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塑料花男友们 第117章揭开真相3
    年子决定离开。狂沙文学网

    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鬼一样的男人。

    离开他所有的胡说八道(歪门邪道)。

    可是,她刚一转(身shen),又听得那个满是嘲讽声音:“接受事实的确很难!尤其,对女人来说,要接受一个男人根本不是(爱ai)自己,而只是利用,就更难了,对不对?其实,也没关系,年姑娘可以当做一切没发生,对一切都不知(情qing)。只要你一直死死缠着卫微言,他按部就班跟你结婚是没问题的……”

    她居然停下来,傻乎乎地点头:“没错!一直是我死缠着他,根本不是他主动追我,所以,就谈不上什么利用不利用了!”

    她甚至敢打赌,如果自己没有主动去追求卫微言,那么,可以保证,他根本不会主动出现在自己(身shen)边。

    甚至自己“造谣”他“车祸(身shen)亡”悔婚之后,也是自己悄悄(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一直撩他,经常点各种恶心的外卖去整他,不停地(骚sao)扰他……

    若非如此,分手之后,二人也不可能复合。

    自始至终,都是自己在主动。

    云未寒哈哈大笑。

    “年姑娘啊年姑娘,你可真是太天真太可(爱ai)了。一个跟你的世界格格不入的男人,他凭什么无缘无故被你一撩就上钩,一撩就答应跟你结婚?你难道忘记了自己曾经从他眼中看到过薇薇的影子?”

    年子:“……”

    他毫不客气:“薇薇苦等他几年,他都无动于衷,他凭什么就对你青眼有加?莫非年姑娘自认颜值还远远超越薇薇不成?”

    年子:“……”

    对于男人来说,颜值即正义。

    此外,没有别的更“合眼缘”的选择了。

    “卫微言一开始对你不冷不(热re),不拒绝不负责的态度是不是?可后来,为什么你主动提分手,他反倒着急了,你不觉得奇怪吗?你觉得以他的条件找不到比你更漂亮的女人了是不是?”

    年子:“……”

    “他只是找不到下一个更方便的观测标本了而已啊!”

    年子沉默。

    好一会儿,她问:“卫微言……他也像你一样,后来知道实(情qing)了之后就刻意不让我看到他的眼神了,是不是?”

    云未寒笑起来:“就学术水平本(身shen)来说,卫微言远在我之上。没法,有些天才,人力无法追赶。我尚且可以轻易做到不让年姑娘反过来观察我,他要屏蔽自己,当然是易如反掌!!!”

    也就是说,他俩到底有没有劈腿,到底劈腿了多少女人,其实,她年子是看不到的……实验者,不可能反过来让实验对象把自己摸索得一清二楚。

    只能是他们观察她——就像观察一个变异的稀有动物。

    实验室的小白鼠,根本不可能反过来意识到科学家们到底要干嘛!

    可是,这个小白鼠还试图挣扎。

    “云未寒,你告诉我,你们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某些科学研究,并不需要马上就得到什么经济效益!”

    云未寒的笑容很奇怪。

    年子盯着他,从来没有觉得他如此讨厌,如此狰狞过。

    尤其是他那毫不掩饰的“嘲讽”神(情qing),高高在上,看你简直就像是看一个白痴似的——让人恨不得一拳就把他的脑袋给砸出一个坑来。

    “对于某些男人来说,婚姻(爱ai)(情qing)都只是一种手段而已!只要能带来好处,跟谁结婚都无所谓。否则,卫微言凭什么放弃美貌又有钱的薇薇,而选择你?”

    年子:“你td就直说我没钱和你们不是一个阶层不就得了?废话这么大一串干什么?”

    “哈哈,年姑娘果然是聪明人!是聪明人就更应该知道,一个男人,通常(情qing)况下是不会向下太多去找女人结婚的(逢场作戏玩一玩的例外)!除非他确定这个女人有某种用处或者不可替代!”

    “……”

    “卫弱智这绰号,你就知道他的(性xing)子了。除了事业,他几乎对外界一窍不通。这样的人,说穿了,是奇葩加懒惰。有女人拼死拼活缠着他,而且恰好是他用得着的人,顺水推舟不是很正常吗?否则,你就算死在他的面前,你看他会不会多看你一眼?”

    年子忽然上前一步,指着他的鼻子:“云未寒,你难道当初不也甜言蜜语骗着我,大献殷勤吗?你t还说什么第一次见到我就喜欢我!!!卫微言至少还不撒谎,而你,简直厚颜无耻!”

    这男人。

    这无耻之徒。

    当初他怎么说来着?

    “年姑娘,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把自己的祖传dna献给你……”

    云未寒沉默了一下,缓缓地:“这就是我和他的区别。我后来已经不想欺骗你了,所以坦诚相告,而他,一直伪装得很好。这世界就是这样,坦率的人被人唾弃,而伪君子却如鱼得水!”

    年子:“……”

    云未寒长叹一声:“你看,卫微言本质上和我对你的态度并无差别。年姑娘,我言尽于此,听不听随你!”

    年子沉默了一下,又上前一步。

    反倒是云未寒有点意外了。

    她一字一句:“云未寒,你们真的想研究谁就研究谁,而无需征求对方同意吗?”

    相比之下,被人欺骗感(情qing),真的是不值一提了。

    渣男,我们可以一脚踢开。

    可是,最本质的问题呢?

    云未寒沉默。

    他可能没有想到年子会追问这个。毕竟,许多女人一听自己感(情qing)受骗了,立即懵了,不可能再顾及其他事(情qing)了……

    “我们普通人,就活该做小白鼠?可若是薇薇这些,你会让她做小白鼠吗?不会,是不是?至少有选择的权利,是不是?”

    云未寒还是沉默。

    年子忽然笑起来。

    昔(日ri),她其实一直隐隐地有几分优越感:自己出(身shen)大城市,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工作体面收入也不错,家里有几(套tao)全款房子,有车子有存款,从小衣食无忧,而且还是985毕业……怎么说,也算得是中产阶级了。

    尤其,对比柏芸芸这些苦出(身shen)的孩子,这种优越感就更加强烈了。

    可现在才明白,在云未寒这些人眼里,中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也就是一小民百姓而已,人家想怎样就怎样。

    云未寒的声音很是勉强了:“其实,跟年姑娘你想象的有点不同……科学实验而已,并非什么歧视或者伤害……毕竟,这样的标本极其罕见,你举薇薇的例子其实没什么意义,因为薇薇没有这个功效……”

    你当老子是白痴吗?

    如果有所选择,小白鼠愿意呆在实验室任人宰割吗?

    年子没有再骂他,因为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

    她只是指着他的鼻子,一字一句。

    “云未寒,你也听好了!就算你一直在骗我,在给我挖坑,在假装殷勤,可是,我也要告诉你,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半点看上过你!从来没有!尽管在你眼中,我是比你阶层差许多的女人,但是,也请你记住:就是这样一个比你差许多的女人,也从来正眼都没瞧上过你!”

    就算你骗我,我也从来没有上过你的当!

    就这样!

    年子走了。

    年子看也不看他,径直走了。

    傻乎乎地走出去老远,她才停下脚步。

    但是,并未回头。

    她站在花海中的小径里。

    前后左右都是玫瑰。

    淡淡芬芳,满地红花。

    她有点恍惚,就像好几次若隐若无的梦境。

    多么希望,这一切全都是梦境啊。

    可是,她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手背,却感觉到一阵冷冰冰的生疼。

    一阵风来,花影摇动。

    她忽然很恐惧,觉得起起伏伏的花海里,全是潜伏的妖魔鬼怪。

    她拔足狂奔。

    发誓永不再踏足此地半步。

    背后,一双眼睛远远眺望着她。

    他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

    他看到那个人影越走越快,越走越小。

    停下来的时候,就像是花丛中的一抹精灵。

    她其实长得很美。

    尤其是那双眼睛,是真美。

    比精灵还美。

    忽然,这精灵飞奔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花海之中。

    他忽然有点惆怅,摇摇头,长叹一声。

    以后,也许再也没法在这里见到她了吧?

    车子停在小院门口。

    年子没下车,一直呆呆坐着。

    她趴在方向盘上,浑(身shen)无力,又睡不着。

    脑袋里一锅浆糊,又像要炸裂似的焦虑不安。

    你偶然邂逅一个高高在上的男神,你心动不已,便天天死缠活缠,于是,他便接受了你的追求并且答应和你结婚:请问,真的有这样的好事吗?(如果是这样,可能每一个男偶像都得娶成千上万个疯狂的女粉丝了?)

    你都“造谣”一个男人“车祸(身shen)亡”了,对方居然还轻易原谅你,不计前嫌跟你复合,然后对你比以前更好还跟你求婚:请问,正常的男人会这样吗?会吗?

    还有,忽然有高富帅从天而降,多金殷勤,极力追求你,天天送花送礼物,看你像看一个绝世美人……你认为,这是真的吗?

    如果一件事(情qing)好得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那么,这件事(情qing)必然很邪门。

    年子想着想着,呵呵笑起来。

    td,原来这一切,居然全都是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