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原来如此
    卓然道:“我在想,像你这样的一个姑娘,为什么可以活的那么那么让人生羡,和你相处久了,我就发现那些在皇家承继的好的东西你都学会了,并且很好的学以致用,但是那些皇家不好的东西,你却一一摒弃,你怎么可以那么优秀,那么聪慧,难道你的身上就没有缺点吗”

    明懿被卓然夸的更加的不好意思了,便拿起水壶喝水。喝了几口之后,看了一眼卓然,莞尔一笑:“世间哪有完人我们相处不过短短几个月,有些人在一个屋檐相处了一辈子都未必了解对方,更何况你我。”

    卓然道:“但是即便这样,你的优点却是那样的明显,时时都会让我感到惊讶,不断给我惊喜。”

    明懿咯咯地笑了:“卓大人,你也是很优秀啊。——你我这算得上英雄惜英雄吗”

    卓然也笑了,对这样一样内心和外貌一样干净的姑娘,卓然根本做不到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他甚至觉得和这样的聪慧貌美的姑娘可以成为知己,当真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

    翌日,早上。

    他们一行人骑马进了长安城,在长安城一间客栈住了下来。

    卓然也不知道莫幽幽具体住在那里,便让洛阳铲带着徒弟去找。

    而卓然和仙鹤飞则带着明懿去找郎中给明懿治病,好在只是偶感风寒,本来从小吃喝的都是最好的,体质自然挺好,所以只是开了两副药便回到了客栈,交给客栈厨房,给了一些银子,人家自然也很乐意,吃了一天药之后,明懿就已经大有好转了。

    到了第二天下午,洛阳铲他们俩回来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要先听哪一个”洛阳铲坐在卓然的房间里,经过上次的山上卓然的那番话之后,洛阳铲和卓然的关系前进了一大步,说话也没有之前那么拘谨和客气了。

    卓然笑着说道:“既然你先说了好消息,那么我们先听好的吧,先让自己高兴高兴。”

    洛阳铲便道:“那位摸金校尉神婆莫幽幽,我们已经找到了。”

    卓然很是高兴,道:“你们还真是神速,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坏消息是什么不会是她已经死了吧”

    洛阳铲道:“那倒不是,是她养父在她出去给人跳大神的时候走失了。她父亲脑袋有病,大概就是人老了记性不好,找不到回家的路,结果莫幽幽带着亲朋好友四处寻找。还报告了衙门,几天之后,衙门通知她去衙门殓房燕辨认,因为找到了三具男人的尸骨。有的是冻死的,有的是意外摔死的。”

    卓然道:“那结果呢”

    洛阳铲道:“虽说都是男尸,年龄都差不多。但是这三具尸体都是高度**,根本没办法辨认。莫幽幽从小是孤儿,养父将她抚养长大,养母在数年前去世了,只有她与养父相依为命。她能够孝顺养父的时候,养父却走失之后死了,他如果都不能确定究竟哪一具尸骨是他自己的养父,她觉得自己太不孝顺了,所

    以这两天都在家中反复做法,希望与阴间的养父取得沟通。以便确认到底哪一具尸骨是自己养父的,只可惜到头来,一无所获。”

    “这么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坏消息她不肯来帮忙,是因为她养父刚死”

    洛阳铲点了点头。

    “虽然小的说了诸多好话,甚至告诉她任何请求卓大人都会答应,可莫幽幽还是不愿意来。她伤心养父的去世,觉得心中有愧,似乎要闭门思过。”

    明懿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莫非此人并没有江湖传闻的那么厉害否则她连自己的养父在阴间的灵魂都没有办法沟通,又谈什么帮我们找到杨贵妃呢可能她真的只是骗人钱财的神婆,其实没有什么真的本事。”

    明懿身后跟着仙鹤飞。两人在一旁的交椅上坐下。

    洛阳铲解释道:“公主,不是这样的,莫幽幽说,通灵也不是每一次都能连上线,这种连线有很多讲究,也有很多干扰的因素。缺乏任何一项,都不能成功,而且有很多不成功的事例,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没有能成功,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她还是能够与阴间的人通灵的。不过这一次是个意外,偏偏这个意外又恰好落在了他的养父身上,这也正是她感到沮丧的原因,她觉得自己的法术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甚至都不能够帮助她自己,找到养父的在天之灵。”

    卓然沉吟片刻,道:“如果单单是辨别尸首是不是他的养父的话,我想或许我能帮她确认。但有没有可能是她的养父根本没有死,就是因为还活着,所以才没办法通灵呢”

    洛阳铲道:“这也是她为什么沮丧的原因之一,她想确定养父是不是真的死了,以便继续寻找,但她没办法确定。”

    “你带我去见她,我尝试帮帮她。即便她不愿意帮我们,我们也可以帮她。举手之劳而已,不一定需要她的回报。”

    听到卓然这番话,洛阳铲不禁大喜,拱手道:“卓大人,您真是宅心仁厚,我之前就怕您不会答应,才没敢提。您现在答应了,我才敢跟你这么说。其实在先前我也跟他提出过建议。说我们有一位破案如神的判官老爷擅长寻找尸骨,对于尸骨身份的确认在很多案件都得到过验证的。如果她愿意,我们可以去跟老爷说说,看老爷能否帮她。”

    “她问了您的名字,我告诉之后,她很兴奋说,她也听过卓大人您的名讳,知道你破案如神,特别是对于无名尸体的辨认,说您还会滴血认亲。她曾经动过念头想到京城去求你来着,可是她怕自己是一介草民,而你是衙门官爷不愿意帮她。所以这才没去。听到我这么说之后,她非常高兴央求我,一定要跟老爷您好好说说,希望你能去帮她。”

    听到这,明懿看了看卓然,两个人异口同声地笑道:“原来你玩的是欲擒故纵啊。”

    洛阳铲也憨憨地笑了。

    卓然道:“即使如此,那现在就去吧。”

    说罢,一行人出了客栈,在洛阳铲带领之下,来到了长安城一处辟静的胡同里。在一个小院子中,卓然见到了这位莫幽幽。

    这女子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摸样倒也清秀,腰身婀娜,只是头发却是灰白色的,就好像一头青丝粘上了一层白霜似的。她就坐在院子中央的一把陈旧的藤椅里,洗得有些发白的夹袄,一双黑底白色小花的棉鞋,再是普通不过的打扮。

    在卓然把视线从她的头发移到了她的眼睛时,而这一看之下,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因为从她的眼中,卓然看到的不是并正常人的黑色瞳眸,而是一种跟她头发一样的灰白色。

    如果是在现代社会,卓然兴许不会惊讶,因为可以戴美瞳,想要什么样的眼球的颜色都能做到,可这是在一千多年前的宋朝,那时候哪有什么美瞳来改变眼珠的颜色呢因此她的眼珠绝对是原本的颜色。

    “我出去一下…”

    卓然听见明懿说了这五个字之后便逃也似的离开院子了,仙鹤飞随后跟了出去。卓然看到明懿的脚步有些踉跄。这种颜色的眼珠看上去的确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就算看着你,也好像直接看穿你,把你当成空气一般的存在。难怪明懿会躲开。

    卓然把视线移开,落在了莫幽幽的手上。卓然从来都认为,拥有一双纤纤细手,是一个美人必备的。从女人的手也能看到也能看出他的相貌,如果一个美人拥有一双大手,就不会有什么美感了。

    面前这个在凛冽的寒风里坐着的女人,她就有一双大手,——准确地说是一双手指很细很长的手,不知怎么的,卓然没办法将之和纤细联系在一起,而是让卓然想到了另外一个词——鬼爪。

    如果不是跟他神婆这个身份相联系,卓然或许不会有这种感受。

    洛阳铲忙着给双方做介绍,那女子却不像其他女子那样敛衽一礼。而是起身双手抱拳,说道:“草民莫幽幽见过判官老爷,想不到您真的来帮我,多谢老爷,不管是否最终能找到家父的尸骨,我都一定会帮老爷您达成你们的心愿,——先前洛阳铲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情。”

    卓然拱手道:“那可就太感谢了。那三具尸体在衙门吗”

    莫幽幽道:“我已经把最有可能是我父亲的那一具遗骸运回来了,因为他的衣服跟我父亲的一件差不多,而家父那件衣服刚好又不在家里头,所以我估计这具遗骨是我父亲的,但是我不能确认,还请判官老爷您帮我。”

    卓然心想,有些不敢看她那双灰白色的眼眸,微微低下目光,说道:“令尊还有没有直系亲属也就是令尊的生身父母或者他自己的子女。如果再把他们找来,可以采用滴血认亲来确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