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有毒的虫子
    明懿大着胆子瞧了一眼,果然能看出端倪,的确不是真的,而是用石头雕刻的。——能够将冰冷的石头雕成如此细小的栩栩如生的虫子,包括头上的触须,都是那样的逼真,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虽然知道是假的,可是明懿还是不敢伸手去触摸,皱着眉,对卓然说道:“快把它扔掉,好恶心啊,还拿着它干什么?”

    卓然笑了,将手上的虫子放了回去,四下看了看,说道:“奇怪了,那些流进来的黑色的水,到底流到哪里去了呢?这些虫子在地面根本就没有被黑色的尸水浸泡过。”

    说着,他蹲下身,仔细查看那道缝隙。这才发现那缝隙下面实际上还有一道缝隙。水流进来之后并没有进入这个石屋,而是从下面缝隙流走了。

    他们举着火把,却看不见石屋另一面,所以,这到底是石屋还是甬道不清楚。他们决定往前走,探个究竟。

    卓然小心翼翼避开地上这些假虫子。虽然是假的,但是卓然和明懿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那就是觉得这些密密麻麻的小东西看起来真的很恶心。

    他们分两路,沿着两侧墙壁举着火把往前探查。

    穿山甲跟师父走另一侧,石壁上画着各种各样的壁画,大多是一些生活奢华的画面,彰显着墓室主人身前的辉煌。

    正一边瞧着一边慢慢往前走,忽然,穿山甲感到脚背一痛,好象被什么咬了一口,他哎哟惊叫一声,低头一看,只见一只虫子从他的脚背跳了下来,吧嗒响着迅速跑进了黑暗之中。

    他惊恐万状,这些虫子不是假的吗,怎么突然叮了自己一口呢?难道有一只真的虫子隐藏在这一堆假虫里面吗?

    听到了他的尖叫,他的师父洛阳铲赶紧回头问:“怎么了?”

    “有一只虫子咬了我一口,然后就跑开了,师父要小心,地上的这些假虫之中有真的虫子。”

    说到这里,他忽然感到脚上被咬的地方开始疼痛,而且像火烧一般。他穿的是一只很厚的棉靴,虫子居然能够咬破这么厚的靴子,直接咬到他的脚背,这虫子该有多么厉害。

    疼痛越来越厉害,他蹲下身,脱下鞋子,抱着脚发出痛苦的呻吟。正在继续往前走的洛阳铲吃了一惊,赶紧回头。

    这一瞧之下,顿时吓了一大跳,因为他看见,穿山甲的脚面已经肿得像个小馒头似的了。上面布满了可怕的蜘蛛网一样的绿色纹路。而且那纹路正迅速的沿着脚往上扩展,所到之处肌肤都迅速的肿了起来。绿网蔓延扩散开去,很快就到了小腿。

    穿山甲用手死死掐着小腿,惊恐的对洛阳铲喊道:“师父,救我呀。”

    跟在后面的毒不死快步上来,蹲下身一看,倒吸一口凉气,道:“咬你的东西有毒。”说罢,迅速从身上取出一柄小刀,蹲下身,在他被咬的伤口处画了一个井字,从一个瓷瓶倒出一些药水擦在伤口附近,再拿出一根绷带,将穿山甲的大腿扎紧。

    随后,他开始用力挤压膨胀的地方。很快,被咬的井字伤口处流出一些漆黑的发出恶臭的脓水。

    毒不死一遍又一遍的推拿,一直到流出来的血变成了鲜红色,这才舒了口气。

    他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瓷瓶,倒了一颗药递给穿山甲,让他赶紧吞下。然后又拿出另外一个瓷瓶,取了一些药膏,敷在了他的伤口上,用绷带包好,问穿山甲道:“怎么样?你现在感觉如何?”

    穿山甲舒了口气,说:“多谢您,伤口凉飕飕的。感觉稍好了些。”说到这里,他似乎忘掉了某个重要的细节,又道,“不过,整条腿发麻,一直麻到大腿了。”

    毒不死脸上闪过一抹担忧,但随即拍了拍他肩膀道:“放心吧,没事的。你最好不要动,先坐着,因为你走动的话,血液的流动会把你的毒带到身体其他部位,那会很危险。”

    洛阳铲道:“有我在你身边,你先暂时不要动,等我们探查清楚,如果要离开这,师父会背着你的。”

    他又转头问毒不死:“背着他走,应该没问题吧?”

    毒不死摇头道:“必须静卧,任何移动都可能让他加快血液流动而毒发全身。最好留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带他出去。”

    穿山甲哭丧着脸道:“那我就坐在这等你们吧。师父,我没事。”

    洛阳铲道:“好吧,你坐在这不要动。我们找到贵妃骨骸就来接你出去。”说着,又给他留了一支火把。

    他们继续往前走。卓然道:“大家把手里的火把尽量接近地面。如果这些虫子有真的话,虫子肯定会怕火,会立即逃开的。”

    大家都说这个主意好,于是继续往前走。

    这次大家没有再分开,而是一起沿着一侧石壁往前走。这显然不是石屋了,而是一条看不见头的甬道,充满了诡异。这种情况下,大家最好不要分开。

    众人都把火把贴着地面往前走。走在最前面的是洛阳铲。他盗了一辈子的墓,可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虫子,心中很惊恐。

    走了没有多久,就听沙沙沙很细微的声响,洛阳铲看见靠近墙边的一只虫子在他的火把接近的时候,突然动了起来,并迅速的窜到了远处黑暗之中去了。

    洛阳铲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如果不是卓然想到了用火把在地上探查这法子,刚才这只虫子会不会像咬他徒弟一样把他也咬一口,那可就惨了。

    卓然走在后面,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一阵胆寒。刚才穿山甲伤口流出来的黑血,流淌在地上,他也是看见了的。可见这虫子的毒该有多厉害。即便是他们的队伍中有毒不死这样的解毒高手,卓然也不愿意去测试一下毒不死的解毒本事到底有多高。

    他们继续往前走着。

    卓然回头看,远处黑暗中有一束光亮在跳跃着,那是穿山甲拿在手里的火把,距离他们已经比较远了,看来这个甬道太长了。

    又往前走出一段路之后,终于,他们来到了尽头,一面横着的墙壁。

    地上依旧满是可怕的石头做的虫。距离他们有几步远,一动不动。这一路上,没有遇到其他活着的虫子。众人都松了口气。可是卓然却没有,因为他发现这些虫子不太对劲,它们头上的触须在微微抖动。——石头做的虫子,触须怎么可能抖动呢?

    卓然试探着走出去几步,将手里的火把探了过去。那些一动不动的石头虫子突然一下都跑开了,就像潮水一般。卓然再往前几步,火把靠近之处,虫子唰唰地跑开。

    众人都是一阵的胆寒。这些虫子如果不是怕火,一起朝他们攻击的话,他们只怕无人能够幸免。就是武功高强的铜罗汉等人也都人人脸上变色。

    就在这时,忽然从远处传来了穿山甲惊恐的呼救声:“师父,救救我!”

    但是,他们离穿山甲的距离已经很远,从这里只能看见黄豆大的一点灯光,却看不清楚灯光旁的穿山甲,也不明白他到底遇到了怎样的凶险,是什么怪物袭击了他,谁也不知道。

    卓然立刻对仙鹤飞道:“你快回去看看怎么回事,你自己也要小心。”

    仙鹤飞是轻功高手,速度奇快,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救援。

    仙鹤飞答应了,立刻沿着洞壁往前飞奔,她没有带火把,她这样的速度带着火把也不现实,也不用管脚下有没有虫子,因为脚尖只是在地上轻轻一点,便弹起来飞掠往前,在这么高的速度下,即便虫子想爬上脚背,也是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卓然从背上取下了自己的长盒子,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了望远镜。

    他拿着望远镜观瞧。这一瞧之下,顿时间毛骨悚然。——在望远镜里,他清楚的看见几只狼一样的怪物正在撕咬着穿山甲,其中的一只牢牢地咬住了他的喉咙,把他死死地按在地上。

    穿山甲已经发不出声音,他应该已经死了,虽然他的手脚还在抖动。

    其他的怪物一口口撕下他身上肉块,鲜血随着脖子的甩动,划出一道道血雾。

    卓然立刻高声叫道:“仙鹤飞,快回来!不要去了,他已经死了,那边有怪物!”

    其他人不知道卓然用什么东西在张望,当然他们更想不到卓然通过那个东西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无法看见的远处的一切。

    所以,他们不明白卓然为什么突然这样准确的说出有怪物,而且确定穿山甲已经死了。

    仙鹤飞立刻停住了,她听出了卓然焦急的呼叫。这时她已经奔出了一半的距离,已经让她勉强看见穿山甲那边发生的事情。好像确实有东西在那边晃动。他还甚至能感觉到黑暗中那些怪物盯着他的可怕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