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看走眼
    第421章看走眼

    卓然道:“这么说,唐玄宗自己都没办法找到杨贵妃的真正墓葬所在。而安史之乱之后,各地军阀割据,大唐盛世已经不复存在,岌岌可危,这种情况下他只怕也没有心情再去寻找杨贵妃的遗骨了。也或者对他来说,杨贵妃只是个女人而已,死了之后就是一堆白骨。若是找不回来,也就罢了,没必要大动干戈去找。”

    明懿赞许地看了卓然一眼:“你的推测很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还是你们男人看男人看的透彻。”

    卓然不禁失笑,道:“如何跟男人两个字扯上了关系你们女人就是这样,一棍子打死天下所有男人!”

    明懿听罢,也不觉捂嘴偷笑起来。

    “若是你想的那样,前朝皇帝都已经放下的女人,你看你的父皇,反倒如此在乎。这就是足以说明,男人和男人并不真的一样。”

    明懿点点头,说道:“实际上,我父皇喜欢杨贵妃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我记得很多年前,我还很小的时候。他在宫中都收集了不少关于杨贵妃的东西。还经常感叹说杨贵妃生不逢时,遇到了虽然喜欢她却没办法保护她的一个昏庸皇帝,如果是父皇的话,一定会护她周全。”

    卓然不禁感叹,当真是触不到的恋人,如果真的是那么刻骨的相思,几十年爱的只是一个隔世离空的红颜,这男人的爱也真是深沉如海了。

    明懿见卓然又在走神,便道:“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

    卓然这才回过神来,道:“什么问题随时问。”

    明懿道:“人死了之后,就算是我们找到了尸骨,肯定也已经化作一堆白骨了。我想知道,你如何从一堆白骨中确认她就是杨贵妃呢”

    卓然说道:“对骨骸进行身份确认,这是每一个仵作,或者说负责破案的人,真正掌握这本事的人可以说屈指可数。其中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滴血认亲,这是我师父教我的。不过必须找到杨贵妃的直系亲属,才能够进行身份确认。”

    明懿说道:“这个好办呀,杨贵妃的父亲的墓葬是有史料记载的,他父亲也是一个小官。在杨贵妃得势之后,曾经修缮过他父亲的坟墓。很容易找到。”

    卓然却摇摇头说:“不是那么回事,我所说的是滴血认亲。也就是必须要有鲜血,才能确认骨骸是不是他的直系尊亲属,也就是说我们要找到还活着的杨贵妃的直系后代,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据我所知,杨贵妃跟唐玄宗,又或者是跟他唐玄宗的儿子,也就是他的第一任丈夫两人之间,并没有生下一男半女。所以,杨贵妃不可能有活着的直系亲属,那就没办法用这种滴血认亲来确认是不是杨贵妃自己的骨骸了。”

    明懿道:“那怎么办那你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吗如果没有,你怎么回去给我父皇复命吗你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根本没有把握的事情,你居然也敢领命。”

    卓然见明懿有些着急了,便笑了,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有一个不是很准确,但是相比较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就是骸骨复原。——如果我们能找到怀疑是杨贵妃的骨骸,只要她的头颅还在,我就可以根据一定的规律把她的头颅复原成原先的样子。因为官家给了我一副杨贵妃的画像。是当时唐玄宗的画师画下来的。有了这幅画像,我就可以跟骸骨进行比对,其实并不需要把它完全复原,只需要根据画像上显示的像,然后从颅骨上寻找相似点,如果相似点足够多,就可以高度怀疑是杨贵妃的。那时候再进行复原。”

    卓然旁边的明懿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瞪大了双眼,惊叹道:“天呐!想不到你居然能够把一具骨骸恢复它原来的样子,真是太神奇了。难怪父皇会让你来找杨贵妃的骨骸。你简直是神人!”

    两个人正说着话,山坡下洛阳铲高声道:“卓大人,公主,我们已经测量好了杨贵妃遗骸可能存在的地方,我们这就前去寻找吧”

    卓然答应了,侍从收拾了帐篷,跟着洛阳铲往前走。

    走出数里地,来到一处山岗。洛阳铲说道:“就在这附近了,你们先安营,我们来寻找。”

    说罢带着徒弟穿山甲开始到附近搜寻。

    护卫扎下了帐篷。卓然和明懿在附近闲逛说话。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从声音来看,应该不是一两个人。果然,不一会儿便过来了十几个兵士,骑着马,带着兵刃,径直冲到他们而来。

    这些人冲到卓然和明懿公主面前的时候,一个校尉骑在马上,手中马鞭指着卓然冷冷道:“你们是谁在干什么荒郊野外的,你们几个总不至于会告诉本官你们是在看风景吧”

    这种事情卓然和明懿不需要说话,负责处理这件事的当然是大内寺卫。

    一身腱子肉的铜罗汉上前拱手说道:“我们只是路过此地,在这歇息一晚就会离开。”

    那人却不买账,一张驴脸上面满是麻子,就好像一张才擀好的面饼,还没有来得及放在烙饼锅里不小心掉在了沙地上的样子。

    “少啰嗦,这地方可到处都是盗墓贼,我们要看看你们有没有从地下挖出来的东西,都给老子站到一边去,把东西放下。”驴脸校尉和身后士兵们便翻身下马,走向他们的帐篷。

    铜罗汉皱了皱眉,拦住了那几个兵士,道:“几位这是做什么难道想明抢吗”

    驴脸蹭地一下抽出了腰间的单刀指着铜罗汉道:“抢哈哈哈,老子还用得着抢吗你们这帮盗墓贼偷挖陵墓,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要充公,来人,把他们都给老子抓回去!这两个女的,看起来都还挺水灵,小心点,别伤到了。”

    十几个兵士立刻冲了上来,便要动手。

    铜罗汉瞧了一眼千手佛,千手佛会意,一抬手,眼前闪过十数道光影,就听一声响声,惨叫声连成一片,十几个冲过来的兵士,齐刷刷地摔倒在了地上,惨叫连连。

    驴脸校尉吓坏了,退了好几步,颤抖着说道:“你们,你们想杀官造反”

    铜罗汉叹了口气,走了过去,突然出手,抓住了他手里的单刀轻轻一抖,那单刀便被他夺了过去,吓得那驴脸更是连退了好几步。 可是他发现,他往后退对方也跟着,如影随形,始终都在他面前。他明白了,就算他们十几个加起来,也不是眼前这一个人的对手。看来他们碰到扎手的主了。

    驴脸想来也是属变色龙的,一看对方是不好惹的,便赶紧赔笑,本来就难看的一张麻子脸,这一笑感觉麻子都凑到一块儿了,看的站在一旁看好戏的明懿忍不住偷笑起来。

    卓然看了一眼身边的明懿,这个丫头虽然是一身粗布衣衫,到底是相貌出众,怎么也遮不住美丽的容颜,一颦一笑都别有一番风情。

    “不许笑!你没有看见人家已经吓得脸上的麻饼都变成麻圆了嘛”卓然故作严肃地说道。

    驴脸哆嗦着对千手佛和铜罗汉道:“对不住,是小的狗眼看人低,看走眼了,我们只是四处巡查盗墓贼的小兵。还请英雄们高抬贵手。你们做什么我都没看见。英雄就当小的们是个屁,给放了吧…”

    “哈哈哈…”

    正当那驴脸吓得尿都出来的时候,身后一阵清脆的笑声,把大家的注意力从这张丑陋的脸上转移了过去。

    大笑的是明懿,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连忙捂嘴。

    铜罗汉知道这帮兵痞不会吃了亏就善罢甘休,说不定会召集更多的人来。可是他们的时间有限,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应付这些兵痞。

    于是铜罗汉走到驴脸面前,低声说道:“实话告诉你,我们是京城来的,到这儿是公干,你们从现在开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说罢,从腰间掏出了一个腰牌。

    那驴脸看了之后,一眼就认出是御林军腰牌,不禁吓了一大跳,赶紧拱手说道:“原来都是自家兄弟,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得罪得罪。失礼失礼。我们这就走,再也不会出现在几位面前了。”

    铜罗汉摘下腰间的钱袋,拿出一小锭银子,抓过那军官的手,拍在他手心,道:“拿去喝杯茶。若是还有其他兄弟来打秋风,知会一声,不要过来打扰我们。”

    “不敢不敢,这个可不敢要。”

    “给你就拿着!”

    那驴脸看了一眼铜罗汉的脸,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和表情让人不禁望而生畏。驴脸不敢再推脱:“恭敬不如从命,就多谢了。”

    说罢,转身挥了挥手对那帮子躺在地上不敢起来的兵士,道:“都起来,这是咱们自家兄弟,非但没有责怪我们,还给了喝茶的钱,赶紧谢过诸位大爷,这就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