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绝处逢生
    明懿坐直了身子,娇羞无限又充满惆怅的望着他说:“是啊,我们的孩子不能陪着我们过着这山中无岁月的日子。大千世界锦绣人间都还没见过呢。”

    说这话,忽然想起自己要这里跟卓然生儿育女,不尽娇羞无限。扑进他的怀中,把眼睛闭上,都不敢往后想。

    两人亲热好一会。

    卓然这才望着水面道:“这水潭底下会不会有暗河可以游出去呢?”

    守护神不是说了吗?这地方是禁地,他从不敢踏入半步,也就是说这块地他没有进行探究过,到底能不能从这儿出去他并不知道,或许他所推测的就是他们见到的水流并没有流到这里面来,他也不知道这无水的天坑底部竟然有一处水池,也就不知道水池下方,是否通向外界。

    明懿也很快明白了卓然的意思,欣喜道:“要是有暗河可以出去就好了。”

    卓然当即道:“我下去瞧瞧。”

    明懿一下紧张起来,抱住了他说:“不要,万一下面有危险怎么办?”

    “有危险就代表可能有机遇,只要有机遇,或许我们就能够找到出路。你不是想着我们的孩子不能够跟我们在这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吗?”

    明懿慢慢放开了她的手,点头说道:“那好,那你要答应我,一定要万分小心。”

    “你放心吧。我不会冒险,更不会把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抛在这儿的。”

    说罢,他站起身,走到水池边,开始脱衣服。

    明懿心里一惊,虽然有与卓然常相厮守的想法,可是见他脱衣服却还是羞涩的背过身去不敢看。

    卓然脱了衣服,趟水到了池中。水很快就漫过了他的头顶,他深吸一口气,潜水进入池底。可是他发现,这池塘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深,最深处最多不过一丈多而已,而且,借着外面并不太明亮的光线,他甚至还是能够清楚的看见水塘下的岩石。

    他不停地浮上来换气,再潜下去,把池塘底部整个都摸了一遍之后,他游到了池边,对明懿说道:“下面没有任何通道,也没有水流进来,也没有出水口。就好像是一潭死水似的。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

    是呀,如果真的是一潭没有源头的死水,应该长满了青苔,浑浊腥臭无比,可是这池塘的水却无比的清凉,简直比山间的涓涓细流更加清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卓然在探测的时候,他发现了水底岩石上有高低起伏的纹路。他心生好奇,在探查整个水池底部并没有任何注水口和出水口之后,他决定好好去研究一下水底岩石上的那些花纹。

    于是,他再次潜水进入水中,触摸那些花纹。很快,他惊讶地发现,这竟然跟先前接触到的天池宗南门、北门、东门三个地方铁板上神秘的花纹一样,是一种铭文图案,而且有一定的规律,跟先前三种截然不同,但是那花纹雕刻的形状和走向,他一摸就能办判定,是跟前面三个连接成一个整体的,或者说这是其中的一部分。

    难道这里是天池宗剩下三门中的一处吗?不对呀,那还是西门、上门和下门呢。卓然想不明白,他也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他决定把这些花纹记在脑海之中。

    于是,卓然一遍遍地潜水到水下去触摸那些花纹,可是他的水性不足以让它在水下呆太久的时间。他决定想个办法来延长自己在水底潜水的时间,那就是找一个呼吸的管子,让自己在水下也能够换气呼吸。

    他有些遗憾自己没有像师姐天仙儿那样具备可以将颜色卷成管子的本事。不过,他很快想到池边的水草,那水草很高,上面有宽阔的叶子,而水草的根茎就是圆形中空的,连接在一起,可以组成一个管子。

    于是卓然立刻来到水塘边,拔了一根水草观察,发现根茎中空很结实,有点像细细的竹子似的,只是它的叶子很嫩,这是一种奇怪的植物。他试探着将两根管子拔了,取下来对接在一起,竟然接上了,这样他异常的兴奋。

    明懿很奇怪,蹲在他旁边看他忙碌着,问:“你做什么呢?”

    “学潜水呀。我准备用这一头含在嘴里一头伸出水面,这样就可以在水底换气了。这叫蛤蟆功。”

    “没事学那干啥?”

    “反正也没事,便找点事情来做呗。”

    明懿不说话了,的确如此,在这山洞中没什么玩的。不找点事做恐怕会很闷,但是她不会水性,也没有兴趣跟着卓然在水底学蛤蟆功。

    卓然很快从发现了她的惆怅,眼珠一转,便想到了办法。

    他先前在南门的地宫之中曾经跟天仙儿单独在一起,那时候便已经发现,悬浮石在体内可以支撑自己不吃不喝甚至不用长时间的睡眠也能保持精神振奋,所以最好是明懿睡着了,自己再潜水。

    可是没等卓然说,明懿却先说了,她说:“说得也对,左右无事,不找点事怎么渡过这漫长的时光呢?这样吧,我在宫里的时候,曾经跟着母后一起养过桑蚕,还编过竹器。母后教我们怎么用竹子编竹器,我瞧着这水草根茎跟小竹子差不多,倒不如把它破了之后,我编些竹器。比如草席什么的,我们不就可以不用睡在石板上了吗?”

    卓然大喜,这可是一举两得,既可以让明懿打发无聊的时光,自己就能安心在水下研读神秘云纹了。于是高兴地点头称好。

    卓然拔了一些水草。这水草的叶子很肥厚,根据守护神所说,这些植物是可以跟着鱼一起吃的,卓然相信那个时候守护神并不知道明懿要自杀,所以他说的应该是实话。

    卓然拔了一根,嚼着柔软宽大的叶子,觉得就像生菜叶子一样,味道很是清香。

    他等了一两个时辰并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于是这才放心食用。卓然又抓了一条鱼,跟青菜一起用手心直接烤熟了,两人分着吃了,别有一番滋味。

    第二天两人醒来,惊讶地发现,池塘边原先被他们拔掉的那些高高的野草却很快又长出了嫩芽,估计按照这个速度,有个三五天,会长得跟原先一样高大了。

    原来这些水草居然跟韭菜一样生产极其迅速,那就可以放心的吃了。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两人便在天坑底下过着悠闲的日子。卓然都用水草连接变成长吸管用来换气,潜水到水底去摸索那些花纹,把它记在心中。

    明懿用那些水草编织各种竹器,首先是一床竹席,只花了几天时间就编好了,睡着果然很是柔软舒坦,再也不用石板上睡觉了。

    明懿甚至还把那些粗大的叶片摘下来,一张张的用剥下来的细丝缝在一起,铺成被子,特别是这些水草肥大的叶子,在被拔下来之后很快便干枯了,但却很柔软,也不脆,也不脱落,连在一起竟然像被子一样暖和。有了这个发现,他们俩更是高兴。

    卓然每天要做的主要事情便是潜水到水下去学那神秘的云纹。

    当真洞中无甲子。卓然每天都在山壁上画上横线,记录他们在这的日子,日子过得飞快,很快,石壁上画满横线,卓然都懒得数有多少了。

    一道横线能否代表一天卓然自己都弄不清楚,因为他们是想睡就睡,想醒就醒。没有日月星辰来帮他们确定时辰,天空永远是那样的阴云密布,就好像即将来临暴雨,可是偏偏没有雨水来临。

    那溪水恒定不动,既不因为他们喝掉一些往下减少,也没有增多,鱼一天天被他们吃掉,可是始终却还是有那么多。水草也一样。

    山洞之中基本上是恒温的,既不冷也不热。明懿她的手艺还当真精巧,已经用山洞下面的水草编织出了各式各样的东西。

    卓然已经把水底的所有图案全都烂熟于胸。接着,他用那支火药枪的枪柄把水底的花纹全都挫掉了。

    ……………………

    这一天。

    两人正在山洞中相拥熟睡,忽然,卓然惊醒了,因为他感觉到脚下有些凉,仔细一看,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水池的水已经漫到了脚下。黑亮的水面已经扩展到了整个天坑的底部,全部都淹没了,就像涨潮的潮汐式的。

    卓然摇醒了明懿。两人急忙站起身出了山洞,淌着水站在哪,惊恐的望着明亮的池水。

    非常让人难以理解,因为水池的底部卓然已经反复探究过,根本没有任何进来的水路,也没有流出去的出口,池子里的水又是从哪来的呢?天上也没有降雨,更何况他们现在是在地下,哪来的天上降雨呢?

    明懿惊恐地抱着卓然,说道:“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卓然道:“放心吧,有我呢。我的水性足够保护你了,你呆会儿趴在我背后抱着我,我背着你顺着水浮上去。要记住你,千万不要乱挣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