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第56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它听甜夏将她和陆墨彰的事说的太多了,就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梦里的公园显然是这个世界才有的, 它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基本没去过什么公园, 也不认识什么别的男人。

    所以,那就只是一个梦吧。

    甜夏端着一盘炸丸子过来, 塞给小奶喵一颗。

    临近春节,家家户户总是要准备各种炸物。尤其陆家还挺传统的,油炸丸子、油炸干果、油炸酥肉什么的,一样都不少。

    甜夏贡献了自己的手艺,这盘油炸丸子就是出自她的秘制菜谱。她咬了一口丸子, 唔, 好吃, 自己的手艺还是这么棒。

    小奶喵用前爪抱着丸子, 慢慢的啃着。

    甜夏挑眉:“怎么?不好吃啊?”

    见甜夏问它,它恹恹的回道:“好吃,不过烤鱼更好吃。”

    甜夏乐了, “那是自然, 我烤鱼的手艺一流,是你吃过最好吃的鱼吧。”

    初白点了点头, 冷不丁又想到梦里的男人, 还有他做的鱼。它莫名的有一种感觉, 那个男人做的鱼比甜夏做的还好吃。

    小奶喵突然甩了甩头,将这荒诞的想法甩出脑海。

    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它在想什么。

    *

    每年年底,是许多人最忙的时候,年会聚餐成了年前的狂欢。陆氏企业做的很大,旗下涉及不少分公司,每到年底,也是陆家最忙的时候。

    不但陆家主连轴转,就连陆年都跑不脱。

    龙组的工作不能曝光,陆年明面上是帝都大学跳级毕业的学霸,毕业后进入陆氏工作。虽然露面并不多,却是铁打的接班人。再加上他出色的长相,让他成了不少人眼中的绩优股。

    在陆氏,在帝都名媛圈,有一句话在女孩子们之间私下疯传——但求一睡陆大少。

    这成了多少名媛淑女们脑补的梦想。

    除了每年底的年会之外,陆氏在年前还会举办一次晚宴,招待的是合作企业和陆家有交往关系的人群。

    陆年身为下一任的继承人,这种场合自然需要出席。

    今晚的晚宴定在帝都有名的酒店,这里消费不菲,餐点很好吃,入场的人必须穿正装。

    酒店外面,泊车小弟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了,里面的人怎么不下车。

    车内,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想要往他衣服里钻的小奶喵,伸手将它拎了出来:“别闹,今天穿的正装,藏不下你。”

    初白被拎在半空,溜圆的猫瞳无辜的看着他。

    初白早就想出门看看,无奈陆家看管的严,平时根本没机会踏出陆家大宅半步。今天见陆年要出门,它趁他不备钻到外套口袋里跟来了。结果走到半路,就被陆年抓包。

    小奶喵想着绝对不能被送回去,这是难得观察外面的好机会,外加甜夏说过,这家酒店的餐点很好吃。

    想到这,奶喵望着陆年的眼睛水汪汪的。

    陆年在自家猫充满‘恳求’的目光下,身为毛绒控外加猫奴的心瞬间软了。

    他扭头,轻咳一声:“酒店不让带宠物入内,如果你乖乖的保持不动的话,我到是可以……”

    小奶喵秒懂,立刻喵了一声,团起身子充当毛绒玩偶。

    “先生?”

    泊车小弟笑容抽搐的看着终于肯下车的人,高大帅气的男人和他手上的……猫?

    “先生,我们酒店禁止宠物入内。”小弟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阻拦。

    陆年看了一眼掌心里的小奶喵,淡淡的道:“这是玩偶。”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能唬人。再加上小奶喵团成一团,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是做工逼真的高级玩偶。

    想到陆氏旗下的确有经营高端玩偶的子公司,泊车小弟信以为真,尴尬的笑了笑,鞠躬道歉:“抱歉,陆先生。”

    陆年点了点头,将车钥匙交给他,捧着小奶喵进了酒店。

    *

    一人一猫踏入晚宴大厅,厅内的都看了过来。

    李德快步走到陆年面前,低声问:“堵车了?”

    陆氏举办的晚宴,陆年身为主人居然比客人来迟,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李德刚问完,瞄到陆年捧着的东西,他眼角抽了抽:“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他就知道陆大少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迟到,罪魁祸首肯定就是眼前这个毛团子。

    “德叔。”陆年打了声招呼,摸了下小奶喵的毛,“这是玩偶。”

    李德呵呵,看陆年的眼神和看宠熊孩子的家长没区别了。

    小奶喵借着陆年的遮挡,眯着眼观察着晚宴。

    能被陆氏邀请的人,身份都不一般。晚宴大厅内,有不少都是电视里经常看见的面孔,不少人的女伴更是娱乐圈有名的女星。

    也有的人是带着夫人女儿一起来参加晚宴的,看到陆年进门,不少年轻女孩的视线总是往他身上绕。

    这似曾相识的视线,让小奶喵想到了陆筠,陆筠也是这样看陆年的。

    晚宴厅一角,一个男人勾着唇,同样也看着陆年。不同的是,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陆家,陆年,病秧子,屡屡被传性命垂危,却又一次次挺过来的男人。这人,挺有意思。

    男人打量着陆年,视线落在陆年手中捧着的毛团子时,微微眯了眯眼。

    猫?

    玩偶吗?

    瞥见毛团子细不可察的动了下,男人笑了,看来之前传闻陆大少一怒之下为奶喵,这消息恐怕是真的了。

    那头,小奶喵正不动声色的瞅着晚宴里的人,冷不丁扭头,和角落里的男人对上眼。

    男人和奶喵都愣了下。

    初白眨了下眼,心底叫糟,被人发现了。

    它僵了一秒,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头扭回来,趴在陆年掌心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男人怔楞的看着奶喵出神,直到友人寻了过来喊他:“恒之,看什么呢?”

    楚恒之回神,伸手抹了下脸,岔开话题,“没什么,怎么过来了?”

    “提醒你看好戏,喏,陆二爷也来了,今晚怕是热闹了。”

    楚恒之看过去,晚宴中心,陆二爷和不少人站在一起,身旁还跟着陆莫以及陆筠。陆依依到是没来,据说在家养伤。

    陆二爷一副介绍继承人的模样替陆莫拓展着人脉圈子,那态度简直就差摆明了说陆莫是他看好的下一任继承人。

    陆莫跟在二爷身边,应退得当,他生得不差,有陆二爷捧着,自然也得到不少奉承。

    只是这奉承有多少是出自真心的,就有待考证了。

    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为了交际应酬,长辈替看好的小辈拓展人脉没什么,但陆年还没死呢,陆二爷做的这么明显,吃相就有点难看了。

    晚宴内的都是人精,一边说着场面话应和奉承,就当给陆二爷一个面子。另一边暗戳戳的偷瞄陆年和陆家主,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爆发。

    陆家内斗,那肯定很好看。

    陆家主瞄都没瞄陆二爷这边一眼,想要抢他儿子的位子,那就去完成s级任务啊,光在这里应酬交际有什么用,闲得操蛋。

    陆家主看不上陆二爷的做法,懒的理他。

    陆二爷见陆家父子都没什么反应,不甘寂寞的领着陆莫和陆筠走了过来。

    自从陆年折了陆依依的手腕,这还是陆莫头一回和陆年碰面。陆莫身为陆家仅次于陆年的人,万年老二。他的力量不弱,人也长得好,从小受人夸赞吹捧之后,都会听到一句略带惋惜的话。

    可惜,就差陆年一点点。

    听得多了,陆莫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慢慢的他会想,为什么陆年要出生呢。陆年没出生的那几年,他是陆家小辈里头一号人物。

    可随着陆年出生,随着陆年成长,渐渐地,人们的视线开始落在陆年身上。只要有陆年在地方,就没有人会再关注他。

    陆莫不喜欢陆年,甚至心底深处隐隐嫉妒着这个堂弟。所以当陆二爷找上他,想要拱他上位,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陆莫跟着陆二爷走过来,礼数周全的和陆家主打招呼。俊朗的面容上带着笑意,冲陆年也招呼了声:“堂弟。”

    他瞥见陆年捧着的奶喵,知道这就是害依依被折了手腕的猫。心里有些嘲讽,陆年还真是懂得做戏做全套,一个用来敲打他们家的‘借口’,走哪都捧着。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陆大少有多爱猫呢。

    陆年冷淡的点了点头,见陆莫一直盯着他的猫,他略不悦的皱眉。

    *

    初白扒拉着一只和它差不多大的白玉小猫,那是一块洁白无瑕的上等白玉,玉质细腻油润,不见一丝杂色。

    这块白玉是陆年专门找了玉雕大师雕成初白的模样,白玉小猫正弓着身子伸懒腰,憨态可掬。

    和白玉小猫比起来,初白的造型就糟心多了。

    腰腹间缠着绷带,白色的绷带在脊背上打了个蝴蝶结。因为它的毛蓬松柔软,腰腹处被绷带一缠,看上去比脑袋和尾巴处细了一截,像是中间被剃秃了。

    这造型让它看起来有点好笑,初白第一次在镜子里看见时,无法接受的怔楞了好久,想拆掉又不敢,整只猫都蔫了。

    陆年还以为它伤口又痛了,变本加厉的安抚它,这只白玉小猫就是他那时送的。

    初白一爪子按着白玉小猫,睁大眼睛盯着电视里播放的中医节目。

    节目里介绍了一大堆中医药材,它在里面看到了炼制清明丹需要的药材!

    决明子、车前子、秋菊花等……原来它们在这个世界叫这个名字。

    它听着节目里的老中医一个个介绍,大体都是具有清肝明目、清热解毒、清肺化瘀的功效。

    清明丹可以排除体力斑驳沉积的黑块杂质,和这些功效有异曲同工之妙。加上特殊的炼制手决,就成了天赐大陆上的清明丹。

    最重要的是,这些药材在这个世界很常见,价格也不贵。

    想到钱,小奶喵僵了下。

    就算不贵,它也买不起,它现在一分钱都没有。

    低头瞄了瞄爪子底下的白玉小猫。

    把这个卖了的话,不知道能换多少药材?

    不过这个是陆年送的,卖掉陆年送它的东西,怎么想都不太对劲。

    跟在陆年身边这几天,它对这人也多了几分了解。整个华夏的特殊者自成一体,有自己的圈子和圈子内的规则。

    而陆家,是这个圈子里站在顶端的几个势力之一。

    陆年因为身体和力量不匹配,而造成从小体弱,动不动就要被拉去抢救,是众人眼里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就是这个病秧子,才智出众,弱冠少年就掌控了陆家一部分权利,在龙组之中拥有特殊地位。将其他几个可以和陆家比肩的势力硬生生的压了一头,哪怕他是个病秧子,只要他还活着,那些觊觎陆家继承人位置的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可以想见,陆家在陆年手中,未来一定能发展成可怕的庞然大物,将其他几个势力彻底压下去。

    但前提是,他能活到这个时候。

    初白挺佩服陆年的,在这种情况下都没长歪,还心地善良,当初救了它,现在对一只奶喵也这么好,看淡生死,真正公子如玉的品行。

    它对这样的陆年,并不讨厌。

    盯着白玉小猫,想到陆年送它时,眼里含笑的模样。小奶喵默默的放弃了卖掉白玉小猫的念头,算了,它在想想别的办法。

    *

    没过几天,陆年主动送了一大堆中草药给初白,里面不但包含了它心心念念的决明子、车前子、秋菊花等,还有一堆它暂时不知道功效的中草药。

    小奶喵大喜过望,立刻抛弃了白玉小猫,投入了中草药的怀抱。

    陆夫人看的眼抽,她喃喃自语:“现在猫薄荷都失宠了,这变心的也太快了。”

    陆年微笑,他对小奶喵的关注度绝对是陆家里最高的。小奶喵最近喜欢看中医节目,尤其是每次里面介绍中草药时,奶喵的眼睛都在放光。

    他是不懂小奶喵为什么对中草药有特别的偏好,但这不妨碍他宠自己的猫。

    于是,初白收到了一大堆药材,有炮制好的,也有新鲜的。有随处可见常见的药材,也有名贵稀有、价格昂贵的。

    琳琅满目,足够小奶喵霍霍。

    初白对如此善解人意的饲主很满意,不枉费它看了好多天的中草药节目来明示暗示。

    在每日不会被打扰的午睡时间,初白检查了门锁,确定这次不会有不相干的人闯入后,它挥了挥爪子,空气中传来隐隐的波动,一处犹如海市蜃楼般华美的空间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眼前。

    这是初白的亚空间,自成一个小世界,里面不但可以收纳东西,甚至可以种植、存放活物。

    这是属于它的秘密,妖族之中不乏天生自带亚空间的种类。但一般亚空间只是一个大小有限的储物空间罢了,根本不能存储活物。

    唯独初白的不一样,不过它的亚空间虽然可以存放活物,它却没什么兴趣。以前亚空间里堆着的都是它的家当,可以种植的土壤里也只种着一些对它有用的天材地宝和一些补血疗伤的药材。

    妖类不流行炼丹嗑药,那些天材地宝成熟后,都是直接生啃的。

    它叼着决明子那些药材进入自己的亚空间,这些新鲜的,可以培育留种的,它打算种在亚空间内的土壤里。

    检查过陆年送来的药材后,它发现这个世界的药材药性太差,比起天赐大陆上,药性的要弱得多,这样的药性连下品都达不到,是炼不出清明丹的,必须重新培育。

    因为只剩下一条尾巴,它只能打开亚空间最中间的一块。

    那里有一座华美异常的宫殿,仅从建筑风格来看,像是古代华夏的风格,却又更加精美大气。九十九根盘龙立柱撑起宫殿,亭台楼阁,花园锦簇,从内到外偶尔还有清泉流过,美如仙境。

    宫殿一侧是黑色的土壤,里面零星种着几株闪耀着异彩的天材地宝。

    初白叼着决明子那些药材直奔土壤处,将新鲜的移栽进去。它一点都不担心能不能种活,只要药材还有一丝活性,这息壤都能让它们成活。

    在息壤中培育,可以加快药材生长,优化药材的品质。

    将陆年给的药材种在土壤里,等这些药材结种之后,这些被优化过的种子继续生长出来的药材,才是初白需要的。

    弄好这一切,初白挥了挥爪子,从亚空间内退出来。才在床上趴好,就感到陆年推门而入。

    初白:“……”那门锁是摆设吗?

    陆年见小奶喵在床上玩药材,一些药材被扯得七零八碎,散落在一旁。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窗户,窗户好好的关着的,一切看起来没有丝毫异常。

    自从结了命契之后,他对小奶喵是有感应的。哪怕离的远,只要没超出范围,也会有一丝微弱的联系。

    可是就在刚才,有一瞬间,他完全感觉不到小奶喵的存在,就像是它凭空消失了一般。

    他匆匆赶过来,直到看到它还好好的趴在床上,这才安心。

    初白不知道命契还有这个作用,它扒拉了一下被玩的蔫哒哒的药材,冲他喵了一声。

    陆年将小奶喵抱在怀里,决定重新给奶喵做个全面检查,他怀疑陆依依在奶喵身上动了手脚。

    *

    陆家主自从知道了陆依依上门挑衅的事,脸色就一直不太好。

    帮佣王妈被辞退了,知道她拦不住陆依依,但连打个电话通知一声都不会吗?明显是不想得罪陆依依,想要两面讨好。

    陆家主没为难她,但这样的人,陆家是不会再用了。

    其他帮佣的行事更为小心谨慎起来,要是离了陆家,哪里还能找到这么优沃的工作。陆家的工资足够养活一家人,还能过上不错的日子。

    “李姐,陆筠小姐又来了。”

    一个帮佣的妇人轻声跟另一个中年女人道。

    王妈走了后,资历最老的就是这个李姐,有时候主人家不在,就由她来拿主意。

    听到陆筠又来了,名为李姐的中年妇人眉头一皱。

    这陆筠不知道什么毛病,陆依依被折了手腕吓得不敢再靠近陆家,陆建国赔礼道歉的姿态做足后也没了动静,唯独这个陆筠,三番四次的上门,嘴头上说着是给小奶喵道歉,却每次都问的是陆年的事。

    李姐吩咐将人迎进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但不许她随意走动,尤其小奶喵在的地方,更不许她去。

    陆筠就算是收养的,那也是陆家小姐,主人家不在,李姐还没那个资格赶人。只能将陆筠的活动范围限制了,等主人家回来再说。

    李姐的做法如果放在陆依依身上,陆依依一定会勃然大怒,觉得被‘下人’侮辱了。但陆筠只是笑笑,好脾气的端坐在客厅,品尝着陆家大厨做的点心,不时和送点心的帮佣聊几句。

    聊的依旧都是陆年的事。

    *

    “这十份的价格按照当天拍卖的最高价,我再翻一倍给你。”陈老爷子软磨硬泡。

    “陈老,我陆家不缺钱。”

    这药拿去拍卖,陆家主是打算以物易物的,到时候让儿子开个单子,凡是他们陆家没有的,又需要的,就列在单子上。那些大势力不是自诩底蕴丰厚吗,想要药,就拿东西来换!

    这些可都是钱买不到的。

    陈老爷子也知道陆家主的打算,但这药的功效前所未见,他总要努力争取一下。

    “那这样,以后凡是陈家经手拍卖的东西,陆家都可以提前知道消息,若是有你们需要的,可以优先购买。这个优待,换十份药。”

    陆家主眼底已经有了喜色,但他还是矜持了下:“陈老,不过是一个优先消息而已,要买什么我陆家还是要花钱花东西的,这样十份是换不到的,五份如何?”

    “九份!”

    “最多七份,一个疗程刚刚好。”

    “……好,就七份!”陈老爷子咬牙,挂了电话啧啧几声:“陆军华这小子,还是这么滑头。”

    陆家上有陆军华,下有陆年,现在还多了这种前所未闻的药。

    这陆家,眼看就要一飞冲天了。

    陈老爷子和陆家主的秘密协定,谁也不知道。等药送来,陈老爷子表现的特别平静,转手将药送给了自己的外孙。

    陈老爷子的外孙楚天,是古武家族楚家的大少爷,母亲早逝,留他一个人在楚家,是外人眼里典型的纨绔子弟。

    楚天的父亲在妻子死后没多久就迎了新人进门,还附带一个只比楚天小一岁的私生子。最可笑的是,这私生子古武天赋出众,而楚天身为正儿八经的大少爷,却资质平平。

    陈老爷子心疼外孙,以往也是有了好东西不忘往楚家送一趟。众人都习惯了陈老爷子不时给楚天送东西的行径,这药也没有引起任何怀疑的到了楚天手上。

    楚天喝了药后,玩味的自嘲:“陆家竟然连这种东西都有。”

    差不多的年纪,陆年和他真可谓是两种人生,如果这是电影,那陆年就是男主角、亲儿子,而他则是背景板一样的路人纨绔。

    他勾了勾唇,笑了。

    纨绔怎么了,纨绔也有纨绔的生存方式,他才不信自己会倒霉一辈子。说不定哪一天,老天爷也会掉个金手指砸中他呢。

    *

    陆家主征求了小奶喵的意见后,给这研制出来的药液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焕然。

    意思饮下此药,焕然新生。

    小奶喵看着魁梧结实的陆家主,笑眯眯的咬文嚼字,怎么都不太适应。这种低配版的清明药液都起了个这么夸张的名字,那以后清明丹弄出来,为了凸显逼格,想名字就要想破头了吧。

    陆家主难得文艺一把,特别欣赏自己起的这个名字。要不是焕然药还在保密阶段,他恨不得让众人都来品评一番,看谁以后还敢说他是个大老粗!

    只是陆家主难得的好心情,却没有保持多久。看着老婆身旁跟着回来的人,陆家主眼角抽了抽,小声问:“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

    陆夫人笑得温婉,小声回道:“路上刚好碰到的,她的样子一看就不对劲,我哪能不闻不问。”

    陆家主知道这人算是碰巧了,也不能怪老婆。他瞄了一眼冲他笑女孩,额角抽抽的痛。

    *

    初白闻到了一股辛麻的味道,透着麻辣和孜然的香味,香的让它忍不住舔了舔爪子。顺着香味窜到花园,一个陌生的女孩蹲坐在地上,她面前专业的烤架上是一条烤的金黄的鱼。

    香味,就是从那鱼身上传来的。

    小奶喵的步子顿了顿,视线移到女孩身上。

    没见过的人,微卷的长发垂在腰际,明艳无瑕的脸蛋,眼睛明媚,半眯着的时候,有一种勾魂摄魄的美。身材也很好,包裹在长毛衣裙下,仍旧显得凹凸有致。

    这是谁?

    初白停住,尽管烤鱼的香味一直在鼻间攒动。

    女孩仿佛感觉到什么,她抬头,和小奶喵对上眼。然后她拿起烤鱼,递到小奶喵面前问:“初白,吃吗?”

    初白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黏在了烤鱼上,它在陆家的伙食很好,但架不住他们都当它是真正的幼崽,再鲜美的食材都只有一种口味,那就是清淡!

    少油少盐没辣椒,烹饪方式一律都是清蒸,一切重口味的食物都和它绝缘,它觉得自己的味觉都快丧失了。

    初白眯眼衡量了下,眼前的女孩像是知道它的身份,能在陆家行走,给它的感觉也没有恶意。

    最重要的是,那条烤鱼真的很香,不知道撒了什么秘制香料,刺激的它只想咬一口感受一下,到底有没有闻着这么好吃。

    女孩轻笑,也不怕烫,直接动手撕了一条鱼肉下来,用纸盘盛着放在奶喵面前:“用帮你剔刺吗?”

    初白‘喵’了一声示意不用,小小的鱼刺根本难不住吃鱼祖宗的它。

    它正准备享用美食,一阵骚动由远及近。

    一个高挑的男人闯了进来,身着黑色正装,外套没扣,松松的套在身上,领带不翼而飞,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性感优美的锁骨。

    帮佣和花园里的人忙着阻拦他的闯入,陆夫人顶在最前面,微笑问:“这是在干什么?”

    男人斜挑的桃花眼,没了以往的笑意,看见陆夫人,他顿住道歉:“婶婶,我来找甜夏。”

    “甜夏不是好好的和你在一起,怎么会来我们家。”陆夫人神色不变,笑意盈盈。

    男人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有陆夫人拦着,他不好硬闯,深吸一口气,怒声喊道:“甜夏,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

    ……

    花园深处的小奶喵一边啃鱼,一边挠了挠耳朵:“那是谁啊?”

    能在陆家这么拽。

    “陆墨彰,陆家六爷的孙子,陆年的堂兄,六房那边的继承人。”

    小奶喵愣了下,仰头看向身旁的女孩,“那他找的甜夏是……”

    它在陆家这么久没听说过有叫甜夏的。

    “就是我。”女孩微笑,摸了摸小奶喵的头,将剩下的烤鱼放在它的盘子里,然后走了出去。

    那边,陆墨彰看到自己要找的人,咬牙:“你果然在这里。”

    他不满的瞪着刚刚还试图忽悠他的陆夫人,陆夫人神色不变,依旧笑意盈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和小夏去你的房间吧。”

    陆墨彰和陆年玩得好,从小就在陆家有一间属于他的房。扫了一眼花园内各种隐晦八卦的视线,知道在这里说不合适,他拉着甜夏往自己的房间走。

    等他俩走了,陆夫人走到花园深处,抱起吃的心满意足的小奶喵,点了点它的脑袋:“你啊,又偷嘴,还吃这么刺激的东西。”

    初白甩了甩尾巴,反正它都吃进肚子了,别想它吐出来。

    那条烤鱼特别好吃,它对这个世界最满意的就是各种美食了。要知道在天赐大陆,全民皆武,修士妖怪修为稍微高点就足以辟谷,不食五谷杂粮,所以极少在口腹之欲上折腾,以至于美食什么的,根本就没有。

    甜夏的这一手厨艺,让它对她的印象分瞬间满点。

    陆家主这时也走了过来,问:“墨彰那小子来接人了?”

    那臭小子行动力可以啊,人才跑,就追过来。

    陆夫人嗯了一声,低头对初白道:“初白,甜夏也是猫科亚种人类哦,如果你喜欢她,可以和她做朋友。”

    她没说的是,甜夏还是陆墨彰的命契者,和小奶喵一样,以命契连接,替陆墨彰承受伤害。

    *

    清明丹,在天赐大陆属于初级丹药,稍微有点水平的炼药学徒都能炼制出来。因为是基础必备丹药,虽然价格不高,但销路很好。

    初白身为九尾灵猫,修炼出两条尾巴后,就能自动排除体内杂质,根本不需要啃清明丹。

    它抱着一丝希望,将亚空间翻了个遍,最终一无所获。

    雪白的毛团子垂头丧气的蹲在一尊小巧的药鼎面前,清明丹没找到,倒是翻出了这个。

    他们九尾灵猫每一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生物,有的是后天法器,有的是天材地宝。而初白当年出生时,它的伴生物是一尊药鼎。

    这药鼎的出现,让同族目瞪口呆。

    嗑药什么的那是人类才喜欢的东西,他们九尾灵猫,天生异种,受天道偏爱,夺天地造化而生。凝练自身,根本不需要丹药。

    上万年来,族内还没出过伴生物是和炼药有关的。

    一群九尾灵猫围着那药鼎看了又看,有凑热闹的质疑:“这难道是一尊法器?只是模样是药鼎的样子?”

    好奇心旺盛的九尾灵猫们,将药鼎玩来玩去,最后得出结论,这就只是一尊药鼎,不是防御法器,也不是攻击武器,对敌属性完全没有,只能拿来炼药。

    这结论挺尴尬的,起码对于初白来说,它的伴生物是个鸡肋。当年的初白转头就将这药鼎扔在亚空间角落,不闻不问几千年。

    直到现在,流落到现代世界,它瞅着药鼎皱眉。

    没有清明丹,难道要它自己炼?

    就算要它炼药,它也不会啊。

    亚空间内,初白的的精神体卷着药鼎抛来抛去。对这个身为伴生物的小伙伴,它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仔细。

    青铜色的小药鼎,上面嵌着古朴的花纹,三足圆鼎的模样,胖胖的鼎身看起来还蛮可爱的。精神体往药鼎内部探了探,不大的药鼎内里仿佛能容纳万物,漆黑一片中似有万千星辰的光芒闪过。

    那星子接触到初白的精神体,倏地烙印了上去,急切的姿态生怕下一秒又被扔到犄角旮旯无人问津了。

    躺在床上的初白只觉得脑门一疼,脑海里呈现的一册以上古文字书写的卷轴,开篇四个大字——先天药鼎。

    初白愣了愣,那卷轴瞬间没入脑海,里面的记载席卷而来,这让它看药鼎的眼神变得古怪无比。

    这玩意竟然是先天的,自上古之后,先天之物销声匿迹。

    在天赐大陆,无论是丹药还是武器,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后天之物。可现在,它这个丢在犄角旮旯里的伴生药鼎,竟然是先天药鼎。

    在卷轴和它的精神体融合之后,它发现自己目前只能打开卷轴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是药鼎的使用方法和一些初级丹药的炼制手决,它扫了一眼,将这些记在脑海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