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第58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它懒洋洋的抬眼,是个男人,同样的黑色正装三件套, 却穿出了和陆年完全不同的感觉。此刻他正低垂着头,看着它。

    是刚才晚宴厅内和它对上视线的男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猫吗?

    小奶喵又滚了下, 张嘴打了个呵欠。

    楚恒之隔着车窗看了小奶喵好一会儿, 突然伸手贴上车窗, 低低的喊了一句:“初白?”

    他的声音很悦耳,带着一种让人眷恋的温暖。小奶喵觉得整个心脏突然收紧了一下,有点闷痛。

    它抬起爪爪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好半响, 才嫌弃的撇嘴。

    刚才陆家主在晚宴大厅内说了它的名字,现在是个人都能随便喊它的名字了。

    “陆大少的猫, 竟然起名叫初白。”

    楚恒之缓缓俯身,似乎想要将车内的小奶喵看清楚。

    那样子, 简直就像是想要将小奶喵抓出来,仔细端详一般。他的眼睛很漂亮,看着初白时,却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

    “你怎么能叫初白呢, 一点都不像, 一点都不配, 沾污了这个名字, 还是早点死了的好。”

    看的越久,他的声音越平淡如水,神色自然的仿佛只是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车内的初白眯眼,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等它想明白,忽然看见外面的男人将手握拳,陡然用力砸向车窗玻璃,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楚恒之这一下没有留力,一拳砸出去,指骨关节处甚至破了皮。

    他看了一眼,将手放到唇边,伸舌舔了舔破口的地方,轻笑:“还是防弹玻璃,陆大少这么怕死么。”

    说着,他仿佛毫不在意防弹玻璃的坚固度,继续一下一下用拳头砸着车窗。每砸一下,他手上的伤口就多了一分,就连车窗上都开始留下血印子。

    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一直紧盯着里面的小奶喵。

    初白愣了,看外面的男人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

    防弹玻璃的牢固度,怎么可能是赤手空拳就能打碎的。而且因为这男人的举动,触碰了车子内的自动警戒系统,从刚才开始就‘哔哔哔’的响个不停,想必不一会儿就会有人来。

    可他浑然不在意,明明是衣冠楚楚的模样,行为却如此诡异。

    ‘咔啦’一声,随着楚恒之又一下的强力猛击,放防弹玻璃上出现了一条细小的裂纹。

    他神色愉悦的弯了弯唇:“嘛,陆大少这车窗玻璃质量不行啊,我之后会记得给他推荐一款更好的。”

    车内的初白盯着那裂纹,视线缓缓移到男人脸上。

    现在要是还不明白,它就是个蠢的。

    这人,显然也是特殊圈子里的。起码这种力道,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这一拳的力度,都能打死牛了。

    仿佛知道小奶喵在想什么,楚恒之笑眯眯的弯腰凑近,“怕吗?别怕啊,我就是个普通人,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伴随着他的声音,是他再次击打车窗玻璃的一拳。

    这一次,车窗玻璃从那一小条裂纹处扩散开来,呈蛛网状碎裂成小块。

    显然,要不了多久,这玻璃就无法拦住他了。

    初白蹲在座椅上,想着一会儿要怎么从男人手里脱身。

    就在这时,远处原来一阵骚动,是酒店方发现了这里的异动,派了人寻了过来。

    楚恒之抬眼判断了一下时间差,这个距离,那边的人用不了两分钟就会赶到。

    “真没办法,本来不想这么粗暴的。”

    他的声音很轻柔,再一次出拳的力道陡然增大。这一下,车窗玻璃终于不堪重负的碎裂开一个洞,玻璃渣子飞溅的到处都是。

    车内的初白堪堪躲过几片飞溅的玻璃渣,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扣住了喉咙,直接将它从车内拽了出来。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它忽然浑身不能动,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力气,甚至就连神智都无法保持清醒。

    最后一眼的印象是,它被男人拎着,上了一辆陌生的跑车。

    *

    晚宴厅内,陆莫挂着谦和的笑容应对完,和陆二爷打了个招呼,拉着陆筠去了僻静的阳台。

    接下来是陆家主和陆年的专场,他不想呆在里面看众人对陆年的吹捧。

    这里是晚宴厅外侧,露天的阳台很宽敞,不会被人偷听的位置,一眼能看到头。

    陆莫扯着陆筠走到阳台外侧,才松开手,冷着脸问:“你对陆年,起了什么心思?”

    “我……”陆筠眼神飘忽,脸颊红晕。

    见她这样,陆莫心里一沉,知道不是自己想多了。心底涌起一股愤怒,陆年,又是陆年。怎么人人都觉得陆年好,哪怕是他们家的养女,都被陆年迷了心窍!

    见陆莫没说话,陆筠怯生生的解释:“哥,如果我能嫁给陆年,那陆家那边的消息我们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陆莫看了她一眼,见她一副吓坏了的模样,小脸煞白。

    他的神色稍微软下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虽然你是我们家收养的,但不必为了这个家做到如此地步。是不是爸爸暗示你这样想的?没必要,陆年那一家子,可不是那么好相处的。”

    “哥,不是的,是我自己……”陆筠咬了咬唇,眼神闪烁。

    “好了,你不用想那么多。陆年一个活不长久的病秧子,没必要让你将后半生赔进去。你放心,你的事情我会让母亲做主,给你挑一个门当户对的结婚。就算你是收养,那也是我们家的女儿,不会委屈你的。”

    “哥。”

    见她还要辩驳,陆莫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我说了,你的未来会让母亲替你安排好,不会亏待你。你要是还盯着陆年不放,就别怪我不客气。”

    陆筠被吓到了,她没想到自己盘算好的事竟然无法说服陆莫。在她的预想中,只要她搬出一切都是为了陆莫好,就算嫁给陆年也是为了陆莫铺路。

    只要这一条有一丁点能成为现实的可能,她那个名义上的养父,血缘上的父亲,陆建国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她送给陆年。

    可现在,竟然在陆莫这里碰了壁。

    陆筠咬了咬唇,思考着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难道陆莫真的是个为她考虑的好哥哥?

    她哪里知道,在陆莫看来,他厌恶一切喜爱陆年的存在,想要接近陆年的人,喜欢陆年的人,他都讨厌。更何况是他自己身边的人,挂着他妹妹的名头,却想要嫁给陆年。

    开什么玩笑,这和直接打他的脸,有什么区别。

    所以对于陆筠的心思,陆莫何止是不喜,要不是看在她一贯很乖巧的份上,他撕了她的心都有了。

    陆莫冷着脸想着,果然不是亲生,就连心都开始向着外人了。

    突然,晚宴厅传来一阵骚动,过了几秒,阳台的侧门被推开,陆二爷脸上带着喜色站在门边道:“陆莫,进来主持大局。”

    陆莫一愣,接下来的发表致词都是陆家主和陆年的事,这是惯例,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有这两人在,就永远都轮不到他。

    可现在……

    见陆二爷不像是在开玩笑,陆莫快步走过去,低声问:“这是?”

    陆二爷毫不掩饰自己的喜色,挑眉哈哈大笑:“你小子的运势到了,怎么都挡不住。上台可要好好表现,撑起大局,让帝都的人看看,陆家可不是只有一个陆年。”

    说着,他压低声音补了一句:“陆年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刚才冲了出去。陆军华拦都没拦住,现在人已经没影了,只能让你上了。”

    陆年为什么突然发疯,陆二爷丝毫不关注,他甚至觉得走得好。每年晚宴,除了陆家主致词之外,还需要陆家小辈代表,也是下一代继承人致词。

    往年都是由陆年来,结果今天陆年抽风跑了,那这致词人自然就由陆莫顶上了。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表现的出彩的话,能让圈子内一些大佬刮目相看。

    再加上陆年不靠谱的对比,这下外界一些势力该知道支持谁了吧。以后陆莫走出去,份量自然也就不同了。

    陆莫心领神会,因为陆筠而冷沉的神色终于舒缓,他微笑点头:“二爷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陆二爷笑着拍拍他,一老一少相伴着往晚宴厅内走。

    至于身后的陆筠,这两人没一个想起来。不过是个养女,谁会放在心上。

    而对陆年的举动,陆莫到是多了一丝怀疑,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对陆年来说比致词更重要的,生怕晚了一步就会彻底失去的……

    *

    另一边,陆夫人离开后,因为不放心窝在门口瞅了一会儿。见里面的陆年开始撸喵,她才微笑着起身。

    等儿子终于舍得从有猫的房间里出来,陆夫人轻笑问:“这下放心了?”

    陆年:“嗯。”

    “喜欢它吗?”

    “嗯。”

    “不怪我和你爸了?”陆夫人问。

    陆年:“这个是两码事。”

    陆夫人头痛的揉了揉额角,瞒着儿子用命契的事,看来让他气得不轻。哪怕目前看来结果还不错,陆年也不赞同命契的事。

    陆夫人一时劝不住儿子,也不想和他多说。反正事已成定局,以后多补偿点好了。

    她想着,推开丈夫书房的门。

    陆家在华夏特殊的地位,让陆家主每天要忙的事很多。陆家主人生的粗犷豪迈,有着北方汉子的铁骨大气。虽然长相不难看,但绝对和俊美扯不到一起,只能说有一股男人的霸气。

    好在陆年的长相结合了父母的优点,五官更偏陆夫人,加之气质出众,哪怕是帝都知名的病秧子,也依旧受名媛圈的追捧。

    陆家的一切陆家主是打算交给陆年的,以前还担心陆年的身体问题,现在结了命契,总算是暂时没了这个困扰。

    陆夫人推开门,陆家主正坐在书桌前翻阅文件。

    “怎么样?”陆家主问,因为在家,他只穿着休闲服,彪悍的身材哪怕是休闲装,都透着一丝煞气。

    陆夫人走到他跟前,微微躇眉:“我看他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我就怕委屈了儿子。”陆家主哈哈大笑,命契虽然是以命抵命,但抵命的人不死的话,那相当于终身要绑在一起。

    当初儿子有性命之危,续命这种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做。以人续命,反噬太严重。思前想后之下,他将注意力放在了亚种人类身上。

    亚种人类,是现代社会的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存在。

    从建国那会开始,在华夏就偶尔会有不同于人类的婴儿降生。他们或多或少都带有动物特征,有的只能变出耳朵和尾巴,而有的可以完全变为兽型。

    这样的孩子出生没有规律,哪怕父母都很正常,也有可能生出这样的孩子。最初这样的孩子很难生存,一些地方甚至将他们当做妖怪杀掉。

    后来国家将这样的孩子保护起来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只是生命力和恢复能力更好,并没有传说中妖怪通天彻地的能力。

    再后来,有的高官家里也出现了这样的孩子,那毕竟是流着自己血脉的孩子,也不是所有父母都以异类的眼光看待。

    鉴于这些人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性,加上有上层的推动,这样的孩子终于被国家承认,成了普通人所不知道的,特殊世界里的一类,被称为亚种人类。

    每一个亚种人类降生,凡是能被找到的,都被国家登记在册。

    如果亲生家庭不愿意抚养,就由国家接手抚养。

    亲生家庭不介意的,则可以亲自养育,但会受到国家的监控。亲生家庭对于亚种人类的存在,要三缄其口,不得对普通人宣扬。

    亚种人类的数量并不多,因为其强大的恢复力和生命力,大多数由国家抚养长大的亚种人类都投身军部和特殊部门。

    普通人家成长的亚种人类则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要上学、高考、找工作、混社会的。

    也有少部分亚种人类愿意被人类庇护,成为人类实权者或者富豪的附庸。

    陆家主以前就替人结过命契,好几个亚种人类在自愿的情况下,和人缔结命契。在现代社会,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危险性。

    除非天灾**,普通人一辈子能遇到的危险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命契只能抵挡意外伤害,正常的生老病死,命契是不会抵消的。

    普通的受伤的话,以亚种人类的生命力和恢复力,不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好的也很快。

    所以给陆年续命,他选中了亚种人类。

    只是亚种人类大多被国家登记在册,陆年的情况又不能拖,再加上陆家内部还有人动作不断,陆年的情况在这个当口能不曝光最好,也就无法大张旗鼓的找那些被记录过的亚种人类。

    就在这时,初白的消息闯入了陆家的视野。

    初白在山野游荡的时候,被当成了被抛弃在乡下的,野生的亚种人类。一个没有被国家关注过,没被记录在册的亚种人类。也许是出生于偏僻乡村,被亲生父母当做妖怪扔掉了。

    于是,陆家主费了大力气抓住初白,用它来给儿子续命。

    抓回来后,他们发现这个亚种人类还处于幼生期,连话都听不懂,没有受过人类教育,这样的和野兽无异。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陆家主绝对能找来比初白更好的亚种人类。

    自从国家承认了亚种人类之后,这些人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受教育、上大学、参加工作,有的亚种人类甚至混成各行业的佼佼者。容貌、才学、智商都很出众。

    陆家主不像陆夫人那样心软,也不像陆年有着底线原则,不想牵扯无辜的人抵命。在陆家主看来,以陆家的地位和财力,只要条件给够,平等交换,总能找到愿意为他儿子续命的人。

    那些家伙又不会轻易死掉,用一个命契换来陆家的庇护和财富,绝对有人愿意。

    现在因为种种原因给儿子找了个野生的,还是纯天然,未开化,好像连人形都没变过的奶喵,再加上儿子本来就不同意命契的事,陆家主觉得有点对不起儿子。

    “委屈?”陆夫人笑了:“你是没看到,他将那只小奶喵抱在怀里顺毛,还亲自喂了鱼。”

    “亲自?他和那只奶喵这是第一次见吧,就能喜欢成这样?”陆家主怀疑的挑眉,他的儿子性子淡,因为体弱,从小情绪起伏就不大,还有点小洁癖。

    “不但亲自给顺毛喂食,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初白。”陆夫人自然也知道陆家主的难以置信,要不是她躲在门外全看见了,她也很难相信。

    她笑着叮嘱:“以后那孩子就是初白,你记得别喊错了。它听不懂,慢慢教就是了。横竖看着还是只小奶猫,就当多养个孩子。它救了儿子的命,以后它就算是我闺女,陆家的女儿。”

    陆家主咧嘴:“我没想慢待它,早就说了,等续命后陆家会把它贡起来。”

    陆夫人的笑收敛了,她认真的道:“我是说要把它当亲女儿一样看待,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陆家主有点尴尬,他的工作特殊,接触过不少非人类,哪怕亚种人类被国家承认了,在陆家主眼中,那依旧是和人类不一样的存在。

    不至于不喜,但偶尔总是会不经意的表现出区别。

    更何况初白无法化形,好像听不懂人话,没有接触过人类的教育,从出生就一直流浪生活在山野间,就算知道它是个亚种人类,面对这样一只奶喵,陆家主总是忍不住就将它当做猫了。

    人类对一只猫,有宠爱,有喜欢,却绝对不会放在同样对等的地位。

    陆夫人显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哼了声:“你不注意也没什么,就等着被你儿子冷眼以待吧。”

    “行,行,我知道了,以后会把它当亲闺女一样对待,这总行了吧。”陆家主妥协嘟囔,“它叫什么?什么白?”

    “初白。”陆夫人应。

    陆家主撇嘴:“儿子这文化水平不行啊,起个名字都没内涵,这么普通。”

    陆夫人打了他一下,这话她可不爱听。

    陆年从小体弱,去学校的时间并不多,大多数都是请的家庭教师教导。就这样还能跳级,十八岁就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帝都大学毕业。说她儿子没文化,那他这个大老粗算什么。

    陆家主挨了一下,咧嘴笑笑。

    老婆这不痛不痒的一下,和给他挠痒痒没区别。在他看来,这是夫妻间的情趣。

    他反手搂住陆夫人的腰,亲亲热热的亲了她一下。

    儿子的性命保住了,陆家那些使劲蹦跶的跳蚤们就可以腾出手收拾了。没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陆家主觉得神清气爽。

    *

    命契结契之后,陆夫人对初白犹如亲闺女,陆家主在陆夫人的提点下,将一只猫看做亲闺女虽然有点别扭,但也接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