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有点儿意思
    明懿却好像并没有在意,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想不到你这人还如此有趣。”

    卓然定了定神,心想自己怎么能像不经事的小男孩儿一样看见一个小美女就手足无措,总不能第一次就让对方瞧不起了,便说道:“不过是看见你一个人在这里十分不开心的样子,说出来逗你开心罢了。看来目的是达到了。”

    明懿道:“我很好奇平日里你查案是个什么样子你平时喜欢做什么呢我是说破案完了之后。”

    明懿示意卓然坐在了自己的对面,天色虽然暗,面对面还是可以看见彼此。

    卓然也知道在这样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一个才和自己说了没有十句话的女子便愿意跟自己坐一起聊天,简直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觉得这是明懿示好自己的一种方式。

    “我怕我说出来,你一定会笑话的。”卓然坐下来,正好这位置可以看见园子里的情况,此刻重要的人物还没有出现,众臣们还在兴趣盎然地猜着灯谜。

    “有什么好笑话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兴趣爱好,就好像我刚才一个人看着满池的残荷发呆,你都没有笑话我,我又为什么要笑话你呢”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给你说吧,我闲暇的时候,我最喜欢听鬼故事。”

    “你喜欢鬼故事,真的”明懿显然对这个话题充满了兴趣,“能不能给我说说你遇到过什么很可怕的事情”

    卓然知道女孩子都是一个样子,表面一副十分勇敢的样子,实际上看见一只耗子都可以百米速度逃离。

    “有啊。我破案经常遇到一些神神秘秘奇奇怪怪的故事,很吓人的。”

    这位长得画里出来一般的绝美少女对卓然这话充满了强烈的兴趣,道:“我也喜欢神秘的故事,只是在这皇宫中,也不让说什么神啊怪啊的,其实皇宫里很多鬼故事的,听说也闹鬼,可惜我从来没见过,只能偷偷听老宫女悄悄说鬼故事,真不过瘾,又不是真的,你能不能跟我说两个好玩儿的”

    卓然一听明懿这话,便更确定她很可能是一个刚进宫不久的宫女。只是这身打扮,又让自己有些疑惑,不过转过头又想,也许在这皇宫里,一些位高权贵的嬷嬷,比如像是皇后贴身嬷嬷的女儿大概就有这样的待遇吧。

    从古至今,县官不如现管也不是没有道理,就连一个三品大员看见皇上身边的太监总管那也是要礼让三分的。现在无聊,跟一群无聊的人在一起赏灯更无聊,好容易有个愿意和自己说话的人,而且还是一个美女,当然不能放过。

    看她那充满渴望的眼睛,卓然又觉得着实有些可怜,便道:“这没问题,我一肚子的鬼故事,很是新奇的,包括亲身的经历。”

    “那快告诉我,先说你亲身的经历,那是真人真事,更加新鲜。”

    卓然道:“我在辽朝为官的时候,还真是遇到了不少奇怪的事情。我还遇到了狼人。那一次还差点要了我的命。”

    “真的吗那你赶紧给我说说。”

    “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讲完的,若是正说到精彩处,灯会就要开始,岂不会扫兴”

    “无妨,咱们躲在后面悄悄接着说。”

    卓然笑了,拗不过,便开始将他们在辽朝千里冰原之上遇险的故事绘声绘色的说了起来。

    卓然小时候经常听评书,了解一些评书演说风格。知道如何控制说话的轻重缓急和气氛的渲染,听得那姑娘都入了神,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眨也不眨地瞧着他,还不时追问细节。直到卓然把这故事说完的时候,她紧紧抓着自己衣襟的手才松开。

    “哎呀呀,真是惊险。那狼人还真是吓人。对了你没有好好查验一下,他到底是人还是狼呢”

    卓然摇头,说道:“我哪有那功夫,那时候只想早点离开那地方,而且这种事情我遇到的多了呢,时间一长,也就不觉得有什么特别新奇的。””那你再告诉我,还有什么事更吓人的。”

    卓然正要说话,只听不远处有位尖尖的声音传来:“时辰到!赏灯开始,请各位入坐。”

    卓然站起身,说道:“咱们走吧。”

    明懿姑娘忙道:“故事还没说完,正精彩的时候。——哎呀,赏灯有什么好玩的,你刚才不是说没意思吗咱们就在这儿。”

    “赏灯开始了,你不是也该忙了吗”

    卓然意思是你不是宫女吗,赏灯开始了,你还不赶紧去招呼客人,可是说出这话之后,他马上感觉不对劲,因为他看见明懿脸上有些诧异。心想坏了,自己猜错了,她根本不是宫女,不然哪有闲情逸致在这儿跟自己听鬼故事那么长时间,早就被叫去忙活去了,看来,他应该是哪位王公大臣家里的女眷,跟着进宫赏灯的。

    想到这里,他赶紧改口,说道:“我是说,你要不去的话,你家人该找你了。待会儿开始赏灯,到处都是人,可不大好找啊。”

    明懿道:“他们不会找我的。对了,要不你告诉我,你坐在哪里,我一会儿过来坐在你旁边,我还要继续听你说那些好听的故事。你要不说完我可不依。”

    卓然见很多人都已经陆续入座,虽然自己今天不过是个打酱油的,但是总不能最后一个赶去,便说道:“行,我一定说给你听,不然你睡不着半夜来敲我门怎么办嘿嘿。”

    说着,迈步往场中走去,明懿在后面愣了一下。心里想着这卓然还真是有意思,和自己平常见过的那些人真是不同,愣了愣神,便追了上去。

    按照官阶高低排序,卓然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角落的位置,他原以为刚才那个叫明懿的少女不过是玩笑。可是卓然很快发现他想错了,因为他看见明懿已经快步跟过来了,坐在了他身边。

    卓然只能低声道:“等一会儿再说,这会儿不合适,官家马上要出来了…”

    说着用手指了指台上,而就在此时他突然呆了,因为台上另一侧,躬身站着一个身穿明黄色缎袍的年轻公子。面目看得清清楚楚,却正是先前卓然差点撞到的那个在看灯谜的锦袍书生,他怎么换了一套只有皇帝才能穿的明黄色的服饰,难道他是…

    卓然这时候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自己刚才差点撞到的应该就是新立的太子,赵曙。

    宋仁宗虽然先后生了三个儿子,但全都夭折了。在朝中大臣一再上奏督促下,宋仁宗才将他皇堂兄赵允弼的儿子赵曙招入皇宫,过继为自己的儿子,但却一直没有册立为太子。直到半年前,宋仁宗病情加重,朝中大臣纷纷上奏请求册立皇储,赵曙的父亲赵允弼也在几年前去世了,宋仁宗不再担心,认为赵曙可以真真正正作为自己的孩子来继承皇统,这才在去年秋天,把他立为了太子。

    卓然又是惊骇又是窘迫,没想到自己竟然跟未来的宋英宗是这样见面的。

    鼓乐声中,缓步走上来一位身穿龙袍的老皇帝。虽然年岁看着并不算太老,但是精神却是极其萎靡。旁边一个太监搀扶之下,到了台上。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中年女子,明黄色的朝服,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耀眼,加上极尽奢华的明黄面料,整个人都散发着金光,叫人不能直视。

    头上镶满宝石的花梳、金步摇、鲜花交相辉映。她的脸稍显富态,目露威严,瞧见她,那些原本还在说话的大臣顿时都闭嘴了,没有人敢再窃窃私语,甚至连大声喘气的人都没有。

    这贵妇正是大宋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皇后曹氏。

    卓然熟读历史,知道眼前这位曹皇后的很多故事,现在终于见到真人,真是新奇,正瞪着眼瞧着,不经意发现有一道眼光朝着自己这边望了过来。

    卓然顺着眼光看去,原来是太子赵曙。只见他嘴角却带着一抹的微笑,这一笑,才让卓然稍许放心,太子应该没有记恨自己先前的些许无礼。

    卓然有些心不在焉,自己躲在这个角落,很多比自己高大的背影完全可以挡住自己,所以可以放心走神。

    台上黄公公那公鸭子一样声音正宣读一道圣旨,恍惚间卓然听出是一篇宋仁宗庆贺元宵节的骈文,其实也不可能是宋仁宗自己的亲笔写的,他的知制诰就是干这活的。

    宣读完毕,宋仁宗开始说话了。可是他张张口,扫了一眼众人,却忽然扭头问旁边的黄公公:“贵妃呢怎么没见她”

    黄公公微微一愣,宋仁宗的贵妃,也就是他最宠爱的张贵妃,已经在七八年前暴病死了,哪来的贵妃忙赔笑说道:“皇上,您说的是…”

    “贵妃,就是唐玄宗的那位杨贵妃啊,昨晚还陪着朕在一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