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黑色悬浮石
    就在这一瞬间,他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卓然的左手胳膊不像先前那样跟冻僵似的硬邦邦的,而是有些发软,提起来有一定的位移。

    他刚发现这一点,就感觉到心口突然一痛。一道电流从胸口瞬间传导了进来,传遍全身。他身子为之一僵。

    他看见手里提着的卓然眼睛已经睁开了,他的手握成拳,打在他的胸口处,刚才闪电般的疼痛,就是从他拳头处扩散开来的。

    这小子居然没有死!而且,他还给了自己一拳,这一拳竟然有如此神力,让自己瞬间僵化了一般无法动弹。

    卓然吞服了曹皇后的那药丸之后,感觉到身体生出了一种神奇的防护力,护住了他的所有内脏。而且施展出僵尸功后,体表变得僵硬,加之躯干有防护软甲,以至于他连续捱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暴击。虽然疼痛欲裂,几乎要昏死过去,但是内脏却没有遭受严重的损害。

    因为他挨那一顿暴揍持续了半个时辰,加之曹皇后的药物有保护身体的作用,一定程度减轻了僵尸功的效果,所以,当他被踢到明懿身边时,他已经发现他的手脚已经可以慢慢动了。

    这时,正好守护神离开到天坑旁边去恭送杨贵妃娘娘遗体。而此前卓然已经抓住了怀里的电击鳞片,在他把守护神起来准备扔给那些怪兽的时候,卓然顺势抽出,将握着电击鳞片的拳头一拳打在了对方心口。

    电击鳞片瞬间释放出强大的电力。这种鳞片能瞬间击毙一头大鲨鱼,但守护神武功之强悍,岂是鲨鱼所能比拟,因此没有被击毙,但电流瞬间让他全身肌肉强直痉挛,无法动作。

    卓然迅疾张开手掌,贴在他心口,运起强悍无敌的壁虎功,超强吸力猛烈抽取守护神的心脏!

    守护神心痛欲裂,惊骇无比,可这时他身体已经被卓然的电击麻痹,一时还无法恢复。但他体内强大内力瞬间包裹心脏,跟卓然进行强力争夺。

    卓然已经将壁虎功催到最大,可是却还是被守护神无敌的内力给抵抗住了。

    守护神得意地笑道:“你小子还真是打不死,而且还有这些怪异的本事,好好,我要你把这些本事全都说出来,我再慢慢折磨死你,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条命。”

    卓然知道,这样对抗下去,自己迟早会倒下,因为他能感觉对方内力强悍无比,简直就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自己绝对耗不过,迟早要死。

    果然,卓然在耗费了将近半个时辰后,感觉壁虎功已经开始枯竭。守护神也感觉到了,狞笑道:“小子,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很不错了,更让我对你怪异的本事有兴趣。现在,你该倒下了吧?”

    身后传来明懿悲声哭泣:“卓大哥……,你先杀了我,我要跟你一起死……”

    卓然心中充满悲壮,坚持这么久,他头部也能动弹了,他仰头发出一声长啸:“老匹夫!小爷就算死,也要拉你垫背!”

    这时,他已经无力支撑壁虎功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体内还有的都拿出来拼了!最熟练最常用的,当然是云纹功。

    可是云纹功只是用来吸收悬浮石的,不能用于对敌。但卓然这时候已经想赌输了急红了眼的赌徒,全然不顾章法,将能用的全都用上了。

    云纹功施展出来。

    宁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瞬间,天空猛地一亮,好象被人撕开了一道裂缝。

    与此同时,守护神身体猛地一震,如遭雷击。

    他抬头望天,天空真的好象一块黑布被扯开,扯开的地方,阳光异常夺目。

    四周浓黑的云雾迅速消散,吓得狼一般的怪兽开始拼命的嚎叫。

    从黑暗中跑出来无数甲壳虫,在地上到处乱跑,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怎么回事?为什么天空突然开了?”守护神惊恐万状地抬头望着天,紧接着,又低头看着自己身体,“哎呀,我体内力量怎么凝聚不起来了?”

    守护神发现,随着天空逐渐变亮,四周黑暗褪去,他体内原本强大无比的内力正在迅速地冰消瓦解,已经越来越难以抵御卓然强大的吸力。

    接着,他惊恐地发现,天空的黑暗并不是凭空消散,而是化作了万道黑色丝线,就像撒开的渔网一般,迅速收拢,从空中俯冲而下,贯入了卓然的身体,好像海纳百川一般。

    四周的黑暗居然全被这小子吸到身体里去了?难道,他就是揭开这天幕的原因吗?

    卓然也充满了无比的震撼,因为他突然发现,天空的黑暗正迅速归拢在他的身体,在他身体中逐渐凝聚成了一颗黑色透亮的悬浮石。

    当天空完全褪去黑暗,露出了骄阳似火的时候。守护神体内的内力再也无法与卓然的强大吸力相抗衡,他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长长的惨叫,体内的心脏嗖的一下,被卓然生生吸了出来。

    守护神低头看去,胸口多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鲜血哗哗的流出来,迅速染红了他的衣袍。

    他惊骇地望着卓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又不知道四周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不甘心,茫然环顾,用生命最后一点力量。更让他惊骇的是,四周他熟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置身于一个不过方圆数丈的地坑里而已。而这土炕的高度也不过两三丈高。

    抬头能看见土炕外围长满了参天大树,枝繁叶茂,骄阳透过树林间隙投射下来,照在身上,很热,四周嘈杂的蝉鸣声,提示着酷夏的来临。

    迷宫中的黑暗已经消失了。冰冷换成了炽热,置身在蒸笼一般烘烤着。

    古墓呢?天坑呢?天空中飘着的杨贵妃的遗体呢?

    守护神呆呆的四下望着。

    墓葬不见了,地宫不见了,天坑和天空上飘着的杨贵妃的遗体通通都不见了。

    他颓废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就像一团烂泥,跌落在地上。

    大坑的底部,几只老鼠吱吱叫着,被尸体倒下惊得乱跑,钻进了老鼠洞里不见了。四周一些小蚂蚁,依旧在忙碌着,似乎在搬运什么小虫子之类的食物回老巢去。

    卓然手里抓着守护神那颗砰砰乱跳的心,鲜红鲜红的,他同样惊骇无比的望着四周,还不敢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明懿欣喜若狂,同样惊骇无比甚至有些害怕,她孱弱的声音对卓然说:“卓大哥,你,你没死吗?我们,我们这是在哪?”

    一下让遇到的事情太多了,甚至于都不知道该优先处理哪一个。

    卓然将那颗心脏扔了出去,此刻,他身体的僵硬也开始缓解,已经能够慢慢移动了,于是他将沾满鲜血的右手在尸体上擦了擦,将明懿搀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他在整理着心里的思路。他也渐渐想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他感觉到了身体新增加的悬浮石。

    原来,这所有的幻想都是悬浮石造成的,他们肯定是走进了悬浮石的内部,守护神和他的祖上其实就生活在这巨大的能造成幻象的悬浮石内部,才使得他们以为是在真实的场景中,实际上是处于悬浮石的幻象里。

    那永远不会明亮的天就是悬浮石那亮晶晶的色彩,包括地上的岩石和池塘里面的水,都是这种颜色,当时卓然心中还多少有些惊讶,但是他不敢猜想,因为他从没敢想过小小的悬浮时会变得这么大,甚至变成一个地下世界,能够变出神秘的甬道,高高的围墙,能把地上的老鼠变成可怕的怪兽,地上的蚂蚁变成无数的能要人命的让人麻痹的甲壳虫。

    这一切都是幻觉的结果。他现在明白了,悬浮石制造出来的幻象就是如此神奇。

    守护神之所以如此强悍的武功功力,包括水上凌波虚度,包括惊人的速度,都来自于这神奇的悬浮石。而悬浮石被自己收入体内的时候,它的力量就消失了,所以他的武功急剧下跌,这一点跟天池宗南门、北门和东门那些人一样,在丧失悬浮石的支撑之后,便会武功大打折扣,再也无法象以前那样轻松战胜的敌人。

    卓然看见看着地上的那具守护神的死尸,尸体却是真实的。也就是说。幻想之中有真实,真实之中又有幻想,正可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卓然正在思索着,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天啦,我出来了,我竟然出来了,我怎么出来的?”

    卓然听那声音,很是熟悉,接着便看见大坑的一大堆藤蔓之中费力的钻出来一个女子,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却正是那眼睛灰白犹如鬼眼的莫幽幽。

    接着,从一个不大的山洞里也爬出来一个女子,喘着粗气,眼睛四下张望着,看见他们欣喜无比,道:“公主,卓大哥,你们没事啊,真太好了!”

    卓然笑了,说这话的,正是在地宫中神秘消失的仙鹤飞。

    卓然问:“原来你们两个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你们到哪去了?我出去回来就找不到你们了,那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