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陆年还以为它伤口又痛了, 变本加厉的安抚它, 这只白玉小猫就是他那时送的。

    初白一爪子按着白玉小猫, 睁大眼睛盯着电视里播放的中医节目。

    节目里介绍了一大堆中医药材, 它在里面看到了炼制清明丹需要的药材!

    决明子、车前子、秋菊花等……原来它们在这个世界叫这个名字。

    它听着节目里的老中医一个个介绍,大体都是具有清肝明目、清热解毒、清肺化瘀的功效。

    清明丹可以排除体力斑驳沉积的黑块杂质,和这些功效有异曲同工之妙。加上特殊的炼制手决,就成了天赐大陆上的清明丹。

    最重要的是,这些药材在这个世界很常见,价格也不贵。

    想到钱, 小奶喵僵了下。

    就算不贵,它也买不起, 它现在一分钱都没有。

    低头瞄了瞄爪子底下的白玉小猫。

    把这个卖了的话,不知道能换多少药材?

    不过这个是陆年送的,卖掉陆年送它的东西,怎么想都不太对劲。

    跟在陆年身边这几天, 它对这人也多了几分了解。整个华夏的特殊者自成一体,有自己的圈子和圈子内的规则。

    而陆家, 是这个圈子里站在顶端的几个势力之一。

    陆年因为身体和力量不匹配, 而造成从小体弱, 动不动就要被拉去抢救, 是众人眼里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就是这个病秧子, 才智出众, 弱冠少年就掌控了陆家一部分权利,在龙组之中拥有特殊地位。将其他几个可以和陆家比肩的势力硬生生的压了一头,哪怕他是个病秧子,只要他还活着,那些觊觎陆家继承人位置的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可以想见,陆家在陆年手中,未来一定能发展成可怕的庞然大物,将其他几个势力彻底压下去。

    但前提是,他能活到这个时候。

    初白挺佩服陆年的,在这种情况下都没长歪,还心地善良,当初救了它,现在对一只奶喵也这么好,看淡生死,真正公子如玉的品行。

    它对这样的陆年,并不讨厌。

    盯着白玉小猫,想到陆年送它时,眼里含笑的模样。小奶喵默默的放弃了卖掉白玉小猫的念头,算了,它在想想别的办法。

    *

    没过几天,陆年主动送了一大堆中草药给初白,里面不但包含了它心心念念的决明子、车前子、秋菊花等,还有一堆它暂时不知道功效的中草药。

    小奶喵大喜过望,立刻抛弃了白玉小猫,投入了中草药的怀抱。

    陆夫人看的眼抽,她喃喃自语:“现在猫鄙都失宠了,这变心的也太快了。”

    陆年微笑,他对小奶喵的关注度绝对是陆家里最高的。小奶喵最近喜欢看中医节目,尤其是每次里面介绍中草药时,奶喵的眼睛都在放光。

    他是不懂小奶喵为什么对中草药有特别的偏好,但这不妨碍他宠自己的猫。

    于是,初白收到了一大堆药材,有炮制好的,也有新鲜的。有随处可见常见的药材,也有名贵稀有、价格昂贵的。

    琳琅满目,足够小奶喵霍霍。

    初白对如此善解人意的饲主很满意,不枉费它看了好多天的中草药节目来明示暗示。

    在每日不会被打扰的午睡时间,初白检查了门锁,确定这次不会有不相干的人闯入后,它挥了挥爪子,空气中传来隐隐的波动,一处犹如海市蜃楼般华美的空间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眼前。

    这是初白的亚空间,自成一个小世界,里面不但可以收纳东西,甚至可以种植、存放活物。

    这是属于它的秘密,妖族之中不乏天生自带亚空间的种类。但一般亚空间只是一个大小有限的储物空间罢了,根本不能存储活物。

    唯独初白的不一样,不过它的亚空间虽然可以存放活物,它却没什么兴趣。以前亚空间里堆着的都是它的家当,可以种植的土壤里也只种着一些对它有用的天材地宝和一些补血疗伤的药材。

    妖类不流行炼丹嗑药,那些天材地宝成熟后,都是直接生啃的。

    它叼着决明子那些药材进入自己的亚空间,这些新鲜的,可以培育留种的,它打算种在亚空间内的土壤里。

    检查过陆年送来的药材后,它发现这个世界的药材药性太差,比起天赐大陆上,药性的要弱得多,这样的药性连下品都达不到,是炼不出清明丹的,必须重新培育。

    因为只剩下一条尾巴,它只能打开亚空间最中间的一块。

    那里有一座华美异常的宫殿,仅从建筑风格来看,像是古代华夏的风格,却又更加精美大气。九十九根盘龙立柱撑起宫殿,亭台楼阁,花园锦簇,从内到外偶尔还有清泉流过,美如仙境。

    宫殿一侧是黑色的土壤,里面零星种着几株闪耀着异彩的天材地宝。

    初白叼着决明子那些药材直奔土壤处,将新鲜的移栽进去。它一点都不担心能不能种活,只要药材还有一丝活性,这息壤都能让它们成活。

    在息壤中培育,可以加快药材生长,优化药材的品质。

    将陆年给的药材种在土壤里,等这些药材结种之后,这些被优化过的种子继续生长出来的药材,才是初白需要的。

    弄好这一切,初白挥了挥爪子,从亚空间内退出来。才在床上趴好,就感到陆年推门而入。

    初白:“……”那门锁是摆设吗?

    陆年见小奶喵在床上玩药材,一些药材被扯得七零八碎,散落在一旁。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窗户,窗户好好的关着的,一切看起来没有丝毫异常。

    自从结了命契之后,他对小奶喵是有感应的。哪怕离的远,只要没超出范围,也会有一丝微弱的联系。

    可是就在刚才,有一瞬间,他完全感觉不到小奶喵的存在,就像是它凭空消失了一般。

    他匆匆赶过来,直到看到它还好好的趴在床上,这才安心。

    初白不知道命契还有这个作用,它扒拉了一下被玩的蔫哒哒的药材,冲他喵了一声。

    陆年将小奶喵抱在怀里,决定重新给奶喵做个全面检查,他怀疑陆依依在奶喵身上动了手脚。

    *

    陆家主自从知道了陆依依上门挑衅的事,脸色就一直不太好。

    帮佣王妈被辞退了,知道她拦不住陆依依,但连打个电话通知一声都不会吗?明显是不想得罪陆依依,想要两面讨好。

    陆家主没为难她,但这样的人,陆家是不会再用了。

    其他帮佣的行事更为小心谨慎起来,要是离了陆家,哪里还能找到这么优沃的工作。陆家的工资足够养活一家人,还能过上不错的日子。

    “李姐,陆筠小姐又来了。”

    一个帮佣的妇人轻声跟另一个中年女人道。

    王妈走了后,资历最老的就是这个李姐,有时候主人家不在,就由她来拿主意。

    听到陆筠又来了,名为李姐的中年妇人眉头一皱。

    这陆筠不知道什么毛病,陆依依被折了手腕吓得不敢再靠近陆家,陆建国赔礼道歉的姿态做足后也没了动静,唯独这个陆筠,三番四次的上门,嘴头上说着是给小奶喵道歉,却每次都问的是陆年的事。

    李姐吩咐将人迎进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但不许她随意走动,尤其小奶喵在的地方,更不许她去。

    陆筠就算是收养的,那也是陆家小姐,主人家不在,李姐还没那个资格赶人。只能将陆筠的活动范围限制了,等主人家回来再说。

    李姐的做法如果放在陆依依身上,陆依依一定会勃然大怒,觉得被‘下人’侮辱了。但陆筠只是笑笑,好脾气的端坐在客厅,品尝着陆家大厨做的点心,不时和送点心的帮佣聊几句。

    聊的依旧都是陆年的事。

    *

    不过它扫了一眼客厅里的人,惊讶于这些人竟然都和普通人不一样,或多或少都能看出灵气萦绕。

    在外面流浪的那几天,它也见过无数人,大多都是毫无灵气的普通人。上千人里能碰到一个略带灵气的,都很难。可现在,在陆家的客厅里,那几个老头和那几个中年人,竟然都不是普通人。

    这让初白略感兴趣的甩了甩尾巴,它现在有点想弄清楚那个阵法是打算干什么的了。那个灵气看起来最充足的陆家主,抓一只猫,还大手笔的刻画阵法,是为了什么?

    想要弄清楚阵法,最快的方式就是让阵法落实在自己身上,契约成立。不过初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哪怕这阵法在它看来并不特别高深,但在世界法则的盯梢之下,它也不想大意的中招。

    又逛了一会陆家大宅,初白寻思着要不要离开这里时,主宅卧房那边响起一阵骚动。

    人声鼎沸,越来越热闹,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奔了过去。

    初白看了一眼又一眼,耐不酌奇心,白色的小奶喵也蹿了过去。

    *

    越是靠近主宅的一间卧房,阵法牵引的痕迹越明显。

    初白在其中一间卧房门口停下,它身上虚浮的阵法和那卧房内的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合。

    这种灵力流动的回路,初白歪着猫脑袋想了一会儿,才在记忆里挖出来一个类似的——命契,以主仆形式结契,仆替主命。

    因为这命契太粗糙,很容易反噬,在天赐大陆早就被淘汰了。所以初白一开始压根没印象,还是走到跟前了,里面那人明显是性命垂危激活了阵法,它这才想起来。

    原来陆家抓它是为了给里面那人续命。

    九尾灵猫都很惜命,天生异种,一旦暴露就会被全大陆追杀争夺,所以每一只九尾灵猫都很珍惜自己的小命,谁想要它们的命,它们就能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初白是一只纯种的九尾灵猫,自然也不例外。在察觉陆家抓它是打算用它的命给里面的人续命,它出奇的愤怒。

    虽然这命契没结成,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真名。若是它一个不慎暴露了,在世界法则的压制下,它不就成了任人宰割的案上猫。

    初白磨了磨爪子,悄悄的潜了进去,打算宰了那个‘主人’,永绝后患。

    里面人荒马乱,一时也没人注意一只猫。它窝在柜子缝隙里,静静的等着这些人散去。

    陆家主和陆夫人站在陆年的床边,看着床上儿子气息越来越弱,陆夫人惊慌的抓着陆家主:“怎么会这样,命契不是成了吗?”

    命契结成,儿子被力量反噬时,会将这反噬的痛苦由命契另一人承担。可现在,看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陆家主皱眉,想到结契时那忽明忽暗的光芒。忍不壮疑,难道这命契没结成?还是哪里出了岔子?

    “都别留在这,门外守着。”

    陆家主想不通,吩咐了一声,转身往关着初白的那间房子走。

    陆夫人跟了上去,每次儿子被力量反噬时,有时候会力量暴走,留在屋里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所以每次他们都是待在外面等着。

    就算不忍心,也只能等着,等着陆年自己熬过去。

    不一会儿,这间卧室里人潮散去。

    初白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暂时不会有人进来,这才踩着猫步走出来。越靠近床边,越能感受到那暴烈肆虐的力量。

    这力量强大的不像是人类可以拥有的,也让初白明白了为什么这人需要续命。

    过于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身体。这就像是勉强将力量塞进了弱小的容器,那容器承受不住,自然就只有被炸成灰的结局。

    床上的‘主人’,不用初白动手宰了他,就这样扔着不管,他也快爆裂而亡了。就算撑过了这一次,下一次,下下一次,也绝对熬不过去。

    初白歪着脑袋想了想,决定让他自然的爆裂而亡好了。免得它宰了他,还要背上因果。

    想通了这一点,它轻巧的跳上床,打算看一眼这个妄想做它‘主人’的人。

    床上躺着的男人近乎全/裸,因为力量暴走的关系,穿多少都没用,陆家主索性也就不给儿子穿了,光着。

    所以初白一抬眼,看到的就是一具近乎完美的男人**。

    宽肩窄臀大长腿,肌肉线条不会过于夸张,却富有力量感。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腹纪人鱼线都非常漂亮。底下的男性象征哪怕是在沉睡时,都显的十分傲人雄伟。

    初白以一种纯欣赏的目光将男人的身材点评了一遍,然后将视线移到男人脸上。

    那是一张很年轻很好看的脸,就算是放在天赐大陆,都能够称得上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他的皮肤有点苍白,却无损他的俊美。眉眼狭长,此刻因为力量暴走而紧躇着,五官依旧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初白想起人类经常说的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男人配的上这句话,而且这张脸十分眼熟。

    初白用爪子挠了挠头,尾巴暴躁的甩了甩。

    这张脸,不就是它刚来到这个世界,被世界法则差点压成一张猫饼时,救了它的男人!

    每个世界的世界法则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天赐大陆,那被称为天道。

    每个世界的天道对力量的衡量标准都不一样,在这个灵气驳杂,基本全是普通人的世界。它以九尾灵猫之姿闯入,被判定为异世来客时,就被世界法则认定为需要抹杀的存在。

    就算它修出了九条尾巴,也无法毫无准备的对抗法则。更何况它闯入时才堪堪五条尾巴而已。

    世界法则一出手,它措不及防之下,几乎毫无反抗之力。断掉三条尾巴,仅留着两条尾巴保命的它,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毛团。

    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出现了,它本来想逃跑的,却无力动弹。

    男人先是远远的盯着它,在它奄奄一息时,渡了灵气过来。那灵气暴虐又温柔,可是对处于世界法则的压迫下的它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一点用都没有。

    就在它感觉自己这次估计会死的时候,模糊间听到男人问它:“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用灵力直接回荡在脑海里的声音,就算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也能听懂其中的含义。

    彼时的它咧嘴,想套它的真名,做梦比较快。

    男人等了一会儿,见它不吭声,气息越来越弱。他知道救不活了,轻叹了一声:“白色的毛团,今天又是初次遇见,那我就叫你初白吧。”

    血肉模糊的毛团子嫌弃的撇撇嘴,初白,这什么破名字,比它的真名差了一万倍。

    “就这两个字了,一会我挖个坑将你埋了,墓碑上总要有个名字才好。”

    这是毛团子听到的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陷入黑暗前,它在心底轻轻的应了。

    初白么,也好。

    没想到会死的这么草率,也没想到在最后会遇到了个人类,不但给它起了个名字,还打算给它收尸安葬入土一条龙。

    真浪费,这要是放在天赐大陆,多少人恨不得扑上来将它炖汤了。

    ……

    三天后,初白从一个土包包里爬出来。看着被自己推倒在一边的简易小墓碑,上面果然刻着两个字,虽然看不懂,但它猜测应该就是‘初白’。

    那男人说到做到,真的把它给埋了。

    毛团子目光复杂的盯着那块刻着‘初白’的石头,最后刨了个坑将石头埋了进去。

    它也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它失去意识前,在心底轻轻应了那个男人给起的名字后,世界法则的压迫陡然从它身上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丝残留。

    他给了来自异世的它一个名字,它承认了这个名字,再加上它的力量被削弱的只剩下一丁点。这一个名字确立了它和这个世界的一丝因果,让世界法则也就承认了它的存在,不再抹杀它。

    它立刻明白了这是自己唯一生还的机会,将最后一丝气息纳入丹田,静待身体的自我修复。然后足足花了三天时间,它才活下来,不过第二条尾巴也快保不住了。

    那个给了它名字的男人是它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记住的人,它还想着什么时候再碰到了,就把这个救命之恩给还了。

    结果,现在就碰到了。

    它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想要拿命契束缚它的人。

    现在,那个命契的‘主人’,眼看要死了。

    *

    看了好几天的电视,初白对这个世界有了初步了解。

    这个世界和天赐大陆完全不一样,属于现代科技文明,基本上都是普通人,物种和它的世界有的相似,它的世界也是有凡人的,这里的物种和凡人世界的物种差不多,只是叫法不同。

    这世界的漫天神佛、神兽精怪、妖怪修士都变成了传说中的东西,在普通人眼里是不科学不存在的。

    但鉴于陆家的存在,初白判断这个世界还是有特殊者的。只是数量稀少,不为普通人所知。

    比如陆家,再比如这世界还有古武世家勉强也算得上。它还从电视上看到了道观佛寺,也许还有一些道修或者佛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