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甜夏盘腿坐在摇椅上, 神色倦倦的:“你这么闲吗?”

    陆墨彰走近她:“你对陆年养的小猫有兴趣, 我说了改天会带你一起来,为什么擅自离开。”

    甜夏撇头:“她叫初白,不是什么小猫。还有难道我连来陆夫人这里, 都必须经过你的同意吗?”

    她声音里的冷淡让他咬牙,陆墨彰猛然将她按倒,欺身压了上去。

    “唔!”

    甜夏被压着,他的唇落在她的额头, 她的脸颊, 最后停在她的唇上。辗转厮磨,带着一丝气愤的啃咬,强势、霸道、不容她有丝毫闪躲和拒绝。

    陆墨彰的吻有着一贯的炙热, 他从起初的强势霸道, 逐渐变得温柔。这温柔让甜夏放弃了挣扎,默默的承受着他的吻。

    一吻结束,他搂着她,额头抵在她的脖颈处,发出一声近乎恳求的叹息:“甜夏, 你不要跑。”

    在他的手开始缓缓往下游走时, 甜夏抓住了那放肆的手:“这里还是陆年家, 你想做什么?”

    “你说我想做什么?”陆墨彰压着她, 挑眉勾唇, 笑得无比好看。

    甜夏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推开,翻身下床。

    他不满的追了起来:“我们很久没做了,你不想吗?”

    “我不想。”她说着,拧开门准备出去。

    陆墨彰脸上的笑容消失,他一脚踹上门,从背后紧紧的抱住她。

    “为什么?”

    “为什么不想?”

    “你不喜欢和我做了?”

    “你以前不是从来都不会拒绝我吗?”

    被他紧抱着的甜夏,面无表情的听着他一句句的质问。

    良久,她才淡淡的道:“那不过是义务罢了。”

    陆墨彰瞳孔倏地紧缩,这句话让他浑身冰冷。

    “反正我受了你们家的恩惠,六爷不需要我回报,那只有你了。你想做,我就陪你做。你喜欢吃我做的饭,我就做给你吃。这些都是报恩罢了,否则,我为什么要一切都以你为先。”

    她的话像是刺刀,一刀一刀的刺进他的身体,陆墨彰紧抱着她的手不自觉的松开了。可下一个瞬间,他又抱紧了她,比刚才还紧。

    他闭着眼,挤出声音:“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明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说好的,要……”

    甜夏动了动,没挣脱他的禁锢,她背对着他,“以前说好的什么的,都忘了吧。反正你以后也要走仕途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及生命的危险。我们的关系,结束吧。”

    陆墨彰陡然睁眼,他想看看说这话的甜夏,是不是认真的。

    然后他看到她,她浅笑着的样子犹如在对他告别,她说:“至于命契,我想解开它,让我们彼此都不再受此约束,可以吧。”

    他愣在原地,从未想过,他和甜夏之间的命契,有一天,会是她想要解开。

    不再和他命运交缠,想要和他彻彻底底的划清界限!

    他怎么可能同意。

    他怎么会同意。

    他不同意!

    “我……”

    陆墨彰才说了一个字,房门被推开,陆年抱着小奶喵立在门口。

    看见里面抱成一团的两个人,陆年抬手捂住小奶喵的眼睛,然后冷淡无比的道:“吃饭了。”

    甜夏从陆墨彰的怀抱中挣扎出来,她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冲陆墨彰道:“吃完饭你就回去吧,我要暂时住在这里。”解决命契的事。

    有陆年在一旁,陆墨彰这次没有强留她,只能眼睁睁的看她走出去。

    他泄气的倒回床上,手指无意间碰到一个冰冷的指环。

    这是……他之前和她一起去迪士尼玩的时候,买的玩具戒指。

    是刚才弄掉的?

    这指环的大小戴在她手上刚刚好,不可能自己脱落下来。这说明……她瘦了。

    陆墨彰挺尸一样躺在床上,幽幽的问:“命契,一旦契成,是永远都解不开的吧?”

    除非一方死亡,命契是从未被人为解开过。

    陆年:“以前是这样。”

    “什么叫以前是这样?”陆墨彰扭头瞪他。

    可惜陆大少没在理会他,丢下一句‘出来吃饭’,就离开了。

    *

    陆家的晚饭,总是人很齐。

    陆夫人讲究家人就是要一起吃饭,所以哪怕在忙,只要在帝都,陆家主和陆年都会回来吃饭。

    陆家的餐桌也很热闹,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陆年伺候自家猫用饭,吃到一半伸手摸了摸小奶喵的肚子,“零食吃太多了?”

    肚子比平时圆。

    啃了一整条烤鱼的小奶喵,对眼前口味清淡的清蒸鱼兴致缺缺。

    陆大少皱眉,以为小奶喵病了,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那头被召唤过来的私人医生心里日了狗了,万恶的有钱人,知不知道什么是晚餐时间,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然后迅速拎着药箱上门给小奶喵看诊,医生唾弃自己,对,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知道小奶喵偷吃的陆夫人也没阻止,吃了那么重口味的烤鱼,让医生看看也好。

    私人医生上门检查带蹭饭,陆年守在小奶喵身旁伺候,陆家主一直往陆夫人身边腻歪,唯独陆墨彰和甜夏画风不同,两人一个若无其事吃饭,一个全程冷脸瞪人。

    饭毕,陆墨彰走了。

    甜夏和小奶喵窝在一个房间,陆年皱眉盯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反对。

    “你也是猫科亚种人类?”初白好奇,除了黑豹少年,它还没见过第二个亚种人类。

    “嗯,要看吗?”

    小奶喵点头。

    甜夏微笑,漂亮的女孩转眼间变成了一只炸毛蓬松的狮子猫,橘黄色,眼睛竟然是一黄一蓝的鸳鸯眼。

    初白看着她,脑海里闪过电视节目里的一大串介绍。

    狮子猫,起源于山东省临清,又被称为临清狮子猫。毛色多为白色,少数为橘色和褐色。眼睛颜色极少数会呈现一黄一蓝的鸳鸯眼,难饲养,稀世珍贵。

    当初电视里尤其突出了稀世珍贵四个字,鸳鸯眼的狮子猫,存世量很少。

    这代表,甜夏很值钱。

    不像它,它这种的,在现代社会有一个很好听的统称,叫做中华田园猫,简称土猫。像之前陆依依就以土猫喊它,神色间满是轻贱。

    小奶喵对比了下甜夏的猫型和自己的,明明都很好看。人类还真是奇怪,同一个物种都要分出三六九等来。

    “你是亚种人类,那和陆墨彰是……”

    “他是和我结命契的人,不过马上就不是了。”

    甜夏也没变回人形,就以狮子猫的形态趴在初白身边。

    “他逼你结的命契?”

    小奶喵眯了眯眼,它发现甜夏没有将它当做幼崽看待,她的态度就仿佛平等在和它对话,也不会因为对象是一只奶喵,就敷衍过去。

    “那倒不是,六爷一家都对我很好,给我了一个家,只是那里很快就不是我的家了。”

    “为什么?陆墨彰不是来找你了?有人挂念,有家可以回,是想起来就很幸福的事。”

    初白将头放在爪子上,离开天赐大陆以前,它也不知道自己对那片土地会如此留恋。直到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它才发现自己是如此怀念天赐大陆的一切。

    有贱兮兮会对它说‘欢迎回家’的族人,有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有受了伤可以哭唧唧回去撒娇打滚的长辈。

    那一切,如今只能在梦里相遇。

    “有人在等你的话,还是回家的好。起码现在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初白说着,忽然就不吭声。

    它有点难受,也有点想家。

    甜夏一时也没再出声,狮子猫半眯着鸳鸯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陆家大宅外,陆墨彰坐在车里,出神的看着手里的戒指,脑海里回荡着她的声音。

    良久,他拽出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将戒指串在项链上,重新带回脖子。闭眼仰头靠在椅背上,发出一声低喃:“为什么,甜夏。”

    *

    今年的帝都格外的冷,鹅毛般的大雪下了好几场,临近春节,外来务工的流动人口走了大半,许多外地商家小店也提前几天歇业,准备年货好过年了。

    陆家今年的年货准备的格外丰富,山珍海味、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帮佣们的脸上都多了几分喜气,每次过年,陆家给的红包总是很丰厚。

    大宅内的暖气很足,小奶喵团成一个圆,抱着尾巴睡得香甜。它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梦里的一切有点模糊,仿佛有谁带着宠溺,满含笑意的在喊它。

    那像是一个陌生的街心公园,傍晚时分,广场上人不多。男人的脸孔看不清晰,动作很温柔。他略好笑的看着躲在训练器材缝隙里的白猫,悠悠的叹了口气。

    白猫缩在里面瞪他,一脸的警惕。

    男人被它这模样逗笑了,他一笑,白团子气炸了,它弓着身子,发出愤怒的抗议。

    男人低低一笑,趁它不备伸手偷袭了它的脑袋,掌心干燥温热,温柔的替它顺毛。

    白猫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他手微沉,狭窄的缝隙让它避无可避,只能任由他一下一下,温柔的安抚。

    他弯腰凑近,认真虔诚的道:

    男人模糊的呢喃渐渐消散,他的动作那么温柔,明明是对着一只猫,却透着无比的专注和爱怜。夕阳给一切染上金色的光晕,本该是甜蜜温暖的画面,却让人无端的觉得,仿佛被什么压在心口,有点喘不过气了。

    趴在陆家大宅里沉睡的初白猛然惊醒,它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回神。

    是梦?

    梦里的那个人和那只白猫……是谁?

    *

    一般这样时,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它。

    它将精神体沉入自己的亚空间,在一堆家当里翻找着。

    清明丹,在天赐大陆属于初级丹药,稍微有点水平的炼药学徒都能炼制出来。因为是基础必备丹药,虽然价格不高,但销路很好。

    初白身为九尾灵猫,修炼出两条尾巴后,就能自动排除体内杂质,根本不需要啃清明丹。

    它抱着一丝希望,将亚空间翻了个遍,最终一无所获。

    雪白的毛团子垂头丧气的蹲在一尊小巧的药鼎面前,清明丹没找到,倒是翻出了这个。

    他们九尾灵猫每一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生物,有的是后天法器,有的是天材地宝。而初白当年出生时,它的伴生物是一尊药鼎。

    这药鼎的出现,让同族目瞪口呆。

    嗑药什么的那是人类才喜欢的东西,他们九尾灵猫,天生异种,受天道偏爱,夺天地造化而生。凝练自身,根本不需要丹药。

    上万年来,族内还没出过伴生物是和炼药有关的。

    一群九尾灵猫围着那药鼎看了又看,有凑热闹的质疑:“这难道是一尊法器?只是模样是药鼎的样子?”

    好奇心旺盛的九尾灵猫们,将药鼎玩来玩去,最后得出结论,这就只是一尊药鼎,不是防御法器,也不是攻击武器,对敌属性完全没有,只能拿来炼药。

    这结论挺尴尬的,起码对于初白来说,它的伴生物是个鸡肋。当年的初白转头就将这药鼎扔在亚空间角落,不闻不问几千年。

    直到现在,流落到现代世界,它瞅着药鼎皱眉。

    没有清明丹,难道要它自己炼?

    就算要它炼药,它也不会啊。

    亚空间内,初白的的精神体卷着药鼎抛来抛去。对这个身为伴生物的酗伴,它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仔细。

    青铜色的小药鼎,上面嵌着古朴的花纹,三足圆鼎的模样,胖胖的鼎身看起来还蛮可爱的。精神体往药鼎内部探了探,不大的药鼎内里仿佛能容纳万物,漆黑一片中似有万千星辰的光芒闪过。

    那星子接触到初白的精神体,倏地烙印了上去,急切的姿态生怕下一秒又被扔到犄角旮旯无人问津了。

    躺在床上的初白只觉得脑门一疼,脑海里呈现的一册以上古文字书写的卷轴,开篇四个大字——先天药鼎。

    初白愣了愣,那卷轴瞬间没入脑海,里面的记载席卷而来,这让它看药鼎的眼神变得古怪无比。

    这玩意竟然是先天的,自上古之后,先天之物销声匿迹。

    在天赐大陆,无论是丹药还是武器,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后天之物。可现在,它这个丢在犄角旮旯里的伴生药鼎,竟然是先天药鼎。

    在卷轴和它的精神体融合之后,它发现自己目前只能打开卷轴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是药鼎的使用方法和一些初级丹药的炼制手决,它扫了一眼,将这些记在脑海里。

    初白看到了清明丹,初级丹药的炼制并不复杂,需要的药材也很简单。它记下那几种药材的模样,打算在这个世界找找看。这个世界也有灵气,那些药材很可能也存在,只是叫法和天赐大陆不同罢了。

    它记着药方,忽然门外一顿嘈杂,小奶喵的精神体从亚空间退出来,门正好被来人推开。

    那是两个女孩,二十左右的年纪,一个甜美明艳,一个怯生生的像是小白兔。她俩身后跟着帮佣的王妈,王妈神色焦躁,想拦下来人。

    “王妈,听说年哥养猫了,我们就看一眼。”那个甜美的女孩开口,娇俏的眨眼,脚步却不停的往进走。

    “哎,陆先生吩咐了小猫午睡时,不让打扰的。”

    王妈喊了一声,心底嘀咕。

    这两姐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上这个时候。陆家主和夫人出门访友,陆年也不在。家里没一个主人,她们非要看小猫,这谁敢拦着。

    这两姐妹是陆莫的妹妹,甜美娇俏的那个叫陆依依,怯生生像是小白花的叫陆筠。

    虽然是旁支,但陆莫在陆家,是年轻一辈里除了陆年最有地位的,陆依依是陆莫的亲妹妹,和陆家主陆夫人表面上起码相处的还不错,帮佣的人怎么敢拦着。

    “王妈,我们真的就看看,年哥又不在,您不说,我们不说,年哥他不会知道的。”陆依依笑着撒娇,还摇了摇王妈的胳膊。

    陆筠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小奶喵,她小步走过去,伸手想要摸摸小猫。

    初白头一歪,让她摸了个空。

    “猫猫乖,给你吃小鱼。”

    陆筠抿唇笑了,拿出一个猫零食,怯生生的想要再次接近它。

    初白再次躲开她的手,跳到枕头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陆依依姑且不论,这个陆筠给它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看起来像是柔弱亲切的小白花,眼底却透着探究。

    她想从它身上知道什么?

    初白直觉这个陆筠不对劲,不想理她,它跳下床,窜到墙角,离她们远远的。

    它蹲在墙角,屋内的几人却因为它刚才的动作起了争执。

    “年哥怎么养了只土猫,捡回来的吗?土猫性子野,差点把我妹挠了,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病。他要是喜欢猫,我送他只布偶,这只土猫就扔了吧。”

    陆依依见陆筠都放低姿态去讨好一只猫了,那只猫却不领情跑了,这让她一脸的不满,说出口的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初白皱了皱眉,它刚才离陆筠有段距离,怎么可能挠上陆筠。

    “这小奶喵很干净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长得多可爱,水灵灵的。”王妈这段日子给小奶喵做了不少好吃的,养着养着,也养出点感情了。

    这小奶喵乖的很,吃饭上厕所都不用人操心,也不四处乱挠,每天乖乖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小模样特别惹人爱。

    陆依依皱眉,不就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土猫,哪里可爱了。

    陆筠扯了扯姐姐的衣服,小声道:“我没事,没挠到我,我就是想摸摸它。”

    陆依依是个疼妹妹的,听到陆筠的话,她扬眉对身后的人命令:“把它给我抓过来。”

    跟着她们来的是司机,五大三粗的汉子抬脚走向墙角的小奶喵。

    “唉,这可不行,别乱来。”王妈急了,伸手就拦。

    陆依依攥着王妈的胳膊,别看她年纪轻轻,力气却比王妈大多了。“王妈,我妹就摸摸,不会弄伤那只猫的。”

    王妈见那汉子去抓猫,陆依依的司机身手功夫不错,下手没个轻重,不会弄伤,那肯定也会弄痛。奶喵那么小,陆大少又那么宝贝它,哪里被这么折腾过。

    陆依依心情颇好,扭头冲陆筠道:“你也是个没出息的,一只土猫也非要摸,回家我让爸爸给你买一只品种猫来,带血统证书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