜到皇上把自己叫去可能还是因为他一直坚称的他的皇后跟御医张泽茂之间的所谓奸情,而事实上这根本不存在,因为张奉御是个太监,怎么可能有所谓奸情呢这案子查都不用查,上次卓然之所以大张旗鼓来查那个案子,那只是因为他需要用那个案子来给张奉御施加压力,最终让他说出宋庠宰相父子接触了丹药的事情。达到目的之后,他就没再理睬这件事情,因为在卓然看来,这不过是宋太宗在重病之下胡言乱语而已。

    卓然很担心宋仁宗的病,这位皇上在病重时,在契丹使臣面前都言语失态,不知所云,说明他的病只怕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程度。用现代医学来分析,很可能是脑溢血什么的导致意识障碍了。

    如果真的是脑溢血,这种病只要出血量大的话,在宋朝那几乎是没办法治疗的。这脑子出了问题的皇上,会不会又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让自己去办,若是办不了,恐怕就麻烦了。

    ……………

    翌日傍晚,元宵节。

    卓然早早来到了皇宫,在太监的引领之下,径直来到了御花园。

    在御花园里,卓然发现比自己早来的人不在少数,看来皇上并不是只邀请了自己,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卓然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

    园子里到处都是人,从他们身穿的服饰来看应该都是朝中的三品以上的大员。好在卓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还是找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比如宰相韩琦、文彦博、司马光等人。

    太监把他引到这儿之后,就没再管他了。园子里到处挂着的五颜六色的宫灯,用彩绳掉在树枝下,宫灯上写着谜语,刚才卓然进来的时候,就听给自己带路的太监说了,这一次猜谜的奖品还挺丰厚。

    卓然当然对猜谜是没有兴趣的,他觉得很无聊,御花园又不能到处乱走,外围有宫女太监拦着的。只能在圈子里转悠。

    官员们都在各自说着话,喜笑颜开,没人过来跟他招呼,他认识的那几个人也都被别人缠住了,无法分身过来招呼他。虽然他现在也算得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在众多的王公贵胄面前,他还是位卑言轻不值一提的。

    他一路瞧去。忽然他眼睛一亮,他看见池塘边坐着一个身穿素裙的美貌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