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第64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清明丹,在天赐大陆属于初级丹药, 稍微有点水平的炼药学徒都能炼制出来。因为是基础必备丹药, 虽然价格不高,但销路很好。

    初白身为九尾灵猫, 修炼出两条尾巴后,就能自动排除体内杂质, 根本不需要啃清明丹。

    它抱着一丝希望, 将亚空间翻了个遍,最终一无所获。

    雪白的毛团子垂头丧气的蹲在一尊小巧的药鼎面前, 清明丹没找到, 倒是翻出了这个。

    他们九尾灵猫每一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生物, 有的是后天法器, 有的是天材地宝。而初白当年出生时,它的伴生物是一尊药鼎。

    这药鼎的出现,让同族目瞪口呆。

    嗑药什么的那是人类才喜欢的东西, 他们九尾灵猫, 天生异种,受天道偏爱, 夺天地造化而生。凝练自身,根本不需要丹药。

    上万年来, 族内还没出过伴生物是和炼药有关的。

    一群九尾灵猫围着那药鼎看了又看, 有凑热闹的质疑:“这难道是一尊法器?只是模样是药鼎的样子?”

    好奇心旺盛的九尾灵猫们, 将药鼎玩来玩去,最后得出结论,这就只是一尊药鼎,不是防御法器,也不是攻击武器,对敌属性完全没有,只能拿来炼药。

    这结论挺尴尬的,起码对于初白来说,它的伴生物是个鸡肋。当年的初白转头就将这药鼎扔在亚空间角落,不闻不问几千年。

    直到现在,流落到现代世界,它瞅着药鼎皱眉。

    没有清明丹,难道要它自己炼?

    就算要它炼药,它也不会啊。

    亚空间内,初白的的精神体卷着药鼎抛来抛去。对这个身为伴生物的小伙伴,它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仔细。

    青铜色的小药鼎,上面嵌着古朴的花纹,三足圆鼎的模样,胖胖的鼎身看起来还蛮可爱的。精神体往药鼎内部探了探,不大的药鼎内里仿佛能容纳万物,漆黑一片中似有万千星辰的光芒闪过。

    那星子接触到初白的精神体,倏地烙印了上去,急切的姿态生怕下一秒又被扔到犄角旮旯无人问津了。

    躺在床上的初白只觉得脑门一疼,脑海里呈现的一册以上古文字书写的卷轴,开篇四个大字——先天药鼎。

    初白愣了愣,那卷轴瞬间没入脑海,里面的记载席卷而来,这让它看药鼎的眼神变得古怪无比。

    这玩意竟然是先天的,自上古之后,先天之物销声匿迹。

    在天赐大陆,无论是丹药还是武器,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后天之物。可现在,它这个丢在犄角旮旯里的伴生药鼎,竟然是先天药鼎。

    在卷轴和它的精神体融合之后,它发现自己目前只能打开卷轴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是药鼎的使用方法和一些初级丹药的炼制手决,它扫了一眼,将这些记在脑海里。

    初白看到了清明丹,初级丹药的炼制并不复杂,需要的药材也很简单。它记下那几种药材的模样,打算在这个世界找找看。这个世界也有灵气,那些药材很可能也存在,只是叫法和天赐大陆不同罢了。

    它记着药方,忽然门外一顿嘈杂,小奶喵的精神体从亚空间退出来,门正好被来人推开。

    那是两个女孩,二十左右的年纪,一个甜美明艳,一个怯生生的像是小白兔。她俩身后跟着帮佣的王妈,王妈神色焦躁,想拦下来人。

    “王妈,听说年哥养猫了,我们就看一眼。”那个甜美的女孩开口,娇俏的眨眼,脚步却不停的往进走。

    “哎,陆先生吩咐了小猫午睡时,不让打扰的。”

    王妈喊了一声,心底嘀咕。

    这两姐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上这个时候。陆家主和夫人出门访友,陆年也不在。家里没一个主人,她们非要看小猫,这谁敢拦着。

    这两姐妹是陆莫的妹妹,甜美娇俏的那个叫陆依依,怯生生像是小白花的叫陆筠。

    虽然是旁支,但陆莫在陆家,是年轻一辈里除了陆年最有地位的,陆依依是陆莫的亲妹妹,和陆家主陆夫人表面上起码相处的还不错,帮佣的人怎么敢拦着。

    “王妈,我们真的就看看,年哥又不在,您不说,我们不说,年哥他不会知道的。”陆依依笑着撒娇,还摇了摇王妈的胳膊。

    陆筠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小奶喵,她小步走过去,伸手想要摸摸小猫。

    初白头一歪,让她摸了个空。

    “猫猫乖,给你吃小鱼。”

    陆筠抿唇笑了,拿出一个猫零食,怯生生的想要再次接近它。

    初白再次躲开她的手,跳到枕头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陆依依姑且不论,这个陆筠给它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看起来像是柔弱亲切的小白花,眼底却透着探究。

    她想从它身上知道什么?

    初白直觉这个陆筠不对劲,不想理她,它跳下床,窜到墙角,离她们远远的。

    它蹲在墙角,屋内的几人却因为它刚才的动作起了争执。

    “年哥怎么养了只土猫,捡回来的吗?土猫性子野,差点把我妹挠了,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病。他要是喜欢猫,我送他只布偶,这只土猫就扔了吧。”

    陆依依见陆筠都放低姿态去讨好一只猫了,那只猫却不领情跑了,这让她一脸的不满,说出口的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初白皱了皱眉,它刚才离陆筠有段距离,怎么可能挠上陆筠。

    “这小奶喵很干净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长得多可爱,水灵灵的。”王妈这段日子给小奶喵做了不少好吃的,养着养着,也养出点感情了。

    这小奶喵乖的很,吃饭上厕所都不用人操心,也不四处乱挠,每天乖乖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小模样特别惹人爱。

    陆依依皱眉,不就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土猫,哪里可爱了。

    陆筠扯了扯姐姐的衣服,小声道:“我没事,没挠到我,我就是想摸摸它。”

    陆依依是个疼妹妹的,听到陆筠的话,她扬眉对身后的人命令:“把它给我抓过来。”

    跟着她们来的是司机,五大三粗的汉子抬脚走向墙角的小奶喵。

    “唉,这可不行,别乱来。”王妈急了,伸手就拦。

    陆依依攥着王妈的胳膊,别看她年纪轻轻,力气却比王妈大多了。“王妈,我妹就摸摸,不会弄伤那只猫的。”

    王妈见那汉子去抓猫,陆依依的司机身手功夫不错,下手没个轻重,不会弄伤,那肯定也会弄痛。奶喵那么小,陆大少又那么宝贝它,哪里被这么折腾过。

    陆依依心情颇好,扭头冲陆筠道:“你也是个没出息的,一只土猫也非要摸,回家我让爸爸给你买一只品种猫来,带血统证书那种。”

    陆筠抿唇笑:“谢谢姐姐。”

    陆依依满足的笑了,她是陆莫的亲妹妹,陆筠只是收养的。在家里她可以横着走,爸爸妈妈疼爱她,大哥对她也很好。而陆筠只能小心翼翼的在家里活着,就连存在感都很低。

    陆筠自从被收养回来以后,就是以她为首,什么都听她的,她很享受这种可以随意命令陆筠的感觉,自然也不介意偶尔满足一下陆筠的小愿望。

    比如,现在陆筠想要摸一摸土猫。反正年哥不在,摸一摸也没什么。

    就算年哥在,她想摸一摸年哥养的猫,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年哥也不可能对她翻脸。一会儿捉到猫了,就让陆筠摸一会儿,然后赶在年哥回来前离开,这里帮佣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陆依依想的很好,忽然听到司机闷哼一声,她抬眼,看到那只土猫冲她飞过来。

    她吓得‘啊’了一声,来不及躲开,那只土猫就跳到了她的头上,四爪齐飞的在她脸上挠了一爪。

    “啊!好痛!”

    陆依依尖叫一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她的眼圈瞬间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初白立在她头上,踩了踩她。

    陆筠想要上前捉住猫,却因为陆依依疼的乱动,一时反而被挥开。

    王妈咽了咽口水,还是第一次看见小奶喵这么凶残的样子。她看了一眼墙角的司机,刚才小奶喵就是先给了那人一爪子,跳到这人身上,然后借力跳上陆依依头上的。

    “小祖宗,乖啊,可以了,快下来,别挠了。”王妈上前,想要安抚小奶喵。再这样下去,被挠了的陆依依肯定不会放过小猫。

    陆依依忍着疼,比王妈快一步抬手抓住了奶喵。

    她掐着奶喵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怒道:“你这只死猫,竟然敢挠我!”

    陆依依的力道很大,那样子竟然是一点都没留力,这么小的猫被砸下去,不死也重伤。

    初白被扔出去时,一点都不担心。猫科动物灵敏柔软的身体足以让它在空中翻个身,完美落地,绝对伤不到一根毛。

    不过在被砸出去的瞬间,它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是陆年。

    于是,刚刚还凶残霸道的小奶喵调整了下姿势,以一种外人看起来惨烈无比,其实屁事没有的样子砸在地上,瘫成一张猫饼,还不忘扯着它娇嫩的嗓子,凄厉的‘喵嗷’了一声。

    *

    陆年低头和小奶喵沟通:“这药方真的给我?”

    初白点头。

    “即使我将成药拿出去贩卖,也可以?”

    初白点头,药材是他的,仪器也是他的,他想卖就卖,问它干什么。

    陆年勾起唇,稍微思索之后,道:“这药所有销售所得,里面的三成利润单独开一个账户存放,这是属于你的,这个账户里的钱你可以随意取用。等你成年,这些钱会直接转到你的名下。”

    小奶喵愣了下,它不知道这药能卖多钱,但三成的利润显然不少,还是源源不断的。

    它只提供了一张药方,药材、人手、仪器、销路,这些都是陆家去弄。就算放在天赐大陆,那些售卖丹药的地方也不会如此大方,顶多给一笔钱买断药方了。

    商人逐利,一分的利润都要争夺,可陆年开口就将三成利润送给了它。

    这份量,它又不是真正的奶喵,怎么会不清楚。

    它再一次感受到,陆年这人,风光霁月,也是真的对它很好。

    那头陆家主和陆夫人也听到陆年的话,两人都没反对。

    陆家主知道反对也没用,自家儿子深陷奶喵的温柔乡,绝对不会容许小奶猫吃一点亏,已经是不可自拔的地步了。

    而且这药方出自小奶喵之手,他还没黑心到因为奶喵还小,就连它的功劳都昧掉。

    陆夫人则是噙着笑,儿子以前性子太淡,对什么都不上心。现在总算有个心头好,人也鲜活了许多,这让她很欣喜。

    而能让儿子这般的小奶喵,别说三成利润了,就算给五成,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只是她略微遗憾的想着,小奶喵的年纪太小了,和儿子岁数相差太大。如果初白和儿子年纪相仿,那说不定就不是给她当闺女,而是当媳妇了。

    至于初白是亚种人类的身份,放在别的高门可能还有意见,但陆夫人是完全没有歧视的。只要她儿子喜欢,她就喜欢。

    更何况小奶喵软萌可爱,长大了肯定是个出色的美人。

    只可惜,这年纪相差的太大了。

    唉,儿子现在沉迷吸猫,也不知道以后还能找的到媳妇不。

    陆夫人略忧心,恨不得小奶喵一夜之间就长成十八岁的姑娘,可以谈恋爱嫁人了,最好还是和她儿子谈。

    披着幼崽马甲的初白顿时觉得有点冷,它走回床中央卧下,冲他们喵喵几声,意思他们无事可以退下了。

    *

    陆家主和陆夫人走了,这药方销售的事以后再说,先做出一批成药自己吃才是正事。

    陆年的身体不容耽搁,陆家主体内沉积的黑斑也不少,再加上他的年纪,身体虽然看着还挺彪悍,但其实早就不如往昔了。

    医生跟着陆家主他们,陆家要生产这药,还要严格保密,这药肯定会由他来负责。

    医生对这药方很好奇,药材很常见,但配置方式和处理步骤都前所未见。这种天马行空的药方,让他惊叹不已。

    那个还处于幼年期的亚种人类,仅凭看中医节目和资料就能弄出这个方子,这已经不止是天才了。

    简直更像是曾经有记载的,亚种人类的返祖现象,传承记忆。

    医生能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以前也出现过。

    二十多年前,一个黑蛇亚种人类,自小就展现出极其难得修炼天赋,甚至在符箓一道更为精通。一些已经断代失传了的符箓,他都能画出来。不少道家现在用的符箓,都是出自这个亚种人类之手。

    后来这人被天师道收入门下,再后来天师道那边给出解释。

    亚种人类虽然因为血脉被稀释,看起来只是会变身的普通人类。但他们毕竟还是和人类不同,留存在体内的血脉偶尔会产生返祖,觉醒传承记忆。

    这一点,在普通动物身上也存在,这是刻在基因里的记忆。

    比如,小海龟一出生,就知道往海里爬。

    人类身上其实也有,只是表现的比动物要弱得多。

    那黑蛇亚种人类,觉醒的就是符箓方面的传承记忆,并不全面,只是会画几种已经失传了的符。但哪怕是这样,也被天师道当宝贝一样呵护起来。

    而现在,小奶喵表现出来的,在中草药上面的天赋,就很像是觉醒了传承记忆。

    医生能想到这一点,陆家主他们自然也想得到,他们自己给小奶喵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感慨自家儿子果然是个有福气的,这样的都能被他碰到。

    *

    陆家的动作很快,按照初白的药方,先做了一批成药出来。这些药陆家没打算往外销售,好东西自然是先紧着自己人。

    陆家主喝了几天,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起来。尤其是看到陆年的脸色也不像以往那么苍白了,这让他一贯彪悍的脸上都带着笑。

    不少生意伙伴打趣陆家主,怎么,最近看上哪个小妖精了?

    陆家主哈哈一笑表示:外面的小妖精哪里有他老婆美。

    众人呵呵一笑,对于他动不动就秀老婆的行径表示鄙夷。不过见陆家主这样,一些消息灵通的人琢磨着,莫非从陈家放出来的那个消息是真的?

    陈家经营的是拍卖行当,大大小小的拍卖会背后基本都有陈家的身影。

    陈家旗下经营的最高端拍卖会,是每年一次的帝都拍卖。今年的拍卖时间放在年后的元宵节,据说这是陈家请了人占卜出的黄道吉日。

    陈家每年的帝都拍卖,不乏精品。从瓷器古玩到名贵药材,种类五花八门,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珍稀昂贵,每一件都价格不菲。

    只有少数人知道,陈家的帝都拍卖会分为明暗两场。

    明场的拍卖会,参与者哪怕是富商名流,都是一些不知道特殊圈子的普通人。

    而暗场,则是专门针对特殊圈子举办的。

    在暗场拍卖会上,普通的古玩字画难以登上拍卖序列,能上去拍卖的都是对特殊者有用的东西,比如蕴含灵气的天材地宝,精品符箓,古武功法等等。

    因为暗场的特殊性,交易方式也不局限于金钱,某些太过于贵重的东西,同样接受以物易物。

    最近有小道消息从陈家传出来,说是这一次暗场拍卖会上,会有压轴拍品。

    陈家的暗场拍卖会很少有压轴拍品出现,偶尔几次出场都是不凡的东西。

    陈家对压轴拍品的保密工作做到极致,提前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每次有压轴拍品出现时,暗场拍卖会的入场券,一票难求。

    而这次的压轴拍品,据说来自陆家。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陆家是有钱,普通人里可以横着走,但放在特殊圈子里底蕴就有点不够看了。

    道家有几千年的积累,一些大势力往上追溯的话,年代也可以追溯到几百上千年前。那个时候地球的灵气还没如此浑浊斑驳,天材地宝和大能也不像现在这么稀少。

    这些势力累积下来的好东西不少,就算现在是末法时代了,底蕴也很可观。

    反倒是陆家,兴起不过是这几十年,若不是出了一个陆年,那些大势力根本不屑将陆家放在眼里。

    陆家拿出来的压轴拍品?

    一些人觉得不屑,陆家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无非是些噱头。

    另一方面,心底又有几分怀疑。陈家不会拿拍卖会开玩笑,莫非陆家撞了大运,找到什么天材地宝不成?

    人心浮动中,陈家年后的这次暗场拍卖会,入场券竟然比以往抢得更凶。无论是不屑的,还是好奇的,都打算弄一张入场券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