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第88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这家伙睡的也太沉了, 一点都没有她们猫科的灵敏警觉。

    初白看到甜夏, 想到甜夏和陆墨彰的事, 它尴尬的扭头。

    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它听甜夏将她和陆墨彰的事说的太多了,就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梦里的公园显然是这个世界才有的,它穿越到这个世界后, 基本没去过什么公园,也不认识什么别的男人。

    所以, 那就只是一个梦吧。

    甜夏端着一盘炸丸子过来, 塞给小奶喵一颗。

    临近春节,家家户户总是要准备各种炸物。尤其陆家还挺传统的, 油炸丸子、油炸干果、油炸酥肉什么的,一样都不少。

    甜夏贡献了自己的手艺,这盘油炸丸子就是出自她的秘制菜谱。她咬了一口丸子,唔, 好吃,自己的手艺还是这么棒。

    小奶喵用前爪抱着丸子, 慢慢的啃着。

    甜夏挑眉:“怎么?不好吃啊?”

    见甜夏问它,它恹恹的回道:“好吃,不过烤鱼更好吃。”

    甜夏乐了, “那是自然, 我烤鱼的手艺一流, 是你吃过最好吃的鱼吧。”

    初白点了点头,冷不丁又想到梦里的男人,还有他做的鱼。它莫名的有一种感觉,那个男人做的鱼比甜夏做的还好吃。

    小奶喵突然甩了甩头,将这荒诞的想法甩出脑海。

    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它在想什么。

    *

    每年年底,是许多人最忙的时候,年会聚餐成了年前的狂欢。陆氏企业做的很大,旗下涉及不少分公司,每到年底,也是陆家最忙的时候。

    不但陆家主连轴转,就连陆年都跑不脱。

    龙组的工作不能曝光,陆年明面上是帝都大学跳级毕业的学霸,毕业后进入陆氏工作。虽然露面并不多,却是铁打的接班人。再加上他出色的长相,让他成了不少人眼中的绩优股。

    在陆氏,在帝都名媛圈,有一句话在女孩子们之间私下疯传——但求一睡陆大少。

    这成了多少名媛淑女们脑补的梦想。

    除了每年底的年会之外,陆氏在年前还会举办一次晚宴,招待的是合作企业和陆家有交往关系的人群。

    陆年身为下一任的继承人,这种场合自然需要出席。

    今晚的晚宴定在帝都有名的酒店,这里消费不菲,餐点很好吃,入场的人必须穿正装。

    酒店外面,泊车小弟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了,里面的人怎么不下车。

    车内,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想要往他衣服里钻的小奶喵,伸手将它拎了出来:“别闹,今天穿的正装,藏不下你。”

    初白被拎在半空,溜圆的猫瞳无辜的看着他。

    初白早就想出门看看,无奈陆家看管的严,平时根本没机会踏出陆家大宅半步。今天见陆年要出门,它趁他不备钻到外套口袋里跟来了。结果走到半路,就被陆年抓包。

    小奶喵想着绝对不能被送回去,这是难得观察外面的好机会,外加甜夏说过,这家酒店的餐点很好吃。

    想到这,奶喵望着陆年的眼睛水汪汪的。

    陆年在自家猫充满‘恳求’的目光下,身为毛绒控外加猫奴的心瞬间软了。

    他扭头,轻咳一声:“酒店不让带宠物入内,如果你乖乖的保持不动的话,我到是可以……”

    小奶喵秒懂,立刻喵了一声,团起身子充当毛绒玩偶。

    “先生?”

    泊车小弟笑容抽搐的看着终于肯下车的人,高大帅气的男人和他手上的……猫?

    “先生,我们酒店禁止宠物入内。”小弟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阻拦。

    陆年看了一眼掌心里的小奶喵,淡淡的道:“这是玩偶。”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能唬人。再加上小奶喵团成一团,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是做工逼真的高级玩偶。

    想到陆氏旗下的确有经营高端玩偶的子公司,泊车小弟信以为真,尴尬的笑了笑,鞠躬道歉:“抱歉,陆先生。”

    陆年点了点头,将车钥匙交给他,捧着小奶喵进了酒店。

    *

    一人一猫踏入晚宴大厅,厅内的都看了过来。

    李德快步走到陆年面前,低声问:“堵车了?”

    陆氏举办的晚宴,陆年身为主人居然比客人来迟,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李德刚问完,瞄到陆年捧着的东西,他眼角抽了抽:“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他就知道陆大少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迟到,罪魁祸首肯定就是眼前这个毛团子。

    “德叔。”陆年打了声招呼,摸了下小奶喵的毛,“这是玩偶。”

    李德呵呵,看陆年的眼神和看宠熊孩子的家长没区别了。

    小奶喵借着陆年的遮挡,眯着眼观察着晚宴。

    能被陆氏邀请的人,身份都不一般。晚宴大厅内,有不少都是电视里经常看见的面孔,不少人的女伴更是娱乐圈有名的女星。

    也有的人是带着夫人女儿一起来参加晚宴的,看到陆年进门,不少年轻女孩的视线总是往他身上绕。

    这似曾相识的视线,让小奶喵想到了陆筠,陆筠也是这样看陆年的。

    晚宴厅一角,一个男人勾着唇,同样也看着陆年。不同的是,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陆家,陆年,病秧子,屡屡被传性命垂危,却又一次次挺过来的男人。这人,挺有意思。

    男人打量着陆年,视线落在陆年手中捧着的毛团子时,微微眯了眯眼。

    猫?

    玩偶吗?

    瞥见毛团子细不可察的动了下,男人笑了,看来之前传闻陆大少一怒之下为奶喵,这消息恐怕是真的了。

    那头,小奶喵正不动声色的瞅着晚宴里的人,冷不丁扭头,和角落里的男人对上眼。

    男人和奶喵都愣了下。

    初白眨了下眼,心底叫糟,被人发现了。

    它僵了一秒,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头扭回来,趴在陆年掌心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男人怔楞的看着奶喵出神,直到友人寻了过来喊他:“恒之,看什么呢?”

    楚恒之回神,伸手抹了下脸,岔开话题,“没什么,怎么过来了?”

    “提醒你看好戏,喏,陆二爷也来了,今晚怕是热闹了。”

    楚恒之看过去,晚宴中心,陆二爷和不少人站在一起,身旁还跟着陆莫以及陆筠。陆依依到是没来,据说在家养伤。

    陆二爷一副介绍继承人的模样替陆莫拓展着人脉圈子,那态度简直就差摆明了说陆莫是他看好的下一任继承人。

    陆莫跟在二爷身边,应退得当,他生得不差,有陆二爷捧着,自然也得到不少奉承。

    只是这奉承有多少是出自真心的,就有待考证了。

    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为了交际应酬,长辈替看好的小辈拓展人脉没什么,但陆年还没死呢,陆二爷做的这么明显,吃相就有点难看了。

    晚宴内的都是人精,一边说着场面话应和奉承,就当给陆二爷一个面子。另一边暗戳戳的偷瞄陆年和陆家主,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爆发。

    陆家内斗,那肯定很好看。

    陆家主瞄都没瞄陆二爷这边一眼,想要抢他儿子的位子,那就去完成s级任务啊,光在这里应酬交际有什么用,闲得操蛋。

    陆家主看不上陆二爷的做法,懒的理他。

    陆二爷见陆家父子都没什么反应,不甘寂寞的领着陆莫和陆筠走了过来。

    自从陆年折了陆依依的手腕,这还是陆莫头一回和陆年碰面。陆莫身为陆家仅次于陆年的人,万年老二。他的力量不弱,人也长得好,从小受人夸赞吹捧之后,都会听到一句略带惋惜的话。

    可惜,就差陆年一点点。

    听得多了,陆莫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慢慢的他会想,为什么陆年要出生呢。陆年没出生的那几年,他是陆家小辈里头一号人物。

    可随着陆年出生,随着陆年成长,渐渐地,人们的视线开始落在陆年身上。只要有陆年在地方,就没有人会再关注他。

    陆莫不喜欢陆年,甚至心底深处隐隐嫉妒着这个堂弟。所以当陆二爷找上他,想要拱他上位,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陆莫跟着陆二爷走过来,礼数周全的和陆家主打招呼。俊朗的面容上带着笑意,冲陆年也招呼了声:“堂弟。”

    他瞥见陆年捧着的奶喵,知道这就是害依依被折了手腕的猫。心里有些嘲讽,陆年还真是懂得做戏做全套,一个用来敲打他们家的‘借口’,走哪都捧着。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陆大少有多爱猫呢。

    陆年冷淡的点了点头,见陆莫一直盯着他的猫,他略不悦的皱眉。

    *

    想要弄清楚阵法,最快的方式就是让阵法落实在自己身上,契约成立。不过初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哪怕这阵法在它看来并不特别高深,但在世界法则的盯梢之下,它也不想大意的中招。

    又逛了一会陆家大宅,初白寻思着要不要离开这里时,主宅卧房那边响起一阵骚动。

    人声鼎沸,越来越热闹,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奔了过去。

    初白看了一眼又一眼,耐不住好奇心,白色的小奶喵也蹿了过去。

    *

    越是靠近主宅的一间卧房,阵法牵引的痕迹越明显。

    初白在其中一间卧房门口停下,它身上虚浮的阵法和那卧房内的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合。

    这种灵力流动的回路,初白歪着猫脑袋想了一会儿,才在记忆里挖出来一个类似的——命契,以主仆形式结契,仆替主命。

    因为这命契太粗糙,很容易反噬,在天赐大陆早就被淘汰了。所以初白一开始压根没印象,还是走到跟前了,里面那人明显是性命垂危激活了阵法,它这才想起来。

    原来陆家抓它是为了给里面那人续命。

    九尾灵猫都很惜命,天生异种,一旦暴露就会被全大陆追杀争夺,所以每一只九尾灵猫都很珍惜自己的小命,谁想要它们的命,它们就能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初白是一只纯种的九尾灵猫,自然也不例外。在察觉陆家抓它是打算用它的命给里面的人续命,它出奇的愤怒。

    虽然这命契没结成,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真名。若是它一个不慎暴露了,在世界法则的压制下,它不就成了任人宰割的案上猫。

    初白磨了磨爪子,悄悄的潜了进去,打算宰了那个‘主人’,永绝后患。

    里面人荒马乱,一时也没人注意一只猫。它窝在柜子缝隙里,静静的等着这些人散去。

    陆家主和陆夫人站在陆年的床边,看着床上儿子气息越来越弱,陆夫人惊慌的抓着陆家主:“怎么会这样,命契不是成了吗?”

    命契结成,儿子被力量反噬时,会将这反噬的痛苦由命契另一人承担。可现在,看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陆家主皱眉,想到结契时那忽明忽暗的光芒。忍不住怀疑,难道这命契没结成?还是哪里出了岔子?

    “都别留在这,门外守着。”

    陆家主想不通,吩咐了一声,转身往关着初白的那间房子走。

    陆夫人跟了上去,每次儿子被力量反噬时,有时候会力量暴走,留在屋里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所以每次他们都是待在外面等着。

    就算不忍心,也只能等着,等着陆年自己熬过去。

    不一会儿,这间卧室里人潮散去。

    初白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暂时不会有人进来,这才踩着猫步走出来。越靠近床边,越能感受到那暴烈肆虐的力量。

    这力量强大的不像是人类可以拥有的,也让初白明白了为什么这人需要续命。

    过于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身体。这就像是勉强将力量塞进了弱小的容器,那容器承受不住,自然就只有被炸成灰的结局。

    床上的‘主人’,不用初白动手宰了他,就这样扔着不管,他也快爆裂而亡了。就算撑过了这一次,下一次,下下一次,也绝对熬不过去。

    初白歪着脑袋想了想,决定让他自然的爆裂而亡好了。免得它宰了他,还要背上因果。

    想通了这一点,它轻巧的跳上床,打算看一眼这个妄想做它‘主人’的人。

    床上躺着的男人近乎全/裸,因为力量暴走的关系,穿多少都没用,陆家主索性也就不给儿子穿了,光着。

    所以初白一抬眼,看到的就是一具近乎完美的男人**。

    宽肩窄臀大长腿,肌肉线条不会过于夸张,却富有力量感。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腹肌和人鱼线都非常漂亮。底下的男性象征哪怕是在沉睡时,都显的十分傲人雄伟。

    初白以一种纯欣赏的目光将男人的身材点评了一遍,然后将视线移到男人脸上。

    那是一张很年轻很好看的脸,就算是放在天赐大陆,都能够称得上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他的皮肤有点苍白,却无损他的俊美。眉眼狭长,此刻因为力量暴走而紧躇着,五官依旧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初白想起人类经常说的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男人配的上这句话,而且这张脸十分眼熟。

    初白用爪子挠了挠头,尾巴暴躁的甩了甩。

    这张脸,不就是它刚来到这个世界,被世界法则差点压成一张猫饼时,救了它的男人!

    每个世界的世界法则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天赐大陆,那被称为天道。

    每个世界的天道对力量的衡量标准都不一样,在这个灵气驳杂,基本全是普通人的世界。它以九尾灵猫之姿闯入,被判定为异世来客时,就被世界法则认定为需要抹杀的存在。

    就算它修出了九条尾巴,也无法毫无准备的对抗法则。更何况它闯入时才堪堪五条尾巴而已。

    世界法则一出手,它措不及防之下,几乎毫无反抗之力。断掉三条尾巴,仅留着两条尾巴保命的它,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毛团。

    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出现了,它本来想逃跑的,却无力动弹。

    男人先是远远的盯着它,在它奄奄一息时,渡了灵气过来。那灵气暴虐又温柔,可是对处于世界法则的压迫下的它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一点用都没有。

    就在它感觉自己这次估计会死的时候,模糊间听到男人问它:“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用灵力直接回荡在脑海里的声音,就算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也能听懂其中的含义。

    彼时的它咧嘴,想套它的真名,做梦比较快。

    男人等了一会儿,见它不吭声,气息越来越弱。他知道救不活了,轻叹了一声:“白色的毛团,今天又是初次遇见,那我就叫你初白吧。”

    血肉模糊的毛团子嫌弃的撇撇嘴,初白,这什么破名字,比它的真名差了一万倍。

    “就这两个字了,一会我挖个坑将你埋了,墓碑上总要有个名字才好。”

    这是毛团子听到的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陷入黑暗前,它在心底轻轻的应了。

    初白么,也好。

    没想到会死的这么草率,也没想到在最后会遇到了个人类,不但给它起了个名字,还打算给它收尸安葬入土一条龙。

    真浪费,这要是放在天赐大陆,多少人恨不得扑上来将它炖汤了。

    ……

    三天后,初白从一个土包包里爬出来。看着被自己推倒在一边的简易小墓碑,上面果然刻着两个字,虽然看不懂,但它猜测应该就是‘初白’。

    那男人说到做到,真的把它给埋了。

    毛团子目光复杂的盯着那块刻着‘初白’的石头,最后刨了个坑将石头埋了进去。

    它也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它失去意识前,在心底轻轻应了那个男人给起的名字后,世界法则的压迫陡然从它身上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丝残留。

    他给了来自异世的它一个名字,它承认了这个名字,再加上它的力量被削弱的只剩下一丁点。这一个名字确立了它和这个世界的一丝因果,让世界法则也就承认了它的存在,不再抹杀它。

    它立刻明白了这是自己唯一生还的机会,将最后一丝气息纳入丹田,静待身体的自我修复。然后足足花了三天时间,它才活下来,不过第二条尾巴也快保不住了。

    那个给了它名字的男人是它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记住的人,它还想着什么时候再碰到了,就把这个救命之恩给还了。

    结果,现在就碰到了。

    它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想要拿命契束缚它的人。

    现在,那个命契的‘主人’,眼看要死了。

    *

    味道不错?

    怎么可能!光看那颜色都知道这碗小奶喵胡乱捣鼓出来的东西会有多难喝,儿子肯定是在死撑,死要面子活受罪。

    初白的灵力在陆年体内转了一圈,这些日子以来,它发现陆年体内灵气沉积下的黑斑变多了。放在正常人身上,也许问题还不大。但初白没忘记,陆年是个‘身娇体弱’的病秧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