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法术
    铜罗汉已经一屁股坐在了石门后面,用手抱着头,发出痛苦的惨叫,身上已经落满了可怕的虫子,正叮咬着他。这个时候人人都自顾不暇,没有谁能脱身去帮他。

    “你们都蹲下举着火把,闭紧双眼,千万别睁开。我用法术。对付他们!”卓然吼道。

    众人先前已经知道了卓然法术的厉害,立刻都蹲在地上,用手举着火把紧闭双眼。

    卓然迅速拿出夺目珠,顾不上转身,闭眼,用另一只手捂住了眼睛。手中的夺目珠在云纹功强大内力的冲击下,发射出耀眼的光芒。即便卓然闭眼用手蒙着依然能感觉到了一层明亮的光线,透过手背,穿透到眼中。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传来无数虫子的尖叫吱吱声。紧接着就像雨点一般噼里啪啦的撞击在了墙上坠落的声音。

    卓然睁开眼,瞧见空中飞舞的虫子跟没头苍蝇似的掉了一地,在地上胡乱爬着。他立刻将手里的火把伸了过去,顿时烧掉了一片虫子。这些虫子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灵性,根本躲不开火把攻击,只会地上乱转。

    卓然欣喜地叫道:“快睁开眼,用火把烧,它们已经被我弄瞎了眼睛,把他们都杀死!”

    大家听见卓然这么说,都睁开眼,用手里的火把去烧地上到处乱爬的虫子。这些虫子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可怕的燃烧的声音,被火焰烧过之后迅速坠落。而地上爬的虫子也不像以前那样灵巧的躲开火把的攻击了,很快便被烧成了一朵朵焦炭。

    确定石洞之中再没有活着的虫子,他们这才舒了口气,毒不死快步来到门边,查看坐在地上的铜罗汉。发现他并没有死,只是粗重的喘息着,整个人已经肿得跟猪头似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孱弱的声音说道:“我好难受,身上好痛,我手脚都动不了了,不听召唤。”

    毒不死见他全身都已经高度肿胀。抓过他的手诊脉,皱了皱眉。对卓然说道:“他不行了。”

    大家心头都是一沉。

    明懿望着已经没了气息的铜罗汉,畏惧地说道:“现在怎么办?”

    卓然道:“我先到外面去用法术,把外面那些虫子都弄瞎了眼,咱们就可以出去了,它们只要眼睛看不见就没办法攻击我们。”

    众人都说好,明懿拉着卓然的手:“可是那样你不是太危险了吗?你一个人对付这么多虫子。”

    “放心!”卓然对其他几个人:“等会儿,你们把石门打开一条缝,我把手伸出去施展法术,你们都闭眼!”大家说好,赶紧闭眼。

    卓然等到石门打开一条缝,迅速地将夺目珠伸出去,催动夺目珠,耀眼的光芒把整个甬道照亮了。

    卓然原以为会有可怕的虫子掉在地上。但是这一次奇怪的是他没有听到任何响动,也没有先前的虫子掉地的声音。

    卓然说道:“你们闭上眼,我出去看看,我一出去马上关石门,等我叫你们再开门。”

    众人都说好。莫幽幽和明懿几乎同时叮嘱他小心。

    卓然答应了,将师门的缝隙开大一些,立即钻了出去。后面的人马上把石门关上了。

    卓然举起了火把四处张望,地上并没有虫子。卓然感到很奇怪,那些虫子都藏起来了吗?难道他们知道自己有对付他们的手段,所以不敢露面吗?

    卓然试探着往前走,一直走出了一段路。依旧没有任何发现,他就像走在一个旷野里,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

    卓然继续往前走,发现那些怪兽也不见了,不知道逃到了里。卓然犹豫了片刻,他决定返回,把其他人叫上,怪兽和虫子只要远离了就好办。

    他往回走到了石屋,用力推门,石门很费劲被推开了,可是他并没有听到任何人的声音。石屋里也是一点儿光线都没有。

    这使得他不由心头一沉,怎么会这样呢?

    他赶紧闪身进了石屋,然后把门关上。高声喊道:“明懿,小莫,铜罗汉,洛阳铲、毒不死,你们在哪?”

    他举着火把,在石屋里转了一圈顿时目瞪口呆,因为石屋里,不仅明懿公主不在,其他人也都不见了,包括地上铜罗汉的尸体、还有那十几具干尸,那一地的虫子,都通通不见,只剩下一间干净的屋子。甚至连门上被挤烂的墨绿色血液也都消失了。

    他好像到了另外一处根本没有来过的石屋似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可是布局跟先前的并没有什么两样。这是什么回事?那些人呢,公主呢?

    卓然惊恐地大声叫着,却没有任何人回答。卓然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会不会是刚才洛阳铲找到了通往外界的通道,他们已经从通道离开了?

    不过,卓然很快否定了这种可能性,因为就算他们跟着洛阳铲从通道离开了,那地上的虫子呢,那些尸体呢?不可能也带着这些东西离开呀。

    卓然想不明白,他还是仔细的把地上的每一块砖都检查了一遍,但是没有发现任何能打开的通道的入口。

    现在惨了,找不到杨贵妃的尸骨倒也罢了,如果公主不见了,宋仁宗肯定会杀了自己。

    现在石屋里只有卓然一个人,他也不用顾忌什么了,立刻施展壁虎功,爬上了房顶,依次检查每一块石砖,想从中发现通道,所有的地方都检查完了都没有发现任何通往外界的通道。

    卓然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先撤出去,拿皇帝给自己的紧急调动军队的圣旨和兵符,调集当地军队,掘地三尺也要把公主找到。现在已经符合调用军队的基本要求。因为公主已经不见了。

    卓然打开了石门出来,举着火把沿着甬道往回走,他走得很快,可以说是小跑,同时紧张地注意着周围。但是周围没有出现他一直担忧的那些可怕的怪物和虫子。

    可是走出一段路之后,卓然还是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来的时候卓然记得是一条直路,虽然甬道也有微微的弯曲,但是总的来说,是一条往前的直路,而没有任何弯道。可是这一次从半路开始。甬道便已经发生了转弯,不再像先前那样一路往前。

    他站在弯头处,思索着先前的记忆。他记得很清楚,的确没有弯道,莫非甬道会自动改变?还是这个地方原本就有另外一条别的甬道呢?

    这里处处都透着诡异,卓然决定翻墙过去,看看墙的那边到底是什么?

    他开始顺着围墙往上攀爬。卓然攀爬一段路便到了尽头。原来这黑暗的深处并没有太远。只不过是光线无法照到这么深远的地方而已,他翻上去之后开始往前爬。接着就翻到了围墙的另外一侧,他将手里的火把扔了下去,火把一直往下落,直到那一点点的光亮消失在黑暗的尽头,他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的传上来。

    难道另外这一侧竟然是不见底的深渊吗?

    那就是说,他的推测是错的,翻过了围墙,这边同样没有甬道。

    他手里只剩一支火把了。虽然他还有夺目珠,但是夺目珠只能瞬间放光不能持续,而且还会耗费他的云纹功。

    于是卓然决定沿着围墙往前走,他不知道围墙尽头是什么,他更不知道围墙的上方有什么,要知道他现在是在地底深处,而实际上他好像是置身于旷野中一般。

    他往前走了没多远,突然站住了。因为在他手里的火把照射下,他看见了甬道不远处,竟然有一排排的骷髅朝着他整齐地走了过来。

    他开始往后退,惊恐的望着眼前这些骷髅。

    与此同时,他身后也有咔咔声传来,他迅速地回头,便看见身后一队队的骷髅同样踩着咔咔的脚步朝着他过来了,这些骷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上来的。

    卓然本想取下背上的散弹枪轰击,可是他发现这些骷髅密密麻麻的太多了,在他手中火把能照到的范围都有数十具。挤在窄窄的围墙顶上,朝他涌了过来。若是这样,即便这些骷髅什么也不做,把他也足以推下高墙摔成肉酱。

    而背上的火药枪充其量只能发射一次,骷髅往前行进的速度,不会给他第二次装填弹药的机会。

    他立即掏出夺目珠,闭上眼睛,云纹功催动,耀眼的光芒再次将四周都照亮了。

    但没有什么异样的动静,他睁开眼,发现那些骷髅并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这才想起这些骷髅是没有眼睛的,既然没有眼睛,夺目珠又有什么作用?

    眼看两边的骷髅越逼越近,他忽然想到了师父逍遥子教他的法术掌心雷,不知道这玩意儿能不能对付这些可怕的怪物。

    卓然甚至已经来不及取下箱子里的带着的朱砂笔,索性伸出右手食指用力咬破一道口子,在手心写符。

    他硬着头皮咬破了指头,画了一道符。一道掌心雷握在手心,对着冲过来的无数骷髅狠狠一掌劈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