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第66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甜夏路过客厅,见那只一直团在沙发上的小奶喵睡醒了, 走过来戳了戳它。

    这家伙睡的也太沉了,一点都没有她们猫科的灵敏警觉。

    初白看到甜夏,想到甜夏和陆墨彰的事, 它尴尬的扭头。

    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它听甜夏将她和陆墨彰的事说的太多了, 就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梦里的公园显然是这个世界才有的, 它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基本没去过什么公园, 也不认识什么别的男人。

    所以,那就只是一个梦吧。

    甜夏端着一盘炸丸子过来,塞给小奶喵一颗。

    临近春节, 家家户户总是要准备各种炸物。尤其陆家还挺传统的,油炸丸子、油炸干果、油炸酥肉什么的,一样都不少。

    甜夏贡献了自己的手艺,这盘油炸丸子就是出自她的秘制菜谱。她咬了一口丸子, 唔, 好吃, 自己的手艺还是这么棒。

    小奶喵用前爪抱着丸子, 慢慢的啃着。

    甜夏挑眉:“怎么?不好吃啊?”

    见甜夏问它, 它恹恹的回道:“好吃, 不过烤鱼更好吃。”

    甜夏乐了, “那是自然,我烤鱼的手艺一流,是你吃过最好吃的鱼吧。”

    初白点了点头,冷不丁又想到梦里的男人,还有他做的鱼。它莫名的有一种感觉,那个男人做的鱼比甜夏做的还好吃。

    小奶喵突然甩了甩头,将这荒诞的想法甩出脑海。

    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它在想什么。

    *

    每年年底,是许多人最忙的时候,年会聚餐成了年前的狂欢。陆氏企业做的很大,旗下涉及不少分公司,每到年底,也是陆家最忙的时候。

    不但陆家主连轴转,就连陆年都跑不脱。

    龙组的工作不能曝光,陆年明面上是帝都大学跳级毕业的学霸,毕业后进入陆氏工作。虽然露面并不多,却是铁打的接班人。再加上他出色的长相,让他成了不少人眼中的绩优股。

    在陆氏,在帝都名媛圈,有一句话在女孩子们之间私下疯传——但求一睡陆大少。

    这成了多少名媛淑女们脑补的梦想。

    除了每年底的年会之外,陆氏在年前还会举办一次晚宴,招待的是合作企业和陆家有交往关系的人群。

    陆年身为下一任的继承人,这种场合自然需要出席。

    今晚的晚宴定在帝都有名的酒店,这里消费不菲,餐点很好吃,入场的人必须穿正装。

    酒店外面,泊车小弟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了,里面的人怎么不下车。

    车内,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想要往他衣服里钻的小奶喵,伸手将它拎了出来:“别闹,今天穿的正装,藏不下你。”

    初白被拎在半空,溜圆的猫瞳无辜的看着他。

    初白早就想出门看看,无奈陆家看管的严,平时根本没机会踏出陆家大宅半步。今天见陆年要出门,它趁他不备钻到外套口袋里跟来了。结果走到半路,就被陆年抓包。

    小奶喵想着绝对不能被送回去,这是难得观察外面的好机会,外加甜夏说过,这家酒店的餐点很好吃。

    想到这,奶喵望着陆年的眼睛水汪汪的。

    陆年在自家猫充满‘恳求’的目光下,身为毛绒控外加猫奴的心瞬间软了。

    他扭头,轻咳一声:“酒店不让带宠物入内,如果你乖乖的保持不动的话,我到是可以……”

    小奶喵秒懂,立刻喵了一声,团起身子充当毛绒玩偶。

    “先生?”

    泊车小弟笑容抽搐的看着终于肯下车的人,高大帅气的男人和他手上的……猫?

    “先生,我们酒店禁止宠物入内。”小弟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阻拦。

    陆年看了一眼掌心里的小奶喵,淡淡的道:“这是玩偶。”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能唬人。再加上小奶喵团成一团,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是做工逼真的高级玩偶。

    想到陆氏旗下的确有经营高端玩偶的子公司,泊车小弟信以为真,尴尬的笑了笑,鞠躬道歉:“抱歉,陆先生。”

    陆年点了点头,将车钥匙交给他,捧着小奶喵进了酒店。

    *

    一人一猫踏入晚宴大厅,厅内的都看了过来。

    李德快步走到陆年面前,低声问:“堵车了?”

    陆氏举办的晚宴,陆年身为主人居然比客人来迟,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李德刚问完,瞄到陆年捧着的东西,他眼角抽了抽:“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他就知道陆大少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迟到,罪魁祸首肯定就是眼前这个毛团子。

    “德叔。”陆年打了声招呼,摸了下小奶喵的毛,“这是玩偶。”

    李德呵呵,看陆年的眼神和看宠熊孩子的家长没区别了。

    小奶喵借着陆年的遮挡,眯着眼观察着晚宴。

    能被陆氏邀请的人,身份都不一般。晚宴大厅内,有不少都是电视里经常看见的面孔,不少人的女伴更是娱乐圈有名的女星。

    也有的人是带着夫人女儿一起来参加晚宴的,看到陆年进门,不少年轻女孩的视线总是往他身上绕。

    这似曾相识的视线,让小奶喵想到了陆筠,陆筠也是这样看陆年的。

    晚宴厅一角,一个男人勾着唇,同样也看着陆年。不同的是,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陆家,陆年,病秧子,屡屡被传性命垂危,却又一次次挺过来的男人。这人,挺有意思。

    男人打量着陆年,视线落在陆年手中捧着的毛团子时,微微眯了眯眼。

    猫?

    玩偶吗?

    瞥见毛团子细不可察的动了下,男人笑了,看来之前传闻陆大少一怒之下为奶喵,这消息恐怕是真的了。

    那头,小奶喵正不动声色的瞅着晚宴里的人,冷不丁扭头,和角落里的男人对上眼。

    男人和奶喵都愣了下。

    初白眨了下眼,心底叫糟,被人发现了。

    它僵了一秒,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头扭回来,趴在陆年掌心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男人怔楞的看着奶喵出神,直到友人寻了过来喊他:“恒之,看什么呢?”

    楚恒之回神,伸手抹了下脸,岔开话题,“没什么,怎么过来了?”

    “提醒你看好戏,喏,陆二爷也来了,今晚怕是热闹了。”

    楚恒之看过去,晚宴中心,陆二爷和不少人站在一起,身旁还跟着陆莫以及陆筠。陆依依到是没来,据说在家养伤。

    陆二爷一副介绍继承人的模样替陆莫拓展着人脉圈子,那态度简直就差摆明了说陆莫是他看好的下一任继承人。

    陆莫跟在二爷身边,应退得当,他生得不差,有陆二爷捧着,自然也得到不少奉承。

    只是这奉承有多少是出自真心的,就有待考证了。

    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为了交际应酬,长辈替看好的小辈拓展人脉没什么,但陆年还没死呢,陆二爷做的这么明显,吃相就有点难看了。

    晚宴内的都是人精,一边说着场面话应和奉承,就当给陆二爷一个面子。另一边暗戳戳的偷瞄陆年和陆家主,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爆发。

    陆家内斗,那肯定很好看。

    陆家主瞄都没瞄陆二爷这边一眼,想要抢他儿子的位子,那就去完成s级任务啊,光在这里应酬交际有什么用,闲得操蛋。

    陆家主看不上陆二爷的做法,懒的理他。

    陆二爷见陆家父子都没什么反应,不甘寂寞的领着陆莫和陆筠走了过来。

    自从陆年折了陆依依的手腕,这还是陆莫头一回和陆年碰面。陆莫身为陆家仅次于陆年的人,万年老二。他的力量不弱,人也长得好,从小受人夸赞吹捧之后,都会听到一句略带惋惜的话。

    可惜,就差陆年一点点。

    听得多了,陆莫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慢慢的他会想,为什么陆年要出生呢。陆年没出生的那几年,他是陆家小辈里头一号人物。

    可随着陆年出生,随着陆年成长,渐渐地,人们的视线开始落在陆年身上。只要有陆年在地方,就没有人会再关注他。

    陆莫不喜欢陆年,甚至心底深处隐隐嫉妒着这个堂弟。所以当陆二爷找上他,想要拱他上位,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陆莫跟着陆二爷走过来,礼数周全的和陆家主打招呼。俊朗的面容上带着笑意,冲陆年也招呼了声:“堂弟。”

    他瞥见陆年捧着的奶喵,知道这就是害依依被折了手腕的猫。心里有些嘲讽,陆年还真是懂得做戏做全套,一个用来敲打他们家的‘借口’,走哪都捧着。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陆大少有多爱猫呢。

    陆年冷淡的点了点头,见陆莫一直盯着他的猫,他略不悦的皱眉。

    *

    可是他们不是堂兄妹吗?

    人类里面堂兄妹可以成婚吗?

    小奶喵对人类之间繁复交错的亲缘关系根本没概念,尤其见陆年对陆筠根本无意,只要陆筠不接近它,就当看个热闹了。

    只是陆夫人越来越不耐烦看到陆筠了,和闺蜜逛完街,一回家看到陆筠端坐在客厅,陆夫人觉得烦透了。

    比起陆依依那种自大骄纵没脑子的,她更烦眼前陆筠这种娇弱心思多的小白花。更何况陆筠看她儿子的眼神,她又没瞎,怎么会看不出来这陆筠对她儿子有意思。

    这心思让陆夫人更加不喜。

    别说陆筠是陆建国的私生女,是和陆年有着血缘关系的堂妹。就算陆筠真的只是收养的,和陆家没关系,陆夫人也无法接受她的性子。

    本以为晾着陆筠几天,她自己要点脸,就知道这种心思不能有,自己知难而退了。结果倒好,现在人家蹬鼻子上脸,不但没走,还厚着脸每次都非等到陆年回来不可。

    陆夫人厌烦了,拎着包站在客厅门口,冷淡的道:“李姐,以后我们不在的时候,别放不相干的人进来。尤其是这种有前科的,一个不注意又手贱的想要去摸小猫的可怎么办。”

    李姐应了一声,保证以后绝对不放闲杂人等进来。

    陆筠脸皮再厚也撑不住了,她红着眼眶,娇娇弱弱的站起来:“我、我没想摸小猫,我只是来道歉的。”

    陆夫人将包放下,笑着道:“是吗?那你现在可以走了,你父亲为了赔礼道歉送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以后都不用再麻烦你跑来破费了。”

    陆筠打算的再好,也顶不住被人这么说。她的眼泪掉下来,哭着离开了。

    陆夫人冷着脸,扭头看到蹲在楼梯上看戏的小奶喵,她的冷脸顿时消失,犹如春风化雨,笑意盈盈的掏出专门买给它的小鱼干。

    “初白,明月楼的小银鱼哦。我把坏人赶跑了,不怕哦。”

    小奶喵被抱上餐桌,啃着盘子里香气扑鼻的小鱼干,默默的想:它是不是伪装的太成功了,人人都当它是易碎品。不过这种被宠爱的感觉……到是不坏。

    它眯了眯眼,欢快的吃着。

    *

    另一边,陆筠回到家,眼眶还是红的。

    陆依依瞅见了,顿时怒了:“你是不是去陆家了,陆年又给你气受了?爸爸明明都送了东西,为什么还非要你亲自上门去道歉!”

    “我没事,我……”陆筠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

    “哭什么,怎么了?”陆建国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陆建国勒令家人暂时不要找陆年的麻烦,起初也的确不容许她们再接近陆年。

    可那天陆筠从街上回来,说她总觉得那小奶喵不对劲,心里不安,想要再次接近看看。她保证不会引起陆年怀疑,也不会冲动行事。

    陆建国想着这个女儿一贯都不鲁莽,这才同意了,让陆筠以赔礼道歉的名义上门。能试探接近到那只猫最好,实在不行,陆筠是他派去道歉的,也算是把名声做周全了。

    陆筠和陆建国打算的不一样,她用道歉当借口,是去见陆年的。

    从小到大,她听了无数次有关于陆年的传闻。可没想到,陆年本人会是那般出色。那天在玉雕店,她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怦然心动’。

    喜欢上陆年后,就连第一次见面时,对陆年的害怕都忘了。

    在陆筠看来,那是陆年护猫心切。

    为了一只猫,陆年都可以做到这个地步。那如果成为他放在心上的女人,那陆年肯定会为她捧来全世界。

    至于她和陆年的关系,反正她是被当做养女收养回来的,陆建国将她的出身保密的很好,她自以为陆家主那边不会知道她的事。只要她拿下了陆年,陆建国那边她自有办法说通。

    在陆筠看来,血缘从来都不能阻挡真爱的降临。要是陆家主他们介意,她会将自己的身份隐瞒一辈子。

    陆筠鬼迷心窍的想要勾搭上陆年,将陆夫人当做未来婆婆看待。被未来婆婆说了那么不客气的话,她难免伤心。

    “你哭什么,陆年又做了什么!?”陆依依见她一直哭,声音里也染上不耐烦。

    陆筠哽咽了几下:“不是陆年,是陆夫人。我没想到陆夫人也那么宝贝那只猫……”

    她说的含糊不清,委屈极了。

    “婶婶?”陆依依诧异。

    陆家几口人,陆夫人一贯是最温婉和蔼的。在陆家主暴烈性子爆发时,也是陆夫人充当润滑剂,缓和大家的关系。陆夫人很少冷脸,现在却为了一只猫给陆筠脸色看。

    只怕陆家真的像爸爸说的,是在借机敲打她们家。

    陆依依沉下脸,只觉得心口堵得慌。她长这么大,还没这么憋屈过。

    陆筠见陆依依没爆发,反而忍了下来,她眼里闪过失望。

    如果陆依依像以前一样闹着性子爆发了,那无论好坏,她都有了再次上陆家的借口。可惜,陆依依竟然忍下了。看来陆年折了她的手腕的事,是真的让她害怕了。

    “爸爸,我……”陆筠扭头,想要寻求陆建国的支持。

    “白阮是怎么宝贝那只猫的?”陆建国问,白阮就是陆夫人,自从她嫁进陆家,已经很少有人直呼她的姓名了。

    陆建国在外面姿态做足,喊嫂子喊得亲切。现在自己家,他也懒得惺惺作态,直接喊了陆夫人的名字。

    “她不许我接近那只猫,我去陆家这几次都被限制只能待在客厅。“

    陆建国皱眉:“行了,你以后也不用去陆家了。”去了几次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可是爸爸,我……”

    “登门道歉也做了,这样谁也挑不出我们的错来,已经够了。马上快过年,多陪你姐姐散散心,陆家那边别再去了。”

    陆建国的脸色沉下来,吩咐完,转身回了书房。

    陆筠咬了咬唇,没吭声。

    *

    初白将一部分药材移栽到自己的亚空间内,进行优化。等那批优化好的药材成熟后,才能动手炼制清明丹。

    陆年见它对中草药有着特别高的热情,给它玩的药材就没断过。

    甚至某一日,陆年看见市面上贩售的小女孩玩过家家的全套玩具,锅碗瓢盆齐全的那种。他受此启发,给小奶喵弄了一套处理中草药的仪器。

    这一套用具都是特别定制的缩小版,他想着,自家猫也许会喜欢。

    初白对这套仪器觉得很新奇,现代社会对中草药的处理炮制已经脱离了手工,洗药机、切药机、炒药机、粉碎机等的出现,让中草药处理变得简单起来。甚至提取、浓缩、分离等工序,也都是由仪器来进行操作。

    陆年送的就是一整套仪器,从最初的洗药机到最后的提取浓缩仪器一应俱全。和比市面上的功能更好,体积却小巧精致的和玩具似的。

    这种缩小版仪器很多高端实验室里才会有,陆年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就为了博自家猫的欢心。

    在被陆年手把手教导了一遍仪器都怎么操作之后,初白用剩下的普通药材,放在这些精巧的仪器里,按照炼制清明丹的方子处理,想看看能得出什么东西。

    这些药材药性不够,无法成丹,用仪器处理的方法和掐手决炼丹也不一样,最后用掉的药材只变成一滩暗红色的药液。上面还飘着零星的药材残渣,看起来像是将药材碾碎扔在一起混煮浓缩,简单粗暴的毫无技术可言。

    然后这一摊药液被倒进碗里,摆在了陆年面前。

    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猫,陆夫人捂着嘴在一旁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