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第69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小奶喵啃了一整条蒸的嫩嫩的鱼之后,抹了抹嘴巴回了它的房间。它跳上床, 在中间团着身体趴下,闭眼做出一副睡觉的模样。

    一般这样时,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它。

    它将精神体沉入自己的亚空间,在一堆家当里翻找着。

    清明丹,在天赐大陆属于初级丹药, 稍微有点水平的炼药学徒都能炼制出来。因为是基础必备丹药, 虽然价格不高, 但销路很好。

    初白身为九尾灵猫,修炼出两条尾巴后,就能自动排除体内杂质,根本不需要啃清明丹。

    它抱着一丝希望, 将亚空间翻了个遍, 最终一无所获。

    雪白的毛团子垂头丧气的蹲在一尊小巧的药鼎面前, 清明丹没找到,倒是翻出了这个。

    他们九尾灵猫每一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生物, 有的是后天法器, 有的是天材地宝。而初白当年出生时, 它的伴生物是一尊药鼎。

    这药鼎的出现,让同族目瞪口呆。

    嗑药什么的那是人类才喜欢的东西, 他们九尾灵猫, 天生异种, 受天道偏爱,夺天地造化而生。凝练自身,根本不需要丹药。

    上万年来,族内还没出过伴生物是和炼药有关的。

    一群九尾灵猫围着那药鼎看了又看,有凑热闹的质疑:“这难道是一尊法器?只是模样是药鼎的样子?”

    好奇心旺盛的九尾灵猫们,将药鼎玩来玩去,最后得出结论,这就只是一尊药鼎,不是防御法器,也不是攻击武器,对敌属性完全没有,只能拿来炼药。

    这结论挺尴尬的,起码对于初白来说,它的伴生物是个鸡肋。当年的初白转头就将这药鼎扔在亚空间角落,不闻不问几千年。

    直到现在,流落到现代世界,它瞅着药鼎皱眉。

    没有清明丹,难道要它自己炼?

    就算要它炼药,它也不会啊。

    亚空间内,初白的的精神体卷着药鼎抛来抛去。对这个身为伴生物的小伙伴,它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仔细。

    青铜色的小药鼎,上面嵌着古朴的花纹,三足圆鼎的模样,胖胖的鼎身看起来还蛮可爱的。精神体往药鼎内部探了探,不大的药鼎内里仿佛能容纳万物,漆黑一片中似有万千星辰的光芒闪过。

    那星子接触到初白的精神体,倏地烙印了上去,急切的姿态生怕下一秒又被扔到犄角旮旯无人问津了。

    躺在床上的初白只觉得脑门一疼,脑海里呈现的一册以上古文字书写的卷轴,开篇四个大字——先天药鼎。

    初白愣了愣,那卷轴瞬间没入脑海,里面的记载席卷而来,这让它看药鼎的眼神变得古怪无比。

    这玩意竟然是先天的,自上古之后,先天之物销声匿迹。

    在天赐大陆,无论是丹药还是武器,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后天之物。可现在,它这个丢在犄角旮旯里的伴生药鼎,竟然是先天药鼎。

    在卷轴和它的精神体融合之后,它发现自己目前只能打开卷轴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是药鼎的使用方法和一些初级丹药的炼制手决,它扫了一眼,将这些记在脑海里。

    初白看到了清明丹,初级丹药的炼制并不复杂,需要的药材也很简单。它记下那几种药材的模样,打算在这个世界找找看。这个世界也有灵气,那些药材很可能也存在,只是叫法和天赐大陆不同罢了。

    它记着药方,忽然门外一顿嘈杂,小奶喵的精神体从亚空间退出来,门正好被来人推开。

    那是两个女孩,二十左右的年纪,一个甜美明艳,一个怯生生的像是小白兔。她俩身后跟着帮佣的王妈,王妈神色焦躁,想拦下来人。

    “王妈,听说年哥养猫了,我们就看一眼。”那个甜美的女孩开口,娇俏的眨眼,脚步却不停的往进走。

    “哎,陆先生吩咐了小猫午睡时,不让打扰的。”

    王妈喊了一声,心底嘀咕。

    这两姐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上这个时候。陆家主和夫人出门访友,陆年也不在。家里没一个主人,她们非要看小猫,这谁敢拦着。

    这两姐妹是陆莫的妹妹,甜美娇俏的那个叫陆依依,怯生生像是小白花的叫陆筠。

    虽然是旁支,但陆莫在陆家,是年轻一辈里除了陆年最有地位的,陆依依是陆莫的亲妹妹,和陆家主陆夫人表面上起码相处的还不错,帮佣的人怎么敢拦着。

    “王妈,我们真的就看看,年哥又不在,您不说,我们不说,年哥他不会知道的。”陆依依笑着撒娇,还摇了摇王妈的胳膊。

    陆筠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小奶喵,她小步走过去,伸手想要摸摸小猫。

    初白头一歪,让她摸了个空。

    “猫猫乖,给你吃小鱼。”

    陆筠抿唇笑了,拿出一个猫零食,怯生生的想要再次接近它。

    初白再次躲开她的手,跳到枕头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陆依依姑且不论,这个陆筠给它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看起来像是柔弱亲切的小白花,眼底却透着探究。

    她想从它身上知道什么?

    初白直觉这个陆筠不对劲,不想理她,它跳下床,窜到墙角,离她们远远的。

    它蹲在墙角,屋内的几人却因为它刚才的动作起了争执。

    “年哥怎么养了只土猫,捡回来的吗?土猫性子野,差点把我妹挠了,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病。他要是喜欢猫,我送他只布偶,这只土猫就扔了吧。”

    陆依依见陆筠都放低姿态去讨好一只猫了,那只猫却不领情跑了,这让她一脸的不满,说出口的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初白皱了皱眉,它刚才离陆筠有段距离,怎么可能挠上陆筠。

    “这小奶喵很干净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长得多可爱,水灵灵的。”王妈这段日子给小奶喵做了不少好吃的,养着养着,也养出点感情了。

    这小奶喵乖的很,吃饭上厕所都不用人操心,也不四处乱挠,每天乖乖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小模样特别惹人爱。

    陆依依皱眉,不就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土猫,哪里可爱了。

    陆筠扯了扯姐姐的衣服,小声道:“我没事,没挠到我,我就是想摸摸它。”

    陆依依是个疼妹妹的,听到陆筠的话,她扬眉对身后的人命令:“把它给我抓过来。”

    跟着她们来的是司机,五大三粗的汉子抬脚走向墙角的小奶喵。

    “唉,这可不行,别乱来。”王妈急了,伸手就拦。

    陆依依攥着王妈的胳膊,别看她年纪轻轻,力气却比王妈大多了。“王妈,我妹就摸摸,不会弄伤那只猫的。”

    王妈见那汉子去抓猫,陆依依的司机身手功夫不错,下手没个轻重,不会弄伤,那肯定也会弄痛。奶喵那么小,陆大少又那么宝贝它,哪里被这么折腾过。

    陆依依心情颇好,扭头冲陆筠道:“你也是个没出息的,一只土猫也非要摸,回家我让爸爸给你买一只品种猫来,带血统证书那种。”

    陆筠抿唇笑:“谢谢姐姐。”

    陆依依满足的笑了,她是陆莫的亲妹妹,陆筠只是收养的。在家里她可以横着走,爸爸妈妈疼爱她,大哥对她也很好。而陆筠只能小心翼翼的在家里活着,就连存在感都很低。

    陆筠自从被收养回来以后,就是以她为首,什么都听她的,她很享受这种可以随意命令陆筠的感觉,自然也不介意偶尔满足一下陆筠的小愿望。

    比如,现在陆筠想要摸一摸土猫。反正年哥不在,摸一摸也没什么。

    就算年哥在,她想摸一摸年哥养的猫,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年哥也不可能对她翻脸。一会儿捉到猫了,就让陆筠摸一会儿,然后赶在年哥回来前离开,这里帮佣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陆依依想的很好,忽然听到司机闷哼一声,她抬眼,看到那只土猫冲她飞过来。

    她吓得‘啊’了一声,来不及躲开,那只土猫就跳到了她的头上,四爪齐飞的在她脸上挠了一爪。

    “啊!好痛!”

    陆依依尖叫一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她的眼圈瞬间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初白立在她头上,踩了踩她。

    陆筠想要上前捉住猫,却因为陆依依疼的乱动,一时反而被挥开。

    王妈咽了咽口水,还是第一次看见小奶喵这么凶残的样子。她看了一眼墙角的司机,刚才小奶喵就是先给了那人一爪子,跳到这人身上,然后借力跳上陆依依头上的。

    “小祖宗,乖啊,可以了,快下来,别挠了。”王妈上前,想要安抚小奶喵。再这样下去,被挠了的陆依依肯定不会放过小猫。

    陆依依忍着疼,比王妈快一步抬手抓住了奶喵。

    她掐着奶喵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怒道:“你这只死猫,竟然敢挠我!”

    陆依依的力道很大,那样子竟然是一点都没留力,这么小的猫被砸下去,不死也重伤。

    初白被扔出去时,一点都不担心。猫科动物灵敏柔软的身体足以让它在空中翻个身,完美落地,绝对伤不到一根毛。

    不过在被砸出去的瞬间,它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是陆年。

    于是,刚刚还凶残霸道的小奶喵调整了下姿势,以一种外人看起来惨烈无比,其实屁事没有的样子砸在地上,瘫成一张猫饼,还不忘扯着它娇嫩的嗓子,凄厉的‘喵嗷’了一声。

    *

    “喜欢它吗?”

    “嗯。”

    “不怪我和你爸了?”陆夫人问。

    陆年:“这个是两码事。”

    陆夫人头痛的揉了揉额角,瞒着儿子用命契的事,看来让他气得不轻。哪怕目前看来结果还不错,陆年也不赞同命契的事。

    陆夫人一时劝不住儿子,也不想和他多说。反正事已成定局,以后多补偿点好了。

    她想着,推开丈夫书房的门。

    陆家在华夏特殊的地位,让陆家主每天要忙的事很多。陆家主人生的粗犷豪迈,有着北方汉子的铁骨大气。虽然长相不难看,但绝对和俊美扯不到一起,只能说有一股男人的霸气。

    好在陆年的长相结合了父母的优点,五官更偏陆夫人,加之气质出众,哪怕是帝都知名的病秧子,也依旧受名媛圈的追捧。

    陆家的一切陆家主是打算交给陆年的,以前还担心陆年的身体问题,现在结了命契,总算是暂时没了这个困扰。

    陆夫人推开门,陆家主正坐在书桌前翻阅文件。

    “怎么样?”陆家主问,因为在家,他只穿着休闲服,彪悍的身材哪怕是休闲装,都透着一丝煞气。

    陆夫人走到他跟前,微微躇眉:“我看他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我就怕委屈了儿子。”陆家主哈哈大笑,命契虽然是以命抵命,但抵命的人不死的话,那相当于终身要绑在一起。

    当初儿子有性命之危,续命这种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做。以人续命,反噬太严重。思前想后之下,他将注意力放在了亚种人类身上。

    亚种人类,是现代社会的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存在。

    从建国那会开始,在华夏就偶尔会有不同于人类的婴儿降生。他们或多或少都带有动物特征,有的只能变出耳朵和尾巴,而有的可以完全变为兽型。

    这样的孩子出生没有规律,哪怕父母都很正常,也有可能生出这样的孩子。最初这样的孩子很难生存,一些地方甚至将他们当做妖怪杀掉。

    后来国家将这样的孩子保护起来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只是生命力和恢复能力更好,并没有传说中妖怪通天彻地的能力。

    再后来,有的高官家里也出现了这样的孩子,那毕竟是流着自己血脉的孩子,也不是所有父母都以异类的眼光看待。

    鉴于这些人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性,加上有上层的推动,这样的孩子终于被国家承认,成了普通人所不知道的,特殊世界里的一类,被称为亚种人类。

    每一个亚种人类降生,凡是能被找到的,都被国家登记在册。

    如果亲生家庭不愿意抚养,就由国家接手抚养。

    亲生家庭不介意的,则可以亲自养育,但会受到国家的监控。亲生家庭对于亚种人类的存在,要三缄其口,不得对普通人宣扬。

    亚种人类的数量并不多,因为其强大的恢复力和生命力,大多数由国家抚养长大的亚种人类都投身军部和特殊部门。

    普通人家成长的亚种人类则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要上学、高考、找工作、混社会的。

    也有少部分亚种人类愿意被人类庇护,成为人类实权者或者富豪的附庸。

    陆家主以前就替人结过命契,好几个亚种人类在自愿的情况下,和人缔结命契。在现代社会,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危险性。

    除非天灾**,普通人一辈子能遇到的危险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命契只能抵挡意外伤害,正常的生老病死,命契是不会抵消的。

    普通的受伤的话,以亚种人类的生命力和恢复力,不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好的也很快。

    所以给陆年续命,他选中了亚种人类。

    只是亚种人类大多被国家登记在册,陆年的情况又不能拖,再加上陆家内部还有人动作不断,陆年的情况在这个当口能不曝光最好,也就无法大张旗鼓的找那些被记录过的亚种人类。

    就在这时,初白的消息闯入了陆家的视野。

    初白在山野游荡的时候,被当成了被抛弃在乡下的,野生的亚种人类。一个没有被国家关注过,没被记录在册的亚种人类。也许是出生于偏僻乡村,被亲生父母当做妖怪扔掉了。

    于是,陆家主费了大力气抓住初白,用它来给儿子续命。

    抓回来后,他们发现这个亚种人类还处于幼生期,连话都听不懂,没有受过人类教育,这样的和野兽无异。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陆家主绝对能找来比初白更好的亚种人类。

    自从国家承认了亚种人类之后,这些人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受教育、上大学、参加工作,有的亚种人类甚至混成各行业的佼佼者。容貌、才学、智商都很出众。

    陆家主不像陆夫人那样心软,也不像陆年有着底线原则,不想牵扯无辜的人抵命。在陆家主看来,以陆家的地位和财力,只要条件给够,平等交换,总能找到愿意为他儿子续命的人。

    那些家伙又不会轻易死掉,用一个命契换来陆家的庇护和财富,绝对有人愿意。

    现在因为种种原因给儿子找了个野生的,还是纯天然,未开化,好像连人形都没变过的奶喵,再加上儿子本来就不同意命契的事,陆家主觉得有点对不起儿子。

    “委屈?”陆夫人笑了:“你是没看到,他将那只小奶喵抱在怀里顺毛,还亲自喂了鱼。”

    “亲自?他和那只奶喵这是第一次见吧,就能喜欢成这样?”陆家主怀疑的挑眉,他的儿子性子淡,因为体弱,从小情绪起伏就不大,还有点小洁癖。

    “不但亲自给顺毛喂食,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初白。”陆夫人自然也知道陆家主的难以置信,要不是她躲在门外全看见了,她也很难相信。

    她笑着叮嘱:“以后那孩子就是初白,你记得别喊错了。它听不懂,慢慢教就是了。横竖看着还是只小奶猫,就当多养个孩子。它救了儿子的命,以后它就算是我闺女,陆家的女儿。”

    陆家主咧嘴:“我没想慢待它,早就说了,等续命后陆家会把它贡起来。”

    陆夫人的笑收敛了,她认真的道:“我是说要把它当亲女儿一样看待,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陆家主有点尴尬,他的工作特殊,接触过不少非人类,哪怕亚种人类被国家承认了,在陆家主眼中,那依旧是和人类不一样的存在。

    不至于不喜,但偶尔总是会不经意的表现出区别。

    更何况初白无法化形,好像听不懂人话,没有接触过人类的教育,从出生就一直流浪生活在山野间,就算知道它是个亚种人类,面对这样一只奶喵,陆家主总是忍不住就将它当做猫了。

    人类对一只猫,有宠爱,有喜欢,却绝对不会放在同样对等的地位。

    陆夫人显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哼了声:“你不注意也没什么,就等着被你儿子冷眼以待吧。”

    “行,行,我知道了,以后会把它当亲闺女一样对待,这总行了吧。”陆家主妥协嘟囔,“它叫什么?什么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