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陆莫说这话时, 神态谦和诚恳, 就像是一个无奈的兄长。

    伪装成毛绒玩偶的初白挑了挑眉,觉得陆年这个堂兄,一点都不简单。几句话的功夫, 生生将陆年塑造成嚣张跋扈的二世祖,不但仗势欺人,甚至连自家堂妹都能残忍的下手。

    还顺带洗白了陆依依, 将陆依依摔猫的举动硬坳成只是女孩子见小动物可爱,想摸摸而已。

    这对比之下,陆年要是还冷着脸,陆家主要是还想抓着这件事不放, 那就是他们陆家在无理取闹了。

    小奶喵很想抬头看看陆年的神色,但碍于自己此刻伪装毛绒玩偶的姿势, 它只能看到陆年胸前的纽扣。

    陆莫这话说完,陆二爷露出欣慰的笑容。很好,他看上的人果然不是草包。

    他忍不住得意的瞥了一眼陆家主,却发现陆家主不但没生气,甚至神色里还带着隐隐的怜悯。

    怜悯?

    对谁?

    陆二爷皱眉, 还没想明白就听到陆年清冷的声音。

    “原来你还知道属于我的东西, 是不许别人碰的。”

    陆年的声音很淡, 几乎没什么情绪起伏。

    陆莫却是硬生生的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嘲讽, 嘲讽他痴心妄想, 妄图碰触陆家继承人的位置。

    这个想法让陆莫的脸色有一瞬间扭曲,谦和爽朗的笑容几乎快要挂不住了。

    他觉得周遭的视线火辣辣的,好像每个人都在嘲笑他一般。

    更让他愕然的是,他都说成那样了,陆年的气势非但没有软下来,反而更硬气了。甚至连解释都不屑,直接挑了他话里的刺。

    这一点都不像陆年,那个病秧子不是一贯性子很淡,并不喜欢争什么吗。

    陆年的这种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陆莫脑子很乱,他尴尬的转移话题:“我就是想替依依道个歉,很抱歉,之前……”

    陆年突然将小奶喵捧高了点,正对着陆莫的脸。

    陆莫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脸茫然。

    这是做什么?

    “不是要道歉吗?对我说什么,对它说。”陆年一脸平淡,吐出来的话刺的陆莫想吐血。

    对一只猫道歉,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陆莫这辈子还没这么丢人过。他瞪着眼前那只小奶喵,嘴巴张张合合,愣是没发出声音。

    初白这会儿也明白了,陆年这是给它出气呢。

    见陆年都点明它的身份了,它也就不装玩偶了,蹲坐在陆年掌心,歪着脑袋,居高临下的瞅着陆莫。

    那姿态神色,怎么看怎么像是在说:快道歉啊,朕等着呢。

    陆莫的脸憋得通红,还是第一次觉得如此憋屈。他陆莫连一般人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却要对一只猫低头,这算什么!

    偏偏道歉的话还是他自己说的,骑虎难下的滋味真是难受。

    “我……”陆莫难堪的挤出声音。

    “好了,小辈间打打闹闹的,多大的事,至于这样上纲上线的。”陆二爷突然插了进来,打断了陆莫的话。

    陆莫见状,立刻将未出口的抱歉收了回去,心底隐隐松了口气。

    陆二爷挡在陆年和陆莫之间,皱眉看着奶喵,“陆年,不是二爷我说你。你也不小了,怎么喜欢这种女孩子家家养的东西,还为了一只猫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下手这么狠。你的性子本来就安静,现在又养起这种绵软的动物,这样子我还以为你爹把你当女儿养大的呢。”

    陆二爷这么说,陆年还没什么反应,陆家主先不高兴了。

    怎么说话的呢,他的宝贝儿子,高大帅气,身材比起男模也毫不逊色,怎么就是当女儿养了?而且儿子喜欢猫怎么了,谁规定喜欢养猫就是女孩子家家的专利了!

    陆家主虽然以前也不知道儿子是个毛绒控猫奴,但作为一个无原则疼儿子的爹,别说他儿子只养了一只猫,就是陆年想要养一屋子的猫,他也不会反对。

    养!反正他们家有钱,专门拨出一栋别墅来养猫,碍你什么事了,管的真宽!

    陆年身为小辈,不好反驳陆二爷。

    陆家主挺身而出,皮笑肉不笑的抗住陆二爷:“二爷,那可不是普通的猫。”

    陆二爷和陆莫听了,心里都是一紧。

    不是普通的猫?

    难道真的是亚种人类?

    不会吧,这么小的亚种人类,根本不可能扛过和陆年的命契。光是力量反噬都够这小猫死好几回了。

    “这是初白,我家夫人可是说了,要将它当做闺女养。依依那丫头动手打了我家闺女,你说这事能不严重吗?”

    陆家主说着,伸手挠了挠小奶喵的下巴,还一脸慈爱的道:“初白乖,不怕,爸爸给你撑腰,没人敢欺负你。”

    小奶喵很配合的喵了一声。

    周遭围观的人顿时有捂眼睛的冲动,哎哟妈呀,彪悍暴烈的陆家主,配上他脸上那软和慈爱的笑容,这对比,看的他们都要瞎了。

    有认识陆家主时间比较久的人揉了揉眼睛,喃喃自语:“卧槽,陆军华那老小子也能笑得这么肉麻,还爸爸,呸,又一个猫奴。”

    围观的人觉得,陆大少的毛绒控属性肯定是遗传自陆家主,铁汉柔情什么的,看久了也爽雷爽雷的。

    陆二爷和陆莫见状,知道自己想多了。隐隐放下心的同时,又觉得陆家主这是借机怼他们呢。

    现在是有挺多人为了这种软绵绵的小动物而沦陷,不但做牛做马伺候它们,甚至将它们当做自家孩子来养,一副傻爸傻妈的姿态。

    放在别人身上,这种事还有几分可信。

    但陆军华?

    陆二爷和陆莫心底冷哼,不就是一个敲打他们的借口么,草人设草的这么用力,也不嫌丢人的。

    “好了,这事都过去了,都是一家人,无论谁对谁错,依依那丫头也受了伤,以后这事就别再提了。”

    陆二爷轻描淡写的将话题带过去,陆莫抿着唇站在一旁,决口不提刚才要道歉的事。

    陆家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今晚的诚不合适,没必要闹太大给旁人看笑话。否则……

    陆年冷淡的瞥了陆莫一眼,这一眼,让陆莫咬紧了后槽牙。

    陆年那态度分明是在说,自己说出口的话都做不到,你算什么男人。

    陆莫深呼吸,扭头不和陆年计较。

    一转头,却发现陆筠脸上的神色不对。

    那眼神迷蒙,脸上带着羞怯,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陆年看算什么鬼?

    陆莫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伸手扯了一下陆筠,咬牙低声道:“你在看什么?”

    陆筠回神,她怯生生的看着自家大哥,声音细如蚊蝇:“没、没看什么。”

    “你该不会……”陆莫太熟悉陆筠此刻脸上的神色,他见过不少女人就是这样看陆年的。

    “哥。”陆筠喊了一声。

    陆莫咬牙,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丢下一句:“一会再说。”

    陆筠咬了咬嘴唇,不在吭声。

    *

    有了之前那一出,陆大少偷带奶喵进酒店的行为自然就曝光了。

    酒店方的工作人员表示,虽然能理解陆大少作为猫奴,爱猫心切的心情。但酒店的规定就是规定,不可以带宠物入内,就算是陆大少,那也不能破例。

    于是在众人围观之中,陆大少面无表情的揣着猫,去了外面停车场,安置自己的爱猫。

    这一去,就是快半个小时。

    等他回来时,晚宴厅内众人看他的目光已经从陆大少的爱好是喜欢猫,变成了陆大少是深度毛绒控猫奴,沉迷奶喵不可自拔的重症患者,无药可救级别。

    同样的晚宴一角,看够了戏,男人笑嘻嘻的戳了戳身旁的楚恒之,“你说陆年是真的那么喜欢那只猫,还是演给人看呢?”

    他们这种家世,哪里有什么纯粹的喜欢。有时候表现出来的喜好,都带着不可言说的目的性。

    男人问完,半天没听到回应,他纳闷的抬头,看到总是含着笑容的好友,脸上难得的没有挂着笑。

    “怎么了?”他问。

    楚恒之扯了扯领带,神色疲倦:“有点闷,我出去透透气。”

    “唉,去哪?”

    男人追问,见楚恒之没回他,只是摆了摆手表示一会儿就回来。他耸耸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好吧,那么大的人也不会丢了,随他去吧。

    *

    陆夫人笑的合不拢嘴:“哟,小家伙这是在把脉呢?行啊,那些中医节目没白看,这都学会了,孝子的模仿能力就是强。”

    陆家主瞅了一眼空空的药碗,寻思着。

    味道不错?

    怎么可能!光看那颜色都知道这碗小奶喵胡乱捣鼓出来的东西会有多难喝,儿子肯定是在死撑,死要面子活受罪。

    初白的灵力在陆年体内转了一圈,这些日子以来,它发现陆年体内灵气沉积下的黑斑变多了。放在正常人身上,也许问题还不大。但初白没忘记,陆年是个‘身娇体弱’的病秧子。

    一个身体本来就比别人负担大的人,这些灵气杂质会直接影响到他的气血运行。

    事实上,陆年现在,应该每时每刻都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不至于触动命契,但这样一直持续的煎熬,更容易让人烦躁。就像常年被病魔折磨的病人,总是容易暴躁易怒。

    偏偏从陆年身上根本看不出来,除了脸色苍白了点,他在它面前总是笑着的。

    只这一点就能看出,陆年虽然年轻,心性却很坚韧。

    小奶喵观察到喝了药之后,陆年体内那些黑斑似乎有开始减少的迹象,但速度并不快。这种低配版的药液效果比起清明丹差太多了,如果坚持喝的话,到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

    陆年喝完药,见小奶喵用爪子按在自己脉搏上发呆,他伸手给它顺了顺毛,也没拿开胳膊,就那样无比配合着它。

    陆夫人和陆家主对儿子这样已经习惯了,这段日子儿子的表现,让他们深深的了解,一个猫控是有多么的没底线。

    陆年撸了会猫,忽然间,他感觉体内有微微刺痛。不同于以往一直持续的那种不舒服,这微微刺痛还带着一股热流,从下腹开始,逐渐扩散到全身。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难道刚才那碗药有问题?

    不想让父母担心,陆年神色不变的找了个理由将陆夫人他们请了出去,就连小奶喵都让母亲抱走了。他怕这刺痛会引得力量失控,伤到旁人。

    等只剩下他一人,他躺在床上,闭眼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

    第二天,陆家的私人医生再次被召唤。

    医生彻底给陆年做了个检查,拿着检查结果一脸的不可置信。

    “体内沉积的杂质似乎变少了一些,这让气血运行稍微顺畅,最重要的是似乎并无副作用。这真的是一碗药就起到的作用?”

    陆年点头:“我今天觉得没有以往那么不舒服,昨晚出了很多汗,那些汗有点发灰,我想那就是体内的杂质。”

    “是小奶喵捣鼓出来的药?”

    “嗯。”

    医生脸上的表情更复杂了,融合了震惊、不可置信、骇然。

    人吃五谷杂粮,体内自然会有杂质沉积,一个饮食生活习惯不好的人,体内垃圾杂质沉积会尤为严重,从而导致各种疾病爆发。

    而像陆年这种特殊人群,就更严重了。

    因为除了吃五谷杂粮之外,他们还会使用灵气,现在的灵气浑浊斑驳,在每一次使用力量时,在用灵气修行时,灵气内的杂质会沉积在体内,形成黑斑。

    这些黑斑,轻则让修行进展缓慢,甚至终身再无进境。重则堵塞经脉,让人爆体而亡。

    在特殊圈子里,也有不少人研究清除黑斑的方法,却效果不好。就算是擅长炼丹的道家,也没什么好法子,顶多就是用天材地宝进补,弥补黑斑对身体造成的损伤。

    所以他们这个世界修为高和力量强大的人并不多,他们心里也清楚,这已经是末法时代,传承遗落,也许再过个三四十年,等他们这一批人死去,这个世界就只剩下普通人。

    可现在,众人束手无策的黑斑,被一碗药解决了!?

    虽然黑斑消失的速度很缓慢,但那的确是有一小部分消失了!

    陆年这才只喝了一次而已,又没有副作用,要是长期坚持喝,那……

    不止是医生一脸震惊,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满脸的讶异。谁能想到昨天那碗看似胡闹的药,会有这个功效!

    ……

    初白蹲在床上,它周围,陆夫人、陆家主、陆年、医生围了一圈。

    它抬起爪爪舔了舔,接受着众人复杂的视线打量。

    不同的是,医生是震惊和不可置信,陆夫人是眼里带笑,陆家主看小奶喵多了一丝审视。

    陆年是最平静的,只是他低头看小奶喵时,眼神很温柔。

    初白将一个盒子推到陆年面前,嫩嫩软软的吐出两个字:“回礼。”

    回礼?

    给他的?

    陆年想到之前送它的白玉小猫和那一堆中草药,所以这是小奶喵给他的回礼?

    他唇角微勾的接过盒子,这盒子似乎是房间里随意找来的,他记得之前还在角落里看到过。不过陆年没有丝毫不悦,他的猫送他礼物,光这一点,就足够他心满意足很久。

    看到小奶喵送陆年礼物了,陆夫人紧紧的盯着那盒子,医生一脸的好奇,最后由陆家主开口:“咳,儿子,打开看看?”

    陆年知道他们今天不看看盒子里是什么,绝对不会放他离开。他轻轻翻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纸。

    这盒子不大,里面空荡荡的只有这一张纸。众人的视线落在纸上,然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那纸上写的字,实在是有点太丑了。

    歪歪扭捏的,就像是才学会写字的孝子写的,里面还有错别字。但哪怕这字再丑,所有人都能认出来,这是一张药方啊。

    想到昨天那碗药,陆家主问:“这难道是那碗药的方子?”

    陆年点头,将那张纸递过去。

    陆家主接过来,细细的看了一遍后,哈哈大笑:“这可真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那碗药能有那么出乎意料的效果,陆家主身为大商人,第一时间就想到这药能带来的利益。可惜昨晚为了看好戏,让儿子一饮而尽,连一滴都没留下。就算他想化验一下成分,看能不能还原配置出来,都没办法。

    至于指望小奶喵再弄一碗出来,陆家主根本没抱希望。虽然药的效果的确很好,但他更倾向于是小奶喵误打误撞弄出来的。

    没想到,那碗药还真不是误打误撞,这下连药方都有了!

    那纸上写的药材不贵,都是陆年送小奶喵那一堆中草药里有的,很常见的药材,这代表着这碗药的成本造价并不高。神奇的是这种从未见过的搭配,再加上那天马行空的处理手法。

    让它的效果如此之好,能清除黑斑,减缓黑斑形成,这在这个世界还是头一遭。

    陆家主觉得,这种药一旦面市,多的是人捧着大笔金钱来抢。

    最妙的是,需要这种药的全是特殊圈子里的人,那些人、那些势力平时变着法想要打压他们陆家。等这药一出,那些人就要和孙子一样求着他们了。

    陆家主将那张纸看了又看,最后一脸喜色的拍着儿子的肩膀:“你小子,行啊,这猫没白疼。”

    陆年没理会他爸,他疼小奶喵,可不是为了什么药方。

    “谁能想到一个野生流浪的亚种人类,会在医学上有着无人能及的天赋,这哪里是小奶喵,这是纯金的招财猫啊!”

    陆家主看小奶喵的眼神,柔的能滴水。他笑着伸手,想要摸摸小奶喵的脑门,却被陆年伸手拦住了。

    陆年睨了他一眼,用眼神表示:他的猫,只能看不能摸。

    陆家主愤愤不平:“它还是老子给你找回来的,没有老子,你连它的面都见不到,现在还不让老子摸?而且老子是它爸爸,摸摸怎么了?”

    老婆都说了要将小奶喵当闺女养,那他就是奶喵的爸爸,这个不肖子!

    陆夫人听陆家主一口一个‘老子’,顿时冷眼扫过去:“老公,注意你的礼仪。”

    被吼了一声,陆家主尬笑:“老婆别生气,我就是太高兴,一时忘了,忘了。”

    “平时也就算了,初白还小,你的口头禅注意点。”陆夫人开口训人:“而且你粗手粗脚的,容易弄伤它,上次捏了它的爪子,都捏疼它了,以后别随便乱碰。”

    “唉,知道了,我知道了。以后我保证不乱碰,这总可以了吧。”

    陆家主见陆夫人是真的有点生气了,顿时慌了。他以眼神像儿子求救,结果陆年根本顾不上他。

    *

    陆年痛苦的神色稍微平缓了点,只有紧躇的眉头代表着体内依旧被力量所肆虐。那金色液体虽然治好了他身上的伤,但也只是暂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