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有话要说
    这句话一说出口,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顿时鸦雀无声。唐玄宗的杨贵妃,已经死了三百年了。难道皇上见鬼了吗

    曹皇后声音淡淡的道:“贵妃有事耽搁了,臣妾这就差人传去。”

    宋仁宗满是青筋的手掌在龙椅扶手上啪的啪啪作响,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曹皇后,声音冰冷的说道:“朕就知道,又是你搞鬼,你总是见不得朕跟贵妃在一起。已经害死了我的张贵妃,现在又要害我的杨贵妃,你跟张奉御的那件事情,卓然这家伙怎么还没查清楚是不是在纵容你们”

    卓然不禁大吃了一惊,在场很多人的目光都扭头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曹皇后想不到宋仁宗在这种场合居然说这样的话,看来这病已经非常严重了,曹皇后生怕宋仁宗说出更加荒唐的话来,这种场合丢的可是皇家的颜面,这时候只能自己离开,他也就没有说的对象了,才能停止那些荒唐的言论。

    所以曹皇后立刻起身道:“臣妾知罪,臣妾这就亲自去请贵妃来。”

    说罢,站起身就要走。

    “算了!不用去了,朕等会还有重要事安排,你必须在场。”

    曹皇后裣衽一礼,重新坐下。

    卓然心中感慨,曹皇后当真是忍辱负重,从来不跟皇上较劲,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换做谁都得生气。也正是她的这种婉约顺从,才保住了她的皇位。当一个女人对身边的男人彻底失望之后,大概也只有权势和地位才可以给自己安全感了吧。

    宋仁宗手一摆,说道:“开始吧。”

    立刻丝竹之声响起,一队队宫女送进了热气腾腾的菜肴和酒水。穿着华丽衣裙的漂亮年轻舞姬翩然而至,气氛开始热闹了起来。

    舞毕,接着便是各种乐舞及杂技百戏。其间还会穿插有猜谜活动。

    众大臣陆续上前向宋仁宗、曹皇后和太子赵曙敬酒。皇上和曹皇后都没有举杯,只是微微点头,用手碰一下酒杯而已。

    太子看着十分谦卑的样子,凡是来敬酒的,他都多少喝一点,这一圈下来还是喝了不少,到后面脸都红了。

    卓然发现明懿不知啥时候离开了,周围没有一个人主动和他这小官说话,卓然倒也乐得自在,心里想着,这些都是一些趋炎附势的家伙,他们懒得搭理自己,自己还懒得搭理他们呢。

    卓然倒也乐得自在,面前这么多的山珍海味,还可以看美女歌舞,而且没有人烦扰,对于一点也不想引人注意的卓然来说,平安度过酒足饭饱地回家,这就是完美的元宵节了。

    卓然饶有趣味看着四周官员喝酒,有些酒量不行却强喝的官员已经出现醉态,看的有趣,便不由地笑了。只听身边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一个人喝酒也能这么高兴”

    卓然抬头一看,只见竟然是明懿姑娘,不过她已经换了衣服,这一次不过是平常人家姑娘的打扮,加之是过年穿的十分喜庆,虽然少了方才的那一点仙气,可是却更增添了几许娇媚。

    “你忙完了吗”卓然问道。

    明懿姑娘看了一眼卓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指着皇上和太子的方向,道:“他们都在敬酒,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

    卓然讪讪道:“管家心情不好,我还是…”

    明懿姑娘笑了,两排整齐白净的贝齿,让卓然觉得好亲切:“连你也把自己的聪明用在揣摩圣意去了无趣,我就走了。”说完真要转身离去。

    “别走啊,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卓然心想好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若是明懿姑娘再走了,自己岂不是要无聊死了,当下硬着头皮道,“行,我去!”

    明懿姑娘扭头对着卓然眨了眨眼,俏皮地笑了笑:“别怕,不是还有我了吗我陪着你去。”

    卓然大窘,心里想着我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让一个少女带着我去敬酒,说出去自己以后就不要再开封府这个地头上混了。卓然正要说话,只见明懿姑娘已经往前走去,还回头大声道:“卓大哥,走啊,我们也去敬酒。”

    这声音挺大,附近不少人都听到了,特别是那很亲昵的咱们两个字。卓然立即发现身边众多大臣投过来的疑惑的眼光,不敢再耽搁,赶紧跟了上去。

    卓然先走到了宋仁宗面前,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见这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皇帝。见他形容憔悴,目光呆滞,看样子病得不轻。

    卓然躬身施礼道:“微臣卓然,拜见官家,恭祝官家万寿无疆。”

    宋仁宗好象被蜜蜂蛰了一下,顿时眼睛一蹬,手在椅背上啪地拍了一巴掌,说道:“你就是卓然刚才朕说的话,你听到没有皇后跟张奉御苟且之事,查得到底如何了”

    宋仁宗这句话很凌厉,跟气氛完全不协调,四周顿时安静下来了,

    卓然心一凛,这时,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后的明懿往前跨了一步,离自己更近了,似乎在给他做后盾似的。卓然莫名地心里一暖,虽然说一个大男人需要一个小女子来给自己勇气和安全感,说出来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但是再一想,谁第一次看见九五至尊的皇上可以淡定呢更何况还又这让人头痛的案子。

    “正是微臣。”卓然拱手,“官家交办的案子微臣已经查过,因为是官家亲自交办的案子,所以微臣想当面向官家禀报。”

    听卓然居然较真,旁边的黄公公急得直跺脚。没办法,赶紧朝太子使眼色,想让太子过来岔开话题。可是宋仁宗却十分关注的望着卓然:“哦查完了那你说他们到底有没有奸情朕不是给了你尚方宝剑,准你先斩后奏吗为何还不将张奉御那厮斩了,提头来见朕再把那贱妇打入冷宫!”

    卓然微微摇头,说道:“皇上,这件案子微臣确实查过,所谓奸情并不存在。”

    “什么你说他们没有奸情”宋仁宗厉声呵斥,“莫非你想包庇他们”

    卓然并没有抬头看宋仁宗此时的脸,他想都不用想那该是怎样的一个模样,他依旧沉稳地说道:“请官家息怒,容微臣禀报。”

    “好,你讲!”

    卓然轻咳一声,道:“张奉御乃是太监,怎么可能跟皇后有奸情另外,微臣查过,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两人有私情。所谓奸情云云,只是皇上您臆想出来的罢了。”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呆若木鸡。

    虽然卓然的这番道理,每个人肚子里都是心知肚明的。可是却从来没有人敢在皇帝面前这么说出来,指责皇上,甚至还敢大放狂言,说什么是皇上自己想当然来制造冤假错案,偏偏卓然这位小小判官,居然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直接断言皇上凭臆想来冤枉皇后和张奉御有奸情。看来这个叫卓然的人是不想活着回家了。

    宋仁宗果然顿时脸色铁青,一双混沌的老眼狠狠地盯着卓然。卓然根本不害怕,因为他读历史知道,宋仁宗是一个非常仁慈的皇上,当年包拯跟他理论连唾沫星子都飞到他脸上了,他都不在乎。他为了避免宫女被责罚,甚至忍着渴,都没有叫宫女把水送来给他喝,这么仁爱的一个皇上,怎么可能随便责罚自己。

    宋仁宗就这么瞪着卓然足足了一盏茶的时间,四周安静极了,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半晌,宋仁宗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下来,说道:“你不提,朕倒忘了,这张奉御是个太监嘛,怎么可能与朕的王妃有奸情呢,看来是朕错怪了他们。好吧,这案子就此为止。”

    听到宋仁宗心平气和接受了这件事,并终结了这案子,所有人都不由长舒了一口气。特别是文彦博等几个跟卓然关系不错的人,先前都为他捏了一把汗,还想着如果官家要责罚卓然,他们便会挺身而出,劝谏皇上。却没想到皇上居然认可卓然的说法。都赞叹这卓然还真是胆子真够大的。

    卓然心头也舒了一口气,忙仰脖把自己杯中的酒干了。说道:“微臣告退,去给太子敬酒。”

    宋仁宗却摆了摆手说道:“等等,给朕的拿酒来,你敬朕的酒,朕还没喝呢…”

    旁边黄公公赶紧道:“皇上,您身体不大好,要不叫太子替您喝吧”

    宋仁宗摇了摇头,道:“太子的酒,待会儿卓爱卿自认会去敬他。现在是爱卿给朕敬的酒,朕哪里有不喝的道理——少啰嗦,拿来,朕喝酒后还有事要托付给卓爱卿呢。”

    黄公公听了这话,赶紧从旁边侍女手中托盘上拿起了一杯酒。双手捧着送到了宋仁宗面前。

    宋仁宗拿过酒,对卓然微微示意,竟然一仰脖把一杯酒都喝干了,然后将杯子递给了黄公公,对卓然道:“卓爱卿啊,朕还有件事要委托你去查办,你务必要办到。”

    卓然赶紧躬身一礼。说道:“官家交办的事,微臣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很好,朕相信你能办到。”宋仁宗突然提高了声音,“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杨贵妃到朕的寝宫来,他对朕说她被葬在了马嵬坡,结果唐玄宗也没有把她的坟墓迁到皇陵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这么任由她在马嵬坡成为孤魂野鬼,她很伤心。希望朕能替她妥善安置,她愿意在阴间伺候朕。朕很喜欢这位贵妃,长得真是国色天香,让朕想到了朕的张爱妃。唉,两人都是一般的温柔可人,所以朕就答应了。杨贵妃很高兴,说愿意在朕将来归天之后,与朕合葬于皇陵,朕很高兴,已经答应了杨贵妃,朕要你去马嵬坡找到杨贵妃的遗骸,带回来交给朕,等朕归天之后,与她合葬一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