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送丹药
    卓然听他说的如此郑重,有些暗自好笑,他以为自己没有看穿宋仁宗的用心,当真事来安排。不过既然这样,那自己就当真要走上一遭,去找一回杨贵妃的遗骸了。这叫认认真真走过场,假戏真做。

    所以,卓然说道:“卑职明白,要么找不到,要找就当然要找到真的。不过说实话。寻找墓葬这种事不是我擅长的,我听说有摸金校尉对此很擅长,不知道官家有没有安排”

    黄公公点头道:“这一点你放心。昨晚上官家跟咱家说了这件事之后,今天咱家一直在忙这件事,预先做好安排,因为明天一早你们就要出发了。”

    卓然吃了一惊,说道:“明天一早就走没人跟我说呀。”

    黄公公微微一笑,道:“咱家这不就是跟你说了吗官家说了,这件事很紧急,不能耽搁,所以晚上回去你要连夜做好安排,明日一早就出发,前往马嵬坡。咱家已经找了两个顶尖的摸金校尉,是师徒两人。师父有个外号叫洛阳铲。因为他姓骆,又善于盗墓,而洛阳铲就是盗墓最常用的器械了。他有个徒弟,挖洞特别快,人送外号穿山甲。他也是靠这个本事挖了不少墓地,并且得到了洛阳铲的赏识,收他为徒弟的。”

    “他们两个一定会尽心协力帮你找到杨贵妃的墓葬,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杨贵妃到底葬在了马嵬坡的什么地方不清楚。马嵬坡这么大,可不一定好找,而且马嵬坡在长安附近,那里到处都是古墓葬。所以要用心寻找。”

    “另外,根据官家的旨意,咱家给你挑选了五个大内绝顶高手,保证你们这次行程的安全。这五个人是皇帝或者皇后身边的贴身侍卫,功夫各有所长。”

    卓然道:“要不要当地官员派人清场协助呢”

    黄公公赶紧摇头,说道:“这件事只能做不能说。原因很简单,——杨贵妃毕竟是唐朝的贵妃,挖前朝坟墓那是很忌讳的,虽然杨贵妃并没有葬在唐朝皇陵里头。必须悄悄的办这件事,不能惊动地方,除非万不得已。明白咱家的意思吗”

    卓然心想,无非是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呗,有什么不能明白的。当下拱手道:“放心吧,绝对严格保密,不会被外人所知。”

    “那就好,那大人就准备去吧。”黄公公告辞走了。

    黄公公刚走,迎面便过来一位宫女,谦卑地对卓然道:“卓大人,皇后娘娘有请。”

    曹皇后要见自己,卓然心里咯噔一下,觉得有戏。

    卓然在宫女的带领下,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样子,左弯右拐终于到了。

    进了门,换了一个年级稍长的宫女带着卓然又过了两道门这才停住了。

    “卓大人,您请进。”宫女掀开厚重的门帘,一阵幽香扑面而来。

    卓然见这个宫女没有要进去的样子,估计这个宫女还算不上皇后身边的贴身宫女,不能进入,便冲着那宫女微微一笑,便抬脚跨过高高的门槛走了进去。

    进门便看见曹皇后坐在一张软榻上,房间里的光线并不是很好,大冬天窗户也都关着,古代人的窗户原本就小,加之建筑结构的原因,大白天房间里也显得有些昏暗,还在两炉通红的炭火,很是温暖。而曹皇后身后站着好些个宫女太监一个个垂手而立,耷拉着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气氛显得有些憋闷。

    眼见卓然进来,曹皇后这才抬起头来,因为此时卓然已经走近,发现刚才那在人前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曹皇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一脸精致的妆容哭花了。

    曹皇后见卓然不说话,自己很快稳了稳心神,拿着自己手中的娟帕轻轻擦拭了眼角的泪水,咧了咧嘴,本来是想笑一笑,只是这个动作,在卓然看起来,竟比哭还要难看。

    “卓大人,本宫叫你来是有两件事要说,——本宫不会耽误你元宵节赏灯,就说两件事。”曹皇后带着泣声道。

    “请皇后示下。”卓然脑袋更低了。

    “第一件事情,你先前在酒宴上为本宫洗脱冤枉,让官家不再追查什么本宫跟御药院张奉御的这荒唐的案子,本宫非常的感激。所以想当面道一声谢。”

    “皇后娘娘,您太客气了,这本是微臣分内之事。”

    曹皇后轻叹一声:“满朝文武,没有一个像你这样敢站在皇上的面前说出那一番话的,本宫会感谢你一辈子。”

    卓然忙说不敢当。

    曹皇后接着道:“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气人的案子一直反复不停的纠缠着本宫,让本宫饱受折磨。是你让本宫终于摆脱了这段噩梦,所以心中万分感激。”

    卓然赶紧拱手说道:“娘娘言重了,微臣愧不敢当。”

    曹皇后抹了抹眼泪,停顿片刻又接着说道:“官家托你去找杨贵妃的遗骸,这件事你务必要做到。这是官家这几天念叨着的,是他一块心病。你务必尽心竭力达成官家心愿。”

    卓然微微抬头望向曹皇后,想看看她真实想法,却看见曹皇后一脸坚毅,带着期待望着卓然。

    卓然立刻道:“微臣谨记娘娘的叮嘱,一定为官家达成心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曹皇后叫来一个宫女,只见这宫女手里捧着个雕刻精致的木盒子,走到卓然面前,卓然发现盒子上写着三个字:“保元丹。

    曹皇后说道:“这东西是家父当年征战沙场在一处偏僻寺庙所得,但是具体有什么功效,谁也不说不清楚。这作为那寺庙的传世珍宝,一直流传下来。现在本宫把它赠送给你,希望能够庇护你的平安,尽管目前不知道它到底有何妙用,但是天下至宝,总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有德之人才能驱使他,也就是说或许你跟它有缘,在适当的时候,你或许就能够发现他本身所含的妙用了。”

    卓然恭恭敬敬接过了那个锦盒,看了一眼,里面果然有一枚拇指大的丹药,散发出一种浓郁的药香,闻起来格外舒坦,心想皇后娘娘,你都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用,你却把它给我,你这不是把皮球踢给我吗假如这东西不是拿来吃的,因为有毒,结果我把它吞到肚子里,那我不就惨了吗

    他到底用来做什么有什么功效,都没弄清楚。就只因为别人说他是宝贝,你就把它给我了 卓然心里虽然这么埋怨,表面上却还是恭恭敬敬的连声感谢,毕竟是母仪天下的皇后送的礼物,总不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一样东西送给自己的救命恩人吧,所以,既然曹皇后敢送,自然这枚丹药自然有它弥足珍贵的地方。

    曹皇后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今天本宫太累了,你去吧。”

    卓然本也不想多呆,巴不得赶紧领了赏赐和差事回家去,家里的人还不知道自己明天就要走,还有很多事情要叮嘱,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

    卓然再次谢过,辞别之后,捧着锦盒,由方才带自己来的宫女从原路带回到御花园里。

    卓然回到了御花园,明懿公主很是焦急的等在那儿,见到他。赶紧迎上来,说道:“母后叫你去做什么”

    “没什么,无非就是说让我好好把官家交办的找寻杨贵妃的事情又重新交代了一遍,对了,还让我好生照顾公主你。”

    明懿公主嗯了一声,幽幽道:“多谢,皇后娘娘待我也视如己出…”

    正说着,黄公公快步走了过来,低声对卓然说道:“卓大人,尊师让你灯会结束之后到他宫里去一趟,他要叮嘱你一些事情。”

    卓然道:“怎么这么快的功夫,连我师父都已经知道我要去找杨贵妃的遗骸了吗”

    黄公公干笑两声,道:“正是,咱家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天师,因为官家说了,这件事要听天师的意见,所以杂家就去找了天师了。”

    卓然点头说好,并未多言,四下张望一番,对黄公公说:“这赏灯要结束才能力离开是吗”

    黄公公摇头,道:“不必如此,何况大人现在有事在身,随时都可以,卓大人放心,官家和太子都知道你要远行,当然不会计较这些的。一些年迈的大臣耐不住严寒,已经告辞回去了。”

    卓然道:“即使如此,那我也想告辞了。”

    黄公公微笑着点点头,道:“说的也是,早点回去安排早点歇息,养足精神,明日一早请大人到皇后东门口相见。”

    卓然这才发现明懿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了,到处看了看,依旧不在踪影。

    黄公公道:“明懿公主明日要和您一起出发,这个时候估计也回去准备去了。”

    卓然由黄公公亲自陪着离开了御花园,坐着马车径直来到了天师炼丹的宫殿所在。

    大殿中,端坐一个老道。面前一口硕大炼丹炉,两人多高,十几个人也未必能抱得过来。熊熊火焰在炼丹炉里燃烧,前面蒲团上坐着一个邋遢老道,正是逍遥子。正在低头垂目,不知道在想什么,身后不远处,站着几个药童,是听候召唤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